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44

  貝薩的重裝甲出其不意,殺的寧軍前軍大亂,而隨后跟上的平原軍,三水軍,赤峰軍三面齊攻,更是令寧軍支撐不住,被殺死的士卒不計其數,驚慌失措的兵將成隊成隊的向后潰敗。【】
    戰無雙皺著眉頭,怔怔無語,這時,在他身邊的戰無敵說道:“大哥,我去前軍看看,地方來的究竟是什么騎兵?!”
    戰無雙看了兄弟一眼,沉吟良久,方點頭說道:“無敵,敵人的騎兵來的蹊蹺,你務必要多加小心,能戰則戰,不能戰就立刻退回來!”
    “大哥,我明白!”戰無敵答應一聲,催促戰馬,向前奔去。他一走,周圍的親兵一級偏將心腹們也紛紛跟了上去。生怕戰無敵有失,戰無雙又將后軍向前調派,協助前軍作戰,止住己方的潰敗之勢。
    此次會戰,寧軍的前軍有二十萬人,中軍和后軍各近十萬人,現在戰無雙把后軍派到前方,前面作戰的軍隊已近三十萬,其人數已和平原軍、三水軍、赤峰軍的總兵力相差無幾。
    且說戰無敵,他率領一干麾下將士,沖出中軍,直奔前軍而去。剛到前軍的陣尾,就撿到己方士卒正成群結隊的向后敗逃,戰無敵把眼睛猛的一瞪,手中的紫電幽光刀凌空揮舞兩下,大喝道:“凡我寧軍將士,誰再膽敢后退半步,休怪我戰無敵刀下無情!”
    隨著這聲喊喝,寧軍將士們同是一驚,紛紛收住腳步,接著舉目前望,看清楚來人真是戰無敵,人們無不面露喜色,一直以來,戰無敵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就如同戰神一般,現在他來了,寧將軍心中的恐懼之意銳減。
    見己方士卒停止了潰敗之勢,戰無敵滿意點點頭,手中刀向前一指,喝道:“都給我讓開!”說完話,他催馬前沖,直接突入到己方的陣營中。他向前還沒沖出多遠,就見前方殺來一支騎兵。這支騎兵,盔甲怪異,不同于風國士卒,而且胯下的戰馬又高又壯,奔跑的度雖然不快,但步伐穩健,向前推進時有一股銳不可擋的氣勢。戰無敵也沒見過這樣的騎兵,先是怔了一下,隨后狂笑一聲,邊罩起靈鎧,邊將手中的紫電幽光刀靈化。
    他剛剛完成了靈鎧化和兵之靈化,一名重裝甲騎兵已殺到他近前,手中長槍直刺他的前胸。
    “找死!”戰無敵冷哼出聲,手中刀向上一挑,輕松將對方的長槍擋開,緊接著再順勢向前一劃,耳輪中只聽咔嚓一聲,那名重裝甲騎兵的腦袋應聲而落,無頭的尸體在戰馬上晃了幾晃,撲通一聲摔落在地。
    戰無敵的刀還未收回來,后面又沖上來十數名重裝甲騎兵,一桿桿精鋼打造又粗又長的長槍分刺他的周身。
    “給我倒下!”戰無敵也驍勇的很,眼前敵人隨多,但他臨危不亂,靈刀揮動之間,靈亂?風呼嘯而出。一道道如同飛刀般的靈波向前飛舞激射,十數名重裝甲騎兵當其沖,被靈亂?風打個正著。
    若是一般的兵將,收到靈亂?風的直接攻擊,身上的盔甲連通皮肉都得被割碎絞爛,而重裝甲騎兵身上的盔甲只在太厚太堅硬,等靈亂?風刮過之后,他們身上的盔甲已被劃出一條條的裂口,盔甲下的皮肉也被劃開無數條口子,但這些傷口還不致命,而且貝薩人體格健壯,生性又剛烈野蠻,即便受了傷只要還能戰斗就絕不對停手。
    十數名重裝甲騎兵被戰無敵的靈亂?風殺的渾身口子,鮮血流淌滿身,在依然坐立在馬上,沒有一人倒下,更令人吃驚的是他們好像不知疼痛似的,還繼續向戰無敵沖殺過去,手中的長槍也紛紛刺到戰無敵的周身。
    哎呀!對方的槍破不了他身上的靈鎧,不過對方的槍防御之強卻令戰無敵大吃一驚,連靈亂?風這樣的技能都不能把對方殺下戰馬,難怪己方士卒抵擋不住!這支奇怪當真是古怪的很。
    心中想著,他受傷可沒閑著,沒等對方收槍再刺,他手中的紫電幽光刀已橫掃而出,隨著吱嘎吱嘎的聲響,在他面前數名重裝騎兵的胸口盔甲被靈刀挑開,刀鋒劃過他們前胸,連其胸骨都被割斷,幾名重裝騎士慘叫出生,仰面摔下戰馬。
    沒有片刻的停歇,戰無敵緊接著反手一刀,又將另外幾名重裝騎士砍到馬下,隨后,他長吼一聲,靈亂?及施展而出,擊向隨后沖殺上來的重裝甲騎兵們。
    靈亂?極雖然是靈亂?風的升級版,但威力卻天差地別,當然,所耗費的靈氣也不能相提并論。
    隨著靈亂?極的釋放,這對重裝甲騎兵的傷害太上了,只是一瞬間,上百名沖過來的騎兵人仰馬翻,有些人的人頭被切掉,有些人的胳膊或者雙腿被割斷,而戰馬也未能幸免,許多戰馬幾乎都是四蹄皆斷,倒在地上哀思吼叫。
    戰無敵一上陣就連傷帶殺敵人上百號之眾,這令寧軍的士氣大振,加上后軍的將士也已加入戰斗,原來敗逃向回跑的士卒們紛紛轉回身形,瞪圓眼睛,大呼小叫的反殺回來,迎上追殺而至的重裝甲騎兵,依仗己方人多示眾,或是飛身將馬上騎士撲到在地,或是連人帶馬的一齊推到,一時間,場內亂成一團。
    騎兵的威力在于沖鋒,只有向前突擊才能揮出戰斗力,而現在寧軍眾志成城,士卒們不懼生死,以人山人海般的血肉之軀堵住騎兵的前進空間,如此一來,騎兵的優勢瞬間就蕩然無存。固然他們的防御依然強硬,但由沖鋒變成陣地戰,對寧軍造成的威脅已然大大減輕。
    看了看場上的戰局,戰無敵不由得仰面而笑,騎兵是很厲害,但也奈何不了己方。他正得意著,忽聽騎兵陣營中有人大吼一聲,接著,沖出一名騎士,這人手持長槍,沖到他近前,分心便刺。
    戰無敵沒將他放在眼里,手中刀只隨意向外一揮,想將對方的槍彈開,可是來著力道極大,他的一刀只是將長槍打偏了一點,并沒有完全擋開,當戰無敵意識到不好的時候,長槍的槍尖正中他的肩頭。
    咔!
    這一槍刺的結實,而對方手中的長槍也是經過靈化的,戰無敵肩膀上的靈鎧立刻被刺出數道裂痕,連帶著,槍尖也刺入皮肉半寸左右,半寸左右的傷口對戰無敵這樣的靈戰士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對方能近他的身,而且還傷到了他,這讓戰無敵的臉面掛不住了。
    他氣極咆哮,猛的一抬手,將對方的槍頭抓住,接著另只手掄起靈刀,對準騎士的腦袋全力猛劈下去,同時吼叫道:“老子要你的命!”
    這刀是戰無敵怒極而,使盡了全力,靈刀下落時出嗡嗡的風吼。
    那名騎士暗叫一聲不好,急忙抽槍格擋,可是戰無敵的大手如同鐵鉗一般,死死扣住槍頭,令騎士收不回半分,說時遲,那時快,只頃刻間靈刀已劈到騎士的頭頂上方。
    咔嚓!
    他身上還沒落地,戰無敵的大刀已砍在馬背上,那自然散出來的靈波直接將戰馬從中間一分為二,兩片馬尸向左右彈開,同時空中升起一團血霧。
    好厲害的修為!那騎士下馬的及時,僥幸逃過一截,心中驚駭,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他想跑,可是如同狂雄獅的戰無敵卻不給他逃跑的機會,催馬遍追,幾步就到了騎士的背后,紫電幽光刀掛著勁風向騎士的后腰掃去。就在他避無可避、躲無可躲的千鈞一之際,一道寒光由風軍的陣營中飛出,只取戰無敵的頸嗓咽喉。
    戰無敵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第一時間意識到危險的臨近。他急忙側身,同時抬手一抓,只聽嘭的一聲,一只靈箭被他握在掌心。不過,因為這支突如其來的靈箭阻擋,他掃出去的刀也慢了幾分,給那名騎士逃跑的機會。
    后者連滾帶爬,手腳并用,總算是逃回重裝甲騎兵的陣營當中,他剛進來,立刻便有一群騎士圍攏上來,將他護住,其中有人問:“布萊恩,你有沒有受傷?莫)”
    這位刺傷戰無敵的騎士,正是布萊恩?盧卡斯。他驚魂未定地搖搖頭,回身望望戰無敵,心有余悸地嘆道:“敵將異常厲害,修為高的嚇人......莫)”說著話,他頓了一下,向左右張望,疑問道:“剛才是誰救我?”
    周圍的騎士們互相看看,皆搖了搖頭,表示不是自己。
    他們不知道是誰救了布萊恩?盧卡斯,戰無敵也同樣被這箭射的莫名其妙,他滿腔的怒火立刻轉移到暗中放冷箭的人身上,他怒聲大吼道:“是誰放暗箭?有膽的就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