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24

  唐寅笑呵呵地看向戰無敵,也不說話。【】
    戰無敵還想叫罵,戰無雙把他攔住,然后看向唐寅,正色說道:“兩國交戰,不斬來使,難道閣下連這個規矩都不懂嗎?唐寅,你今天上午剛剛傷了我軍的使節,現在又來見我兄弟二人,究竟想干什么?”
    唐寅說道:“貴軍的使節口出狂言,盛氣凌人,若是不給他個教訓,豈不顯得我這個郡太軟弱可欺了嗎?”頓了一下,他話鋒一轉,又道:“我來此見二位,是來勸兩位退軍的!”
    “退軍?放屁!我們為什么要退軍?”戰無敵勃然大怒,臉色漲紅,怒聲叫道。
    唐寅對他的怒火視而不見,老神在在地說道:“難道你們就不管被我俘虜的那些人死活嗎?”他向前探了探身子,幽幽說道:“現在只要我一聲令下,他們統統都得人頭落地,等消息傳回寧國,我想兩位的前途可就岌岌可危了吧!”
    聞言,戰無雙和戰無敵的臉色同是一變,現在,他二人最擔心的就是唐寅拿蔡又菱、張楚這些俘虜威脅己方。戰無敵的怒火已經沖到腦門,但是又作不出來,只能盯著唐寅干瞪眼,連連咬牙,拳頭握得咯咯作響。
    唐寅瞇縫起眼睛,步步緊地繼續說道:“若是讓貴國的君王看到王后妹妹的尸身,不知他對你們這兩位統帥會有什么樣的想法。”
    戰無敵怒喝道:“唐寅,你不要太囂張……”
    戰無雙狠狠瞪了他一眼,若非他私自動用靈武學院的人,現在己方何至于要受唐寅的要挾?此時他心思也在急轉,考慮如何應對唐寅。他沉默了片刻,然后仰起頭,慢悠悠地沉聲說道:“唐寅,你當然可以處死你手上的俘虜,不過,你若是敢這樣做,我定讓你風國血債血償,即使我們要退兵,也回從這里一直殺回本國,屆時會有多少的風人死在我們的手上可就不一定了,你讓我倆兄弟不好過,你們風國也同樣得完蛋!”
    聽了兄長這話,戰無敵立刻來了精神,充血的眼睛瞪得溜圓,連聲附和道:“對,大哥,他要是敢殺我們的俘虜,我們就殺光所有的風人,看誰死的人多,誰的損失大!”
    想不到戰無雙竟以風國百姓的性命反過來要挾自己,唐寅甚是意外,也有些反應不過來。如果戰無雙真按照他說的那么做,不知得有多少風國百姓要慘死在寧軍的手上,屆時寧軍退回本國,而風國的元氣也會大損。
    好在唐寅的應變能力甚強,只稍微愣了一下就回過神來,他仰面哈哈大笑兩聲,說道:“戰無雙,這么做你只會引眾怒,不僅你們兩兄弟要命喪在風國,你們麾下的四十萬寧軍也誰都別想再活著回國!”
    戰無雙揚起下巴,獰聲說道:“如果閣下非把我兄弟二人到魚死網破的程度,我們會這么做的。”
    唐寅對上戰無雙的目光。兩人雖然沒有動手,在目光已在半空中交叉碰撞,火藥味十足。
    最后,還是戰無雙最先打破沉默,問道:“唐寅,你究竟要怎樣才肯放人?”
    現在唐寅也無法徹底與對方撕破臉,他略微想了想,說道:“貴軍退后五十里,我會考慮放人。”
    暫時放棄攻城,這點戰無雙可以接受,而且現在寧軍糧草無足,他也無力再動大規模的攻城戰。他點點頭,說道:“我可以接受這個條件,但是,我軍要是按照你說的做了,而你卻又不放人呢?”
    唐寅笑道:“我自然會守信!”
    “這……”
    “我的條件還沒有說完。貴軍不僅要退后五十里,而且還要在十日內不得踏入金光郡半步,等到十天后,我自然會把被俘的八人安然無恙的交還給你們。”唐寅一字一頓地說道。
    “不行!”戰無雙哪肯接受這樣的條件。現在他對整個戰場的形勢已經看得很清楚了,唐寅之所以冒險深入金光郡,霸占這的金華城,就是為了阻撓己方增援被困的鐘文一系,若是等上十天,鐘文完蛋了,天淵軍的主力順勢南下,與唐寅匯合一處,和己方形成對峙之勢,到那時唐寅硬是不受承諾,拒不放人,自己也拿他沒辦法了。
    他說道:“你先放人,我寧軍自會嚴守承諾,撤退五十里,十日內絕不向前進軍半步!”
    唐寅冷笑道:“你不信任我,我當然也信不過你。”停頓片刻,他又說道:“這樣吧,我可以先釋放八人中的四人,至于剩下的四人,就十日后再歸還。”
    戰無雙吸口氣,立刻追問道:“你要先放哪四人?”
    “張楚、明軒、杜風、陳立四人!”唐寅說的這四位,除了陳立之外,都是貴族子弟。尤其是張楚和明軒,這二人的父親一位是寧國右相,一位是上將軍,皆屬寧國王廷的重臣。不過,其中偏偏少了最為重要的一個,蔡又菱。
    “這……”對戰無雙而言,張楚、明軒等人固然重要,但蔡又菱更加重要,畢竟是王親國戚,身份不同于旁人。他沉吟片刻,說道:“你再多加一人……”
    沒等他繼續說下去,唐寅已果斷地打斷拒絕,道:“不行!先交出這四人,已是我的極限,若是你不接受,那我就沒辦法了,兩位就坐在大營里等著收他八人的腦袋吧!”
    “你……”看著滿面傲氣的唐寅,戰無雙恨的牙根都癢癢。
    “不要再拿屠殺風國百姓這樣的事情來威脅我,我是天淵郡的郡,我所能管轄的也只有天淵郡這一處,至于其他郡縣,跟我沒關系,你們要殺就殺便是!”唐寅滿面輕松地聳肩說道。
    對這個軟硬不吃的唐寅,戰無雙也沒有太好的應對之策,他垂沉思,能先把張楚、明軒等人救出也好,若是其他人真生了不測,至少他們這幾人的家長也能在君上面前為自己兄弟二人好話。
    想到這,他點點頭,說道:“好吧!你先放他們四人,等接到人后,我軍會接受你的條件,退后五十里,十日不犯!”
    “好!一言為定!”唐寅心中大喜,十天的時間雖然不算長,但卻能改變很多事,至少己方在金華城的防御能得到進一步的加強,另外,以鐘文為的中央軍也很可能在這十天的時間里土崩瓦解。
    總之為己方爭取十天的時間,有百利而無一害。
    戰無雙也應道:“一言為定!不知,唐大人準備什么時候放人?”
    “今天傍晚即可!”
    “好!那我就明日一早撤軍!”
    唐寅與戰無雙立下君子協定,前者先釋放張楚等四人,而后者則率全軍退出金光郡,十日內不再進犯。雙方商議妥當之后,各回己方陣營。在返回大營的路上,戰無敵氣的直哼哼,疑問道:“老大,唐寅能信得過嗎?你怎能接受他的條件?”
    “你還敢說?!”戰無雙轉頭怒視兄弟,指著他的鼻子喝道:“若不是你動用靈武學院的人,怎會生今天這種事?你才是罪魁禍!”
    戰無敵被戰無雙罵的一縮脖,低聲嘟囔道:“反正都這樣了,大哥再埋怨我也解決不了問題啊……”
    戰無雙又狠狠瞪了他一眼,目露幽光,緩聲說道:“唐寅可不可信,我不知道,但有一點我很清楚,我們絕不能就這么隨隨便便的退兵。”
    戰無敵精神一振,忙問道:“老大,你的意思是……”
    “今天晚上,我們收拾營地,擺出一副要撤兵的樣子,讓敵軍疏于防備,然后乘機派人潛入城內,想辦法救出俘虜!”戰無雙幽幽說道。
    “老大,讓我去吧!”戰無敵眼睛又瞪圓了。
    看著兄弟,戰無雙無奈地嘆口氣,他正色說道:“無敵,你要記住你是主帥,無論到什么時候都不可親自去涉險,你的任務就是坐鎮軍中,指揮大局。”訓斥完戰無敵,他又慢悠悠地說道:“此事可交由凌鵬去做。”
    “他?”戰無敵嗤之以鼻。
    凌鵬是寧軍中的新人,并非他年歲小,而是加入寧軍的時間尚短。他和唐寅手下的門客一樣,原本是游俠,為人反復無常,又陰險毒辣,在游俠界名聲甚差,漸漸被其他游俠所不容,后來就干脆選擇投軍。
    雖然他為人不怎么樣,但一身的靈武修為可不簡單,而且他身邊的那群狐朋狗友也都有不凡的本事,很快便在寧軍中找到一席之地,不過因為他是游俠出身,象戰無敵這種的貴族世家背景出身的將領自然把怎么待見他,也打心眼里瞧不起。
    此時聽了戰無雙的話,他當然不以為然,嗤笑道:“老大,此人只是個游俠出身的匹夫,如何能領兵打仗?”
    戰無雙也和戰無敵一樣,并不怎么看重凌鵬,也一直沒有重用他,不過他的頭腦倒還是很清醒的,知道什么人該用在什么地方。他凝聲說道:“這次行動是救人,而并非打仗,若派象樣的將領前往還真未必能勝任,派凌鵬前去,成功的機會更高一些,而且,即使行動失敗,他死在風軍之中也不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