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17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現在上官元讓的靈氣和體力消損巨大,不過使用出靈亂極這種頂極技能,仍不是這些寧兵寧將們所能承受得起的。一時間,比刀子還要犀利的靈波四處橫飛,若是被其掃中,即使有靈鎧護體也能被其撕裂。
    擋在上官元讓近前的十數人當其沖,連躲閃的意識都未生出,身體便被迎面襲來的凌亂靈波絞個稀碎,后面的寧將們見狀無不大駭,紛紛抽身而退。他們依仗靈武能迅退走,可普通士卒的度沒那么快,場上的慘叫聲、哀號聲連成一片。
    只一招靈亂。極,上官元讓就把眼前的障礙掃空,他也順勢竄到戰無敵的背后,手臂揮動,連出三刀,與唐寅合力對戰戰無敵。一個唐寅就已經讓戰無敵窮于應付,此時再多出一個上官元讓,戰無敵立刻顯得捉襟見肘,漸漸的只有招架之攻,毫無還手之力,場面變的異常被動。
    不過他還在咬牙堅持著,他心中也明白,只要自己一退走,下面的士卒肯定無心戰斗,己方好不容易確立起來的優勢瞬間就得蕩然無存,現在他沒有選擇只能硬挺,希望在自己堅持不住之前,對方的防線先一步垮掉,徹底奠定勝局。
    暗影分丨身和上官元讓在這邊惡戰戰無敵,另一邊的唐寅真身也沒有得到多少時間的歇息,他化出分丨身沒多久寧軍的后續大軍便沖殺上來,而且不是只沖鋒一個點,是全線沖鋒,整面城墻,到處都能看到攀爬云梯的寧軍,唐寅這里自然也未能幸免。
    很快,蜂擁而上的寧軍就爬上墻頭,看到滿地的傷者和尸體,寧軍們都來了精神,手中的鋼劍舞動,瘋狂地斬殺著那些已身負重傷無法移動的風軍傷號。這已不是拼殺,而是單方面的屠殺。另有不少寧兵看到正為風軍傷號包扎傷口的大夫們,眼睛皆是一亮,高舉著手中的武器,大呼小叫地沖上前去,二話不話,掄劍就是一頓亂砍亂刺。有幾名反應較快的軍醫見勢不好,急忙拉起那名還在為傷號包扎傷口的女大夫,飛快地向城下跑去,只是沒跑出多遠,就被蜂擁沖上來的寧兵團團圍住,看到細皮嫩肉又秀美動人的女大夫,寧兵們都咧嘴笑了,紛紛說道:“這小妞還挺漂亮的!”
    說著話,兩名寧兵走到女大夫近前,伸手就要拉她。這女大夫反應倒也不慢,后退一步,將二人的手閃開,緊接著,從后腰上拔出一把防身匕,抬到胸前,臉上沒有多少的驚慌之色,冷冷地注視著前方眾多的寧兵。
    看她還有武器,寧兵們先是一愣,接著都哈哈大笑起來,那兩名寧兵視她手中的匕如無物,繼續向她去。等對方快到近前時,女大夫咬著下唇,猛然把匕刺向一名寧兵的胸口。那寧兵毫不在意,只是將手中劍向外一揮,便輕松格開匕,隨后順勢進步,貼到女大夫的近前,環臂將她摟抱住,其他寧兵見狀,哈哈大笑著也圍上前來。
    正當他們把女大夫按在地上,撕扯她的衣服時,在他們的背后多出一個人,雙手提著彎刀的唐寅。
    這些寧兵們沒看到他,可被壓在地方的女大夫卻看到了,原本劇烈掙扎的身軀也靜止下來。
    還以為她放棄抵抗了,一名寧兵嘿嘿賊笑一聲,順勢翻身,騎到女大夫的身上,伸手抓住她的衣襟,用力一扯,隨著嘶的一聲,她的衣領被扯開,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那寧兵兩眼放光,大張的嘴巴里都快流淌出口水。
    可是還沒等他有下一步的動作,耳輪中只聽撲的一聲,猩紅的鮮血滴滴答答地流淌出來,落在女大夫雪白的胸脯上。
    “啊——”
    周圍的寧兵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約而同地驚叫出聲,抬頭,只見一把彎刀由這名寧兵的后腦插入,刀尖從其大張的嘴巴里探出,鮮血順著刀尖不停地向下滴著。這名寧兵沒有馬上斷氣,眼睛睜得滾圓,其中寫滿恐懼,他喉嚨顫動,想要大喊,卻一句話都喊不出來。向他的身后看,不知何時多出一個年歲不大身穿風軍將領盔甲的青年。
    嘩!
    寧兵們愣了片刻,接著齊齊反應過來,放開女大夫,全都向唐寅圍攏而去。見他身上沒有靈鎧,長的又白白凈凈,不象是修靈者,更象是不會靈武的將領,寧兵們全都放下心來,其中一人尖聲叫道:“我要你的腦袋!”隨著話聲,他率先撲向唐寅,手中的劍狠劈唐寅的脖子。
    唐寅的體力根本沒有恢復過來,此時也不愿意與他硬碰硬,他先是側身,閃開對方的鋒芒,接著手中刀向前一遞,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倒是對方前撲時的慣性太大,使其身體結結實實撞到刀尖上。
    撲哧!
    鋼甲被刺破,犀利的鋒芒深深刺入寧兵的小腹,后者身子猛然僵住,側過頭,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唐寅,身體卻已貼著他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見又有一名同伴死在他的刀下,周圍的寧兵眼睛都紅了,這回誰都沒再客氣,齊齊出劍,對準唐寅的腰身,又砍又刺。
    唐寅沒有力氣拿刀去格擋對方的進攻,只能憑借詭異的身法閃躲,只見他在人群中滑如泥鰍,身形搖擺不定,看似隨意,但卻精確地避開周圍襲來的每一劍。而他的反擊也同樣犀利,只要看到空擋,便抽冷子回砍兩刀,刀不走空,幾乎都能命中對方最薄弱又最致命的要害處。
    數十名寧兵圍攻筋疲力盡的唐寅,非但沒有傷到他,反被他連劈帶刺,殺傷十數人。
    寧兵沒有退卻,反而越聚人越多。這樣下去,別說殺不退對方,自己都得被活活累死。唐寅暗暗咧嘴,他這輩子還從未被人到如此狼狽的窘境,他深吸兩口氣,急出數刀,將面前的寧兵砍倒數人,隨后,身形不進反退,向其身后的寧兵撲去。
    想不到他會反竄過來,后面的幾個寧兵準備不足,本能反應的連連后退,可他們的度與唐寅比起來差遠了,后者兩個箭步便追到近前,手中刀向前一劃,隨著沙的一聲,兩名寧兵的眼睛被刀鋒劃過,血水瞬時從雙目中流出。那兩名寧兵雙雙出一聲慘叫,扔掉武器,捂著雙眼,象沒頭蒼蠅似的四處亂撞,如此一來,周圍的寧兵更亂了,唐寅借著這個機會,沖到幾名軍醫和女大夫近前,急聲道:“跟我走!”
    說完話,唐寅在前開路,雙刀揮舞,砍殺著前方的寧兵。他沒有向城下跑,而是帶著軍醫和女大夫直奔塔樓,塔樓的甬道狹窄,進入其中又可居高臨下的御敵,能最大限度的為自己創造出有利條件。
    他們這里距離塔樓并不算遠,不過就這短短的十幾米距離,唐寅至少砍翻三、四十名寧兵,自己身上也連中了數劍,他幾乎是拼盡了最后一口力氣才踏入到塔樓之內。
    此時這里還聚集著二十多名風軍,他們急忙把唐寅等人讓入其中,然后又在門口架起盾牌,抵御外面撲殺過來的寧兵。
    進入塔樓內,唐寅提到嗓子眼的心終于落了下來,他也再堅持不住,身子搖晃幾下,撲通一聲坐到地上,靠著墻壁,他大口大口連續吸氣,仿佛剛才那一戰把他體丨內的氧氣都耗光了,現在急需補充似的。
    汗水和血水順著他的盔甲和衣服緩緩流淌出來。
    “你……你受傷了?”這時,女大夫快步走到唐寅的身邊,看著地上猩紅的鮮血,語氣關切地急聲問道。
    唐寅低頭看了看,然后晃晃腦袋,擠出一絲苦笑,說道:“小傷,死不了人。”
    女大夫說道:“我幫你包扎!”說著話,她開始動手解唐寅身上的甲胄。
    唐寅本想阻止,可是手抬起來后又無力地放了下去,現在他渾身酸麻,累的已沒有知覺。自己尚且如此,下面兄弟的狀況也就可想而知了。唐寅暗暗嘆口氣。他看著女大夫把自己的甲胄脫掉,又拔開里面的衣服,找來清水清洗傷口,然后再上藥包扎,一連串的動作異常熟練。
    臨危不亂,遇事冷靜,又醫術純熟,她應該是個好大夫。唐寅心中琢磨著。
    “剛才你為何冒險來救我?”女大夫邊幫他處理傷口,邊輕聲問道。
    由于她一直沒有抬頭,說話時表情也沒有明顯的變化,唐寅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她是和自己說話。
    “你是風人,我是風軍。”他幽幽說道。
    等了一會,見他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女大夫終于抬起頭來,正視唐寅的雙眼,問道:“就這么簡單?”
    “不然呢?”唐寅笑了,反問道。
    女大夫無法理解地搖了搖頭,她說道:“我叫蘇夜蕾,大人也可以叫我小蕾!”
    “哦!”唐寅輕輕應了一聲。低頭看著她白皙細長又靈巧的手指在自己的傷口上跳來跳去,疼痛的感覺減輕許多,他忍不住贊道:“你的醫術不錯。”
    “是向我父親學的。”
    “恩!”這點唐寅倒是看出來了。他問道:“你有沒有興趣留在我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