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28

  時間不長,蔡又菱已漸漸失去掙扎反抗的力氣,只剩下委屈的哭聲和痛苦的呻吟聲。【】
    唐寅此時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而且他也從來都不是懂得憐香惜玉的人,見蔡又菱的掙扎越來越弱,他臉上露出得意的邪笑,伏下身子,以自己的堅硬插入蔡又菱的柔軟之處。
    隨著一陣鉆心的疼痛由傳來,蔡又菱不由自主地出一聲尖叫,聲音之大,連帳外的風軍侍衛們都聽的清清楚楚。不過,沒有人會去憐惜她,在風軍的眼中,寧人就是敵人,寧國的男女老少,都死不足惜。
    屏風內,唐寅在蔡又菱身上肆虐,床邊還躺著溫熱的尸體,而屏風外的金磊和沈翠靈都嚇的哆嗦成一團,聽著里面傳來的一陣陣痛苦呻吟聲,他二人別說過去救人,連站起身的力氣都沒有,縮在地上,哽咽流淚。
    另一邊,寧軍大營。
    凌鵬接受戰無雙的軍令,前去金華城內救人,當然不可能只他一人前往,他把跟隨自己一同投軍的游俠朋友們統統找來。
    能和凌鵬做朋友,又肯跟著他一同投軍的,自然也是和他臭味相投的人。這十幾名游俠出身的寧軍聽完凌鵬的講述,紛紛破口大罵戰無雙不是個東西,讓凌鵬前去送死。
    凌鵬環視眾人,幽幽說道:“我們現在在戰無雙的手下做事,沒有辦法,只能聽他的軍令行事,進城救人還是要去的,但能不能把人救出來可就不在我們的控制范圍之內了,所以,諸位就陪我到金華城走一躺,有機會救人自然最好,若沒有機會也不必勉強,只要我們能安全退回來就好!”
    “好!凌兄,我們都聽你的!”這些人都以凌鵬馬是瞻,聽完他的話,紛紛點頭附和。
    凌鵬應了一聲,拱手說道:“那我多謝各位兄弟了。”
    “凌兄客氣!”
    他們只十幾人,臨出寧軍大營之前先罩起靈鎧,然后再統一染成黑色,以便于暗中行事,準備完畢,他們紛紛出了寧軍北營,直向金華城的北城墻潛行過去。他們前腳剛走,龍興和鄧南二人便各率一萬寧軍,也悄悄出了北營,潛藏到兩軍陣前的草叢中,匍匐前進,一點點的向金華城靠近。
    且說凌鵬一眾,時而毛腰潛行,時而縱身跳躍,上躲躲藏藏,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到了金華城北城的城墻下方。
    對于在暗地中做那些見不得光的事,凌鵬等人確實稱得上經驗豐富老道,也屬輕車熟路,這點戰無雙算計的沒錯。
    躲在城墻下,他們靜聽城頭上的動靜,很快就判斷出來上面風軍巡邏隊來回巡查的規律。又等一隊巡邏風軍走過去后,凌鵬沖著周圍眾人點了點頭,然后快地取下身上的飛爪,掄動一會,猛的向上一甩,只聽咔的一聲輕響,飛爪牢牢扣住箭垛的內側。
    他用力拉了拉連接飛爪的繩索,感覺十分結實,這才順著繩子,開始迅的向上攀爬。他們動作又快又輕靈,時間不長,十幾人已齊齊上到城墻上。
    躲藏在箭垛的陰影中,十幾人又快地收回飛爪,由另一側的城墻順入金華城內。
    說起來簡單,而實際上其中的風險是極大的,時機必須地抓的恰倒好處才能避開風軍密集的巡邏隊。凌鵬一眾恰恰做到了這一點,可見其人的能力還是有不凡之處。
    順利進到金華城內,十幾人全部藏身到一座營房的后身,這時,凌鵬趁機將草圖拿了出來,查看蔡又菱等人被關押的地方,然后又舉目向四周觀望對照。
    看了一會,他在心中暗暗叫罵,這張草圖畫的模模糊糊,只標注出大致的位置,當時看沒覺得怎么樣,而現在進入城內,身處在風軍營地中,營房營帳一座連著一座,這讓自己去哪找蔡又菱四人的被押之地?
    唉!凌鵬在心里暗嘆口氣,現在只能憑感覺和運氣去找了!他向左右的十幾名同伴甩下頭,按照草圖表注的大概位置,快地潛行過去。因為周圍有了成排的營帳營房,障礙物甚多,他們行動起來也變的輕松許多。
    很快,十幾人便偷偷摸摸的潛入到草圖所表注的大概位置,凌鵬舉目向左右張望,在他右前方一座大營帳引起他的主意。此片營地中,這座營帳是最大的,外觀形狀和草圖上畫的也差不多,難道,這就是己方俘虜被關押的地方?
    凌鵬心中一動,向身旁的同伴們揮揮手,將其聚攏過來,然后又向營帳弩弩嘴,示意他們準備潛入進去。
    這座營帳的周圍沒有守衛,只是在門口有兩名風軍站崗,解決掉兩名崗哨,這對凌鵬等人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
    十幾人沒從營帳的正前方進,而是快地繞到營帳的后方,接著,高抬腿,輕落足,身子貼著營帳慢慢向兩名風軍士卒接近。
    等到了攻擊范圍之內,左右兩邊的寧軍互相使個眼色,隨后一同出手,兩把又細又長的靈劍由兩名崗哨的后心刺入,擊穿二人的心臟。
    沒有喊叫聲,也沒有尸體到地的聲音,凌鵬等人托著尸體,將其拉到營帳的后方。確認周圍再沒有崗哨,他們這才挑開帳簾,魚貫而入,紛紛閃進營帳之內。
    近來之后,凌鵬等人立刻就后悔了,因為里面空空蕩蕩,就躺有一個人,而且絕不是己方的被俘人員。這人身穿風軍的黑盔黑甲,躺在桌子后面,看其身邊,還散落著幾只酒壺,很顯然,這位風將入睡之前是沒少喝酒。
    沒有看到己方的被俘人員,凌鵬本想領人退出去,可腳步剛剛邁出又快縮了回來,轉回頭看著呼呼酣睡的風將,眼珠也隨之轉個不停。
    根據這張狗屁草圖想把關押地點找出來難如登天,現在身入敵營,一不小心就會驚動敵軍,與其盲目的亂找,不如見好就收,馬上退出去。而是就這么雙手空空的回去,凌鵬又怕戰無雙怪罪,弄不好還會說自己根本就沒進入金華城,若是自己能帶回一顆風將的級,不僅能堵住旁人的嘴,自己也算是立下一點小功。
    想到這里,他看了看同伴,伸手指下營帳里酣睡的風將,回手在脖子上一劃,做出個‘殺’的手勢。
    這些人以前常跟著凌鵬干殺人劫貨的勾當,他的手勢,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用說話,十幾人已紛紛提著靈劍,慢慢向風將圍攏過去。
    那名風將確實是在沉睡,酒也確實沒少喝,不過其人卻機敏得很,耳力也異常驚人,對方近來時他沒有聽到動靜,但他們開始向他慢慢接近時他卻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
    只見他躺在鋪墊上的身軀猛然一震,緊接著翻身坐起,沒看清楚來人,先疑聲問道:“什么人?”
    啊?見對方被驚醒了,凌鵬等人齊齊倒吸口冷氣,留在后面沒上前的凌鵬急聲低喝道:“快動手,不能讓他聲張!”
    隨著他的話音,原本動作緩慢的十幾人突然動,如同十幾根離弦之箭,連人帶劍的向那風將刺去。
    如此近的距離,又面對如此多的敵人,還是在如此犀利的攻擊下,任何人都無法閃躲開。這名風將也不例外。
    他是閃躲不開,甚至剛剛蘇醒過來的大腦還沒有徹底清醒過來,不過體內的靈氣卻先一步感知到危險的臨近。
    在對方眾人出招的瞬間,一團濃濃的白色靈霧從他周身上下生出,將其身體團團罩住,緊接著,靈霧由氣態凝華為固態,在他身上凝罩起一層靈鎧。
    叮叮當當——連續的鐵器碰撞聲在風將的身體周圍連續響起,十多竄火星乍顯,四處飛濺,十多把靈劍,齊齊刺在風將的靈鎧上。以他們皆是化境往上的修為,十多把靈劍又同時命中目標,但卻沒傷到那風將身上靈鎧的分毫。
    就在十幾人驚駭的同時,那風將混漿漿的頭腦也徹底清醒過來,他環視周圍的眾人,咧嘴獰笑道:“原來是刺客!你們好大的狗膽!”說著話,他身形猛然一震,頂在他身上的十多把靈劍齊齊被彈開,接著,他跨步上前,雙拳齊出,猛擊正前方的兩名寧軍。
    哎呀!此人厲害!兩名受到攻擊的寧軍心中驚叫一聲,收劍便退,即使對方僅僅出的是拳頭,兩人也不敢抵其鋒芒。他倆退,那寧將可沒有罷手,繼續箭步前沖,竄到二人的近前,雙拳橫掃,猛擊二人的面頰。
    兩名寧軍力氣已盡,還沒來得及換氣,此時再無力閃躲,見對方的拳頭掛著勁風襲來,二人只能硬著頭皮咬著牙,抬劍格擋。
    當啷啷!
    隨著兩聲脆響,那風將的雙拳正砸在兩把靈劍上,靈兵耗費的靈氣可比靈鎧耗費的靈氣多得多,這也是靈兵要硬于靈鎧的主要原因,而此時風將以覆蓋靈鎧的拳頭去擊打對方的靈兵,如同以卵擊石。
    而實際情況卻不然,兩把靈劍,在風將的重拳之下,寸寸短裂,折成數段,而那風將的拳頭絲毫沒受到阻擋,擊碎靈劍后繼續砸向二人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