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19

  聽完唐寅的話,金華城的青年們紛紛單膝跪地,放眼望去,場內撲到一片,眾人齊聲說道:“大人盡管放心,我等誓與寧軍血戰到底,絕不退縮半步!”
    “好!”唐寅點點頭,側身對麾下的幾名軍團長說道:“你們組織人手把軍裝和武器分下去。”
    “大人!”沈智宸強壓心中的興奮之情,輕聲說道:“只怕未必能夠用。”這些站出來要投軍的青壯年少說也有三、四萬人之眾,己方現在的盔甲武器滿打滿算也不到兩萬副,如何能夠這許多人的使用。
    唐寅沉吟了片刻,說道:“有多少,就多少,沒有到盔甲和武器的人就做儲備軍,等到開戰時,若有傷亡可第一時間補充!”
    沈智宸聞言暗贊一聲,連忙應道:“是!屬下知道了!”
    他答應一聲,轉身要走,唐寅目光在他身上掃了掃,話鋒一轉,突然說道:“今天沈將軍為了阻止敵將入城,能夠不顧敵我,果斷的下達進攻命令,做的很好。”
    沈智宸面色一正,忙道:“大人過獎了。”他的那個命令,雖然阻擋住戰無敵,未讓他殺入城內,不過,死在自己人箭下的風軍也有幾百號之多,此前他一直擔心此事被唐寅知道后會不會怪罪自己,現在聽完他這話,心也隨之放了下來。
    能得到唐寅的夸贊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心里安穩下來的同時也多少有些得意。等了好一會,見唐寅久久沒有下文,沈智宸忍不住偷眼觀瞧,這才猛然現后者雖然是在夸贊他,但臉上沒有任何的笑意,反倒是冷冰冰的,陰沉得嚇人。
    他心中顫動,暗暗咧嘴,立刻意識到唐寅表面夸自己,而實際上卻是在責怪,他急忙想開口解釋,這時候,唐寅已揮揮手,堵住他要說的話,幽幽說道:“雖然做的沒錯,但是,以后我不想再看到有這種狀況生。”說完話,他轉身向自己的營房走去,留下滿面苦澀又尷尬的沈智宸愣在原地。
    苦戰一天的將士們可以回營帳睡覺休息,唐寅卻不敢,戰斗打的如此慘烈,誰都不敢保證寧軍不會趁夜來偷襲。他回到營房后,脫掉盔甲,換上一身干凈的衣服,然后片刻都未停歇,走出營房,上到北城墻,依靠著箭垛,席地而坐。
    唐寅出身艱苦,現在的這點苦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他坐下來沒一會,上官元讓從城下走了上來,手中還提著酒壇子和一大包牛肉。看到唐寅,他眼睛一亮,笑呵呵地走了過來,將酒壇和牛肉向地上一放,然后坐到唐寅的旁邊。
    唐寅看了上官元讓兩眼,笑問道:“怎么不去休息?”
    “大人不是也沒去休息嘛!”上官元讓笑回道。
    聳聳肩,唐寅說道:“我在這里坐一晚上,體力就能恢復得差不多了。”
    上官元讓點點頭,道:“我也是。”說著話,他拎起酒壇,用手指一搓封口,撲的一聲,壇封被他搓出個大窟窿,撕掉封紙,他把酒壇遞到唐寅面前,笑呵呵道:“大人,喝酒!”
    唐寅也不客氣,接過酒壇,咕咚咕咚連喝兩大口。風酒辛辣,好象喝了一團火流進肚子里,唐寅胡亂地抹了抹嘴,輕嘆一聲,夜晚的冷風變的也不再那么冷了。他把酒壇回遞給上官元讓,后者和他一樣,也是捧著酒壇連喝數口。
    “大人,我們要在金華城守多久?”上官元讓放下酒壇,撕了條牛肉,邊吃邊問道。
    “天知道。”唐寅慢悠悠地說道:“也許三、五天,也許要一個月,這得看邱大人那邊要多長時間消滅鐘文一眾了。”說著話,他又提起酒壇,喝了一口,繼續道:“現在我們和鐘文的處境一樣,都是被重軍圍困,這就要看誰最先支撐不住了。”
    上官元讓應了一聲,擔憂地說道:“大人,如果寧軍覺得打不下金華城,又急于去救援鐘文,選擇放棄進攻,繞城而過怎么辦?”
    唐寅仰面而笑,肯定地說道:“他們不敢!”
    上官元讓不解,疑問道:“為何不敢?”
    唐寅說道:“先不說有后顧之憂是行軍打仗的大忌,單單是我們霸占金華城,斷了寧軍后勤線這一點他們就受不了。四十萬的寧軍要吃要喝,那得需要多少的糧食,一旦糧草被斷,四十萬的寧軍也就不堪一擊了,我想寧軍的主帥不敢冒這個險。”
    “哦!”上官元讓點點頭,難怪寧軍明明可以繞城而過,卻盯著金華城不放,原來是有糧草補給方面的顧慮。他怪異地上下打量唐寅,疑問道:“大人還學過兵法?”
    唐寅一愣,搖搖頭,說道:“并未學過。”
    “那大人怎么知道這些?”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民不可一時無商,軍不可一日無糧。這些都是常識,不是嗎?”他說的這些,在現代已是諺語,人人都知道,而在那個民智未開的時代,常人哪會明白這些。
    上官元讓撓撓額頭,嘟囔道:“常識嗎?我怎么沒聽過,難道是我孤陋寡聞了?”他甩了甩腦袋,不再琢磨這些,提起酒壇,痛飲起來。
    唐寅瞥了他一眼,搖頭而笑。上官元讓的修為確實精深,鏖戰一整天,鐵人都受不了,他倒好,沒歇息多久又變的生龍活虎,神采奕奕,看來擁有‘神靈一體’體質的人確實遠非平常的修靈者可比,自己在戰場上雖然沒有消耗靈氣,反而增長不少,但體力的恢復卻需要很長的時間。
    他二人坐在城頭,邊喝酒吃肉,邊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等到后半夜的時候,兩人都躺在城墻上睡著了。由于兩人的修為高,即使在睡覺中警惕性也是非常強的,稍微有個風吹草動就能驚醒二人。
    唐寅的擔心成了多余,這一晚寧軍并未動夜襲,其實,激戰一天,風軍疲憊,寧軍也同樣如此,也同樣需要休整。晚上風平浪靜,沒有生戰斗,等到翌日清晨,寧軍的大舉進攻又開始了。
    這一次,寧軍已不再只攻金華的北城墻,而是選擇南北齊攻,動用的人力過二十萬。
    若是風軍的兵力沒有得到補充,只靠原來剩下的那三萬士卒,無論如何也頂不住寧軍這么猛烈的進攻,但是金華城的輕壯年們的及時加入,給風軍注入了有生力量,雖然這些人沒有受過專門的訓練,不會近身格斗的技巧,也不會箭射,但各個都有不要命的勁頭,斗志激揚,敢打敢拼,在戰場上和寧兵碰上,憑著一骨子沖勁也絲毫不落下風。
    一夫拼命,十人不敵。數萬的風軍一起拼命,又處于防守一方,別說二十多萬的寧軍打不下金華城,即使把全軍都派上戰場,也未必能占得便宜。
    這次戰斗只持續到中午,但雙方拼殺的卻很激烈,戰場上又是死傷無數,血流成河,尸體堆積如山。寧軍強攻一上午,現風軍的人力依然充足,而且防御甚強,己方難以取得成效,便草草退了回去。
    此戰過后,寧軍對金華城內的風軍不得不重新估量和認識,也徹底打消了戰無雙和戰無敵戰決的想法,更主要的一點,寧軍大營的糧草告急,維持不了寧軍再動大規模的進攻,至此,雙方開始進入相對平緩的對峙階段。
    這戰過后的第二天,寧軍大營的轅門打開,從里面行出一量馬車,車上挑著白旗,緩緩向金華城的南門行駛過來。
    當馬車行到金華城門前百米左右的距離時,城上突然飛射下來一箭,嘭的一聲,箭支釘在馬車前的地面,同時城頭上有人高呼:“來人止步!再向前走,殺無赦!”
    趕車的馬夫急忙拉住韁繩,停下馬車,隨后,從車門里走出一名身穿寧國官服的中年人,他上前兩步,沖著城頭大喊道:“我是寧國的使節,要見你們將軍,有事相商!”
    兩軍陣前,向敵軍派出使節都是打白旗的,也正是因為看到白旗,風軍才沒有放箭射殺來人,只是射住陣腳。
    聞言,城頭上沉默了片刻,接著,有人回道:“你等等!”
    寧軍派出使節,風軍士卒沒敢耽擱,急忙跑下城墻,去向唐寅通稟。
    此時唐寅正在自己的營帳中歇息,和他同在營房里的還有蘇夜蕾。
    她接受了唐寅的邀請,留在唐寅的身邊,做起了他專用的女醫官。另外,她的父親蘇明陽也投入風軍,成了一名軍醫的醫官。
    蘇夜蕾來找唐寅是要給他的傷口換藥,不過唐寅卻拒絕了,表示自己的傷口已經痊愈。蘇夜蕾哪里相信,他的傷口雖然只是皮外傷,并不嚴重,但畢竟也是刀傷,不修養個一、兩個月怎么可能痊愈?
    她皺著眉頭,看著唐寅,說道:“大人,你不用擔心藥的問題,現在城中的藥材足夠用,并不缺你一個人的。”
    唐寅哭笑不得,難道自己在她眼中就是那么小氣的人嗎?連對自己用藥都要節省?!他搖了搖頭,干脆脫掉衣服,轉過身去,背對著蘇夜蕾,同時指指背后,說道:“你自己,我身上可有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