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18

  唐寅這么說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單純地欣賞她的醫術,想讓她做自己的專用大夫。【】而蘇夜蕾也同樣沒有誤會他的話,沉吟片刻,說道:“我還是想留在家里照顧家父。”
    聞言,他幽幽嘆口氣,輕聲說道:“留在的金華城行醫會有什么前途?若是想照顧令尊,也可以把令尊接入軍中,救治那些為了風國大業而流血流汗的風國志士!”說著話,他將身上的衣服系好,并重新穿戴上盔甲,挺身站起,提著雙刀,向塔樓的門口走去。
    蘇夜蕾一驚,急忙拉住唐寅的胳膊,問道:“唐大人還要再戰?”
    現在她已百分百的確認唐寅并非一個貪生怕死的主帥,對他也變的關心起來。“你現在有傷在身,不能再繼續戰斗了,不然傷口惡化,流血過多,神仙也救不了你……”
    沒等她把話說完,唐寅聳肩而笑,打斷她的話,說道:“比這重十倍百倍的傷我也受過,放心吧,我沒那么容易死掉!”
    說著,他甩開她的手到塔樓的門前。
    這里正在生激戰,風軍們雖然架起盾牌,但殺過來的寧軍象瘋了似的不時上來沖撞,鋼盔鋼甲撞在盾牌上,咚咚作響,二十多名頂盾的風軍也被撞擊得頭暈眼花,搖搖欲墜。
    唐寅觀察一番場上的形式,收起雙刀,快地從地上揀起一根長矛,等一名寧兵又大吼著沖撞過來時,他雙手持矛,狠狠刺了出去。
    嗖!
    這根長矛由盾牌的縫隙中刺出,來的突然,那名寧兵毫無準備之下,一頭撞在矛尖上。
    只聽撲的一聲,矛頭深深刺入他的脖頸,連聲都未出來,這名寧兵就地撲倒,絕氣身亡。
    唐寅毫不停頓,立刻收矛,等再有寧兵沖撞過來時,他又是一矛狠狠刺出,同樣把對方刺翻在地。有二十名風軍頂盾阻擋敵人,唐寅在后面只需抓住時機進攻即可,不用考慮防御,這為他節省大量的體力。
    時間不長,有二十多名沖撞過來的寧兵慘死在他的長矛之下,如此一來,寧兵也學聰明了,不再盲目的硬沖硬撞,而是找來長戟手,與其對著刺。
    戰斗還在無休止地持續著,但戰無敵已堅持不住了。
    唐寅的分身和上官元讓的配合異常默契,一個在他的正面不斷以靈武技能壓制,另一個時而在他身側時而出現在他背后,抽冷子就下狠手,招法詭異,度又奇快,更要命的是,分身的手刀上還覆著黑暗之火,即便是戰無敵也不敢被其近身。
    在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的夾擊下,戰無敵為了自保,不得已只能退下城墻,他一退走,周圍的寧兵們也隨之大亂,而且混亂的局勢很快就擴散到整個寧兵陣營。被下城墻的戰無敵疲累地彎腰喘息著,從清晨打到現在,他又怎能不疲不倦?
    自他投軍以來也從未碰到過這么頑強的對手,心中在氣惱的同時也隱隱生出敬佩之意。他舉目看著城頭上的混戰,再瞧瞧天色,暗暗搖頭,看來今日一戰,怕是要無攻而返了。他正考慮著自己要不要再殺回城上時,戰無雙的傳令兵到了,令他立刻收兵撤退,擇日再戰。
    接到大哥的命令,戰無敵嘆口氣,傳達軍令,全軍撤回本營。
    再一次寧軍的撤退可比上一次的倉皇而退強過許多,城墻上的寧軍有序不亂的一批批退下城墻,有人護衛、有人殿后,不給風軍趁機反殺的機會,而此時風軍也無力再去反殺敵軍,兩萬的風軍,存活下來的連四成都不到,還各個有傷在身,人已累的快吐白沫。
    寧軍前腳剛一撤走,風軍們就象泄了氣的皮球,再無力站立,紛紛扔掉手中武器,撲通通的癱倒在城墻上,舉目望去,城墻上鋪滿了人,此時也分不清楚那些是尸體,那些是活人,存活下來的士卒們甚至比尸體更慘,那滿身的鮮血比尸體還象尸體。
    寧軍終于退去,唐寅收回暗影分身,暗之靈氣回歸體丨內,身上的傷口不治自愈,愈合如初。因為有黑暗之火的關系,他回歸的靈氣甚至比釋放暗影分身時更加充沛,不過體力卻無法靠黑暗之火來補充,即使此時已不再動手,虛汗仍不時地流淌出來。
    他強撐的搖搖欲墜的身軀,指揮士卒,相互包扎傷口。別說軍醫已被寧軍殺死一批,即使都還在,也救治不過來這八千多人的傷兵,現在只能讓士卒們自救了。好在城內的藥品還算充足,人們身上的傷口都能及時敷藥,不至于惡化。
    唐寅明白,這八千士卒是無法在短時間內投入戰斗,而敵軍明天會不會繼續攻擊北城還不一定,為了安全起見,他把這八千士卒分散開來,分派到另外三面,再從另外三面分別抽調出三千多人,湊成一萬,駐守北城。
    戰斗結束,戰場還需打掃,雙方的人員都在收拾尸體。
    寧軍大營里涌出大批身穿布衣的奴隸,走到戰場上、城墻腳下,將寧軍陣亡將士的尸體裝車,拉回己方營寨;風軍這邊也是如此,只是收尸的不是奴隸,而是出來幫忙的金華城百姓,人們幾乎都是流著眼淚區分開己方士卒和寧軍士卒的尸體,前者搬運回城內,后者直接扔到城外,由寧軍的收尸隊去處理。
    也直到這個時候,雙方人員是近在咫尺卻能相安無事,各忙各的,沒有人說話交談,戰場上異常寧靜,只剩下搬動尸體時出的嘩嘩聲。
    一戰過后,風軍陣亡一萬多人,加上前天折損的數千人員接近兩萬,只剩下三萬多人。
    不知道戰斗還要打多久,尸體也無法長時間的囤積在城內,為于預防尸體腐爛而演變出瘟疫,只能統統堆積起來,澆上火油,再架起木柴,就地焚化。
    焚燒尸體時,風軍的全體將士幾乎都來了,看著昔日的同袍兄弟們在火海中漸漸化為灰燼,風軍將士無不流淚低泣,場上低沉的哽咽聲此起彼伏。
    漸漸的,城中百姓們也都不約而同地走出家門,三五成群里來到焚化尸丨體的廣場上,圍攏注視。
    “國家有難,我當出征;馬革裹尸,壯我雄風!”
    風軍的人群中最先有人唱起風國的軍歌,很快,歌聲就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不管是軍人還是百姓,不管是將領還是普通士卒,都跟著唱起,此時此景,低沉的風歌顯得越加的悲壯。
    自立國以來,風國就從未遠離過戰爭,這短短的十六個字本來就是由無數風人先輩的血淚譜寫而成,激著一代又一代的風人在戰場上浴血奮戰,即使是普通百姓對風國的軍歌也是異常熟悉,能夠感同身受。
    這就是一個國家的底蘊。君王可以更換,國號可以更改,甚至國家可以被滅亡,但它的底蘊卻是很難撼動的。
    歌聲先是低沉悲壯,隨著人們漸漸的合唱,歌聲也開始變的激揚高亢,到最后,人們的歌聲幾乎都是用吼出來的。
    “大人,我愿投軍!”
    百姓中一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突然從人群中擠出來,看向站在風軍中央的唐寅,大聲呼喊道。
    隨著他的帶頭,百姓中越來越多的輕壯年紛紛走出來,大喊道:“我也愿投軍!鏟平奸逆,復我大風!”
    沒有人刻意的去煽動,百姓們完全都是自的站出來,表示愿意投軍,抗擊寧軍。
    唐寅聞言,身子一震,轉過身來,環視這些熱血沸騰的金華城青年們,心有感觸。
    他深吸口氣,擠出笑容,搖了搖頭,說道:“我很感謝各位兄弟,不過戰場并非兒戲,隨時都有可能喪命……”
    沒等他把話說完,帶頭站出來的那名青年已大聲回道:“我不怕死!只要能與寧兵一命換一命,就值了!”
    “對!大人,我們都不怕死!何況,要是讓寧軍殺進城里,我們和家人們也統統活不了!”這倒是實話,在這個時代,屠城是很常見的事,寧軍做過,風軍也同樣做過。
    這……唐寅垂頭不語。這些青年都沒有受過訓練,也沒有參與過實戰,一旦上了戰場,能派上用場嗎?弄不好不僅會徒增傷亡,還會拖累到己方的將士。
    事關重大,唐寅有些猶豫不決。
    這時,沈智宸走到唐寅的身邊,低聲說道:“大人不要猶豫了,現在我軍兵力奇缺,把這些百姓編入軍中,可補充我軍編制,若是上了戰場,他們也會有各兵團的老兵帶著,即使幫不上大忙,但也不至于降低我軍的戰力!”
    對于沈智宸的說詞,唐寅雖然不以為然,但是現在也確實沒有其他的選擇,人力吃緊畢竟是事實。
    他握了握拳頭,將心一橫,點頭說道:“好吧!你們可以投軍,不過,我的手里沒有多余的盔甲和武器給你們,有的只有這些!”說著話,他指指在火堆旁邊堆積如山的那些從尸體上脫下來的殘盔破甲以及粘滿鮮血的武器,又道:“你們只能穿戴這些盔甲,用這些武器,雖然大多已經破損,但是,它是我軍將士英勇向前、浴血奮戰的證明,希望你們不要辱沒它們,更能對得起它們上任主人的英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