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42

  肖娜的大帳內部十分簡單,除了床鋪和擺放盔甲、武器的架子外在沒有其它的擺設。【】這一點令唐寅十分欣賞,行軍打仗不是居家過日子,營帳里就應該這樣子,簡潔明了,一旦大軍要開拔,裝上盔甲就能走。
    此時肖娜還沒有睡,連盔甲也沒有卸下,唐寅來時她正在帳內來回踱步。見到唐寅,她臉上先是閃過一道驚喜之色,隨后又恢復正常,問道:“今天你怎么這么清閑,有時間到我這里來?”
    被她這么一說,唐寅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他干笑一聲,沒有回答,轉移話題道:“為什么這么晚還不睡?”
    肖娜在唐寅面前站定,說道:“明天我也要上戰場,現在在考慮怎么指揮軍隊!”
    她話音剛落,唐寅已皺著眉頭說道:“不行!”
    “什么不行?”
    “明天你不能上戰場!”肖娜的修為固然不錯,但在軍團會戰的戰場上,任何人都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平安無事的下戰場,萬一肖娜有個三長兩短,自己如何向貝薩國王交代?唐寅可不希望在這個時候與貝薩交惡,使自己的后方出現亂子。
    “為什么你能上戰場,我卻不能?”唐寅的堅定立刻激起肖娜的叛逆,一直以來,她都被王宮侍衛們嚴加保護,或者說嚴加管制,現在好不容易出了王宮,來到風國,還要受唐寅的管制,心里自然不痛快。
    “不為什么,只因為太危險。”唐寅正色說道:“即便是我,也只是用暗影分身去參加戰斗,明日一戰,肖娜公主還是留在營內觀戰的好!”
    “我聽你的指揮?!”肖娜氣呼呼地撇撇嘴道。
    唐寅說道:“等會我去知會波斯提將軍,我想他也會贊同我的話。”這段時間,唐寅已然了解布蘭卡?波斯提在貝薩的身份和地位,用德高望重來形容并不為過,即便是肖娜,對他也是又敬又畏。
    聽他把布蘭卡?波提斯抬出來,肖娜的氣勢立刻弱了下去,她本想沖著唐寅呵斥幾句,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最后可憐兮兮的抬起頭,皺著黃棕色又秀氣的眉毛,低聲說道:“我不想留在營帳里嘛••••••”
    見她態度軟化,唐寅微微一笑,說道:“出戰也可以,但你必須得跟在我的身邊,不得私自行動!”
    “好!”肖娜聞言,連想也沒想,立刻答應,笑的嘴巴合不攏,也順勢抱住他的胳膊。能跟在唐寅身邊,正是她夢寐以求的事。
    雖然她穿著堅硬的盔甲,感覺不到她身子的柔軟,但靠近過來所散出的幽香還是令唐寅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一步,同時把手臂從他懷中抽出來。他深吸口氣,笑問道:“來風國的這段時間還習慣嗎?”
    肖娜身上有貝薩人的灑脫,沒有其他女人那樣的嬌羞,即使唐寅刻意回避,她也全然不放在心上。肖娜率性地聳聳肩,說道:“還好,這里的天氣比貝薩暖和許多,就是吃的東西不太習慣。”
    唐寅想了想,說道:“我可以派人去平原縣請會做貝薩飯菜的廚師到軍營。”由于和貝薩的全面通商,前往平原縣的貝薩人越來越多,貝薩特色的飯館也興隆起來,甚至許多飯館的廚師就是貝薩人。
    肖娜笑的開心,不管怎么說,聽唐寅的話還是很關心自己的。
    她笑道:“不用那么麻煩,你們風國的菜也還好了,又不是難以下咽。”
    唐寅也笑了,他現自己還真有點喜歡上肖娜灑脫又不做作的個性。他半開玩笑地說道:“我去貝薩城的時候,國王陛下對我可是熱情款待,現在陛下的公主來到我這里,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怠慢貴客!”
    “那你不要把我當成貴客就好了。”肖娜笑吟吟地說道。
    “那當成什么?”唐寅奇怪地問道。
    “自己人嘍••••••”肖娜眨著眼睛,一語雙關地說道。
    唐寅默然。他也希望肖娜是自己人,自己與貝薩的關系能一直交好下去,但國與國之間的事情,誰又敢保證呢?
    見唐寅不說話,肖娜神情露出一絲黯然,不過馬上又揚起嘴角,笑道:“我這次帶來不少貝薩特產的紅酒,有沒有興趣喝兩杯?”
    “好啊!”唐寅答應的干脆。
    肖娜叫進來一名侍衛,讓她把己方帶來的紅酒取來兩瓶。女侍衛應了一聲,轉身出去,時間不長,她手中端著托盤,送來兩瓶紅酒和兩支琉璃杯子。肖娜接過,大大咧咧地與唐寅在床前席地而坐。
    貝薩的葡萄酒是純人工釀造,比現代的葡萄酒要純正得多,喝進嘴里,甘甜中又帶著酸澀,回味無窮。唐寅喝了一口,舒服地嘆了口氣,身子靠著床鋪,仰起頭來,幽幽說道:“國王陛下能這么快的派來援軍,我很意外。”
    “為什么?”肖娜不解地問道。
    唐寅說道:“普洛斯公爵應該是強烈反對的。”
    對于這一點肖娜也不否認,她點點頭,說道:“王叔是反對,不過大臣們大多都贊同,當初你決定與貝薩通商是很明智的舉動,如果沒有種種的利益掛鉤,我想哪些大臣們也就沒有幾個人會同意這次派兵增援你。”
    唐寅笑了,與貝薩通商,這也不是他的主意,而是上官元吉和邱真的意思,有時候他也不由自主地感嘆自己的幸運,只身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奇異世界,自己的身邊竟然能聚集這么多有才華并能真心輔佐自己的人。
    世事就是這樣的難以預測,以前他萬萬不會想到,自己這個在現代渾渾噩噩過日子靠殺人衛生的殺手,竟然會有一天來到這里,而且還成為一個能號令數十萬人的堂堂郡。
    想著,他搖頭而笑,將杯中酒也喝了個干凈。
    肖娜側頭看著唐寅。
    在她以及其他的貝薩人看來,風人的模樣其實都差不多,分辨不清楚誰是誰,但唐寅不一樣,可哪里不一樣她又說不清楚,反正就是能牢牢記住他的臉。她好奇地問道:“寅,你的家鄉在哪?就在平原縣嗎?”
    “不。”唐寅沉默片刻,說道:“距離平原縣很遠、很遠!”
    無論是唐寅還是嚴烈,其家鄉距離平原縣確實都很遠。
    唐寅的目光變的幽深,慢慢說道:“那里與這里有很大的不同••••••”
    肖娜被他的話勾起興趣,追問道:“那是什么樣子的?”
    又喝掉一杯酒,唐寅說道:“有建造很高的房子,有跑的很快的車子,還有能在空中飛的••••••”說到這里,他頓住,實在想不出來該用什么詞匯來形容飛機。
    肖娜只以為他在開玩笑,不由得咯咯笑起來,接著他的話道:“車子也在空中飛嗎?”
    “算••••••是吧!”唐寅眨眨眼睛,點頭說道。
    “咯咯——”肖娜笑聲更大。
    唐寅就知道,現代的事情說出來沒有人會相信。他慢悠悠地喝口酒,喃喃道:“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突然回去。”其實這也是令他擔憂的事情,如果說剛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他還滿心想回現代,現在,他已不愿意再回去。他已經漸漸融入這個世界,適應這里的生活,并且有了比現代世界更多牽掛。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能靠他的意志左右的,就像他莫名其妙的來到這里,誰又能保證他不會莫名其妙的回去呢?!
    肖娜雖然無法體會他的心境,卻能感覺到他流露出來的淡淡感傷。
    “寅••••••”肖娜伸手,搭住他的肩膀。
    唐寅轉頭,對上她不解又擔憂的目光。
    兩人默默對視,誰都沒有說話,正在這時,帳簾一撩,從外面走進數人,為的青年笑呵呵道:“公主殿下,有喝酒的事怎么不找我們••••••我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近來的五人,正是布萊恩那幾位貝薩的青年貴族。見到唐寅和肖娜此時坐在床邊的地上,身子都要貼到一起,五人同是一愣,布萊恩也隨之急忙改口。
    布萊恩他們和肖娜年紀相仿,其身份地位也相差不懸殊,經過上次唐寅的事,他們幾人倒是建下很深厚的友情,私下里竟然碰面。
    唐寅先回過神來,坐直身軀,笑道:“布萊恩,你們來的正好,我們一起喝酒!”
    “哦••••••”布萊恩撓撓頭,笑嘻嘻地說道:“不打擾兩位吧?”
    肖娜玉面一紅,不滿地叱喝道:“讓你坐你就坐嘛,怎么那么多廢話!”
    布萊恩看看身邊的同伴,幾人笑容滿面地圍攏過來,和唐寅、肖娜一樣,他們五人也席地而坐,拿起那瓶還沒打開的紅酒,也不用杯子,大刺刺地輪流喝起來。
    唐寅對布萊恩等人的印象很好,也有心與他們結交,而且他們五人都是名門貴族出身,日后也將是接掌貝薩大權的人。
    他正色說道:“明日與寧軍交戰,你們要小心提防對方的箭陣。”
    布萊恩抹抹嘴巴,滿不在乎地說道:“我們的實力你還不了解嗎?我們貝薩騎兵,最不怕的就是箭陣,如果敵人嫌箭支太多,就盡管來射我們好了!”
    “哈哈——”隨著他的話,另外四人也仰面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