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29

  啪、啪!
    這兩拳打得結結實實,正中兩名寧軍的腦袋,隨著兩聲清脆聲響,二人的頭顱如同摔爛的西瓜,腦袋連同靈鎧一同被打個稀碎,白的、紅的散落一地。【】
    “啊?”兩名同伴慘死在對方的拳頭下,這驚得其他寧軍無不大驚失色,此人究竟是誰?怎么會如此厲害?沒等他們回過神來,那名風將趁著剛剛打開的缺口跳出重圍,幾個箭步到了一旁的帳壁前,伸手將武器架上的一把長刀取了下來。這把刀沒有刀背,兩邊開刃,前面有三個刀尖,一長一短。握刀在手,那風將氣勢更盛,揮動臂膀只見,講手中的三尖兩刃刀靈化,隨后大聲喝到:“我乃上官元讓,爾等小賊,還不乖乖受死?”
    嗡!聽到上官元讓這個名字,凌鵬的腦袋轟的一聲,眼前都冒金星。進攻金華城這么久,凌鵬雖然一直沒參戰,可是也聽說過不少事情,對上官元讓這個名字當然也不陌生,此人之厲害,天下少有,就連戰無敵都不是他的對手,何況己方這些人?自己進哪個營帳不好,怎么偏偏進了上官元讓的這個營帳,這不是自尋死路嗎?他反應也快,眼珠轉動,計上心頭,他對眾寧軍喝到:“不用怕他,大家一起上,殺掉此人,我們回去都能領大功一件!”
    說著話,凌鵬裝腔作勢地揮舞手中靈劍,向上官元讓撲去。
    見凌鵬也攻上去了,其他寧軍即使心中畏懼,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他沖上前去繼續圍攻。凌鵬沖的快,退的更快,剛到上官元讓近前,靈劍還沒等刺出,便尖叫一聲向后連退,仿佛遭受到對方的重擊似的。
    他退,可是其他寧軍并沒有退,紛紛撲到上官元讓的身邊,展開犀利的圍攻。借著他們出手頂住上官元讓的空檔,凌鵬默不作聲的快退到營帳的門旁,根本沒管其他的人是死是活,毫無義氣的抽冷子閃到門外。
    由于帳內生打斗,也驚動了周圍營帳里的風軍,無數的風軍士卒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凌鵬看罷,暗叫一聲好險,多虧自己退的及時,再耽擱片刻,就得被對方圍死在營帳里。想著,他身子向下一低,毛腰閃到營帳的后方,然后快的向城墻那邊跑去
    哪知剛跑出沒幾步,突聽前方有人斷喝一聲:“來人莫走,此路不通!”
    凌鵬倒吸口涼氣,急忙收住腳步,向前定睛細瞧,只見前方的城根底下涌出一哨人馬,為的一員風將身罩藍色的靈盔靈蓋,手中握有一把藍光閃閃的靈槍,在其左右,還有數百名風軍士卒,各個都已張開弓箭。
    看罷之后,凌鵬暗叫糟糕,此時他再想向后退,后面追上來的風軍士卒更多,舉目望去,黑壓壓的一片,也分不清楚個數。他握了握拳頭,此時想要活命,只能拼了!想到這里,他將牙關一咬,提劍向前沖去。
    “哼!”藍鎧風將冷哼了一聲,將手中靈槍一揮,喝道:“放箭!”
    隨著他的命令,周圍的風軍士卒齊齊松開弓弦,一時間,箭支齊,紛紛向凌鵬射來。凌鵬的靈武確實不錯,數百支雕翎呼嘯而來,面無懼色,身形邊左右閃動,邊用手中的靈箭格擋前方箭矢。
    一輪齊射過后,數百支雕翎只有兩支命中在他身上,而且還都沒射透他的靈鎧。不過在風軍的箭陣下,凌鵬也幾乎是原地踏步,根本就沖不上前。
    見敵人后面的風軍也已追上上來,風將怕誤傷到己方人員,舉起靈槍,制止住箭射,然后托槍向凌鵬快步走去,同時說道:“我是邵陽,來著通名!”
    現在周圍的風軍越聚越多,凌鵬哪有時間和邵陽廢話,他怒罵一聲:”去你媽的!“說話之間,他提劍便刺,猛擊邵陽的胸口。
    后者冷笑一聲,手中槍向前一揮,輕松隔開靈劍,接著順勢橫掃,以槍身砸向對方的額頭。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只看邵陽出招的度,格擋和還擊的一氣呵成,凌鵬就判斷出來他是久經戰場,經驗豐富的將領,想戰倒塌課不容易,但現在四面八方都是敵軍,也由不得他怯陣了。
    凌鵬與邵陽戰起一處,兩人的修為相差不多,所學靈武也不分高下,打在一起,你來我往了十余個會和,半斤八兩,誰都占不到對方的便宜。不過邵陽把凌鵬死死拖住,這給風軍的包圍創造出充裕的時間。
    就在二人在場內激烈的廝殺時,蜂擁而來的風軍士卒已將戰場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當二人打到二十回合時,忽聽后方傳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大吼,接著,上官元讓所在的營帳出嘭的一聲悶響,由厚厚的牛皮制造而成的帳壁應聲而破,渾身白色靈鎧手持三尖兩刃刀的上官元讓如犀牛一般直接從里面撞了出來,到了帳外,他向左右看了看,很快就現正與邵陽惡戰的凌鵬,他大笑一聲,喝到:“暗中偷襲的小人,我看你還往哪里跑?”
    隨著上官元讓沖殺過來,凌鵬立刻慌了個旗鼓相當,但此時心一慌,招法立刻亂了,邵陽是久經沙場的老手,哪能放過這樣的機會,他上面虛晃一招,趁對手對心格擋之機,下面狠狠踢出一腳,猛撩凌鵬的下陰。
    暗叫一聲不好,凌鵬急忙抽身閃避,可惜還是稍微慢了半步,邵陽這一腳沒踢中他的。卻重重掃在他的左膝蓋上。耳輪中就聽得咔的一聲,凌鵬站立不住,身子橫著撲倒在地,再看他的左腿,膝蓋處的靈鎧都裂了,險些連膝蓋骨都被踢碎,他躺在地上,疼的身子都直哆嗦,汗如雨下,半晌站不起來。
    沒等他回過神來,后面沖過來的上官元讓也已經到了近前,他大手一張,扣住凌鵬的脖子,如拎小雞一般將其高高提了起來,隨著他手掌加力,咔嚓一聲,凌鵬脖頸處的靈鎧應聲而碎,五根手指如同五根鐵棍,深深掐入他的脖子的肉中。
    凌鵬喘不上氣來,手腳亂蹬,還企圖用手上的靈箭去劈砍上官元讓,可隨著后方的手掌再次加力,他立刻承受不住,嗓子里出咕嚕一聲怪響,接著靈劍脫手,兩眼翻白,好像隨時都會背過氣去。
    "哼,!“上官元讓冷哼一聲,將掙扎越來越微弱的凌鵬向地上一扔,喝問道:”說,你是誰?為何要行刺本將軍?“
    凌鵬趴在地上好一會才算把這口氣緩過來,同時身上的靈鎧也散了,他揉著自己的脖子,暗暗咧嘴,自己哪是要行刺他啊,早知道那是上官元讓的營帳,就是打死自己也不敢貿然撞進去啊!他艱難的咽口吐沫,上官元讓,再瞧瞧周圍人山人海般的風軍將士,他慢慢低下頭,一句話都沒說,
    上官元讓笑了,點點頭,說道:”你想嘴硬,好啊,我看是你的嘴巴硬,還是我的拳頭硬!”說著話,他一把將凌鵬的衣領子抓住,向上一提,同時另兩只手將長刀往地上一扔,握緊拳頭,對準凌鵬的面門就要打下去。‘
    凌鵬激靈靈的打個冷戰,看著上官元讓那只沾滿鮮血和腦漿的拳頭,他立刻想到剛才自己兩名慘死的同伴,對方的拳頭若是打下來,自己的腦袋也得碎!組織。他腦袋連連搖頭,驚駭的擺手說道:“上官將軍饒命啊,組織將軍饒命啊!小人即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來行刺你啊,我……我們潛入城內其實是為了就出我方的俘虜,只是誤入了上官將軍的營帳,還求上官將軍手下留情,給小人一條活路吧!”
    說話之前,凌鵬的鼻涕眼淚不爭氣的一同流了出來。
    上官元讓見狀,眉頭都擰成了疙瘩,生怕對方流出來的液體臟了自己的手,一把把凌鵬推出好遠,接著抓起三尖兩刃刀,冷笑道:“救人,現在你該考慮的是誰來就救你!”說話,他將手中刀高高舉起,作勢就要劈砍下去。
    凌鵬嚇得魂飛魄散,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連聲叫道:“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小人有重要軍情稟報……”這時候,他為了保命,什么節氣忠義,統統都拋到腦后,只要能活命,連他的親爹親娘也能賣出去。
    上官元讓聞言,高舉的戰刀沒有劈落,反倒緩緩放下,疑聲問道:“什么軍情?說!”
    凌鵬急喘了兩口氣,顫聲說道:“上官將軍,就在城外的草地中,還埋伏有我方……寧軍的兩萬士卒,他們是為了接應我等退回本營,上官將軍此時若是突然殺出城去,定能將其全殲。”
    “哦?”聞言,上官元讓眼睛一亮,跨前一步,貼近凌鵬,問道:“此話當真?”
    “小人絕無半點虛言,上官元讓饒命啊!”
    上官元讓也不法確定凌鵬說的是真是假,他真有心出城去,可是又怕中了敵軍的圈套,自己不要緊,若是連累到麾下的兄弟們,自己的過錯又犯大了。他眼珠轉了轉,對周圍的士卒甩下頭,說道:“給他服下散靈丹,帶他去見大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