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15

  聽背后惡風不善,那名學員已然知道唐寅使用暗影漂移到了自己的身后出個冷戰,此時也顧不上什么丟臉不丟臉了,身子順勢向地上一趴,來個懶驢打滾,在地上翻滾著想躲開唐寅的攻擊。【】
    只是他的滾動又怎能快過暗影漂移,唐寅一擊不中后,再次施展暗影漂移,閃到那學員的身側,由上至下,又是一記重拳,這回學員再閃躲不開,胸前被唐寅的拳頭打了個正著,只聽咔嚓一聲,學員胸前的靈鎧頓碎,人也隨之悶哼一聲,兩眼向上一翻,暈死過去,身上的靈鎧化為靈霧,消失無形,他手中的靈劍也恢復成原狀。
    低頭看眼學員的長相,唐寅嘴角上揚,幽幽笑了,果然是他,上次自己在寧軍大營地碰到的那個貴族青年。
    見青年被唐寅一拳擊暈,其余的靈武學員們紛紛驚叫出聲,一擁而上,出手搶救。他們快,可唐寅也不慢,側身躲避開仰面刺來的一劍,接著,回手向前一探,正抓住對方的脖子,那名靈武學員頓時出一聲驚叫,他正想再繼續揮劍,唐寅松手時,后者手臂用力上舉,單手將舉提過頭頂,隨后運足力氣,猛的向地面猛砸下去。
    撲通!
    這聲巨響,把城墻都震的顫了幾顫,再看那名靈武學員,身體將城墻的大石磚都撞碎數塊,身上的靈鎧已失,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同樣昏死過去。
    又打暈一人后,唐寅側頭對上官元讓喝道:“元讓,多抓活口!”
    上官元讓聽后,呵呵一笑,應道:“明白!”
    這些修為達到靈化境的靈武學員對他二人完全不構成什么威脅,在他倆合力的拳打腳踢下,瞬間就倒地過半,還剩下幾人嚇的魂飛破散,再不敢停留,尖叫著轉身要跑,只是人的雙腿哪能快得過瞬間移動般的暗影漂移,唐寅身形晃動之間便閃到幾人的面前,橫鐮刀擋住他們的去路,幾名學員見狀大駭,又向轉頭往回跑,剛半轉回身,便看到單手持刀的上官元讓老神在在地站在他們的身后,一雙閃爍著精光的虎目正直勾勾地盯著他們。
    “想活命,簡單!放下武器,散去靈鎧,乖乖投降!不然的話,”說到這里,上官元讓以刀尖指指地上的尸體,冷笑道:“你們就得和他們一樣!”
    幾名靈武學員還在做最后的掙扎,他們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城下的寧軍趕快沖殺上來,解他們眼前的危急。而事實上攻城的寧軍也確實云集到了這邊,紛紛架起云梯,準備向上爬。
    聽聞城下的動靜,再瞧瞧這幾名驚慌失措但又堅持不降的靈武學員,唐寅立刻就明白了他們的意圖,他哼笑一聲,將鐮刀交于左手,空出來的右手平伸,慢悠悠地說道:“想等他們來救你們,別做夢了,他們誰都上不來!”隨著他的話聲,濃濃的黑霧由他掌心冒出,凝聚在他的掌心內,黑霧越來越集中,最后凝結成一顆閃著幽光的小黑球。
    幾名學員看得清楚,不約而同地驚呼道:“暗影魔咒!”剛剛叫完,幾人又沖著城下齊聲大喊道:“讓開,快讓開……”
    別說城外的寧軍們聽不懂他們在喊什么,即使聽明白了,此時再想閃避也來不及了。幾乎在他們喊話的同時,唐寅手中的黑色光球已扔到城下。
    黑球正砸在一名寧兵的頭頂,隨著啪的一聲脆響,黑球破碎開來,濃濃的黑霧瞬間將其團團包裹住,黑霧仿佛有生命一般,順著那寧兵的七竅和渾身的毛細孔向其體內鉆去。隨著黑霧的侵入,那寧兵的身體也開始迅膨脹起來,體形變的越來越大,越來越圓,連其身上的盔甲都被撐裂,最后,身體終于承受不住膨脹之力,嘭的一聲爆炸開來。
    周圍的寧兵們從沒見過暗影魔咒,都被眼前的情景驚呆嚇傻了,當那名寧兵的身體炸開時,他們都象木頭樁子似的站在原地,連最起碼的躲避動作都沒有作出來。頓時間,有一圈的寧兵都到暗影魔咒的波及,粘到黑糊糊的肉塊后,身體也開始急的膨脹開來,最后炸開,尸骨無存。只眨眼工夫,暗影魔咒就在準備不足的寧軍中蔓延開來,成片成片的寧軍被其波及到,成了傳播暗影魔咒的一部分。
    城下的寧軍陣營隨之大亂,人們哪見過這么歹毒又兇殘的靈武技能,哭喊著四散奔逃。逃命是躲避暗影魔咒的最佳選擇。隨著大批的寧軍四散奔逃,暗影魔咒失去攻擊的對象,最后在滿地的黑色血肉中漸漸平息下來。
    這時再看城墻下,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體,甚至連地面的本色都看不見了,眼光所及之處,皆是黑黢黢的一片血水和肉塊,二百多條鮮活的生命,瞬間消亡。暗影魔咒確實算是最為惡毒的技能之一,但缺點和優點同樣突出,雖然殺傷力巨大,但卻不象光明系靈武技能那樣是瞬間攻擊,它是慢慢的擴散攻擊,如此一來,便容易給對手閃避的時間和空間,而且一旦被對手熟悉后,所能產生的傷害十分有限,另外高級修靈者也能釋放靈壓來克制暗影魔咒,所以它雖然和暗影漂移、暗影分身并稱暗影系三大技能,但并沒有象前兩種技能那樣被暗系修靈者廣泛應用,充其量是出其不意的使用一次,打對手可措手不及。
    此時,即便是暗影魔咒的攻擊效果散去,那些逃走的寧兵也不敢立刻撤回來,看著地上的黑色血水,踩都不敢向上踩,對其畏如蛇蝎。城下的寧軍被暗影魔咒暫時阻擋住,這也徹底打破了被困在城頭上幾名靈武學員的最后希望。
    這些原本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靈武學員們在被無奈下,為了保命,只能乖乖地放下武器,散掉身上的靈鎧,向唐寅和上官元讓繳械投降。見他們伏就范,唐寅臉上的笑容加深,向上官元讓甩下頭,后者會意,散去身上靈鎧的同時取出散靈丹,迫眾靈武學員們服下,然后叫來風軍士卒,把他們統統捆綁好,壓到城下。
    戰無敵找來的這批靈武學員,總共五十多人,結果最終陣亡過半,剩下的一部分只逃走了六、七人,另外的那些都成了風軍的俘虜。
    不過他們也揮出一定的功效,至少是把唐寅和上官元讓這兩位主將都給吸引走了,這為攻城的寧軍創造出了空擋。寧軍們在戰無敵的親自指揮下抓住機會,以人海戰術頂住風軍的防御,再次沖上城墻,雙方的攻堅戰也隨之再次演變成近身搏殺。
    狹路相逢勇者勝!正面的撕殺中比拼的也不再是單純的戰力和配備,更多的是比拼意志。隨著雙方混戰的開始,兩方兵將都殺紅了眼,舉目望去,整面城墻都在進行著你死我活的惡戰,不時有士卒慘叫著倒在血泊中,也不時有人驚叫墜下城墻。
    當唐寅和上官元讓退回到主戰場的時候,雙方的混戰已展開好一陣子,數以萬計的寧軍殺上城頭,并且控制了一段二十米左右的城墻,已穩住陣腳。唐寅并非以謀略見長,但在短兵交接的戰斗中,他的反應和應變能力都極強。
    他快地觀察一下戰場上的形式,頭腦飛運轉的同時也做出相應的分析,他對上官元讓急聲說道:“元讓,你頂著這邊,我去另一邊,你我分守一面,無論如何也要頂住寧軍的沖擊,并想辦法把他們回城下!”
    “明白!”上官元讓重新罩好靈鎧,干脆地應了一聲。
    唐寅和上官元讓迎住仰面沖來的寧軍,前者身形沒有停頓,拖著鐮刀直接閃到寧軍的人群中,從寧軍陣營中直接穿過,到了己方的另一邊,就在他施展連續施展暗影漂移的一走一過間,便有數十名寧軍死于他的鐮刀切斬下。
    他和上官元讓的到來,及時穩定住風軍的形勢,唐寅率眾在城墻的左側,上官元讓在城墻的右側,兩人將寧軍頂在中央,使其控制范圍無法再繼續擴張。
    接下來,便是雙方針尖對麥芒的血戰。
    雙方士卒的拼殺已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只見風軍士卒們瘋狂的將手中長矛向前刺捅著,在連續不斷的撞擊鋼甲下,原本鋒利的矛尖都被磨平了,長矛鈍了,士卒們就抽出佩刀,繼續瘋砍。
    這時候,風人彪悍善戰的一面徹底揮出來,許多已殺的筋疲力盡的士卒為了減輕負擔,干脆脫掉身上的鎧甲,赤膊上陣,佩刀也全都用布條纏在手腕上,即使自己受了傷,被敵人砍倒了,也不至于使武器脫手,即使在地上爬著也要繼續戰斗下去。
    寧軍的士卒在成片成片的倒,風軍的士卒也是倒下一排又一排,雙方人員的尸體疊疊羅羅,鋪了一層又一層,鮮血已把城頭洗刷成血紅色。
    戰場就象是一臺巨大的絞肉車,運轉著,吞噬著戰場上的一切生靈。
    由于傷亡太大,兵力也被用到極限,沒有空閑的人員,受傷的風軍根本抬不下去,也沒有人顧得上去搬運受傷的同袍,風軍中的軍醫們都已跑上城頭,前方的將士只要受傷撤下來,他們便可就地醫治包扎。
    兩萬風軍抵擋十萬的寧軍,其戰斗的艱苦可想而知,隨著戰斗的持續,兩萬的風軍已不知陣亡了多少人,即便是存活下來的士卒也都是各個有傷在身,渾身上下都是血,分不清楚那些是他們自己的,那些是敵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