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13

  不用繼續站下去,站無敵已經知道自己絕不是眼前這員敵將的對手,料不能勝,他急出兩刀,退出圈外,急喘了兩口粗氣,然后側頭對手下士卒喝到:“兄弟們,一起沖殺,消滅敵軍!”
    他剛剛喊完話,寧兵的進攻還沒等展開,在寧軍的背后大砍大殺,直把后方的寧軍打的四散奔跑,哭爹喊娘,
    戰無敵或許是個勇冠三軍的猛將,但絕不是個精通領兵作戰的好統帥,見敵人又從背后突殺上來,別人還沒覺得怎樣,他倒先急了,不管不顧的下令道:“撤退!理科撤退!全軍退回營寨!”
    其實他若是回頭仔細,肯定能現敵人并不多,只兩千來人而已。【】擋在他前面的上官元讓也才三千人,前前后后滿打滿算只有五千人,而戰無敵麾下士卒足有八萬之眾,只要穩住陣腳,消滅了這五千敵軍很容--反群主--易,可是此時他的信心都被上官元讓的大刀砍沒了,又感覺己方現在前后受敵夾擊,不適合繼續戰斗下去,也沒有多加思量,便早早的下令全軍撤退。
    如果硬拼,寧軍自然占有巨大的優勢,而一旦選擇撤退,士卒們斗志全無,雖然兵力眾多,但卻被沒有多少人的風軍追著屁股打,狼狽的一塌糊涂,落在后面僥幸存活下來的寧軍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退回到己方的營寨里。
    唐寅和上官元讓匯合一處,后者哈哈大笑,回頭望望火光沖天的寧軍北營,興奮的說道:“大人,我們反殺回去,再沖他一輪如何?”
    聞言,唐寅笑了,雖然他也很想再繼續追殺,可他的理智卻把體內的沖動壓了回去,寧軍潰敗不是因為打不過己方,而是因為大營起火,軍心亂了,進入敵人大營繼續戰斗,把寧軍逼的狗急跳墻,背水一戰,己方得進入多少人搭上多少人,何況寧軍北營起火,其他營地的援兵也會很快感到,繼續拼殺,對己方大為不利。想到這里,他沖著上官元讓一揮手,干脆利落地說道:“不可連戰,撤回城內!”
    “哦……”上官元讓有些不甘心,回頭亂成一團的寧軍北營,再瞧瞧表情堅定不容人拒絕的唐寅,他嘴唇東東,小聲嘟囔幾句,還是乖乖服從唐寅的命令,率領三千麾下士卒跟隨唐寅退回己方城池。
    他們回車,而那些從城頭上滑下來的寧軍在想退回本營,雙方捧個正著,免不了又是一番廝殺。當初攻上城頭接近兩萬的寧冰,在城上被殺一批,撤回時又死一批,安然無恙退回到大營的不足一萬。
    這場攻城戰以占無敵匆促撤軍回營救火而草草結束,算起來雙方戰斗的時間并不算長,但死傷的士卒卻不少,風軍這邊折損兵力有數千之眾,而且還陣亡一名兵團長,原本沈智和白杰麾下的一萬士卒減員過半,寧軍方面折損的兵將也接近萬人,雙方的死死是半斤八兩,誰都沒占到便宜。
    不過寧軍數量眾多,死傷萬人不影響元氣,而馮軍則不然,幾千人的傷亡就已經算傷筋動骨了,尤其是白杰的陣亡打亂了唐寅當初的部署,不得以,只能把邵陽頂在北城墻,加強北城的防御。
    沒過多長時間,寧軍北營的大火警就被控制住,這時候戰無敵的心情也平靜下來,琢磨剛才的戰斗,越想越氣悶,越想越豁達。自己本來已經率眾攻上城頭,怎么就沒有把握好時機,還被對方給退呢?
    一戰惡戰下來,己方損兵折將,卻沒有取得任何戰國,這讓自己有何臉面去向大哥復明?這時候,戰無敵也犯愁了,也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想起自己手下的那些謀臣武將們。他把眾人聚到一起,遙望金華成,問道:“各位將軍、大人,接下來我們還要不要繼續進攻?”
    聽聞這話,眾人互相,皆在心里苦笑。戰無敵港服自用,除了戰無雙,誰的話都聽不今耳朵里,剛才形勢那么好,本來應該一鼓作氣殺進城內,可他偏偏顧慮后營起火,錯失良機。人們沉默片刻,接著異口同聲地說道:“當然要繼續進攻!方才一站,我方雖然死傷不小,但敵軍也傷亡慘重,將軍應繼續施壓,不給城內敵軍以喘息之機!”
    “可是……”此時,戰無敵的信心已然不足了,他顧慮重重的說道:“敵將甚是厲害,我軍若是強攻,只怕……未必能占得便宜……”
    “哎?”以為謀臣擺擺手,說道:“將軍不必擔憂,敵將厲害,但畢竟只有一人,雙手難敵四手,如果擋得住我軍這么多的將領,另外,將軍可把領悟學院的學員派上戰場,讓他們去沖鋒陷陣,有這些靈武學院的學員在上去打頭陣,擾亂敵兵,我軍的攻城也會更加順利!”
    “啊!”聽聞這話,戰無敵臉上的擔憂之色頓時,心中暗道:對啊。自己怎么把那些靈武學院的人都給忘了?!語氣留他們在軍中吃干飯,不如把他們帶上戰場,以他們的靈武,對己方也會有不小的幫助。
    他連連點頭,連語氣都變得十分客氣,笑道:“先生所言極是,就按照你的主意辦!傳我將領,把那些靈武學院的學員統統帶過來,讓他們參與攻城戰!”
    “是!將軍!”左右的侍衛們紛紛答應一聲,飛奔而去。
    等了大概半個時辰左右,靈武學院的學員們便齊齊接令趕來。這次隨軍的靈武學員有五十多號人,最大的二十三、四歲,最小的才十六、七歲,有男有女,其中過半是寧國的權貴子女,另一半則是從百姓中篩選出來的靈武人才。
    看到靈武學員都到了,戰無敵帶著他們站到一處高地,手指遠處的金華城,說道:“等會我進藥大舉攻城,那是你們配合攻城的將士,率先殺上城頭,攪亂敵軍的防守,為我軍將士創造有利條件,可有問題?”
    這些靈武學員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聽完戰無敵的話,非但沒有露出懼色,反而一各個滿臉的興奮,學員們齊聲說道:“將軍,你就放心吧,我等上陣,定殺敵軍個片甲不留!”
    “恩!”這話戰無敵愛聽,他應了一聲,仰天大笑,撫掌道:“不愧是我大寧軍中的后起之秀!今日若是能一戰成功,你等就立大功一件,回到良州,我自會向君上為諸位邀功請賞!”
    “多謝將軍,你就等著瞧好吧!”
    “若不能勝,我等提頭回來!”
    靈武學員們士氣高漲,皆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摸樣。俗話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他們在靈武學院立苦修數載,沒有上過戰場,也沒有參加過實戰,平日里快被人捧上天了,現在每個人都想上陣殺敵,立功露臉。
    戰無敵聞言大喜,在不耽擱,傳令下去,全軍出擊,繼續攻城。
    九萬多的寧軍沒有休整多少時間,又從大營里沖出來,殺向金華的北城。
    此時,唐寅、上官元讓、邵陽、沈智宸都在,守城的士卒也增加到了兩萬人。遠遠地看到寧國大軍又來了,唐寅瞇縫起眼睛,目光閃爍,不知在想什么。上官元讓轉身拱手說道:“大人,我出城迎敵!”
    唐寅擺擺手,敵軍數量太多,現在可不是迎敵的好時機,他說道:“與其出城迎戰,不如留守城上以逸待勞。”
    沒等旁人說話,沈智宸連連點頭,應道:“大人所言極是,元讓將軍萬萬不可草率出擊!”白杰的陣亡就是個慘痛的教訓,他死不要緊,還連累帶上千的士卒死于非命,是剛開始守城戰變的異常被動,風軍吃了大虧。
    有唐寅的阻止,上官元讓只能壓下好戰之心,走到城墻邊沿,一手拄著三尖兩刃刀,一手扶著箭垛,舉目眺望敵軍方陣。
    等寧軍的方陣距離金華城不足百米的時候,唐寅知道,寧軍的箭陣也快來了。他轉頭傳令下去,讓士卒們舉盾躲避,以應對隨后而來的寧軍箭射。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數以萬計的箭支就從寧軍方陣的頭頂升空,一支支的雕翎掛著勁風,呼嘯著升上長空,在天上畫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齊齊向城頭飛落下來。
    叮叮當當——頃刻之間,箭支撞擊石壁、盾牌的清脆聲響不絕于耳,如此密集的箭射,風軍們被壓制的連頭都露不出來。
    直至風軍的先頭人員已經接近城墻,并架起云梯,寧軍方陣的箭射才宣告終止,隨之而來的就是雙方最為慘烈的攻堅戰。
    密壓壓的寧軍支起一架架的云梯,或是蜂擁上爬,或是在旁射箭掩護,城頭上的風軍或回箭阻擊,或砸下滾木擂石,雙方陣營中都不時有中箭倒地的士卒。
    這邊的攻城戰剛剛展開,混在寧軍士卒中的靈武學員們便悄悄潛行到風軍相對較少的地方,一各個罩起靈鎧,然后快地向上攀爬。這些學員的修為都在化境往上,五十多名如此修為的靈戰士突然出現在戰場上,無論對手是誰,都會被殺個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