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11

  趁著己方箭陣的壓制,在城門前的戰無敵又來了精神,他單手提刀,快沖到城墻下,身形猛的向上一竄,騰空越起多高,空出來的手掌如果爪子一般,深深扣入的城墻的石壁中,接著手臂用力上提,身子再次上竄,隨之又爬上一米左右。【】
    金華城的城墻總共才七、八高,哪里能架得住戰無敵的跳躍,只幾個上縱,他距離城頭的距離已不足一米,這時候城墻上的風軍也聽到了動靜,數名士卒紛紛頂起盾牌,冒著被箭雨射殺的危險端起一鍋火油,走到墻邊,其中一名士卒探頭向外望了一眼,不過在看清楚戰無雙所在的方位時,一支箭矢也射透他的頭盔,箭頭深深刺入他的腦袋中。那名風兵聲都未吭一下,便從墻頭栽了下去,與此同時,又有數名風兵探頭觀望,其中一人看到占無雙的方位,邊伸手指點邊側頭大叫道:“在這里……”
    他話聲也僅僅說到一半,身體也被飛射而來的雕翎貫穿,不過好在風軍已得知戰無敵的大概位置,連頭都未敢露,直接把火油潑了過去。
    嘩——這鍋火油當頭淋下,即便是修為精深的靈戰士也承受不了,戰無敵驚叫一聲,顧不上繼續往城頭上沖,只能側身橫縱,身子躲出去的同時,人也從城墻下重重摔落下去。因為有靈鎧護體,戰無敵落地后也沒受到太大的傷害,他從地上爬起,舉目看著城頭哇哇怪叫,不服氣地繼續攀爬。
    戰無敵一爬墻,風軍就澆火油,連番幾次,硬是把戰無敵阻擋在城下,這時候,大隊的寧軍業已沖到城下,架起云梯,蜂擁上爬,隨著大批寧軍的加入攻城,風軍的目標立刻被分散,人們也不可能再只盯著戰無敵一個人打,這樣一來,便給了戰無敵沖上墻頭的機會。
    借著麾下士卒的掩護,戰無敵和數名寧軍將領順著城墻直接攀爬到城頭之上,當他們上來后,簡直如同虎入狼群一般,掄起手中的靈兵,見人就砍,逢人就殺,北城頭上的風軍只剩下八千來人,哪能頂得住這些靈戰士的沖殺,陣營隨之大亂,攀爬云梯的寧軍壓力頓減,大批的寧軍也快地爬了上來。此時,整個北城墻已完全失控,到處都有寧軍與風軍的近身惡戰,到處都有激烈的拼殺,雙方士卒的慘叫聲不時從人群中響起。
    隨著雙方的混戰開始,戰無敵大面積殺傷的靈武技能已無法施展,只能揮動手中的大刀,逐一劈砍周圍的風軍,即便如此,仍有數之不清的風軍慘死在他的刀口下。
    戰無敵殺的性起,又砍到數人后,見城墻中段的風軍特別密集,中間還站有一名身穿將領盔甲的風將在臨場指揮,不用問,這肯定是風軍的主將。戰無敵大吼一聲,道:“前面的人統統給我讓開!”說話之間,他以提刀沖了過去。
    雙方士卒正在城墻上惡戰,戰無敵突然了瘋似的前沖,直把擋在他前面的雙方士卒撞的東倒西歪,不少人收力不住,尖叫著從城頭跌落下去,其中即有風軍當然也少不了寧軍。
    戰無敵幾個箭步便沖到風軍最多最密集的城墻中段,他兩只眼睛死死盯著人群中的沈智宸,大吼道:“我要你的腦袋!”說著,他手中刀立劈華山,猛砍下去,靈波射出,掃入人群當中。
    擋在沈智宸前面的數名風軍閃躲不及,被靈波切個正著,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脆響,幾名風軍皆由身體中央被劈開,身子裂成兩半,鮮血濺的周圍人滿臉滿身。
    沈智宸不是以靈武見長,不過他反應到是快的出奇,眼看著對方的靈波劈開自己面前的士卒,直奔自己而來,他驚叫出聲,想都未想,身子就地撲倒,滾向一旁。
    唰!
    靈波在地面留下一條長長的裂痕,擦著沈智宸的身體掠過。他是躲過去了,但其身后卻傳來一片慘叫聲。
    沒等他從地上爬起,戰無敵已拖刀沖到他近前,手臂揮動之間,周圍的風軍紛紛被打倒在地,隨后,一腳踩在沈智宸的背部,單手把紫電幽光刀高高舉起,對準沈智宸的腦袋,惡狠狠劈了下去。
    完了!我命休矣!沈智宸眼睜睜看著紫幽幽的大刀砍來,卻已無從閃躲,他把眼睛一閉,等死了。
    不過,戰無敵的大刀并沒有砍中他的脖子。耳輪中只聽當啷啷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聲,戰無雙的紫電幽光刀被一把墨黑閃爍著藍光的鐮刀硬生生架住,與此同時,在沈智宸的身邊憑空多出一人,渾身的黑色靈鎧,表面上還有層層的鱗波,向上看,靈鎧面具的眼睛處兩只綠幽幽的眼眸正閃爍的駭人的精光。
    來者正是唐寅。
    戰無敵大吃一驚,先對方來的太突然,其次,對方能接住自己的全力一刀,可見其修為極為深厚。他本能的倒退一步,怒視唐寅,喝問道:“什么人?”
    “問閻王去!”唐寅干脆地回了一句,先是伸手把沈智宸的脖領子抓住,猛的向身后一甩,直接將其扔了出去,同時嘟囔道:“少在這里礙事!”說著話,他手中鐮刀輪起,對準戰無敵的太陽穴就砍了下去。
    戰無敵氣悶地怒吼一聲,運足靈氣,立刀招架,當啷,又是一聲鐵器的碰撞,唐寅和戰無敵皆向后退了一步。表面上看雙方是旗鼓相當,可唐寅是主動攻擊的一方,自然占有便宜,與對方各退一步,說明他的修為不如戰無敵。
    當然,也沒有哪個暗系的修靈者會傻到去與光明系的修靈者比拼修為和靈武技能,一刀被對方擋下,唐寅片刻都未停頓,施展暗影漂移,身形在戰無敵的面前消失,而在他后面的陰影中出現,鐮刀順勢前探,猛刺戰無敵的后腰。
    戰無敵雖然無法使用暗影漂移,不過他的度也不滿,身形扭動,讓開鐮刀的鋒芒,接著想回手反劈唐寅。哪知唐寅的一刀雖然刺空,手腕接著一翻,使鐮刀的刀刃對準戰無敵,猛的回拉,刀刃直切向戰無敵的肚子。
    哎呀!戰無敵在心里暗叫一聲,果然怪形的兵器有怪招,竟然還能這么使用。想歸想,他人可沒閑著,沒見他如何蓄力,人已騰空躍起,鐮刀的回拉是擦著他的腳底板劃過的。趁著下落之力,他雙手握刀,使足渾身的力氣,大吼一聲,猛劈唐寅的腦門。
    這由上而下的一刀聲勢駭人,刀身破風都出嗡嗡的悶響。不用細看也能感覺出對方這刀的力道有多大,唐寅嘴角上揚,身形提留一轉,如同泥鰍一般,從戰無敵的面前又閃到他的身側,鐮刀在上面虛晃一招,下面提腿甩出一記重踢。
    咔嚓!
    戰無敵的重刀劈在城墻的石磚上,數塊巨大的城磚都被這一刀之力硬生生壓碎,沒等他收刀再攻,唐寅的鐮刀業已到了他近前,對手的出招之快,也驚出他一身冷汗,急忙低頭閃躲,他是把唐寅上面這刀避開了,可后者下面的一腳也到了。
    啊!好狡猾的敵將!戰無敵心中驚叫一聲,身子盡力前竄,堪堪把唐寅這一腳讓開。緩過這口氣,他大叫著回手一刀,甩出一記靈亂•極,打算以光明系的靈武技能壓死對手。
    這就是他對戰暗系修靈者經驗不足了,象靈亂•極這種技能消耗靈氣太多,而對暗系修靈者威脅又太小,只要后者會靈活應用暗影漂移的話。
    果然。他的靈亂•極還未近唐寅的身,后者身形已然消失,又閃到戰無敵的背后,這回是揮動臂膀,連出數刀,分砍他的上中下三路。好在戰無敵修為深厚,使出靈亂•極這種技能后也不需要回力,能立刻投入戰斗。
    被無奈之下,他只得向前翻滾,唰唰唰,三道靈波從他的身上橫掃而過。
    唐寅和戰無敵對戰到一處,另外,留守城內的邵陽也率領一萬的風軍趕過來增援。這批風軍的及時趕到,總算是穩住了北城墻岌岌可危的形勢,而且邵陽的靈武也十分了得,有他參于戰斗,也使風軍被動的局勢扭轉不少。
    唐寅的修為并不比戰無敵高,靈武技能更是少得可憐,想戰倒戰無敵,不太可能,而戰無敵雖然修為深厚,所學技能也龐雜,但想打敗身法靈活詭異又能熟練使用暗影漂移的唐寅也難如登天。
    二人你來我往,打的驚天動地,周圍的十米左右的地方都成了真空地帶,無論是寧軍還是風軍都不敢靠前,生怕受到兩人出的靈**及,死于非命。
    正在二人誰都戰不下對方,兩軍的士卒也打的旗鼓相當之時,負責鎮守東城墻的上官元讓也聞訊趕了過來。
    見到北城墻已經殺的人仰馬翻,敵我雙方混戰在一起,上官元讓非但未驚,反而興奮地連連高呼,連眼睫毛都在笑。他回頭自己帶來的三千士卒,興奮道:“兄弟們,你們隨我沖出城去,殺他寧軍個片甲不留!”
    “我們聽將軍的!”
    “好樣的!”上官元讓催馬前沖,直奔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