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10

  白杰迎戰戰無敵,二人在兩軍陣前打了照面。
    戰無敵上下打量白杰兩眼,提起手中的紫電幽光刀,指向白杰,說道:“來將通名!”
    “白杰!”白杰回答得干脆。
    戰無敵嗤笑一聲,說道:“沒聽過,無名小卒!”
    白杰聞言大怒,喝問道:“你又是何人?”
    “戰無敵!”
    啊!白杰忍不住吸了口氣,原來眼前這個平凡的寧將就是鼎鼎大名的戰無敵,四十萬寧軍的第二統帥。他先是吃驚,隨后又大喜,提起銀槍,大聲喝道:“戰無敵,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說話之間,他雙腳一磕馬鐙,催馬前沖,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手中槍直刺戰無敵的頸嗓咽喉。
    戰無敵根本就沒把白杰放在眼里,不慌不忙,先是罩起靈鎧,接著揮動手中的長刀,白色的靈氣散出來,凝聚在刀身之上,眨眼工夫,銀白的刀身變成紫色,并出幽幽的紫光,正應了紫電幽光刀的名號。
    這時,白杰業已沖到他的近前,靈槍距離戰無敵的喉嚨已不住三寸,只見后者在馬上稍微一晃身,輕松躲過對方的鋒芒,接著,手中刀橫掃出去,直取白杰的腰身。
    哎呀!白杰暗道一聲厲害,急忙使個鐵板橋,身子后仰,后腦都幾乎碰到馬臀上,隨著唰的一聲,紫電幽光刀差不多是貼著他的鼻尖呼嘯掠過,也把他嚇出一身的冷汗。
    戰無敵能統帥四十萬的大軍,果然厲害,名不虛傳。白杰心中驚嘆,他以為對方的攻擊已經過去,剛挺直身軀,哪知對方還有后招,一刀不中,等二人雙馬交錯的時候,又甩臂膀掄出個回馬刀,反削白杰的后腦。
    聽身后惡風不善,白杰來不及細想,急忙收槍,背于身后,以槍身去格擋對方的重刀。
    當啷啷!
    戰無敵的回馬刀正劈在白杰的槍身之上,出刺耳的鐵器碰撞聲,白杰覺得自己不是擋住一把刀,更象是擋在一座正在傾倒的大山上,那排山倒海般的力道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承受。
    受其龐大的沖擊力,白杰的身子脫離戰馬,直直向前飛出,在空中滑行五、六米遠才摔落在地,撲通!他這一摔,把地面都砸出個大凹陷,塵土飛揚,其狀甚是狼狽。這時,白杰才知道戰無敵的厲害,一身的修為要遠勝自己。
    他掙扎著剛從地上爬起,戰無敵已撥馬沖了回來,紫電幽光刀的刀身劃破長空,出嘶嘶的鳴叫,那尖銳又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響仿佛來自于地獄。
    白杰將牙關一咬,運起全身的靈氣,手中靈槍光芒大盛,只停頓了兩秒鐘,他手中靈槍猛然急刺出去,無數根由靈氣凝結而成的尖刺好似利箭,快如閃電般分射向戰無敵的周身。
    “追魂刺!哼!”戰無敵冷笑一聲,沒見他如何聚集靈氣,手中刀只是揮動之間,數道靈波生成,迎上白杰出的追魂刺。
    靈波碰上靈刺,出咔咔的碰撞聲,被撞碎的靈刺化為白霧,被撞飛的靈刺四處飛射,只是頃刻之間,白杰的追魂刺已被戰無雙的靈波化為無形,而靈波象是未受絲毫的削弱,繼續掃向白杰。
    呀!白杰臉色劇變,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他站在地上左躲右閃,上竄下跳,總算是勉強把幾道靈波讓了過去,可還沒等他來得及繼續招,先前飛過的靈波竟然又反掃回來,促不及防之下,當白杰意識到不好,再想閃避已然來不及了。
    耳輪中只聽咔嚓、咔嚓數聲脆響,白杰的身子猛然僵住,停頓片刻,他身上的靈鎧開始散去,手中的靈槍也恢復原狀,再看他的身軀,如同被數道激光掃過似的,平平整整地斷裂成數塊,傷口平滑,如似鏡面,一同噴射而出的鮮血在空中形成一大團血霧。
    “呵!”戰無敵端坐在馬上,滿臉的嘲笑,他倒提著紫電幽光刀,看都未看地上的尸體,而是回頭看向站在城門前驚若木雞的兩千風軍,他臉上笑容加深,將手中刀向前一揮,高聲喊喝道:“殺!”
    隨著話聲,他自己先策馬沖奔過去。
    他殺掉風軍的將領,已讓身后的十萬寧軍軍心大振,此時再聽到他的號令,寧軍們紛紛大吼著開始向前沖鋒,跑動時十萬士卒身上鋼甲的碰裝聲、摩擦聲連成一片,聲勢驚天動地,攝人心魂。
    這時,那兩千風軍如夢方醒,見戰無敵殺了己方的兵團長,又指揮大軍沖殺上來,他們哪還敢上去應戰,不約而同的轉頭往回跑。
    兩千人雖然不多,但要全部通過狹小的城門也得需要一段時間,可是戰無敵哪會給他們回城的機會,策馬前沖,很快就距離風軍只有二十多米遠。這時,城頭上的沈智宸尖聲叫道:“放箭!快放箭!”
    白杰被殺,他在城頭上自然也看得清清楚楚,心中驚駭,半晌才回過神來,見對方企圖追殺己方的士卒,沈智宸反應還算迅,立刻下令全軍放箭,阻攔敵軍。
    隨著他的命令,城頭上的八千風軍齊齊射出雕翎,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跑的最快的戰無敵。
    戰無敵靈武精深,被射中幾箭根本不受什么影響,但他跨下的戰馬可受不了箭射,戰無敵揮刀撥打箭支,護上護不了下,很快,戰馬便身中數箭,嘶叫著摔倒在地。戰無敵干脆也不管戰馬了,迎著箭雨硬向前沖。
    叮叮當當!
    箭支不時撞擊他的靈鎧,出一連串的脆響,戰無敵不管不顧,應是沖到風軍的屁股后面,手中刀猛然掄起,全力狠劈。咔嚓!只一刀下去,便有十數名風軍被其出的靈波斬成兩截,后面的風軍見這樣下去誰都走不了,放棄回城的打算,齊齊沖向戰無敵,想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把他頂住,給己方的同袍贏取入城的時間。
    別看天淵郡的直屬軍紀律松散,但到了危急關頭,卻能上下一心,幾乎每個人都有犧牲自己救下同伴的決心。
    普通的風軍哪里是戰無敵的對手,后者將紫電幽光刀揮舞開來,劈砍迎上來的風軍真如同切菜一般,成片成片的風軍倒在他的刀口下。
    不過,這些風軍的主動迎敵,確實阻擋住戰無敵的追殺步伐,也緩解了其他風軍入城的壓力,很快,剩余的一千多風軍全部逃回城內,隨著咯吱吱的尖銳聲響,城門的銅門也開始關閉起來。
    戰無敵見狀,心中大急,若是讓風軍把城門關死,再想沖開,可就難上加難了,自己又豈能錯過現在這個絕佳的機會?想到這里,他猛然大吼一聲,手中刀乍現出奇光異彩,靈亂•極隨之而出。
    一道道由靈氣化成的無形刀子四處飛射,無情地撕碎前方風軍的盔甲和身體,只見場上血肉橫飛,殘肢斷臂散落滿地,過兩百名的風軍在靈亂•極的肆虐下變得支離破碎,死于非命,還有些斷臂斷腿的風軍沒有死,躺在地上,痛苦地號叫著、呻吟著,一時間,城門前變成了人間地獄。
    靈亂•極的威力太大,不僅城門前的風軍受到致命的殺傷,連城門內的風軍也受到波及,慘叫聲連成一片。
    見對方將領銳不可擋,城頭上的沈智宸把心一橫,也顧不上城外還殘留著的己方士卒,尖聲大叫道:“放箭!繼續放箭!阻止寧將進城!”
    聽了他這個命令,城頭上的風軍同是一震,繼續放箭?那不是要連己方的兄弟也一同射了嗎?沒有給士卒們愣的時間,見他們不為所動,沈智宸再次提高音量,吼道:“按軍令行事,誰若無從,軍法處治!”
    風軍們激靈靈打個冷戰,紛紛抬起弓箭,咬著牙,狠著心,繼續向城下放箭。
    這時候可苦了城外的風軍,他們即要以自己的血肉之軀去阻擋殺神一般的戰無敵,又要承受后方的箭射,在戰無敵和后方箭雨的雙重攻擊下,城外的風軍損失殆盡,放眼看去,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差不多接近千人的風軍全部陣亡在城門前面。
    借著箭雨的阻擋,城門內的風軍總算是把城門關死,邊落下鐵閂,將城門鎖住。
    當戰無敵頂著箭雨,沖到門前的時候,哪里還有半點縫隙給他通過,戰無敵又氣又狠,仰天咆哮一聲,掄起紫電幽光刀,對著城門連劈數下,咔嚓、咔嚓!刀身撞擊厚厚的銅門,聲響如炸雷一般,火星都濺起多高,只是數刀下去,只在銅門上留下幾道刀痕罷了,傷不到城門分毫。
    這時候,十萬寧軍也沖入到射程范圍,齊齊搭弓上箭,向城上的風軍展開齊射。
    寧軍的箭陣又快又猛,一波接著一波,一旦被箭支近身,箭頭不僅能刺透風軍身上的皮甲,連其骨頭都能釘穿。
    隨著寧軍箭陣的到來,城頭上慘叫聲連成一片,上百名風軍躲閃不及,受起波及,被射倒在城墻上,沒等被周圍的風軍把他們救起,暴露在外的身軀被被急風暴雨般而來的箭支層層覆蓋,變成箭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