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09

  “好了!我們就不要再吵了,免得讓這幫家伙看熱鬧!”青年走到女郎的旁邊,很自然地伸手攬住她的肩膀。【】
    女郎秀眉大皺,狠狠地把他的開,然后氣呼呼地轉身而去。青年見狀,忘了射箭,也忘了唐寅,急忙追趕上去,跟在女郎的身后,低聲說道:“又菱,你又在氣什么……”
    看著離去的二人,其他學員們相視而笑,其中有人對唐寅擺擺手,說道:“這里沒你的事,你可以走了!”
    唐寅的火氣已沖到腦門,但終究還是沒有爆,被他硬壓了下去,他故作木納地應了一聲,轉身走開了,同時把手中的木桿也甩到一旁。
    靈武學院的學員們沒有多看他一眼,邊說邊笑,嘻嘻哈哈地繼續拿木樁練箭。
    等唐寅離開眾人的視線范圍,加快步伐,邊向大營的寨墻方向走,邊在心里默默嘀咕著,那個貴族小子最好不要讓自己在戰場上碰到,不然的話,自己定會取下他的項上人頭。
    路上沒有再遇到其他的狀況,唐寅順利來到寨墻邊,見左右無人,他施展暗影漂移,從營內直接閃到營外,接著,連續施展暗影漂移,向金華城城下快而去。
    暗系修靈者雖然不象光明系修靈者那樣會許許多多大范圍殺傷的靈武技能,但絕對是天生的潛行者,黑夜中穿越兩軍陣前如入無人之境,唐寅只以暗影漂移的幾個閃躍便平安回到金華城下。舉目向上放望了望,再以暗影漂移回到城頭上。
    由于沒有刻意躲避城墻上的風軍巡邏隊,他剛上來,就被不遠處巡邏的風軍看個正著,幾名風軍異口同聲地大喊道:“有敵人……”
    他們剛喊了半句,唐寅已把頭盔栽掉,沖著幾名風軍擺擺手,低聲說道:“不要聲張,是我!”
    聽話聲熟悉,幾名風軍睜大眼睛,探著腦袋定睛細看,等他們看清楚唐寅的模樣后,同是一愣,然后快步上前,說道:“原來是大人!”頓了一下,一名風軍疑惑地問道:“大人不是回營房休息了嗎?又……又怎么穿上寧兵的衣服……”
    唐寅一笑,向幾名風軍招招手,讓他們幫自己把甲胄脫掉,同時說道:“剛才我去了一趟敵營,打探一下敵軍的動靜。”
    “啊?”幾名風軍聞言無不目瞪口呆,只一人就進入敵營了?那可是駐扎著四十萬大軍的營寨,大人的膽子也真夠大的。他們在心里暗暗嘀咕,嘴上可不敢多說什么,只是關切地問道:“大人沒有受傷吧?”
    “呵呵!”唐寅笑道:“區區敵營,我進出自如,誰能傷得了我?!”
    幾名風軍也都笑了,主帥厲害,他們這些士卒們自然也臉上有光。
    怕打擾到己方人員的休息,唐寅叮囑幾名士卒不要聲張,而后悄悄回到自己的營房,睡覺休息。
    這晚,金華城內是風平浪靜,而寧軍大營則顯得有些混亂。
    后勤隊被襲,不僅攻城器械被破壞,連糧草也一同被燒毀,這令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名主帥勃然大怒,按照戰無敵的意思,當晚就強攻金華城,報復風軍的偷襲,不過戰無雙可比兄弟沉穩得多,怒歸怒,但他可沒有急于行動。
    別的事情倒還好解決,糧草被燒,必須得立刻處理,他派人分頭去往樂湖郡和鹽城,向其征要糧草,并向鐘天提出,趕快把都城儲備的攻城武器運到金華城這邊。連續出兩道將領,戰無雙的心情平定了一些,這時候他也在考慮,風軍是怎么偷襲到己方的后勤隊的。
    經過一整晚的調查和審問,事情終于搞清楚了大概,原來偷襲者僅僅是一、兩個人,但卻狡猾得很,善于偽裝成己方的士卒,而且還對己方的信息了如指掌,進出己方大營猶入無人之境,連最起碼的盤查都沒有遇到。
    這簡直就象是當著自己的面給了自己一個奇恥大辱,戰無雙的肺子都快氣炸了,很快,又有人稟報,在營地里現幾副散落的盔甲、衣服和軍牌,但其士卒卻憑空消失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接過這些空空的盔甲,戰無雙沉吟片刻,心里已想明白了大概。
    不用再查,對方肯定是暗系修靈者,時而一人,時而兩人,那應該是暗系修靈者和他幻化出來的暗影分身,而這些空空盔甲的主人應該皆死于黑暗之火下。在風軍中,是暗系修靈者,又能使用黑暗之火的:.除了唐寅再沒有別人。
    想到這里,戰無雙立刻傳令下去,把己方陣營的營門以及各個要點,全部安插修靈者鎮守,并以洞察之術全天候的監察,預防對方再次秘密潛入己方營寨。忙完了這些,天邊已然見亮,戰無敵再次向大哥請戰,要全力進攻金華城。
    戰無雙仔細想想,又搖了搖頭,既然唐寅已到此地,說明天淵軍對金華城之戰是異常重視的,己方得謹慎從事,更主要的是,后勤隊的糧草被燒,新征要的糧草還不知何時能送到,現在不適合全軍作戰。
    他攔住戰無敵,說道:“無敵,現在營內糧草不足,得暫緩進攻,我們要等鐘天把糧草送到之后才能再戰!”
    “哎?”戰無敵滿不在乎地擺擺手,說道:“哪得等到什么時候?區區的金華城,大哥何必如此謹慎,只一輪強攻把他打下來就得了。”
    戰無雙幽幽說道:“估計沒那么簡單,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天淵軍的領唐寅也來了,甚至很可能就在金華城內,別看金華城不大,但打起開恐怕未必那么簡單。”
    “大哥怕什么?!唐寅來了不正好,我們連他一起殺!剩下的天淵軍群龍無,也就成不了氣候了!”戰無敵信心十足地說道:“大哥,就讓我出戰吧!不管怎么說,我們也不能讓敵軍就這么消停的守在城里啊!”
    他的后半句話戰無雙倒是覺得有理,即使現在己方不展開大規模的進攻,但適當的騷擾也是有必要的,至少得讓敵軍不得安寧,消磨對方的體力和斗志。他沉吟片刻,點頭說道:“好吧,無敵,你率十萬將士出戰。”
    “多謝大哥!”見他終于點頭同意了,戰無敵大喜過望,轉身就要向外走。
    “等一下!”戰無雙把兄弟又叫住,說道:“敵軍的南門應該是防守最強的,昨日之戰便可見一斑,你不要帶人去打,這回改攻他們的北側,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或許能起到奇效!”
    戰無敵聞言,拱手說道:“是!大哥,你就坐在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說完話,他帶上麾下的將領,大步流星走出中軍帳,提兵前往北營。
    風軍這邊鎮守北城門的是智宸和白杰。智宸全名叫沈智宸,人如其名,以謀略見長,而白杰則是驍勇善戰的猛將,修為在化境往上,靈武精湛,為人又梗直,是唐寅比較看重的將領。
    清晨,城內的風軍正在開灶作飯,飯還沒吃上一口,寧軍的大營便向炸了鍋似的,兵將齊出,展開攻城。
    為了配合戰無敵的進攻,戰無雙又分別派出三員大將,分攻金華城的東、南、西三個方向,好起到迷惑敵軍的作用,當然,這三面的攻擊只是佯攻,寧軍士卒們并不急于沖鋒,只是遠遠的布下箭陣,以犀利的箭雨把城頭上的風軍壓制住。
    他們放箭,城墻上的風軍也不甘示弱,射箭回擊,雙方的箭支你來我往,在空中來回穿梭、碰撞,聲勢挺嚇人,但真正命中敵軍的箭矢沒有幾支。
    同一時間,寧軍大營的北營轅門大開,戰無敵騎著高頭大馬,率隊從營寨中飛奔出來,他沖到最前面,到了兩軍陣前,勒住戰馬,指著城頭大聲喝罵道:“城上有沒有活人?叫你們將軍滾出來,與我一戰!”
    見敵軍罵陣,城頭上的風軍沒敢耽擱,急忙跑下城墻,去稟報沈智宸和白杰。
    接到手下士卒的通稟,他二人齊齊上了城頭,舉目,好嘛,前方鋪天蓋地都是寧軍,放眼望去,人頭涌涌,無邊無沿,這少說也得有十萬之眾。再看寧軍的前面,立有一騎,馬上端坐一員寧將,這人中等身高,不象別的武將那么強壯,看上去反而有些瘦弱,臉色蠟黃,透出一股病態,不過這人的精氣神卻十足,眼睛錚亮,在馬上耀武揚威,不時地催促戰馬在兩軍陣前來回跑動,還時不時地指點城頭,譏笑幾聲。
    看罷之后,白杰冷笑出聲,說道:“此等小兒,還敢出來張狂!”說著話,他對沈智宸說道:“智宸,你在城上為我觀戰,我帶兩千兄弟出去迎敵!”
    “不可!”沈智宸急忙把他攔住,敵將既然敢出來罵陣,肯定有所依仗,而且后面還有十多萬的寧軍,他擔心白杰出去迎敵會遭遇敵人的圍攻。
    白杰看出他的顧慮,滿不在乎地說道:“放心,我不會深入敵營,而且只帶兩千兄弟,撤回來也容易,你只管等著瞧好吧!”說完話,他不管沈智宸的攔阻,快下了城墻,點上兩千士卒,打開城門,出外迎戰。
    :抱歉今天有點事,暫時只有一章,晚上或者明天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