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16

  風軍在咬牙堅持著,人們體力早已透支,只是靠著意志力在支撐自己戰斗下去,而寧軍也同樣到了強弩之末,這種近距離的混戰,既不能放箭,又不能布陣,這是寧軍最不愿意打的戰斗,許多寧兵這輩子都沒參與過也沒見過如此血腥、慘烈的激戰。【】
    此時雙方就是在硬挺著,也是在等著,等著對方先堅持不住。戰斗由清晨一直延續到接近傍晚,連唐寅這種內宗的暗系修靈者都有些堅持不下去了,并非靈氣不足,而是他的體力已經嚴重透支,若是把他身上的靈鎧散去,便會現他此時的衣服都快要滴出水來,那是汗水。
    這樣打下去,別說下面的兄弟,就連自己都要被活活累死!唐寅心中暗嘆一聲,沒有多做考慮,迅地從己方陣營前面撤了下去。唐寅身為主將,突然退后,這令風軍們大吃一驚,氣勢也頓時間弱了下去。
    寧軍們卻截然相反,見風軍主將主動退卻,對己方威脅最大的人跑了,風軍軍心動搖,寧軍士卒們象是被打了激素似的,一各個都來了精神,大呼小叫的向前沖殺,直把疲憊不堪的風軍得節節后退。
    且說唐寅,退回到己方陣營的后面,身子搖晃幾下,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是人,并不是神,在如此長時間的激烈戰斗中,身體也照樣承受不了,而且他一直都是頂在最前面,當其沖地迎戰寧兵寧將,體力消耗要比其他風軍將士們多得多。
    此時,他坐在地上,身上的靈鎧頓散,鐮刀也恢復成兩把普通的彎刀,他邊喘息著邊向周圍觀望,這里是風軍陣營的后方,找不到一位還能站立起來的士卒,目光所及之處,要么是尸體,要么是己方的重傷人員,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向是一根鋼針,在刺激著唐寅的神經。
    戰斗打得如此艱苦,連唐寅的體力都耗光了,不得不臨陣退后,他也是第一次經歷。他依坐著箭垛,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汗水順著他的臉上、身上滴滴答答流淌下來,時間不長,就把下面的墻磚濕了一大片。
    這時,忽聽有人叫他,“唐大人,你也受傷了?”隨著話音,一名年歲不大女郎快步走了過來。現在唐寅看她都是呈虛影,他瞇縫著眼睛,直至女郎走到他近前才把她忍出來,這個人他認識,正是那天與他生爭執的女大夫。
    他沒有力氣說話,只是苦笑著微微搖了搖頭。
    女大夫上下打量唐寅,確實沒看見他身上有傷口,而且其他風軍不管受沒受傷都殺的渾身是血,但唐寅倒好,一身盔甲干凈得很,連顆血滴都沒有,看到這里,她不僅懷疑唐寅到底有沒有參與戰斗。
    她不僅皺起眉頭,說道:“唐大人雖然是主帥,但也應該以身作則,身先士卒,而不應該躲藏到后面怯戰!”
    知道她誤會了,不過唐寅已懶著去解釋,也沒有余力再去解釋什么,他艱難地咽口吐沫,潤了潤快要著火的嗓子,同時抬起手臂,抹把額頭的虛汗。隨后,他閉上眼睛,凝聚靈氣,絲絲的黑霧從他身體上散出,聚集在他的身旁,凝而不散,而且越積越多,時間不長,黑霧凝聚成人形,化成一個和唐寅一模一樣的人。
    他的體力空了,但靈氣還十分充沛,自己無法參與戰斗,卻可用暗影分身繼續上戰場。
    那女大夫被這突如其來多出的一人嚇了一跳,身子后仰,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兩目圓睜,呆呆地看著唐寅的暗影分身,回不過來神。
    暗影分身并非真人,也不是血肉之軀,自然不受體力的限制,只要真身不滅,只要靈氣充足,便可以持續下去。分身凝成之后,他站在原地伸伸筋骨,然后目光下垂,看向坐在地上的女大夫。
    他呵呵一笑,走到女大夫的近前,彎下腰身,伸手輕捏她的下巴,幽幽說道:“有時候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大夫,你這張嘴究竟是不是用來把人活活氣死的!”
    女大夫更傻眼了,一是對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唐寅又驚又駭,二是對他的放肆與邪氣。
    暗影分身沒有再多話,放開女大夫,轉回身形,向己方陣營大步走去,走動之間,他雙臂甩動,兩只手瞬間化為兩把長長又鋒利的手刀,同時大聲喝道:“前方的兄弟統統讓開!”
    熟悉的聲音從身后傳來,風軍將士們齊齊后望,當眾人看清楚唐寅又回來了,無不喜形于色,紛紛大叫道:“大人!大人又回來了!大人又回來和我們并肩作戰啦!”
    唐寅的在與不在,對于風軍士氣的影響太巨大了,有他在,人們便會有希望,有戰斗下去的動力,而他若不在,人們的斗志將會銳減,信心也會全失。這就是唐寅,也是任何一位主將在軍中的作用。
    重新上戰場的唐寅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變的生龍活虎,身上沒有靈鎧,卻直接殺入寧軍當中,兩把覆蓋著黑暗之火的手刀揮舞開來,直砍的周圍寧軍鮮血噴射,靈霧繚繞,哭喊聲連成一片。
    寧軍剛剛燃燒起來的斗志隨著唐寅的回歸象是被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尾,而風軍則又變得士氣高漲,人們跟著唐寅的身后,邊向前奮力沖殺,邊高喊‘大人威武’,心氣已被激到極至。
    唐寅帶頭反擊,將這邊的寧軍得不停后退,導致整體陣營為之大亂,頂在上官元讓那邊的戰無敵見狀,暗暗咧嘴,他想不明白,怎么這批風軍如此厲害,而且還是區區的地方軍,竟比中央軍的戰力還兇悍,令人費解。
    其實寧軍沒有全部都沖上城頭,還有一部分寧軍在城下待命,戰無敵想把這支寧兵作為一支奇兵,當自己與風軍消耗的差不多時,再令這批寧軍參戰,徹底消滅對方。他本來還想再等一等,再多消磨風軍,不過現在看來,已經拖不了那么久了。
    戰無敵立刻對麾下的將領傳令,命令城外的寧軍不再停留,全部參戰,一鼓作氣拿下金華的北城門。
    在他的命令,城外接近兩萬蓄勢待的寧軍齊齊動,順著云梯,全部向城上攀爬。
    這支寧兵突然殺上城頭,讓原本場面占優的風軍立刻又陷入被動,戰場上的局面也又變的撲朔迷離。
    這兩萬寧軍可沒有參與先前的戰斗,體力充沛,在敵我雙方都異常疲憊的戰場上就是一支戰力強悍的生力軍,這時,城墻的戰斗上已沒有陣營的劃分,雙方士卒完全混戰到了一處,殺得不可開交。
    寧軍的優勢在于人多,風軍的優勢在于近戰強悍,雙方各有所長,若是全盛狀態下,風軍未必會吃虧,不過現在他們已經激戰了一整天,哪里還會是這兩萬生力軍的對手。
    唐寅看出己方的劣勢,現在他也在考慮要不要向鎮守另外三面城墻的兄弟求援,不過若是把另外三方的人調派過來,一旦寧軍大舉來攻怎么辦?
    想來想去,他還是覺得不妥,不到最后一刻,絕不能調動另外三方的人。若只想憑目前的人力退敵,唯一的辦法就是立刻除掉寧軍的主將,使其群龍無,不戰自亂。
    想到這里,他縱身形跳到箭垛上,舉目眺望,正看到前方不遠處的戰無敵在人群當中指手畫腳的號司令,他將牙關一咬,施展暗影漂移,直奔其殺去。
    擋在前方人山人海般的寧軍們對唐寅構不成障礙,只幾個閃身,便已到了戰無敵的身側。
    周圍的眾多寧兵寧將們都沒看清楚怎么回事,突然現人群中多出一人,皆是大驚,沒等他們來得及出手,唐寅的兩只手刀已齊齊插向戰無敵的左右軟肋。
    戰無敵的靈武可非普通寧將可比,他反應極快,側身閃躲,將唐寅的雙刀避開,與此同時還回手反削出一刀。
    借著回砍的時機,他也扭回身,看清楚了唐寅的樣子。
    剛開始戰無敵也沒反應過來,脫口叫道:“什么東西?”畢竟正常人的雙手是不可能變化成雙刀的,等他叫完,人也隨之明白過來,這并非真人,而是暗系修靈者的暗影分身。他心中哼笑一聲,大喝道:“真身不敢出現,只弄個分身來送死……”
    他話還沒說完,唐寅的雙刀又到了,這回雙刀呈十字交叉狀,猛剪戰無敵的脖頸。暗道一聲好快!戰無敵不敢大意,急忙舉刀招架,他二人你來我往,第二次拼殺到了一起。
    唐寅沖入敵陣中惡戰戰無敵,另一邊的上官元讓也看到了,他反應也快,立刻體會出唐寅的意圖,他此時也是殺的疲憊不堪,此時強打精神,拖著靈刀也殺向敵陣,欲與唐寅雙戰戰無敵。
    戰無敵與唐寅的激戰令周圍的寧將們插不上手,但他們可能阻擋上官元讓的沖殺。十數名寧將紛紛擋到上官元讓的前方,亮出準備迎戰的架勢。
    一天的惡戰以令上官元讓的靈氣消耗巨大,但此時的情況也容不得他退避,他高舉手中的三尖兩刃刀,咧嘴大吼一聲,同時刀光四射,刀身下劈的過程中靈亂●極隨之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