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47

  唐寅的暗影分身這邊進展順利,另一邊的上官元讓也不含糊,當他沖殺到寧軍的陣營當中后,所揮出來的殺傷力比唐寅的暗影分身要大得多,連續兩次靈亂•極的釋放,令周圍數以百計的寧兵死于非命,他只一個人,便將寧軍的方陣殺開一個巨大的缺口,在如此恐怖的靈武技能下,寧軍士卒哪還敢上前去送死,嚇的尖叫連連,四散奔逃。【】
    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攪亂寧軍兩個兵團,緊接著,雙雙向戰無雙所在方位沖殺過去。他二人都明白,殺死再多的寧軍都沒有,只要能取下戰無雙的腦袋,那么此戰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寧軍的中軍受到敵人騎兵的偷襲,前方作戰的寧軍將領們也看到了,可是此時戰斗已拼到白熱化的程度,想回頭救援都不可能,而且只要一退,己方的氣勢就得立刻泄掉,不僅前面所付出的努力功虧一簣,而且還要受到敵軍的追殺,到時不知得損失多大。
    出于種種的顧慮,寧軍沒有全線撤退,只是在后方分出一萬多人,趕往己方的中軍援救,與此同時,在前方浴血奮戰的戰無敵也放棄撕殺,打算回去援助大哥。
    他想走,但與他苦戰許久的古越等人卻死死纏住他不放,根本不給戰無敵撤回去的機會。
    被他們糾纏的心急如焚,戰無敵又急又氣之下,吼叫連連,但一時間還真拿古越這些天淵軍的將領們沒辦法。
    聽聞戰無敵不時怒喊出聲,他麾下的那些偏將和心腹們急忙迎上前來,拼死擋下古越等人,這才給了戰無敵的撤離創造出機會。后者狠狠瞪了古越等人一眼,吼叫道:“爾等休要猖狂,等我回來,誓取你們的項上級!”說完話,他再不停留,撥轉馬頭,跑回己方的陣營。
    戰無敵撤走,對于寧軍而言就如同撤走一座大山。有戰無敵在,天淵軍的將領和士卒們的精力會被他分散很大一部分,而此時他一撤走,留下的那些偏將們根本不是古越等人的對手,幾個回合下來便被殺傷數人,其余的偏將驚駭而退,接下來,就是由寧軍的士卒們將直接面對如狼似虎的古越眾人。
    對寧軍的士卒,古越等人是一點沒客氣,拼著耗費靈氣,連續施放靈武技能,以犀利的攻擊來打亂敵軍。他們的戰術很快取得成效,大批的寧軍被其釋放的技能擊中,一時間前方的寧軍方陣中慘叫聲四起,不時有士卒噴血倒地。
    己方的將領們銳不可擋,下面的風軍們也斗志高昂。
    人們齊聲吶喊,步伐整齊的向前壓上,他們每進一步,手中的長矛便向前狠刺一下,只是一輪齊攻,驚慌意亂的寧兵們便被刺倒一排。隨著敵人的倒地,平原軍士卒們立刻再向前大跨一步,踩著敵人的尸體和傷者,繼續全力前壓,手中的長矛也隨之刺更狠更快。
    一排排的寧軍被迎面刺來的長矛無情地挑翻在地,尸體、傷者鋪滿戰場,很多負傷的寧兵連爬起來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平原軍從身上踩踏過去,僥幸未死的人也未能幸免于難,被隨后跟上的平原軍亂矛刺殺,渾身上下都是血窟窿。
    在殺紅了眼的戰場上,沒有誰會對敵人手下留情,不管對方是不是已經失去了戰斗力。
    戰場上,細微的差池都會引一系列的連鎖反應,何況此時是寧軍的前軍抵擋不住,向后潰敗。
    前軍一退,立刻影響到兩翼作戰的寧軍,與三水軍、赤峰軍交鋒的寧軍即使能頂住敵人,但為了避免自己深陷重圍,也只能跟著前軍向后退,如此一來,寧軍就變成全線在后退,其形勢已然變的十分危急。
    且說唐寅分身和上官元讓,兩人一馬當先,雙雙從寧軍的兩個兵團中沖殺出來,舉目向前再看,前方正是戰無雙所在的地方,周圍有數千之眾的寧國親兵衛隊,將其圍攏起來,保護的風雨不透。
    上官元讓揮臂提起三尖兩刃刀,沖著寧軍陣營的人群大聲喊道:“我是上官元讓!戰無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說著話,他催促戰馬,直向眼前眾多的寧軍沖殺過去。
    戰無雙的親兵衛隊見狀,紛紛迎上前去,頂住上官元讓。這些寧軍與普通寧軍比起來戰斗力要強上許多,更主要的是他們對戰無雙的忠誠也遠比平常的士卒高得多,即使明知道不敵上官元讓,卻無一人退后,寧死抵擋強敵。
    上官元讓揮舞戰刀,只見場上寒光乍現,緊接著,數名寧兵的人頭被他一刀削掉,眼睜睜看著前方同伴的慘死,后面的寧兵連眼睛都未眨動一下,繼續前沖,硬以自己的血肉之軀去擋上官元讓的鋒芒。
    另一邊,暗影分身雖然沒有騎馬,但度也不慢,甚至比馬上的上官元讓還要靈活,只見它在寧軍的人群中,滑如泥鰍一般,時而閃動,時而跳躍,時不時還使用出暗影漂移,在寧軍的陣營中如入無人之境。
    很快,分身就從人群中彈射出來,看準數名偏將當中的戰無雙,它大喝一聲,兩把手刀斜劈對方的脖頸和腰身。在唐寅想來,戰無敵是猛將,而戰無雙則是智將,靈武未必厲害,倒是他身邊的偏將們自己要多加提防。
    哪知雙刀劈落的同時,戰無雙非但沒有驚慌,反而快地從馬鞍橋上提起一把亮銀槍,沒有絲毫的蓄力,靈鎧化和兵之靈化同時完成,緊接著他雙手持槍,高舉過頭頂,硬接分身的重劈。
    當啷啷——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脆響聲,唐寅在半空中的身子向后翻去,而戰無雙跨下的戰馬四蹄盡斷,他人也向后彈射出去。看上去唐寅象占了優勢,而實際上兩人是半斤八兩,畢竟它是先手攻擊的一方,占有很大的優勢。
    落地后唐寅向后小退半步,將身形穩住,舉目看向前方的戰無雙,眼中流露出驚訝之色。真看不出來,戰無雙竟然也有一身如此不凡的修為!其實別說是他,即便是寧軍將領們也沒見過戰無雙與人打斗過,更不知道他的靈武和修為有多高。
    此時戰無雙硬接住暗影分身聲勢驚人的重刀,周圍的偏將們亦是露出驚色。
    “你是唐寅?”戰無雙挺直身軀,站著丁字步,單手提槍,背于身后,大聲質問。
    “明知是我,何必再問?!”分身笑了,嘴角高高揚起,笑的又陰又邪,兩把詭異的手刀相互摩擦,出沙沙的聲響。
    在大規模的軍團會戰中,兩軍的主帥能面對面的站到一起,這可是十分罕見的,甚至可用前無古人來形容。
    目光下落,看著唐寅變成雙刀的手臂,戰無雙的目光漸漸變的幽深,冷冷說道:“只敢用分身作祟,真身卻藏身于事外,此乃小人行徑!”
    “小人?哈哈——”分身仰面大笑,說道:“戰場之上永遠都可沒有君子與小人之分,只有勝者與敗者之分!”說著話,他環視四周,見己方的騎兵正在追砍寧軍敗逃的兵團,他笑容更深,信心十足地說道:“今天,閣下注定要做敗者了!”
    “唐寅,你此言為時尚早,只要我還留在戰場上,我寧軍就不會戰敗!”說著,戰無雙猛然喝叫一聲,拖靈槍沖向唐寅的分身,手臂揮動之間,靈槍猶如靈蛇一般,挽出三朵銀花,分刺唐寅的上、中、下三路。
    “我滅掉你的分身,看你還能如何作亂?!”
    “哼!”分身冷笑,只見他身形一晃,如同陀螺一般閃開對方的鋒芒,同時轉到戰無雙的身側,雙刀齊出,狠狠刺向他的軟肋。
    哎呀,好快!戰無雙被分身靈巧的身法以及閃電般的出刀嚇了一跳,不敢大意,急忙收槍格擋,當啷,分身的雙刀齊齊被靈槍彈開,接著,戰無雙將槍尾當棍用,順勢向分身的腦袋砸落下去。
    呼!
    這一槍桿,直接把唐寅砸沒了,正在戰無雙稍微愣之際,忽聽身后惡風不善。
    暗影漂移!戰無雙的反應也快,立刻意識到對方使用暗系靈武技能到了自己的背后,想也沒想,閃身避讓的同時,收槍回刺,槍頭直接從他的腋下猛刺身后。
    呦!他這招回馬槍還真有些出乎唐寅的意料,后者嗤笑一聲,腦袋向旁邊一晃,輕松讓開這回刺的一槍,然后提腿一腳,由下向上,狠踢戰無雙的屁股。
    沒想到自己詭異的一招非但被對方輕易避開,而且還能還擊,戰無雙準備不足,倉促閃躲,身形踉踉蹌蹌向前搶出數步,才算堪堪把唐寅這腳讓開。
    他身形還沒站穩,忽見前方沖來一騎,馬上騎士的白色靈鎧此時已被染成血紅色,三尖兩刃刀還在不停地滴淌著血珠,那騎士邊策馬前奔,邊沖著他大吼道:“戰無雙,上官元讓來也!”說話之間,他已到了戰無雙的近前,靈刀在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寒光,直向戰無雙的腦袋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