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36

  風軍身上不著重甲,中央軍現在雖然變成了鵬軍,但盔甲還是由皮革制造而成的,只是顏色被圖紅罷了。【】現在在沖鋒中受到天淵軍的箭陣齊射,傷亡慘重,士卒是成片成片的中箭倒地,一輪箭雨過后,陣營中空缺出好多一塊,人們的慘叫聲、嘶吼聲連成一片。
    平原軍的第一、第三、第五、第七、第九這五個兵團剛剛完成一輪齊射,蕭慕青立刻又揮舞兩下令旗,這次是平原軍的偶數編號兵團開始放箭。第二、第四、第六、第八、第十這五個兵團的陣營中萬箭齊,鋪天蓋地的箭支又向中央軍的頭頂上飛去。
    雕翎密集如雨,中箭倒地的中央軍將士已不計其數。第二輪箭陣剛過,蕭慕青馬上揮動三下令旗。這回是全軍齊射,平原軍加上其他兵團近二十萬人的齊射,其規模之宏大、攻擊之犀利也就可想而知了。
    只見漫天的箭雨,劃破長空,已形成颶風般的呼嘯聲。
    在兩軍陣前的開闊地帶,中央軍根本無處閃躲,全體暴露在箭陣之中,這一輪齊射落進中央軍的陣營中,前方的士卒幾乎沒幾個還能站立的,尸體疊疊羅羅,鋪滿戰場,又很快被箭支所覆蓋,放眼望去,戰場上已看到不地面,目光所及之處,皆著插在地上密壓壓的黑色箭尾。
    中央軍還沒沖到天淵軍的營地近前,被箭陣射死射傷的將士已過萬人。
    這時候,鐘文想撤退都撤退不了,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前沖,即使用人去填也得填過對方的箭陣,也只有殺入敵營,還能獲得一線生機。
    中央軍幾乎是踩著同伴的尸體推進到天淵軍的營地前,這時他們所要面對的是天淵軍的直屬軍以及戰力最為強悍的平原軍。
    在蕭慕青的調遣下,直屬軍率先頂了上去。一各個兵團方陣快地向上推進,最前面的是長戟手,后面的則是清一色手持長矛的士卒。
    兵團與兵團之間的正面交鋒是不會生混戰的,在古代的戰場上,陣形至關重要,也直接關系到兩軍爭斗的勝負,畢竟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整體的配合才能揮出巨大的威力。雙方士卒不列方陣就展開全面的混戰,那只存在于電影和電視劇中。
    隨著雙方方陣接觸到一起,戰場也立刻變成了短兵交接的近身戰。前方士卒不停的將手中長戟、長矛猛刺進對方的陣營中,要么刺死對方,要么被對方刺死,前方的士卒只要一倒地,后面的人員立刻跟上,填補空位。兩軍的近身戰是名副其實的消耗戰,沒有誰敢保證自己下一秒鐘是否還能活著。
    狹路相逢勇者勝,這時候,雙方比拼更多的是意志力和取勝的。
    士卒們被成排的刺翻倒地,許多人還沒死去,但很快就被前后兩面沖上來的人踩成肉泥,在這種大規模的戰場上,人命是微不足道的。
    靈戰士們在施展著自己所能釋放的一切靈武技能,但隨著靈氣的消耗也預示著死亡的臨近。不少靈戰士連技能都未釋放出來,便被面前眾多的長戟牢牢夾住,隨后手持長矛的士卒又立刻跟上,在其周身上下亂挑亂刺,靈鎧能頂住一根、十根長矛的刺殺,卻頂不住成百上千根長矛的猛擊,靈戰士身上的靈鎧剛一破碎,身子便被刺成了螞蜂窩,最后連具完成的尸都找不到。
    大規模兵團戰,就象一臺巨大的絞肉車,絞碎戰場上的一切生靈。
    中央軍的戰斗力確實很強悍,尤其現在還是破釜沉舟的背水一戰,上下將士無不使出全力,他們心中都明白,此戰若能沖出去,就能保住性命,若沖不出去,就是死條。天淵軍的直屬軍在中央軍的拼死沖擊下,漸漸不敵,整體陣營也開始后退。
    看直屬軍有些支持不住,邱真忙對蕭慕青說道:“蕭將軍,直屬軍不行了,趕快讓平原軍頂上去吧!”
    蕭慕青倒是滿面的輕松,他沖著邱真淡然一笑,說道:“邱大人不用擔心,直屬軍乃是大人身邊的近軍,不會如此不堪一擊的,何況,現在也是磨練他們的好機會!”
    其實,他心中有數,現在中央軍氣勢正盛,無論哪支軍隊頂上去抵其鋒芒,戰斗都會十分艱苦,平原軍是他的軍隊,他寶貝的很,便打算以直屬軍來消磨中央軍的銳氣,等雙方消耗的差不多了,再派平原軍上去撿漏,一鼓作氣擊垮對手。
    直屬軍是唐寅身邊的近軍沒錯,人數雖眾,但組建的時間并不長,而且成員大多都是各地前來投軍的普通風國百姓,即使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整體戰斗力也不是很強。
    邱真多聰明,哪能看不出蕭慕青的意圖,他暗暗皺眉,在這么重要上的戰場上,蕭慕青還暗藏私心,這就太公私不分了。他幽幽說道:“蕭將軍,我把指揮權交給你,是讓你全力御敵,而不是厚此薄彼,保存自己軍團的戰力。”
    蕭慕青聞言臉色微變,不過忍下沒有作,正色說道:“好鋼要用在刀刃上!平原軍不僅是我的軍團,也是大人最為看重的軍團,在戰場上保存精銳軍團的實力,用在最關鍵的地方,這并沒有錯吧?!”
    就戰術戰策而言,邱真還真爭論不過蕭慕青,他深吸口氣,話鋒一轉,別有深意地說道:“我只是希望蕭將軍不要把大人的直屬軍都消磨光了,日后無法向大人交代!”
    蕭慕青信心十足地說道:“邱大人言重了,不管怎么說直屬軍也是我軍弟兄,我不會把直屬軍的兄弟們往火坑里推的!”
    “希望如此!”
    “多謝邱大人提醒!”
    這兩位軍中的主帥在戰場上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固然是兩人的理念不同,當然從另一個方面也能看出來,此戰天淵軍打的還是應對很輕松。
    直屬軍被中央軍已經退回己方大營,而中央軍的先頭兵團業已壓入營寨之內,這時候,蕭慕青傳令下去,讓肖娜和布蘭卡為的三萬貝薩重裝甲騎兵偷偷繞到營寨外面,突襲中央軍的中軍,將其攔腰截斷。
    肖娜是貝薩公主,自然不會親自出戰,布蘭卡•波提斯按照蕭慕青的軍令,率領三萬的重裝甲騎兵,悄悄從側方出了天淵軍的營地,然后繞了一個大圈,直向中央軍的中心腹地沖殺過去。
    此時鐘文正在中軍坐鎮指揮,前軍的驍勇的天淵軍節節后退,己方已成功壓入對方大營,這讓他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下一半,若戰事能按照這樣的形勢展下去,己方沖出重圍也并非不可能。
    他正在興奮頭上,突然感覺腳下的地面隱隱顫抖起來,嗡嗡的轟隆聲從遠處漸漸傳來。
    這是怎么回事?鐘文緊張地向左右張望。現在天色尚暗,只能看到東方那邊塵土飛揚,似乎有一支軍隊在沖殺過來,至于具體是什么軍隊、有多少人,那就看不清楚了。
    難道有敵軍潛伏出營,企圖截殺己方的中軍,要把己方陣營一分為二?鐘文確實是飽讀兵書戰策,沒等對方殺到近前,他就把對方的意圖猜測出來。想明白這個,他臉色頓變,立刻對身邊的將領們喝道:“布陣!敵軍從側方殺上來了,準備迎戰!”
    隨著鐘文的號令,中央軍的中軍立刻行動起來,士卒們齊齊轉身,陣側邊成了陣前,一根根長矛從陣營中支出來,直指前方,整個陣營如同一只長滿尖刺的大刺猬。
    很快,人們終于看清楚了沖殺過來的騎兵方陣。
    等看清楚后,中央軍將士們的臉上皆露出驚訝之色,包括鐘文在內。他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騎兵,馬上的騎士都是穿著重盔重甲,連面孔都被頭盔護住,只留住兩只眼睛露在外面,向下看,戰馬亦披著厚重的鏈子鎧,從馬頭、馬背一拖到地,護住戰馬的周身。
    不說別的,單單是這一身的行頭,估計也得有幾百斤的分量,普通戰馬若是馱著這些重物,再加上騎兵的體重,別說沖鋒,恐怕連站都站不起來。中央軍將士們看著越來越近的重裝甲騎兵,一時間也忘記了害怕,眼中只剩下驚奇之色。
    隨著重裝甲騎兵的接近,地面的震動也越來越明顯,轟隆轟隆的悶響聲也越來越大,如同一只無形的巨錘,敲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中央軍的將領們最先從驚訝中清醒過來,紛紛大吼道:“戰斗!準備戰斗!”
    將領們的嘶吼聲把士卒們的神智拉回體內,人們打起精神,非但沒有后退,陣營反而慢慢向前推進。
    轟!
    重裝甲騎兵終于與中央軍的方陣接觸到一起,別看重騎兵奔跑的度不快,但沖擊力極強,馬上的貝薩騎士們在雙方接觸的瞬間紛紛提起長槍,槍頭直指前方,接著前沖的慣性,長槍狠狠刺在盾牌上,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脆響,鐵皮包裹的盾牌立刻被長槍刺穿,其力道之猛,即使在刺穿盾牌后依然不減,又將持盾的士卒們一同刺透。而戰馬的撞擊更是兇猛,盾牌根本擋不住戰馬鐵蹄的蹬踏,整整一排的中央軍士卒被連人帶盾的撞飛出去,與后方的人員翻滾成一團,連帶著,中央軍的陣營隨之大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