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26

  金華城內
    把張楚四人還給了寧軍,上官元讓等人也在和唐寅討論,對方究竟會不會信守承諾,全軍退出金光郡。【】在唐寅看來,有蔡又菱這張王牌在自己手上,不愁寧軍不就范。
    果不其然,當天晚間,塔樓上的哨兵就前來向唐寅稟報,稱寧軍大營里已經開始收拾營地,收攏營帳,看樣子是要準備撤走了。聽聞這個消息,唐寅自然大喜,立刻帶上上官元等人,上到城頭,觀望寧軍大營的動靜。
    正如麾下士卒的傳報,寧軍大營現在是一片忙碌,到處都有進進出出高舉著火把的寧軍,許多營房的帳篷已經被拆掉,露出大片的空地。唐寅瞇縫著一雙綠幽幽的夜眼,邊在城墻上慢慢走動邊舉目望寧軍大營。
    別人或許看不清楚寧軍大營的狀況,大事他能,邊看他也邊在心里暗暗點頭,自己所料果然不差,戰無雙究竟還是妥協了。
    想著,他嘴角慢慢上揚,臉上的笑容加深。沈智宸也在觀望,只是他沒有夜眼,也沒有唐寅那么強的目力,觀望半晌也沒有看清楚個所以然,不過見唐寅臉上的笑意,他猜測出寧軍確實是要退了。他眼珠轉了轉,低聲嘟囔道:“寧軍不會使詐吧?”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唐寅聞言,立刻停住腳步,回頭看向沈智宸,疑問道:“沈將軍此話怎講?”
    沈智宸皺著眉頭,不無擔憂的說道:“我總舉得寧軍就這么撤退,有些反常。四十萬的大軍,每進一步都是一筆巨大的消耗,寧軍好不容易推進到金光郡,又與我軍對峙了這么多天,單單因為一個蔡又菱就選擇全軍撤退,這太匪夷所思了,即使蔡又菱的身份再怎么不同尋常再怎么重要,寧軍將帥都不應該如此草率地做出撤軍的決定。大人,寧軍撤退,該不會是刻意擺個樣子,迷惑我軍,讓我軍疏于防范,然后再乘機來個連夜偷襲吧?”
    啊?聽完沈智宸這番話,唐寅不由得倒吸口涼氣,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啊!仔細想想,戰無雙那么痛快地接受自己開出的條件,確實有些反常,難道,寧軍真是假意撤退,實則要趁夜偷襲?
    想到這里,唐寅握緊拳頭,眼中綠光更盛,亮的幾乎要射出光芒。他點點頭,對其他眾人說道:“沈將軍的顧慮很對,我們不能因為寧軍做出要撤軍的樣子就掉以輕心,今晚必須得加強戒備!”
    上官元讓等人面色一正,紛紛拱手說道:“明白,大人。”
    “還有,”唐寅揉著下巴,幽幽說道:“把蔡又菱那幾人關押在北城也不太安全。。。。”他倒沒想到寧軍會派人來偷偷救人,而是覺得一旦寧軍來攻,北城那邊必定還會是寧軍進攻的重點,把蔡又菱等人關押在北城,萬一他們趁亂跑了怎么辦?
    沈智宸問道:“那大人覺得把他們關押到什么地方合適?”
    唐寅仔細琢磨了片刻,說道:“今晚就暫時把他們關押在我的大帳里,有我就近看管,不怕會出問題。”
    “是,大人!”沈智宸沒有意見,躬身領命。
    唐寅又對上官元讓道:“元讓,今晚你再辛苦一下,幫沈將軍一同鎮守北城。”
    “是!”上官元讓答應的干脆。
    把該交代的都交代完,唐寅又站在城頭上觀望了好一陣子,才領人下了城墻,令他們各回自己的崗位。
    時間不長,沈智宸就親自帶領麾下士卒把蔡又菱四人押到唐寅的大帳。
    這四人是兩男兩女,除了蔡又菱外,分別三人分別是封雨澤、金磊、和沈翠靈。封雨澤是太傅封呈之子,金磊是中將軍金奐之子,沈翠靈則是鐘將軍沈放之女。四人中,當然要屬蔡又菱和封雨澤的家世背景最為顯赫。
    在大帳中看到身穿便裝的唐寅,四人同是一愣,不知道他令人把己方四人帶過來是何用意。
    見四人滿懷敵意和戒備地瞪著自己,唐寅一笑,擺手說道:“今天晚上,你們四人就住在我的大帳里。”
    “唐大人這是什么意思?”蔡又菱疑問道。
    唐寅慢悠悠地說道:“為了你們的安全。我擔心今晚金華城里不太平。”
    聽不懂他話中的意思,蔡又菱也沒再追問,話鋒一轉,反問道:“你把張楚四人帶到什么地方去了?”
    唐寅笑道:“當然是送他們回家了!”
    “你把他們殺了?”蔡又菱四人一口同聲地問道。
    唐寅說道:“沒有聽懂我的話嗎?我送他們回了你們寧軍的大營。”看四人同是面露驚色,他又繼續說道:“如果寧軍乖乖退兵,你們四人我也會一并送回去的。”
    蔡又菱尋思片刻,驚訝道:“你利用我們威脅無雙將軍?”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你們有這樣的利用價值不是嗎?”
    蔡又菱怒視唐寅,銀牙咬的咯咯作響,怒聲道:“唐寅,你太卑鄙了!”
    唐寅毫不在意地說道:“在戰場上無論用什么手段都不算是卑鄙,只要能取得最終的勝利。因為主帥的無能,而導致下面的將士死傷無數,那才叫卑鄙、下作。”
    蔡又菱氣的說不出話來,在她看來,和唐寅根本就講不清楚道理。
    唐寅也懶得和他們多言,他起身邊向屏風后面走去邊說道:“我睡在里面,你們睡在外面。不要想逃跑,外面守衛森嚴,你們即使變成蒼蠅也飛不出去;也不要想暗算我,我睡覺輕的很,若是靠我太近,小心我失手取了你們的腦袋!”
    說著話,他已走到屏風后面,躺在床鋪上,和衣而睡。
    留在帳內的蔡又菱、封雨澤、金磊、沈翠靈四人相互,不約而同的噓了口氣,畢竟唐寅現在沒有殺害他們的意思,這讓他們多少有些安心。封雨澤低聲問道:“張楚他們真被唐寅放回去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也快被放回去了吧!”
    蔡又菱又瞄了他一眼,慢慢垂下頭來。
    她可沒有封雨澤這么樂觀,唐寅為了讓城外的寧兵退兵,能把張楚四人放了,而一旦寧軍真的撤了,唐寅會不會釋放己方四人可就不一定了。
    這是,沈翠靈又輕輕的抽泣起來,斷斷續續地小聲嘟嚷道:“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應該聽父親的話隨軍出征••••••如果不來風國••••••現在我還在良州的家里••••••”
    沈翠靈可算是他們當中最軟弱的一個,自被俘以來,終日以淚洗面,怨天尤人。蔡又菱等人在就勸煩了,現在見她又哭,也沒人再理她。
    大帳里安靜下來,只剩下沈翠靈有一下沒一下的低微哭聲。
    過了一會,屏風內也傳出平-小沙-緩的喘息聲。那是唐寅的呼聲。
    蔡又菱抬頭看眼屏風,隨后又舉目四處張望。
    唐寅的打仗可以說是家徒-小沙-四壁,別無長物。除了里面的那面屏風,帳內就只擺放一張桌子,帳布上連懸掛的武器都沒有。他眼珠骨碌碌轉個不停,最后,落到了桌子中央的酒壺上。
    看得出來,酒壺是純銅打制,雖然不知道分量如何,但這算是帳內唯一堅硬的東西了。
    蔡又菱咬了咬牙關,然后偷偷拉下封雨澤的袖子。后者轉頭-小沙-茫然的看向她,她先向桌面努努嘴,然后彎下腰身,以食指在地面寫個“殺”字。
    封雨澤又不是傻子,看-小沙-罷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要用酒壺擊殺唐寅!
    他身子一震,沖著蔡又菱連連搖頭,表示不妥。
    蔡又菱用力抓了一下他的胳膊,示意他不用聲張,然后站起身形,慢慢向桌前走去。
    她走的小心翼翼,生怕出聲響,等到了桌前,她先靜站了一會,方把酒壺緩緩抓起。酒壺半空,但分量可不輕,提在手里,沉甸甸的,若是用力把它砸在人的頭上,估計頭骨也可能被敲碎。
    他又在桌前靜靜站了一會,聽屏風內的喘息聲依然平緩,這才抓起酒壺快退回來。
    這是,沈翠靈也不哭了,和金磊雙-小沙-雙圍攏過來,又驚又駭地看著蔡又菱。
    蔡又菱蹲下身形,同時將酒壺遞-小沙-給封雨澤,并快在地上寫了幾個字:砸殺唐寅,找機會逃走!
    捧著蔡又菱遞給自己的酒壺,封雨澤的雙手都直哆嗦,以酒壺砸死唐寅,說的容易,萬一砸不死怎么辦?萬一引起帳外守軍的注意中殺進來怎么辦?他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仿佛拿了一塊燙手的山芋,吧酒壺有塞還給蔡又菱。
    狠狠瞪了他一眼,蔡又菱心中暗罵他沒用,接著,又把酒壺遞給金磊,在地上寫道:你去殺唐寅。
    金雷的膽量還不-小沙-如封雨澤,見她把酒壺遞到自己面前,臉色頓變,身子往后一仰,如見蛇蝎辦連連后退。
    該死的!如果現在可以出聲,蔡又菱肯定會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
    看著滿面驚恐的封雨澤和金磊二人,再聽聽屏風內勻稱的呼吸聲,蔡又-小沙-菱咬牙、跺腳,把心一橫,決定由自己親自出手,即使砸不死唐寅,把他砸傷,將其制服住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