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40

  那名寧將不知道蔡又菱要干什么,他看看趕車的車夫,心中嘆口氣,蔡又菱是要把怨氣出在這車夫身上啊!不過他也不阻攔,一名風軍的車夫,死了就死了吧!想著,他回手將佩劍抽了出來,遞交給蔡又菱。
    蔡又菱接過佩劍,在手中掂了掂,隨后用力握緊,沒有奔向車夫,而是回身一劍,直刺向站在她身邊的沈翠靈。
    此時沈翠靈正處于劫后余生的極度喜悅當中,她做夢都想不到蔡又菱會突然給自己一劍。全無防備,她連怎么回事都沒搞清楚,耳輪中只聽的撲的一聲,這一劍,正中沈翠靈的胸口。
    沈翠靈的身子猛然一震,低下頭,看看刺透自己胸膛的鋼劍,然后又慢慢抬起頭來,難以置信地看向蔡又菱,嘴巴張開,帶著氣泡的血水立刻從嘴角流淌出來,她斷斷續續地問道:“為……為什么……”
    蔡又菱這突如其來的一劍,也把周圍的寧兵寧將們弄暈了,尤其是那名遞去佩劍的寧將,驚駭地張口結舌,結巴道:“又菱小姐……你……你這是……”
    下面提腳蹬住沈翠靈的肚子,手臂用力回收,蔡又菱硬生生將佩劍拔了出來,看著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的沈翠靈,她氣呼呼地呸了一聲,對那寧將說道:“沈翠靈被俘之后,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竟然主動對風軍的將領獻身,丟盡我寧軍的顏面,這么殺掉她,已經算是便宜她了!”
    沈翠靈躺在地上,兩眼圓睜,眼角都快瞪裂,只可惜,胸前那致命的傷口已讓她連辯解的話都說不出來。
    蔡又菱心中很清楚,她被唐寅侵犯的事若是傳回寧國,對她的影響將有多大,她的前途、生活、名望甚至有擁有的一切都可能被打碎剝奪,當時了解內情的有沈翠靈、封雨澤、金磊,不過封、金二人都已經被唐寅所殺,現在唯一的活口就是沈翠靈,蔡又菱當然要殺她滅口,至于殺她的理由,向風軍主將主動獻媚獻身這一點就足夠了,反正死無對證,誰也不可能真到風軍大營里找唐寅去查核此事。
    蔡又菱的心計重、城府身,為人也是十分心狠手辣,對沈翠靈下毒手時連眼睛都未眨一下。
    聽完她的話,寧將怔住了,等了片刻,他反應過來,看著仍未咽氣的沈翠靈,他狠聲說道:“若是如此,她也是死有余辜,不過就這么殺了她,確實是太便宜她了!”
    “算了!”蔡又菱將手中佩劍遞還給寧將,故作哀傷地幽幽說道:“她當時也是為了保命。在風軍大營里,敵人除了不敢動我,對其他人可都是說殺就殺,她做出有辱國風之事,也不能完全怪她。”
    “啊!又菱小姐真是深明大義!這次讓又菱小姐受驚了,不過現在平安回來就好,又菱小姐快回大營吧!”
    “恩!有勞將軍親自來接!”
    “哎呀,又菱小姐客氣了。”
    坐著同一輛馬車回來的二女,蔡又菱是被寧軍寧將們捧著迎著接回大營,而無辜的沈翠靈則死的不明不白,其尸身是被寧兵們一路硬拖回營寨中。
    回到寧軍的大營,見到戰無雙和戰無敵后,蔡又菱在唐寅面前的楚楚可憐模樣消失的無影無蹤,搖身一變,成了臨危不亂、無懼生死的女強人模樣,半真半假地講述著自己被擒之后如何與敵軍將領們‘斗智斗勇’的經過。
    聽她的夸夸其談,不象是被人家俘虜后放回來的,更象得勝而歸似的。
    戰無雙雖然對她講的這些也不怎么相信,但她總算是被人家放回來了,這讓他再無后顧之憂。他問道:“又菱小姐是準備繼續留在軍中,還是先行回國?”
    留蔡又菱這樣的貴族子女在軍中,對自己毫無幫助不說,反而還是負擔。
    蔡又菱聞言,連想都未想,立刻說道:“我想我還是先回國好了。”
    這正合戰無雙的心意,也沒有挽留她,馬上就點頭同意了。
    在蔡又菱看來,唐寅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以目前寧軍的實力,想戰勝他太難了,弄不好真象唐寅說的那樣,若是輕易進犯,以戰無雙和戰無敵為的四十萬寧軍就得交代在風地。只是這話她可不敢說出口,怕被扣上擾亂軍心的大帽子,也給自己添麻煩,現在能遠離風地,返回寧國國內,是最好的選擇了。
    她在軍中沒有說寧軍不敵唐寅的話,但回到寧國之后,她是一再表示擔憂寧軍的戰況,到最后還真不幸被她言中了,當然,這是后話。
    接回己方的人質,戰無雙和戰無敵已無忌憚,當即下令,全軍拔寨,向金華城方向進。
    天淵軍與寧軍的第二次大戰也悄然拉開帷幕,一觸即。
    在寧軍進軍的這段時間,以蕭慕青為的平原軍閃電出擊,進攻金光郡的郡城——淮陽。
    平原軍的進軍度太快了,連夜兼程,日行三百,原本五、六天的路程只兩天就到達,等天亮之后,淮陽城頭的守軍向外一瞧,平原軍已兵臨城下,十萬之眾的方陣在淮陽城前排列開來,放眼望去,密壓壓的都是風軍,無邊無沿。
    淮陽守軍見狀嚇的無不大驚失色,連滾帶爬地下了城墻,急急向郡守于濤稟報。淮陽的守軍都是臨時組建起來的烏合之眾,毫無經驗,當于濤問他們來敵有多少時候,報信的士卒以顫抖的聲音答道:“太多了,方陣都看不到盡頭,至少也得有幾十萬人!”
    于濤聽完,三魂七魄都險些嚇飛出去,他的第一反應是趕快收拾細軟,攜家帶口的逃跑。這時,他手下的謀士和武將們紛紛把他攔住,其中有位叫宗元的謀士非但沒有緊張,反而笑道:“大人跑什么?天淵軍來了就來了唄。”
    聞言,于濤差點氣笑了,道:“你說的倒輕巧,天淵軍的幾十萬大軍都殺來了,我不跑還等什么?等敵人破城殺我的頭嗎?”
    宗元一笑,說道:“不用天淵軍破城,大人主動交城就是。既然明知不敵,為何不效仿關南郡郡趙輝呢?現在天淵軍來攻打我們,明顯是為了消除后顧之憂,大人只要主動交城,向唐寅伏稱臣,天淵軍為了維持金光郡的穩定,絕不會傷害大人,而且還會繼續讓大人做郡,與逃亡比起來,這不是強太多了嗎?!”
    “哦……”聽他這么一說,于濤暗道一聲對啊,趙輝當初就是向唐寅示好,現在還不好端端地做著他的關南郡郡,自己干脆也交城投降算了,反正看目前的形勢,靠鐘天還不如靠唐寅來的穩妥。
    想到這里,他聽從宗元的意見,當即派出一名親信部將,出城前去與天淵軍會面,先探探對方的口風。
    其實,宗元并未把話說完,人家趙輝是主動向唐寅示好,而于濤是被*無奈在兵臨城下的時候選擇投降,二者自然不能相提并論,現在唐寅為了應對寧軍,確實不會把于濤怎么樣,但等到局勢穩定下來,唐寅也就未必能容得下他了。
    他不在乎于濤的死活,倒是希望通過他這話跳板,投靠到唐寅這邊去。宗元現在是看清楚了,跟著于濤,一輩子也不可能有大的出息,而唐寅則不然,若想讓自己出人頭地、前程似錦,還得輔佐象唐寅這樣的人。
    于濤派出部將前去與平原軍接觸,蕭慕青親自接見,聽明他的來意,蕭慕青心中大喜,能兵不血刃的拿下淮陽,這當然是再好不過了。他對那名部將說道:“若是于大人深明大意,能歸順我家大人,一同討伐逆賊鐘天,我定會向大人多加美言,不僅保證于大人性命無憂,還會讓他繼續擔任金光郡郡一職!”
    部將聞言,喜出望外,急忙連聲道謝,與蕭慕青告辭之后,急匆匆返回城內,將蕭慕青的話轉告給于濤。
    于濤提到嗓子眼的心終于是落了下來,再不耽擱,令人打開城門,迎接天淵軍入城。
    蕭慕青所率的平原軍來勢洶洶,本來已做好要打硬仗的準備,誰知一箭沒放,一兵未傷,便輕取淮陽。
    在受到于濤隆重歡迎的同時,蕭慕青也沒被對方捧暈頭腦,他很清楚,現在金華城那邊已快與寧軍展開決戰,自己必須得立刻再趕回去。他在淮陽沒敢多加逗留,留下平原軍一個兵團鎮守淮陽,他率領另外九個兵團立刻起程,返回金華城。
    在臨離開淮陽的時候,宗元主動找上門來,見到蕭慕青后,他開門見山地說明來意,想投入唐寅麾下做事。
    隨著天淵軍在戰場上連挫鐘天和寧國的聯軍,唐寅的名聲也越來越大,幾乎天天都有前來投奔的人,對宗元,蕭慕青也沒放在心上,只是隨意地應付著。
    看出他沒把自己放眼在眼里,宗元一笑,自信滿滿地說道:“我有破寧良策,不知蕭將軍有沒有興趣聽聽!”
    “哦?”聞言,蕭慕青一愣,隨后咧嘴笑了,前來投奔天淵軍的人是不少,但象宗元口氣這么大的還沒有。他又好奇又感覺好笑,問道:“你說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