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34

  在天淵軍的圍困下,鐘文營內的糧草日漸空虛,隨著時間的推移,士卒們的口糧已開始嚴格控制,由每日三餐變成每日兩餐,再后來就變為每日一餐,即使一天只吃一頓,飯菜也十分有限。【】
    許多吃不飽飯的士卒饑腸轆轆,等到了晚上,三五成群的跑出營房,以偷殺軍馬為食。
    鐘文得知后此事后異常震怒,當即就把被抓住的幾名士卒全部處死,但士卒們的饑餓可不是能靠人力控制的,雖然處死了幾名偷食軍馬的士卒,但還有更多的士卒冒險前去嘗試,漸漸的,鐘文也控制不住了。
    這時候,那么聰明又精通兵書戰策的鐘文也是一籌莫展,被困在天淵軍的包圍圈里,他不了解外面的情況,只是按時間推算,寧國的大軍早應該到了,這么多天,即使爬也該爬來,怎么就遲遲不見寧軍的蹤影。
    此時他已預感到寧軍肯定在行進的途中遇到阻撓,現在他只有兩個選擇,要么繼續等下去,等寧軍突破阻力前來援助,要么就率眾突圍,以己方十余萬的兵力殺出一條血路,前去與寧軍匯合。
    但是這兩個選擇都有很大的風險。
    若是坐等下去,寧軍最終沒有趕來怎么辦?那己方的十多萬將士可就真成了坐以待斃,得讓天淵軍兵不血刃的全殲;若是選擇突圍,四十萬的天淵軍已扎穩營寨,防守堅固,以十多萬對四十萬,又是攻堅的一方,無疑是以卵擊石,即使能突破重圍,只怕最后也存活不下來幾名將士。
    現在他的決定不僅關系著十多萬中央軍的生死,也關系到自己的存亡和父親能否坐穩江山,責任重大,他不敢輕率行事,所以就這么一直耗了下來。
    他能繼續往下耗,但軍中挨餓的士卒們已經耗不下去了,由于軍馬已被鐘文的親兵衛隊嚴加看管起來,許多餓的兩眼花的士卒開始趁夜逃營,翻過己方的寨墻,逃向天淵軍那邊。全軍的形勢已越來越不受鐘文的控制。
    鐘文一系被困數日,坐鎮鹽城的鐘天也得到了消息,老頭子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得知寧軍糧草不足,前進途中遇阻,他立刻從鹽城中急調出二十萬石糧食。一石為四十斤,二十萬石就是八百萬斤,不過這么巨額的糧草其實也僅僅夠四十萬寧軍六天所需。另外,鐘天又責令樂湖郡的郡耿強再籌備二十萬石糧草送往寧軍大營。
    鐘天和樂湖郡的糧草相繼送到,此時寧軍已經撤回到金光郡和樂湖郡的交界處。雖然糧草被補給上了,但寧軍的統帥戰無雙和戰無敵卻留在原地沒有動,整座大營平靜的沒有任何要向前進軍的意思。
    兒子和自己的主力軍都被困在敵人的重圍中,生死系于一線,鐘天哪能坐等下去,一連數次派人前去催促寧軍趕快進兵,但都被戰無雙已金華城內敵人眾多阻擋己方前行路線的借口搪塞回去。此時鐘天總算是看明白了,寧軍根本就不在乎鐘文一系的死活,也不在乎自己的江山是否能守得住,他們在乎的只是他們自己。
    鐘天心中叫罵的同時,也在苦思良策,如何解鐘文之危,思前想后,他也沒想出個太好的辦法,最后,只能派人給金光郡的郡于濤送去執意,讓其馬上集結一支十萬人的軍隊,從外圍進攻天淵軍,解救被困的鐘文一系。
    接到鐘天的旨意,于濤忍不住連連咧嘴,金光郡的郡兵早就派到鹽城去了,后來受鐘天的調派回來打天淵郡,結果全軍臨陣倒戈,統統投降了天淵軍,現在雖然大多士卒都已被天淵郡遣散回來,但再想把這些散兵游勇招集起來繼續與天淵軍戰斗,難上加難,也沒有人會接受如此可笑的事情。
    別說招集十萬人的軍隊,現在就算讓他招集五萬人去與天淵軍戰斗都困難。
    但鐘天的旨意已到,他又不能不從,只得硬著頭皮按鐘天的指令行事。
    于濤使盡渾身解數也僅僅聚攏起一支兩萬來人的軍隊,這支軍隊的成員大多都是無家可歸的流民,還有一部分是由郡內各大戶人家湊出來的家丁、奴仆,至于領軍的將領,金光郡的武將們根本無人敢出來擔當,這兩萬人也就只能由于濤自己親自來指揮。
    這支軍隊,即沒有精兵,也沒有良將,別說和四十萬的天淵軍交戰,即使碰上一陣的正規軍也未必能打得過。于濤又不是傻子,他自己也清楚這一點。他統領著麾下的文官、武將以及二萬多人的軍隊,向金光郡和關南郡的交界處進。
    距離天淵軍大營還有二十里地,他就不敢再向前走了,下令全軍駐扎下來。于濤是按照鐘天的旨意行事了,只是他不具備實力也不敢與去天淵軍交戰,組建軍隊也只是為了應付了事的無奈之舉,可以說對被困的鐘文一系沒有任何幫助。
    能救鐘文的寧國大軍停步不前,而前去營救的于濤一眾又無能為力,鐘文一系的被困之危仍然遲遲未解。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在圍困鐘文一系已有十天時,又有一支強有力的軍隊加入天淵軍,那是以肖娜•馮•普洛斯為的三萬貝薩重裝甲騎兵。
    唐寅派出使節去往貝薩城借兵,桑切斯•馮•普洛斯是強烈反對的,可是曾被唐寅手下留情放跑的布萊恩•盧卡斯等五名青年將領的家族再次揮作用,一致支持借兵給唐寅。當然,他們同意借兵不僅僅是徇私,于公來講他們也愿意看到穩定的天淵郡。
    唐寅和貝薩城邦簽定貿易協議,這是件雙方互惠的事情,貝薩城邦,尤其是貝薩城邦的貴族們很快就從中嘗到了甜頭,從雙方貿易中賺取巨額利益,所以,隨著貿易的展開雙方的利益已經存在掛鉤,天淵郡的穩定于否也直接影響到貝薩城邦貴族們的收益。
    這才是貝薩王廷重臣們支持向唐寅借兵的主要原因。
    而桑切斯•馮•普洛斯是王族,他本身就擁有大片的封地和數目龐大的奴隸,又有國家供養,所以對天淵郡的通商他并不關心,也沒有參與,天淵郡的穩定、繁榮與否自然也和他沒有關系,他反倒覺得唐寅對貝薩城邦而言是個巨大的隱患,若能早日消滅,那是最好不過了。
    桑切斯的反對沒有得到多少的擁護聲,包括他的兄長,貝薩國王克尼斯•馮•普洛斯在內。
    經過數次商議,克尼斯最終還是決定向唐寅借兵,從貝薩的重裝甲騎兵中挑出三萬精兵,派往風國境內。聽父親贊同援助唐寅,肖娜十分高興,主動請纓,表示自己愿意做這三萬重騎的統帥,率軍進入風地。
    肖娜是克尼斯最為喜愛的公主,而且她還是前五順位的繼承人之一,日后也有可能繼承克尼斯的王位,由她領兵,正好可以為其積累戰功,克尼斯經過考慮也就點頭同意了。怕肖娜經驗不足,克尼斯還特意給他配了一員貝薩城邦的老將,也是老牌貴族之一的布蘭卡•波提斯。另外,布萊恩•盧卡斯等五名青年將領也都有跟隨大軍一同前往。
    以前,貝薩城邦的大軍進入平原縣都是為了戰斗和掠奪而來,但現在,他們卻成了協助唐寅作戰的援軍,世事就是這般的變化無常。
    貝薩城邦的重裝甲騎兵戰斗力可非同小可,如果不是唐寅研究出破解之道,風軍根本無法與其相抗衡,曾經在戰場上,風軍整整一個兵團只被一千重裝甲騎兵擊潰的戰例也是有的。
    這支貝薩軍千里迢迢,穿過風地的天淵郡和關南郡,來到關南郡與金光郡的交界處與天淵軍主力匯合。
    早就接到貝薩重裝甲騎兵前來援助的消息,天淵軍的暫時統帥邱真樂的嘴巴都合不攏,親自帶領全軍的文武將領們出來迎接。
    肖娜不認識邱真,更不認識其他眾將,而且她對這些人也全然沒有興趣,她只想見到唐寅,可是令她失望的是,唐寅目前不在這里,而是深入金光郡的腹地與去寧軍戰斗了。
    按照肖娜的本意,既然唐寅在金華城,那她也應該領兵前往,不過卻被邱真攔住了。由于語言不通,雙方在談話時周圍聚集一大群翻譯,以便于雙方的將領們都能夠聽明白對方的意思。
    邱真將目前的狀況詳詳細細向肖娜講述一遍,然后,他說道:“大人之所以深入金光郡,冒險前去金華城抵御寧國大軍,其目的就是為了消滅眼前的鐘文一系,所以,要想早日迎回大人,公主殿下必須得留在此地,助我軍一臂之力,盡快殲滅以鐘文為的叛軍。”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何況,公主殿下統帥貴國大軍前來,敵人現在還不知情,我們應好好利用這一點,出奇制勝,若是草率深入金光郡,暴露形跡和戰力,讓敵人有所防備,對日后的戰斗也未必有利。”
    肖娜不愿意聽這些大道理,還想拒絕,不過做為副統帥的布蘭卡•波提斯卻搶先說道:“邱大人所言極是,公主殿下,我們就先留在此地等一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