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37

  哎呀!陣營中央的鐘文看得清楚,心中按道一聲不好,大聲喝喊道:“不要亂!布齊陣形,頂住騎兵!”
    普通的騎兵或許可以用陣形頂住,但重裝甲騎兵的沖擊是頂不住的。
    士卒們支起來的長矛對他們根本構不成傷害,無論刺在人身還是馬身上都是不痛不癢,這三萬的重裝甲騎兵,簡直就如同三萬身罩靈鎧的靈戰士,齊齊向前沖鋒,其勢頭銳不可擋,別說中央軍沒有對陣重裝甲騎兵的經驗,即便是掌握破敵之術的平原軍碰上這么多正在全力沖刺中的重裝甲騎兵也會束手無策。
    此時貝薩的重裝甲騎兵如同一把尖刀,正刺在中央軍的軟肋上,隨著重裝騎兵的突進,中央軍的中軍頓時間亂成一鍋粥,人們從來沒見過如此彪悍又兇狠的騎兵,被打的措手不及,士卒們有的向后退,有的向前沖,自相推擠、踐踏,死傷者無數。
    就連鐘文在中軍也呆不住了,看對方的騎兵越沖越近,中央軍將領們生怕鐘文被其波及,急忙護著他向后急退,一直退到后軍,等鐘文撤走后,中軍群龍無,更是混亂不堪,成片成片的中央軍被追趕上來的騎兵以長槍刺翻,沒等從地上爬起,便被戰馬的鐵蹄踩成肉泥。
    這一支騎兵,從中央軍的中心直插而入,由其東側殺進,在其西側殺出,整個中央軍的陣營也被從正中間一切為二,前后難以相顧。
    天淵軍大營內的蕭慕青看重裝甲騎兵的沖擊起到成效,再不耽擱,馬上傳下將領,直屬軍全部撤退,平原軍上陣殺敵。
    此時中央軍的前軍已經完全突入到天淵軍的營地當中,而中軍被敵人切斷,這使得中央軍的前軍失去根基,三萬人的軍隊完全被困在天淵軍的大營里。這時候,不用打中央軍士卒的軍心就已經亂了,而直屬軍撤退,把最為驍勇善戰的平原軍換上戰場,這對中央軍無疑更是雪上加霜。
    平原軍是天淵軍的王牌軍團,在與貝薩城邦長年戰斗的磨練中使得平原軍士卒各個驍勇善戰,到了戰場上,上下將士都如同紅眼的惡魔,只要看到敵人就會展開瘋狂的沖殺,許多士卒為了輕便,連身上的盔甲都甩掉,赤膊上陣,與敵人交戰。
    中央軍只三萬人,而且與直屬軍拼殺時消耗太多的體力和人力,此時再面對全盛狀態下的十萬平原軍,哪里還是對手。中央軍的前方人員當其沖,抵其鋒芒,被平原軍殺到一排又一排,而兩側的中央軍也未能幸免,被圍攏過來的平原軍左右夾擊。
    戰斗進展時間不長,中央軍便抵擋不住,無心戀戰的士卒們成群的敗下陣來,企圖退出敵營,撤回到己方大軍的陣營中。可是中央軍的中軍已被割斷,三萬的貝薩重裝甲騎兵兜著屁股沖殺上來,迫后面的中央軍只能不斷向前,而前方的中央軍還被殺的連連后退,這一退一進撞在一起,使其陣營更是亂的一塌糊涂。
    見己方一半的大軍被敵人包夾住,進不能進,退不能退,鐘文大急,還想指揮后半截的中央軍沖上前去營救。這時候,退出戰場的直屬軍在蕭慕青的命令下又展開箭射,一片片的飛翎箭支如雨點般落進中央軍的后軍當中,慘叫聲、呻吟聲不絕于耳。
    后軍跟上不來,被直屬軍的箭陣的連連后退,沒有支援的前軍徹底陷入對方的重圍當中。前方和左右兩邊是如狼似虎的平原軍,而后方則是更要命的重裝甲騎兵,這三萬前軍和兩萬多的中軍在四面受攻、無路可退的情況下,幾近絕望。
    鐘文不甘心就此失敗,還在指揮身邊的將士頂住箭雨,繼續向前沖鋒,企圖與己方被困的大軍匯合一處,可正在此時,天淵軍的東營那邊傳來陣陣的吶喊聲,一支足有五、六萬人的天淵軍沖殺過來。
    看到這支敵軍殺來,鐘文的腦袋嗡了一聲,要知道黃柏飛可是從敵軍的東營向外突圍的,而此時東營能派出兵馬趕到南營這邊來增援,可見黃柏飛以及他所統帥的那三萬多兄弟已兇多吉少了。
    他料想的沒錯,鎮守東營的正是以梁啟為的三水軍。
    三水軍的內部可有相當多一部分將士是中央軍,這次與鐘文所率的中央軍碰到一起,他們算是找到了報仇的機會。這些將士當初都受過鐘天的迫害,有不少還被撤了職,對鐘天是恨之入骨,現在在戰場上碰到忠于鐘天的中央軍,不用梁啟調動他們的積極性,這些將領們無不使出全力,率領麾下士卒拼死作戰。
    黃柏飛所率領的中央軍只有三萬人,碰上接近十萬又一心想一雪前恥的三水軍,其結果可想而知。戰斗并沒有持續多久,黃柏飛一眾便被三水軍團團包圍,正當三水軍要展開最后的合攻時,梁啟站出來制止,奉勸黃柏飛率眾投降,給自己以及下面將士們留條活路。
    黃柏飛是鐘天的死忠派,深受鐘天的知遇之恩,即使明知此戰九死一生,但仍咬緊牙關,硬不投降。他不肯投降,可是下面的將士們卻不想白白送命,而且他麾下的這三萬中央軍里本就有不少是梁、舞、子陽家的老部下,他們可不想做黃柏飛的陪殉葬。
    雖然黃柏飛一再下令與對方決一死戰,但此時很多將士已不受他的指揮,扔掉武器,脫掉盔甲,紛紛向三水軍投降。有人站出來投降,其情緒很快就會感染給其他的將士,沒有人想死,既然有人開始投降了,那些原本決定死戰到低的將士們也都心活了,隨大流也跟著投降。見狀,黃柏飛心中唉嘆一聲,事已至此,自己已管不了別人,只能以身殉國,以示忠貞。
    想到這里,他哈哈大笑一聲,舉起手中的戰刀,指向被眾多三水軍將士環繞的梁啟,吼道:“梁啟小兒,早知有今日,當初君上真該將你碎尸萬斷!”說著話,他拖刀直沖過去。
    “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梁啟嗤笑著嘟囔一聲,側頭對身邊的將領們喝道:“你們上,無論誰取下黃柏飛的腦袋,皆重重有賞!”
    “是!將軍!”三水軍的將領們紛紛拱手領令,一齊動身,迎向黃柏飛。
    好虎架不住狼多,雙拳難敵四手,黃柏飛再厲害,也不可能是這許多戰將的對手,只幾個回合下來,他身上的靈鎧便被擊碎,沒等他重新罩起靈鎧,周圍圍攻的將領們齊齊下了死手,各出絕招,只是頃刻之間,黃柏飛的身子便被斬成數截,有名將領手疾眼快,一刀把黃柏飛的腦袋削掉,提在手中,退回來向梁啟領賞。
    這場戰斗持續的時間很短,最后以黃柏飛被殺,麾下三萬多將士大半投降而告終。
    消滅掉黃柏飛一眾,梁啟見南營那邊還在激戰,他立刻從三水軍中點出五萬人,親自率領,出營殺敵。
    五萬的三水軍殺到,徹底頂住斷在后面的中央軍,雙方免不了又是一陣激烈的惡戰。
    戰斗還在持續當中,直屬軍和赤峰軍又雙雙派出三個兵團加入戰斗,與三水軍合力攻擊中央軍。這下子,以鐘文為的中央軍終于頂不住了,紛紛向己方的營寨潰敗回去。
    鐘文一眾退走,被堵在天淵軍大營內外的五萬中央軍徹底成了孤軍,向前后左右看,到處都是人山人海的天淵軍,人頭涌涌,一眼都望不到邊,這時,五萬中央軍已再無力戰斗下去,以其領軍的將領帶頭,紛紛繳械投降。
    只此一戰,以鐘文為的中央軍主力折損大半,被俘被殺者足有九萬之眾,鐘文帶回己方營寨的士卒已不足四萬人。
    而天淵軍這邊的損失要小得多,前前后后傷亡的士卒才幾千人而已。
    此戰過后,鐘文一系也徹底失去了突圍出去的可能。
    被困于營寨當中的三萬多中央軍即無糧草,又無出戰的實力,已然陷入絕境。
    此后的三天,鐘文又連續組織三次突圍,但結果皆以失敗告終,反倒還徒增不少的傷亡。這時的中央軍將士已是三天未吃一口東西,餓的兩眼昏花,渾身無力,甚至許多餓紅了眼的士卒已開始偷偷殺己方的傷員,食人肉來填飽肚子。
    通過俘虜的交代,天淵軍這邊了解到中央軍的營寨中糧草已絕,被困三天,里面的情況可想而知。
    邱真、蕭慕青、梁啟等將領們也在商議,此時是破敵還是勸敵投降。
    幕僚張哲提議給鐘文下書,勸其投降,若能俘獲鐘文,日后再對陣鐘天時也會使己方占有一定的優勢。
    聽聞他的話,梁啟搖頭,表示不妥,現在鐘天已經控制大部分的風國,若想讓風國百姓們都敢站出來反抗鐘天,己方必須得讓人們相信天淵軍有實力也有決心徹底消滅鐘天及其孽黨,再沒有什么能比取下鐘天之子鐘文的人頭更振奮真心的了,殺掉他比俘虜他更能激起百姓們的信心,也更能表現出己方與鐘天勢不兩立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