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45

  戰無敵正沖著平原軍陣營吼叫連連的時候,人群中突然又射出一箭,和剛才那箭一樣,又急又快,如同閃電般飛向戰無敵的面門。【】
    該死的!戰無敵咒罵一聲,揮動靈刀,將飛來的箭矢打掉,隨后催馬前沖,直奔平原軍的人群。就在他突到平原軍陣營前列的時候,人群中有人斷喝一聲,隨著弓弦的繃彈聲,三支靈劍齊齊射出,飛刺戰無敵的喉嚨和胸口兩側。
    三箭齊,而且箭箭都奔要害,可見對方是個的箭術極為高的修靈者。戰無敵準備不足,一時間顯得手忙腳亂,他先是急急揮刀,直奔他脖子飛來的靈箭打掉,接著身形向左側一偏,閃過另一支靈箭,但最后那支靈箭是實在躲不出去了。
    咔嚓!
    這箭正中他的前胸,其力道之猛,直接把戰無敵從馬上頂了下來,好在他修為深厚,靈鎧堅韌異常,不然這一箭足可以把他刺個透心涼。即便如此,他胸前的靈鎧還是碎成數塊,箭支夾在縫隙中,鮮紅的血液順著靈鎧的縫隙流淌出來。
    他抓著靈箭,猛的向外一拔,看都未看,狠狠扔到地上,兩只眼睛死死瞪著平原軍的人群。也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看清楚究竟是誰在放冷箭,對方身著白色的靈鎧,手中拿有靈化后的白色靈弓,在其身旁的腳下豎著一只箭壺,里面裝滿雕翎,那些箭支都是由精鋼打造而成,本身就又重又鋒利,等被他射出時又經過靈化,其威力自然大的驚人,連戰無敵身上的靈鎧都能被射穿。
    這位身穿靈鎧手持靈弓的將領不是別人,正是負責天眼探報組織的樂天。
    現在樂天的修為亦在靈化境往上,其靈箭的威力加倍提升,爭斗之中,他甚至不用露面就能殺敵人于無形。只是今天碰到的對手是戰無敵,這可遠非普通的將領能比。
    “暗箭傷人的賊子,老子要你的命!”戰無敵此時已氣憤到了極點,眼角都快被瞪裂,他在地上一蹦多高,直接竄上自己的戰馬,接著雙腳一磕馬鐙,掄刀向樂天沖去。人未到,刀先至,那犀利的靈波劃破空氣,出刺耳的嘶嘶聲。
    “閃開!”身為唐寅麾下的情報頭子之一,樂天當然深知戰無敵的厲害,他沖著周圍的平原軍士卒沉喝一聲,接著凌空縱起,向一旁躍去。
    他的提醒還是慢了一步,擋在他前方的數名平原軍士卒當其沖,被靈波劈了個正著,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脆響,數名士卒皆是身子被斜成劈成兩截,血濺三尺,當場斃命。
    戰無敵不依不饒,沖入平原軍的陣營當中,紫電幽光刀揮舞開來,劈砍周圍的風軍真如同切菜一般,上來一批,便被他砍到一批,戰馬的周圍橫七豎八都是平原軍士卒的尸體,鮮血將地面都染成紅色。
    邊砍著周圍的平原軍,戰無敵邊沖著躲到遠處的樂天吼道:“我看你往哪跑?!”
    正在這時,平原軍的陣營突然向左右一分,從里面沖出數名將領,為的一位正是直屬軍的統帥,古越。坐鎮后軍的唐寅看得很清楚,戰無敵統帥眾多的寧軍支援前軍,頂住貝薩重裝甲騎兵的沖擊,使對方展開混戰。
    唐寅知道戰無敵的修為有多高,擔心平原軍將士難以抵御,而此時自己無力去與對方戰斗,只能把身邊的古越等武將派遣出去,讓其抵住戰無敵的鋒芒。古越等人來的也正是時候,他帶領七名修為較為精深的兵團長,合力圍攻戰無敵一人,雙方你來我往,打成一團。
    其實以戰無敵的修為和靈武,即便古越這幾人配合再默契,也占不到他的便宜,不過躲在遠處的樂天對他的威脅太大了,時不時射出機幾支靈箭過來,目標皆是戰無敵的要害,后者在與古越等人對戰時還得時不時的分心應對樂天的冷箭,如此一來,戰力自然大打折扣。
    時間不長,雙方已戰二十余個回合,古越、樂天等人戰不下戰無敵,而戰無敵也拿他們沒有辦法,雙打的雖然激烈,但誰都傷不到誰。
    天淵軍后軍。
    邱真攏目觀望著戰場,見兩軍的交戰也進入膠著狀態,他側身形對唐寅說道:“大人,現在該讓我軍的輕騎兵出動了吧?”
    “不急!”在戰場上,唐寅可比邱真沉穩的多,或許這也和他自小以來就見過太多的生生死死有關系。
    他伸手指了指前方,說道:“寧軍的后軍雖然派上了戰場,但中軍的兵力還未動,看他們的方陣,估計應該有十萬人左右,現在輕騎兵即使沖殺過去,在敵兵如此眾多的情況下也未必能起到作用。”
    邱真仔細想了想,點點頭,說道:“那我們就得想辦法把敵人中軍的兵力也吸引到戰場上!”
    “沒錯!”
    “大人的意思是……”邱真面露疑色地問道。
    唐寅一笑,揮手說道:“派直屬軍上戰場,做出拼死一搏的架勢,逼迫對方投入中軍的兵力。”
    “大人明鑒!”邱真忍不住稱贊一聲。
    唐寅臨陣時的沉穩,不僅能穩定己方士卒們的軍心,連邱真自己都會覺得信心十足,仿佛眼前的近四十萬寧軍也沒有什么好懼怕的。
    在唐寅的指揮下,十萬的直屬軍齊齊向前壓進。直屬軍是唐寅的近軍,直屬軍派上戰場,他身邊就只剩下數千人的親兵衛隊。
    對他的調遣,肖娜面露憂色,她環視左右,然后對唐寅輕聲問道:“你把兵力全都派上戰場了,萬一寧軍突破過來怎么辦?”
    唐寅先是一愣,隨后笑了,搖頭說道:“不會!寧軍沒有那樣的實力!”
    自小就苦練功夫的唐寅對“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這句話理解的太深刻了,而且他也是一直都這么做的,與對手交戰的關鍵就在于進攻,必須得進攻,進攻在進攻,以連續不斷地攻擊逼對手主動去犯錯。
    看著表情淡定的唐寅,肖娜忍不住搖頭而笑,不知道他的自信心是從哪里來的,她問道:“你就這么肯定?”
    唐寅笑而不語,不過他的微笑已經算是回答了。
    十萬直屬軍加入戰斗,立刻使戰場上勢均力敵的形式失衡。在天淵軍密集又龐大的戰陣下,犀利又兇狠的攻擊下,寧軍方陣開始支撐不住,慢慢后退,整體陣營也隨之后撤。
    坐著中軍的戰無雙見狀,倒吸口涼氣,天淵軍把全部的兵力都投入戰斗,看起來,這是要和自己決一死戰了。也好,倒要看看此戰過后,雙方究竟是鹿死誰手!想到這里,戰無雙抽出佩劍,向前方一指,喝道:“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第九兵團,全部上陣,協助我軍前方將士,頂住敵人,消滅敵人!”
    “是!”六個兵團的兵團長齊齊插手領令,接著號令聲此起彼伏,寧軍中軍的六個兵團開始投入戰場。
    戰無雙還真沒有唐寅那樣的魄力,沒敢把全部的中軍都牌上陣去,而是留下了兩萬多人放在自己的身邊,他到不是怕對方突然沖破己方陣營突殺過來,而是打算把這兩萬多士卒做應急之用。
    在他看來,戰場瞬息萬變,不到萬不得已,沒有必要把自己的全部家底都押到戰場上。
    隨著寧軍六個兵團的加入,雙方基本上都算是使出了己方的全力。
    八十萬人的戰場,規模何其壯觀,兵團與兵團間的碰撞,激烈又血腥,雙方的士卒都是稱排成排的往下倒,一排人倒地,后面的士卒馬上跟進,填補空缺,繼續戰斗,隨著戰斗的膠著,戰場上的每個人都已經拼的麻木,重復著刺殺的動作,揮舞著手中的長矛、刀、劍。但凡能用到的一切武器瘋狂地屠殺前方的敵人。
    這時候,會戰已完全變成軍團之間的陣地戰,無論哪一方,沒前進一步都需要踏過敵我雙方的無數尸體。
    戰場上,尸體爹爹落落,已分不清個數,導出都有殘肢斷臂,導出都是散落的盔甲和武器。
    狹路相逢勇者勝。此時拼的不是戰力,而是斗志。
    這事被薩的重裝騎兵全然派不上用場,被唐寅下令調回后方養精蓄銳,找機會再投入隨后的戰斗中。
    看著戰場上敵我雙方廝殺的難解難分,寧軍在大規模上網的同時,己方的陣亡受傷的士卒也在直線上升,邱真、張喆、等人互相看看都坐不住了,不約而同的問唐寅道:“大人,我方的騎兵還不出戰嗎?”
    唐寅其實也只是表面沉穩,實際上他的心情比任何人都要著急,這一萬輕騎兵是己方出奇制勝的關鍵,要么不懂,要動就必須得一擊致勝。
    他瞇縫這眼睛,緩聲說道:“等等!再等等!”
    邱真等人暗暗咧嘴,這還要等到什么時候?己方現在的傷亡已經太大了,再等下去,這得來不已、苦心經營的四十萬深淵大軍就得統統交代在戰場上。
    看出眾人的心急,唐寅深吸口氣,目視戰場,幽幽說到:“等戰斗打的在膠著一點!”
    “……”邱真、張喆等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