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31

  暗影分身化成的凌鵬在城墻上與風軍聲激戰,然后又被跳城墻,龍興和鄧南自然也看到了,此時見他搖搖晃晃的向己方埋伏地點跑來,二人臉色陰沉又難看。【】
    讓他潛入城中救人,此時卻是空手而歸,原本還帶著十多號人進去,出來時卻只剩下他一個,心中暗罵凌鵬沒用,龍興和鄧南也雙雙從草地中站起身形,沒有上前去迎,只是站在原地冷眼看著他。
    凌鵬跑的氣喘吁吁,距離埋伏地點還有一段距離,這時候,金華城城門大開,上官元讓和邵陽率領五千風軍追殺出來。
    看到風軍有追兵出城,龍興和鄧南臉色同是一變,連想都未想,不約而同地下令,后隊變前隊,全軍撤回本營。
    他二人根本就沒考慮凌鵬的死活,理都未理他就打算撤退,唐寅心中暗氣,這凌鵬在寧軍中的人緣也算是差到極點了吧?!此時他哪肯讓寧軍撤走,他邊跑邊大聲喊道:“龍將軍、鄧將軍,不用慌,敵人的追兵不多,只幾千人而已,兩位將軍把追兵殲滅,回去也算是大功一件啊!”
    這話起了作用。原本已下令撤退的龍興和鄧南雙雙叫住手下的士卒,回頭攏目張望,可是不是嘛,通過火把數量的判斷,從金華城內沖出來的敵軍數量確實不多,滿打滿算不會過五千人,己方有兩萬士卒,布好陣型,以箭陣就能壓死這幾千敵軍。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時點下頭,隨后,龍興下令,全軍布陣,拈弓搭箭,準備齊射敵軍。
    等兩萬的寧軍剛剛布起方陣,凌鵬業已氣喘吁吁的跑到近前。見到龍興和鄧南二人,他如釋重負地長噓口氣,喃喃說道:“終于……算是脫險了……”
    龍、鄧二人僅是以眼角的余光白了他一眼,冷聲說道:“凌將軍,你先回去向無雙將軍復命吧,這里就交給我們了!”以兩萬對敵五千,這是一場穩贏的仗,他二人可不想與凌鵬同分這個功勞,打算先把他支回去。
    凌鵬邊喘息著邊滿面干笑地說道:“兩位將軍,我看我還是留下來幫幫忙吧,助兩位將軍一臂之力!”
    沒等龍興說話,鄧南已氣哼道:“我們還有得著你來幫忙?沒用的東西,滾回營去!”
    “鄧將軍這么說話就有些太過分了吧?!”凌鵬走到鄧南近前,抬頭與他對視。
    此時凌鵬身上還罩著靈鎧,但露在外面的眼睛卻十分精亮,有那么一瞬間,鄧南竟從他的眼中看到一縷綠光,而眨眼再看時,他的眼睛除了比平時亮點外再沒有別的異常。他皺起眉頭,以為自己眼花了,冷笑著說道:“過分又能如何?不要再在這里干擾我和龍將軍的指揮,不然的話,我二人就拿你以軍法論處!”
    龍興和鄧南的職位都比他高,加上又是戰無雙的嫡系,哪會把半路出家的凌鵬放在眼里。
    凌鵬毫無骨氣地點點頭,連聲說道:“好、好、好,我走就是,鄧將軍不要生氣嘛!”說著話,他轉過身去,作勢要向回走。可是他的腳步還沒邁出去,放于腰間的手掌突然變長,五指長合到一起,隨著手掌越來越長,越長越薄,最后化為一把鋒利的手刀。
    毫無預兆,他連頭都未回一下,只是手刀已向身后反掃出去。
    奇快無比的一刀,又出乎在場所有人預料的一刀。
    鄧南連丁點的反應都未做出來,甚至身上連靈鎧都未來得及罩上,喉嚨已被那犀利的刀鋒劃過。太快了,隨著沙的一聲輕響,鄧南的脖子被劃開一條四寸有余的大口子,氣管、血管一同被割斷,鮮血從其傷口處噴射而出。
    沒有出任何的叫聲,鄧南兩只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凌鵬,身子卻已直挺挺地向后翻倒。
    撲通!“啊——”
    隨著鄧南的到地,周圍寧軍士卒無不大驚失色,弄不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己方的將領之間還殺起來了呢?龍興的反應還算夠快,看著地上的尸體,再尸體前手掌化成手刀的凌鵬,立刻明白過來,驚叫道:“暗影分身?敵人!這是敵人……”
    他的叫聲剛喊到一半,凌鵬的另只手也化成了手刀,整個人如同異形怪獸一般,猛向龍興撲去。
    龍興駭然,能使用暗影分身的,又能讓暗影分身變化莫測的,只有唐寅一人。眼前的凌鵬應該就是由唐寅的暗影分身變化而成。可是,唐寅的暗影分身連戰無敵都戰不下它,更何況是自己?
    沒等交手,他的氣勢已先矮了一截。
    見對方向自己撲來,他急忙罩起靈鎧,同時拔出佩劍,與凌鵬戰在一處。他邊格擋對方的猛攻,邊沖著手下士卒大吼道:“不要管我,布箭陣,先射殺敵軍!”
    寧軍的部隊還算是指揮有序的,臨危不亂,在龍興的一聲令下,千夫長們紛紛號令全軍,布箭陣,準備對前方沖殺過來的風軍展開齊射。
    寧軍的箭陣本就威力巨大,此時又是在平地上,以兩萬對五千,若是真把箭陣放出去,己方的五千兄弟恐怕也剩不下幾個人了。唐寅邊強攻龍興,邊在心里暗暗琢磨,突然間,他施展暗影漂移,閃到寧軍的陣營當中,雙把手刀齊齊恢復原狀,接著,凝聚靈氣,雙掌同時凝華出黑色的光球。
    隨著他雙臂甩動,暗影魔咒釋放而出。
    兩只黑球飛出寧軍的方陣當中,立刻炸開,波及到周圍一圈人,很快,這一圈人又都成了擴散暗影魔咒的媒介,波及到更多的寧軍。兩個暗影魔咒的同時施展,令寧軍陣營的前列一片大亂,而前方一亂,后方的士卒也受到影響,被沖撞的連連后退。
    “是暗影魔咒!散開!全體散開!不要被暗影魔咒粘身!”龍興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第一時間指揮全軍,讓開暗影魔咒。
    寧軍們聽聞號令,齊齊向四周散開,那些受到暗影魔咒波及但還未炸開的寧兵們看著同伴們越退越遠,伸出手來,哭喊著求救,還想跑上前去,但這時,那些昔日的同袍們卻如同見了鬼似的,退的更快了,并將手中弓箭齊齊指向他們。
    許多寧兵還未炸開,倒是先被自己人給活活射成了刺猬。
    暗影分身所釋放的兩個暗影魔咒并未殺傷到多少寧軍,不過卻成功引得寧軍陣營大亂,箭陣也沒有及時布起來,等暗影魔咒的功效過去,寧軍再重整陣營時,上官元讓和邵陽率領的五千風軍已殺到近前。
    上官元讓的度最快,拖著三尖兩刃刀沖在最前面,離好遠時他就看到敵人陣營前面的龍興,這時候沖到近前,他先奔著龍興來了,人未到,靈波先至,橫掃龍興的腰身。
    龍興的應變能力倒是有過人之處,聽到靈波摩擦空氣時產生的風聲,他幾乎是本能反應的原地蹦起,只聽唰的一聲,靈波貼著他的腳底板掠過,飛入寧軍的陣營當中。
    站于龍興背后的一排寧兵被上官元讓的靈及到,連武器帶身子,被攔腰斬成兩截,頃刻之間,寧軍陣營前慘叫聲連成一片。
    “我乃上官元讓,誰敢出來與我一戰!”
    上官元讓迎向龍興的同時,沖著寧軍陣營大吼了一聲。
    他不喊這一嗓子還好點,喊完之后,寧軍陣營不由得陣陣轟亂。
    與金華城戰斗這兩天,令寧軍將士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上官元讓,此人的靈武修為已達到讓人不可思議的程度,就連象戰無敵那種勇冠全國的靈武高手都難以在他面前堅持五十個回合,可見其人的厲害程度。
    此時一聽上官元讓來了,寧軍不戰自亂,兩萬士卒的陣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縮,就連與上官元讓正在對戰的龍興也是身子一震,險些被他劈來的一刀刮上。
    唐寅的分身來了,上官元讓也來了,這仗已經沒法再打下去。龍興虛晃一招,抽身想跳出圈外,帶著麾下士卒退回到己方營地。不過,他現在對陣的可是上官元讓,這哪是普通的風國將領,他想退走,得先問問上官元讓同不同意。
    見他要跑,上官元讓嘴角上挑,只一個箭步,便竄到他的近前,同時手中刀斜肩帶背地猛砍下來。
    龍興嚇的驚叫一聲,急忙彎腰側身閃爍,他是把這一刀讓過去了,可是沒想到上官元讓還有后手,一刀未中,緊接著又反掃過去。
    三尖兩刃刀是兩側皆有刀刃,即使被其反掃砍中,也是要命的。
    龍興意識到不好,可是再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耳輪中只聽咔嚓一聲脆響,上官元讓一刀正反掃到龍興的腰身上,他身上的靈鎧應聲而裂,連帶著,三尖兩刃刀將其活生生斬為兩截。
    “啊……”
    龍興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斷為兩截的身軀摔倒在地,白花花的腸肚和猩紅的血水一齊流淌出來,其狀慘不忍睹。此時他還未死,張大嘴巴,大口大口吐出鮮血,上官元讓片刻都未停頓,又是一刀,劈下他的腦袋,然后以刀尖挑起,沖著寧軍陣營喝道:“還有誰來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