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27

  封雨澤和金磊見蔡又菱要去行刺唐寅,嚇的頭皮麻,雙雙上前攔阻,低聲說道:“又菱,不要冒險了,用不了多久唐寅就會放我們走……”
    沒等二人說完,蔡又菱已搖頭打斷,細語道:“別那么天真了,如果我方大軍真撤退,唐寅是絕不會放我們走的,若是錯過了今天這個機會,以后可就再也找不到了!”
    “這……”封、金二人一時語塞,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好。【】
    蔡又菱又道:“既然你二人膽小怕事,那就由我來做好了,讓開!”壓低聲音訓斥二人一句,她伸手將兩人推開,以眼神示意他倆去帳口放風,而她自己則直直向屏風后面走去。
    封雨澤和金磊無奈,只好按著蔡又菱的意思,到了大帳的門口,靜聽外面的動靜。沈翠靈這時候已完全嚇傻了,呆呆的坐在地上,時而蔡又菱,時而又瞧瞧封雨澤和金磊,嘴唇一張一合,也不知在喃喃自語些什么。
    且說蔡又菱,一造的酒壺,步履謹慎又緩慢的走向屏風后面。身為靈武學院出身的學生,她可不是尋常的弱女子,即使一身的靈氣被封住,但長年訓練出來的體力可是大的驚人。不管唐寅的修為再怎么精深,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若真被她一酒壺砸中腦袋,頭骨都得被擊碎。
    蔡又菱此時是打定了主意,趁唐寅睡覺時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其擊殺,然后服下他身上的聚靈丹,等靈氣恢復之后,再和封雨澤等人沖殺出去,找機會逃回本營。她算計的很好,可是生性那么多疑的唐寅既然敢把他們四人留在自己的大帳里,又怎么可能全無防備?
    時間不長,蔡又菱已提著酒壺走到屏風后面的床鋪前,看著躺在床上依舊熟睡的唐寅,她眼中精光頓現,原本提著的酒壺也隨之高高舉了起來,看準唐寅的太陽穴,作勢就要使盡全力的狠砸下去。
    太陽穴可是軟骨,沒有靈鎧保護,任誰都承受不住重擊。蔡又菱手中的酒壺還沒砸下去,躺在床上的唐寅突然之間把眼睛睜開,對上蔡又菱那對充滿殺機的目光,慢悠悠地問道:“又菱小姐不睡覺,跑的我的床邊是何用意?”
    唐寅這突如其來的清醒,又突如其來的問話,令蔡又菱的腦袋嗡了一聲,險些就驚叫出來。不過她的反應太快了,高舉的酒壺馬上放了下來,同一時間,眼中的殺機消失,臉上堆滿笑意,柔聲說道:“我是來唐大人睡了沒有。”
    “哦?”唐寅心中暗笑,這個女人當真是變臉如翻書啊,此等的心機和臨危不亂,恐怕就連許多久經沙場的男人都得自嘆弗如。既然她要演戲,唐寅也有興趣陪她演下去。他微微一笑,說道:“若我沒睡呢?”
    蔡又菱愣了一下,然后順勢提起手中的酒壺,說道:“如果唐大人還沒睡,小女子想陪唐大人對飲幾杯……”
    暗贊一聲她的反應,唐寅笑呵呵說道:“如此甚好,我也正有此意!”說著話,他一把接過蔡又菱手中的酒壺,對著壺嘴連喝兩口酒,然后胡亂抹了抹嘴角,將酒壺又遞還給蔡又菱,笑道:“又菱,該你喝了。”
    看著唐寅剛剛碰過的壺嘴,她玉面漲紅,可話是她自己說出口的,現在想推遲都沒有合適的借口。她暗暗咽下一口吐沫,硬著頭皮,對著壺嘴喝了一大口酒。
    她的酒量還算不錯,可是,卻忽略了一點,風酒和寧酒是不一樣的,寧酒更象是青酒,清清淡淡,即使不會喝酒的人飲上幾杯也沒問題,但風酒不一樣,又純又烈,喝進肚子里,整個身體都象著火了似的。
    蔡又菱毫無準備,喝了一大口后,被嗆的連連咳嗽,臉色漲紅的幾乎都要滴出血來。唐寅見狀,扶著她坐在床邊,一她的后背,笑道:“酒是用來品的,不是用來灌的,又菱小姐如此喝酒,豈不糟蹋了?”
    此時蔡又菱的肚子里仿佛聚攏著一團火,根本沒心情去聽唐寅虛情假意的廢話,見他一手拉著自己,一手還揉扶自己的后背,又羞又氣之下,怒火從腳底直沖腦門,不過她可不敢訓斥唐寅,強顏歡笑道:“唐大人,我不勝酒量,先回去了……”說著話,她就要站起身。
    不站起來還好點,這一站,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她身子搖晃幾下,撲通一聲又坐回到床上,眼睛看東西都呈雙影。
    “這酒……”她雙目朦朧地看向唐寅。
    唐寅臉上的笑容加深,也變的異常邪氣,他慢悠悠地回道:“這是風國最烈的酒,燒刀子,又菱小姐第一次喝就喝這么多,感覺頭暈眼花也屬正常反應。”說著,他拉住蔡又菱的胳膊向床上拽,輕聲又道:“既然來了,就不要回去了。”
    蔡又菱那么聰明,哪能聽不懂唐寅這么露骨的話。暗叫一聲糟糕,她邊劇烈的掙脫著唐寅的手邊說道:“唐大人,你誤會,我沒有那個意思……”
    “哎?”唐寅猛的一用力,將蔡又菱徹底拉扯到床上,接著一翻身,壓到她的身上,笑吟吟道:“那你深夜找我來喝酒又是什么意思呢?又菱小姐也不用不好意思嘛!”說著話,他舉起蔡又菱的雙臂,以一只手將其雙腕死死扣住,另只手已開始解她衣服上的帶子。
    由于盔甲被卸掉,蔡又菱現在只穿著中衣,中衣被扯開,里面就是內衣。
    唐寅原本也只是想逗逗她而已,可是看到她衣下粉紅的內衣和大片雪白的肌膚時,體內的欲火也燃燒起來,他伸手抓住她的內衣,微微用力一拉,只聽嘶的一聲,內衣便被拽掉,豐滿又富有彈性的如同兩只小兔子般跳進唐寅的眼中。
    這時候,蔡又菱意識到事情真的嚴重了,看著他眼中燃燒起來的,她明白唐寅絕非是在嚇唬自己。她啊的尖叫出聲,邊扭動著身軀,邊側頭沖著屏風外的三人大喊道:“雨澤、金磊、翠靈,快來救我!”
    聽聞她的叫喊,早已覺得到不對勁的封雨澤和金磊身子同是一震,再也等不下去了,雙雙跑向屏風后,等二人到了屏風后,只見唐寅正壓在蔡又菱的身上,上下其手,而后者的上衣已完全被拔掉。
    “你……”
    還沒等二人說出話來,趴在蔡又菱身上的唐寅眼中精光一閃,沉聲喝道:“大膽!”說話之間,他的手已伸到床下,摸出一把殘月形的彎刀,只揮臂之間,彎刀脫著旋,直射向封雨澤。
    這一刀太快了,也太突然了。
    耳輪中只聽撲哧的一聲,彎刀的刀尖正刺在封雨澤的胸口上,其力道之猛,將封雨澤的胸膛都刺透,刀尖從其背后探出,又刺穿了他身后營帳的帳布。
    封雨澤連聲都未能吭出一下,身子左右搖晃,接著一頭栽倒在地,鮮血汩汩流淌,將地面染紅好大一片。
    不等唐寅再摸第二把彎刀,站在封雨澤旁邊的金磊已嚇的媽呀一聲,跌坐在地,然后象見了鬼似的,死命的嚎叫著,連滾帶爬的向屏風外跑。
    大帳內這一亂,外面的風軍們也聽到了動靜,賬簾被人從外面挑開,緊接著沖近來十多號身穿黑盔黑甲的侍衛。他們近來的同時正好金磊也在了瘋似的向他們這邊跑來。為的侍衛隊長二話沒說,提腿就是一腳,直接把迎面奔來的金磊踢翻在地,然后看都未看他一眼,大步流星向屏風后面走出,同時急聲問道:“大人,你沒事吧……”
    說話之間,他已到了屏風后,見唐寅和半裸的蔡又菱躺在床上,接下來的話都堵在嗓子眼里,說不出來了。
    唐寅皺起眉頭,喝道:“出去!”
    “啊?啊,是……是!大人!”侍衛隊長反應過來,立刻轉身,疾步向外走去,他后面的侍衛們見屏風后有血流出,不知道怎么回時,還想涌過來查看,侍衛隊長沖著眾人急急揮手,連聲說道:“大人沒事,出去、出去!”
    侍衛們皆是滿臉的莫名其妙,不過不敢抗命,還是跟隨著侍衛隊長快地退出大帳。
    侍衛們退出去了,封雨澤被唐寅一刀刺死,金磊挨了一記重踢躺在地上呻吟抽搐,沈翠靈則退到營帳的角落里縮成一團,哭個不停。屏風內的唐寅瞇縫著眼睛看著身下的蔡又菱,說道:“又菱小姐,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了。”
    “畜生!你放開我!”蔡又菱這時候眼睛都紅了,猛的抬起頭,狠狠咬中唐寅的肩膀。
    后者也不含糊,側頭反咬住蔡又菱的脖根,當然,他并沒有用力,只是讓蔡又菱吃下痛,驚叫松口的同時,他空出一只手來,把她的褲子也撤掉。
    眨眼工夫,蔡又菱已被他脫的一絲不掛,全身地躺在他的身下。
    不管怎么說,女人和男人還是有體力上的差距,何況蔡又菱此時靈氣被封,而對方又是全盛狀態下的唐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