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43

  翌日,天淵軍和被薩軍飽餐戰飯,隨后在營中列起方陣。【】
    隨著轅門大開,一隊隊整齊的方陣步兵陣由天淵軍大營開出,走在最前面的方陣,陣營中旗幟如林,除了‘風’字外還有‘平原’的字號這正是平原軍,在平原軍之后是三水軍、赤峰軍,在往后就是唐寅坐鎮的直屬軍。
    數十萬的大軍規模何其龐大,在兩軍陣上列起陣營,放眼望去,人山人海,無邊無沿,全軍每前進一步,地面都為之顫動一下,其聲勢之浩大。猶如吞食天地一般。
    另外的一邊寧軍得知天淵軍主力出戰,也不怠慢,接近四十萬的寧兵齊齊沖出寧軍大營,在距離天淵軍一箭地的地方站住陣腳。
    此時兩軍的兵力加在一起過八十多萬,雙方各占平原一邊,可謂是普天該地,目光所及之處,皆是身披鎧甲的士卒,如同一張無比巨大的地毯,鋪在地面之上。
    唐寅坐鎮后軍,身邊除了肖娜之外,還有邱真、張喆、宗元等這些某事幕僚們。
    八十萬人的戰場,唐寅也是第一次見到和經歷,要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雖然心提到了嗓子眼,不過笑呵呵得笑面上可沒有任何的表露,看上去依然是一副從容自得的模樣,身為主將,在兩軍陣前的表現直接影響到己方大軍的心態,主將能沉的住氣,軍心自然也會隨之穩定。
    天淵的將領們不少都是出身平原縣,戰爭是沒少經歷,但和唐寅一樣,如此大規模的軍團會戰還是次碰到,人們一各個都繃緊了神經,不由自主的向唐寅這邊望來。見到唐寅安坐在馬上表情沒有任何驚慌意亂,終將們緊張的心情也漸漸緩解下來,一各個振作精神,指揮各自的兵團準備迎戰。
    “殺!殺!殺——”
    寧軍的陣營中穿出來整齊的喊殺聲,洪亮的聲浪一波蓋過一波,于此同時,寧軍士卒開始用手中的長矛有節奏的敲打盾牌,四十萬人的齊齊敲打,那鋼鐵與鋼鐵的碰撞聲驚天動地、震耳欲聾,真仿佛巨錘一般,砸在天淵軍將士們每一個人的心頭上。
    沒等開戰,寧軍的氣勢依然迅提升起來。
    肖娜是被薩的公主,也算是見多識廣,即便是他,此時都有點被寧軍的氣勢嚇到。坐在馬上,舉目觀望,目光中都看不到寧軍的士卒,所能看到的只是一面鋪在地上的巨大鋼鐵鏡面,那是寧軍身上鋼制盔甲的反光。
    這么一支龐大的鋼鐵軍隊,得什么樣的站力能將其打敗?她騎在馬上,下意識的策馬向唐寅靠攏過去。
    肖娜尚且如此,其他人也就可想而知了,在這種軍團會戰的戰場上,不管個人的靈武修為在厲害,修為有多高,都顯得微不足道。
    唐寅感覺到她的緊張,再瞧瞧身邊的其他人,以邱真為的某事幕僚們無不面露驚色,臉色難看。下面的士卒們有不少更是露出位居之色。
    這樣下去可不行,沒等交戰,己方的之氣就輸給敵人一籌!唐寅深吸口氣,策馬前進兩部,接著挺直神曲,突然大聲喝到:“風軍的子弟都聽著,害死我們君王的是什么人?”
    他的話響亮,在空曠的平原上久久不散、
    天淵軍將是們大多都聽到了,不約而同的握緊拳頭,齊聲達到:“是寧人!”
    “現在踏入我大風土地、屠殺我大風百姓的是什么人?”
    “是寧人!”
    “帶給我們風國千百年來奇恥大辱的是什么人?”
    “是寧人!”
    “此戰過后,還能不能讓寧人繼續站在我大風的土地上?”
    “不能!”
    “那你們還在等什么?拿起你們的武器,殺光所有的寧人,以寧人的血來洗刷我們風國的恥辱!殺!”
    “殺……”
    在唐寅與天淵軍眾將士的一問一答中,士卒們心底里的仇恨被徹底勾起來,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什么能比仇恨更令人瘋狂的。也沒有什么能比仇恨更讓人忘記一切包括恐懼的,聽到唐寅是殺聲,天淵軍齊齊吶喊嘶吼。
    緊接著,平原軍、三水軍、赤峰軍三十萬的大軍開始向前推進。
    “風!風!風--”
    寧軍喊殺,天淵軍喊風,雙方的方陣也不約而同的都開始向對方邁進,兩軍之間的大戰也隨之真正展開。
    兩軍的整體陣營在向前推進,傳令兵的馬匹在各兵團方陣之間來回穿梭,不時把己方主帥的將領傳達給兵團長們。
    “準備放箭--”“準備放箭”
    寧軍的各兵團長、千夫長們騎著戰馬,在自己的兵團周圍前來回跑動,下達放箭的命令。隨著一道軍令的傳下,進行中的寧軍弓箭手們紛紛張起弓箭,箭頭齊齊指向半空中。
    另一邊的天淵軍也知道寧軍的箭陣快來了,一邊支起盾牌,一邊也張起弓箭,準備與對方展開對射。
    “放箭——”
    “放箭——”
    雙方的兵團長幾乎同時下達箭射的命令,只聽戰場上嗡的一聲,弓弦彈動以及剪只破風聲乍起,兩團黑云有兩邊的陣營中升起騰空,費到半空中拉出長長的拋物線,急向敵方陣營的頭頂上飛落下來。
    “啊——”
    一時間,雙方陣營中的慘叫聲連成一片。在進行過程中,不管盾牌支的有多嚴實畢竟也有縫隙,如此秘籍的箭射下,死傷在所難免,之間隨著凋零呼嘯掃過雙方原本整齊的方陣都變的千瘡百孔,中箭倒地的士卒數一千記、
    即便是那些身罩靈凱的兵團長,千夫長們,也有些人未能幸免,身上的靈凱只是一瞬間便被鋪天蓋地而來的箭支射碎,渾身上下插慢飛矢,如同刺猬一般從戰馬上摔下來。此時此刻,任何人的姓名都如同螢火一般,隨時都可能一閃即逝,這就是戰爭。,
    當雙方的前軍距離已經不足五十米的時候,戰場上出現變化,只見平原軍的陣營突然從左右分開,緊接著,一支由人到馬都有鋼鐵盔甲包裹著的騎兵隊伍沖殺出來,直奔寧軍的前軍奔殺過去。
    這支騎兵來的突然,也大出寧軍的預料,不過寧軍也不畏懼,騎兵固然厲害,但還是怕弓箭的。寧兵的兵團長們-小沙手打-沉著作戰,不慌不忙的下達命令,指揮各兵團的士卒對準敵人的騎兵,展開齊射。
    呼數以萬計的箭支雕翎,密如雨點,好似飛蝗一般落盡騎兵方陣中,耳輪中只聽一陣叮叮當當的連續脆響聲,等箭陣過去再看,三萬的騎兵隊伍,毫未損,倒是地面到處都散落著撞斷的殘箭。
    “啊?”見到這般景象,別說寧兵們傻眼了,就連兵團長、千夫長們也驚得張口結舌。自他們投軍以來,參加的戰斗也不算少數,但還從未見過不怕箭射的騎兵,難道對方是神兵下凡不成?
    兵團長小沙們再次下令,全體箭射,無論如何,也要頂住對方的騎兵。
    這一次,寧軍的箭陣更烈更猛,無數的箭支已把天上的太陽都遮擋住,成千上萬飛矢出的呼嘯聲融為一處,好似鬼哭神嚎,讓遠離箭陣之外的人都聽得心驚膽寒。
    這一輪箭射有了效果。由于距離太近,飛矢的沖擊力也太大,許多騎士直接被排山倒海的箭支給撞下戰馬,但即便如此,他們也僅僅是摔落在地,身上的盔甲絲毫未損,箭支也未能傷到他們分毫。
    雖然被箭陣射下去的騎兵不少,但還是有更多的騎兵沖殺到近前。
    寧兵的兵團長們只能紛紛給自己的兵團下令,前排士兵支起盾牌,后面的士兵架起長矛,抵擋對方騎兵的沖擊。
    轟!
    轟!
    轟·······重裝甲騎兵視對方支撐密集的長矛如無物,瞪圓眼睛硬撞上來。
    戰馬飛奔而來的沖擊力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承受得起的。第一排的寧兵士卒身后有己方密壓壓的同胞【原文‘袍’】頂著,勤勉則以盾牌承受撞擊,那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道,直接把人壓扁,當騎兵于寧兵陣營接觸到一瞬間,寧軍前排騰起一片血霧,那是撐盾寧兵們噴吐出來的鮮血。
    嘩隨著驚天動地的撞擊聲過后,寧軍陣營的前列唄撞得向后翻倒一片,有些人直接被震死,有些人僅僅是受其慣性或者其他士卒的牽連才摔倒,不過不等他們站起身,密集的騎兵方陣已從他們身上活生生的踩踏過去。
    只頃刻之間,寧軍的陣營里慘叫聲一片,哀號聲四起,唄踩成肉泥或骨斷筋折這不計其數,地上隨處可見血肉模糊的尸體。
    敵人前軍的大亂,讓指揮平原君的主將簫穆青立刻意識到機會來了,他當即下令,全軍落盾,全沖鋒,跟隨貝薩的重裝甲騎兵掩殺騎兵。
    隨著他的將令傳達下去,平原君士-小沙手打-卒們齊齊放下舉在頭頂上的盾牌,嘶吼著、吼叫著沖向齊軍陣營。
    平原軍一動,兩翼的三水均和赤峰軍也齊齊動了起來,這兩之軍團,如同一把巨大的夾子,伴隨平原軍的沖鋒,招向寧軍的陣營。與此同時,一趟因的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為一萬輕騎兵。于此同時,以唐寅的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為一萬輕騎兵也悄然出現在戰場的兩側,等待時機,已展開對寧軍中軍的突殺。
    惜夢萬歲!小沙萬+13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