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14

  五十多號靈武學員的出擊正打在風軍防守的薄弱處,這五十多人沖殺上城頭,如同群狼撲食一般,兇猛又犀利的攻擊把城頭上的風軍的節節潰敗。【】
    此處大亂,唐寅也看到了,他拖著鐮刀急步迎了過去。剛到近前,兩名靈武學員手持靈劍,對著唐寅分心便刺。看清楚這批沖上來的寧軍,唐寅也先是一愣,突然看到五十多名身罩靈鎧手持相同靈兵的靈戰士,任誰都會覺得奇怪。
    好在唐寅有寧兵的記憶,只稍頓片刻就明白過來,這些人都是寧國靈武學院的學生。不過對方肯把這些靈武學生派上戰場倒是令他蠻意外的,畢竟這些學生中有過半的人都是貴族子女,身份背景顯赫,在戰場上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寧軍的兩個統帥戰無雙和戰無敵恐怕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看來戰無雙和戰無敵是被己方急了,不然不會動用靈武學院的人。心中想著,可唐寅的身子沒有片刻的停頓,他微微晃動身形,身如楊柳,擺動之間便把迎面刺來的兩劍輕松避開,接著,手中鐮刀橫掃出去,猛斬二人的腰身。
    兩名靈武學員沒想他的身法如此靈巧,也沒想到他的反擊又如此迅猛,二人驚叫出聲,不約而同的齊齊向后急退。他們快,可唐寅的刀更快,二人稍稍慢了一點,鐮刀從二人身上的靈鎧劃過。
    沙!
    隨著摩擦聲,兩人小腹上的靈鎧同被劃開,只是瞬間,二人肚子上的靈鎧就被鐮刀上的黑暗之火燒化,好在鐮刀的鋒芒沒有切到他倆的皮肉,不然這兩人連自己是怎么死的都未必知道。即便如此,兩名靈武學員亦是大驚,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足足退出三米開外才停住腳步,低頭再看,小腹處的靈鎧化沒了,剩下兩個大窟窿。
    “是……是黑暗之火!”
    “他是暗系修靈者!”
    兩名靈武學員異口同聲道。不管他們的實戰經驗再怎么差,但所學的知識確實淵博,只一交手就把唐寅暗之修靈者的身份辨認出來。兩名學員又驚又駭地對眼,接著,眼中又閃出興奮的光芒,回頭對同伴連聲大叫道:“是唐寅!唐寅在這里、唐寅在這里——”
    聽聞他倆的喊聲,其他那些正在追殺風軍的靈武學員紛紛停手,一各個兩眼放著精光,快地向他們這邊沖來。他們都知道唐寅是天淵軍的領,若是能殺掉唐寅,這場戰爭就等于勝利大半,而且其中的功勞也太大了。
    這些靈武學員參軍出征就是為了立功的,現在聽說唐寅來了,誰還愿意去和那些普通的風軍糾纏?時間不長,五十多名靈武學員已快地將唐寅圍在中央,雖然看不見他們的表情,但通過他們露在外面閃閃放光的雙眼,不難感覺出他們心中的激動和興奮。
    這就是所謂的初生牛犢不怕虎吧!唐寅心中冷笑,他早就對靈武學員們垂涎三尺,現在倒好,他們主動送上門來了,這是老天給自己的‘美餐’。他舔了舔嘴唇,手中刀向前一指,以刀頭點著最先殺向他的兩名靈武學員,語氣中帶著笑意,慢悠悠地說道:“你先拿你倆開胃!”說著話,他身體的周圍騰的一下布起一層黑霧,接著,人在黑霧中消失,當他再次現身的時候,人在位于靈武學員的人群中,就站在他剛指的那兩名學員的背后。
    沒等靈武學員們反應過來是怎么回時,唐寅抬起手來,掌心中燃燒著閃爍藍光的黑火,猛的向前一探,只聽撲的一聲,手指上由靈鎧化成的指甲鋒利如刀,輕而易舉的刺穿了對方的靈鎧,深深插入到體內,連那名靈武學員的心臟都被他扣在掌心。
    這名靈武學員連叫聲都未來得及出來,體內的精華和生命便已被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化為靈霧,當唐寅收回手時,他掌心中多出一顆已失去精華的心臟,顏色呈暗紅,好似一塊即將腐爛的死肉一般。
    他歪著腦袋看了看,手指微微用力一捏,撲的一聲,心臟破碎,順著他手指縫隙流淌出暗紅的血水。
    嘩——見狀,周圍的靈武學員們無不大驚失色,估計他們這輩子還從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也從未見過象唐寅這么手段冷血又殘酷的人。學員們還沒對他展開圍攻,唐寅的鐮刀又揮向另一名靈武學員。
    同伴的慘死歷歷在目,那學員又悲又憤,氣急怒吼,手中的鋼劍迎著唐寅的鐮刀揮去,另只手握緊拳頭,直擊唐寅的面門。后者連躲都未躲,以他靈天境的靈武修為,只要對方不用靈兵,根本傷不到他分毫。
    嘭!學員的拳頭結結實實地打在唐寅的面門上,出一聲悶響,唐寅的身子連晃都未晃,出手的鐮刀繼續劈出。當啷!學員的靈劍和鐮刀碰在一處,后者沒覺得怎樣,前者已慘叫出聲,鐮刀上傳來的強大力道讓他的身軀直挺挺彈飛出去,躍過箭垛,直直向城外墜落。
    沒等旁人反應過來,唐寅也笑諷道:“想跑?沒那么容易!”他話音還未落,身形消失,以暗影漂移直接閃到那名學員下墜身子的下方,鐮刀也順勢揮了出去。
    可憐那名學員連唐寅在哪都未看到,身子就被劈來的鐮刀斬成兩截,精華化為靈霧,尸體和血水在空中散落下去。
    唐寅由現身到揮刀,一系列的動作都是在空中完成,沒等身形落地,又以暗影漂移閃回到城頭上,這一去一回的時間還不到兩秒鐘,若是眼神慢點的人見了,恐怕都會以為他根本就沒離開過原地。
    眨眼工夫,連殺兩人,唐寅一出手便把靈武學員們震懾住了。眾人看著唐寅,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他們由開始到現在沒對唐寅出過一招,但一各個卻全象剛打過一場惡戰似的。
    唐寅站在人群中,環視眾人,單手持起鐮刀指指他們,柔聲說道:“你們還在等什么?同伴已經上路了,你們忍心讓他二人孤零零的走嗎?”
    他話中的嘲諷和輕視之意讓眾學員們忍不住面紅耳赤,他們背景顯赫,又是靈武學院的學生,平時都被當成國寶一般由人們寵著敬著,何時受過這樣的窩囊氣?!氣憤和惱怒壓下了心中的恐懼,不知是誰最先大吼一聲,接著,眾學員們齊齊出手,共同圍攻唐寅。
    若是在寬敞的地方,他們的圍攻或許還會有威力,但是在狹窄的城頭,他們的圍攻根本施展不開,擁擠在一起,一身龐雜的靈武技能也全然放不出來,只能憑手中的靈劍與唐寅單純地比拼度和招式。
    但這兩樣可都是唐寅最擅長的,只見他在人群中不慌不忙,時而躲閃,時而出刀還擊,氣定神閑,應對自如,反倒是人多的靈武學員們被他時不時的反擊的手忙腳亂,尖叫連連。
    混戰了一會,唐寅頓感不耐,雙手握緊靈刀,運足靈氣,連揮數刀,數道靈波隨之激射而出,靈武學員們被他出的靈波的連連閃躲退避,趁著對方陣形大亂之機,唐寅施展暗影漂移,閃到人群中,手腳并用,鐮刀連掃。
    擠在一起的靈武學員們有數人閃避不及,被鐮刀的鋒芒波及到,隨即僅僅是細微的傷口,只要被鐮刀的刀身碰到皮肉,黑暗之火便能竄到他的全身,肆虐、燃燒,吞噬他的生命。幾名被鐮刀掃中的靈武學員都未能幸免,統統死于靈魂燃燒之下,另有幾人被唐寅的腳踢中,身子如同脫膛的炮彈般彈射出去,或摔出好遠,或跌下城墻。一時間,數十號的靈武學員被唐寅一人得大亂。
    就在這時,上官元讓不知從哪鉆了出來,也加入到戰團中。
    他的到來,對靈武學員們而言就是禍不單行、雪上加霜了。上官元讓可沒有靈武學員們那種怕傷到自己人而不敢釋放靈武技能的顧慮,這里的自己人只有唐寅一個,而唐寅又是暗系修靈者,根本不怕受靈武技能的波及,只一個暗影漂移便可以輕輕松松地閃到攻擊范圍之外。
    他二人合力對戰靈武學員,后者哪里還能頂得住?
    有些靈武學員死在黑暗之火中,有些死傷于上官元讓的三尖兩刃刀下,還有人嚇破了膽,也不管同伴們的死活,哭喊著跳下城頭逃之夭夭,原本五十多名靈武學員,到現在只剩下十余人。
    看著面前的唐寅和上官元讓,再瞧瞧躺在他二人腳下橫七豎八的尸體、尸塊,眾學員們從內心深處生出恐懼,也終于體會到戰爭的殘酷性。戰場不是練習場,敵人也不是學院里的老師,對方的殺招不會給再你第二次機會,一旦戰敗立刻就會喪命。
    “不……不能再打了!我……我們也跑吧……”一名學員聲音顫抖著對周圍的同伴們說道。
    這聲音,唐寅倒是熟悉得很,聞言,他眼睛頓是一亮,毫無預兆,身形在眾學員們前面消失,而后出現在說話的那名學員背后,沒有使用鐮刀,舉起拳頭,狠狠擊向對方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