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48

  戰無雙嚇的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此時已顧不上顏面,身子就地一滾,直接從上官元讓的刀鋒下轱轆過去。
    一個唐寅的分身已經讓戰無雙窮于應付,現在又來了一個上官元讓,戰無雙立刻抵擋不住,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被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的雙重進攻*得連連后退,危在旦夕。正在這個關鍵時刻,戰無敵以及趕回來增援的一萬多寧軍到了。
    距離好遠,戰無敵就在馬上扯脖子大吼一聲:“休傷我大哥!”隨著喊聲,他以刀桿連砸馬臀,戰馬吃痛,了瘋似的狂奔過來。他人還沒道,釋放出來的靈武技能——追魂刺已向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罩去。
    只見由靈氣凝化而成的滿天靈刺多如牛毛,分襲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的周身。前者連擋都未擋,直接以暗影漂移閃開,而后者則將手中的三尖兩刃刀連續揮舞數下,強烈的靈風呼嘯生出,圍繞他的周身打轉,同時將飛射到他近前靈刺齊齊刮向一旁。
    “雕蟲小技!戰無敵,你來也是送死!”上官元讓立馬橫刀,舉目望向沖來的戰無敵,冷笑著大喝一聲。
    唐寅的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有多厲害,戰無敵自然心中有數,他釋放出追魂刺也沒想過能傷到對方,只求把大哥從對方的聯手攻擊下搶救出來。正當他拍馬趕來,突然之間,在他的前后左右閃出四條黑影,這些人都是黑衣打扮,手中清一色的靈刀,現身之后,沒有攻擊戰無敵,而是紛紛將靈刀的鋒芒攻向他的跨下戰馬。
    戰無敵大吃一驚,此時再想格擋,化掉對方的攻擊已然來不及了,只能凌空躍起,跳離戰馬。
    就在他跳開的瞬間,四把靈刀同一時間劈中他的戰馬,只聽咔嚓一陣脆響聲,戰馬偌大的身軀被硬生生斬成數塊,鮮血鋪灑一地。
    戰無敵從空中落下,站穩身形的同時,下意識地喝問道:“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黑衣人中有人冷聲回道,緊接著,他們四人的身形同時消失,再現身時,已出現在戰無敵背后的身影中。數把靈刀,從上中下三路分襲他背后的要害。
    又是暗系修靈者,又是暗影分身!此時戰無敵一心想著解大哥之危,卻被突然冒出來的暗系修靈者拖住,心中氣極,大吼一聲,回刀反劈背后的幾人。
    當啷啷!幾把襲向他背后的靈刀沒有擊中戰無敵,全被他回手的一刀擋開。
    沒有片刻的停歇,戰無敵輪出一刀后立刻又回掃一刀,以刀背砸向對方。
    嗖、嗖、嗖——黑衣人中有三人反應最快,立刻閃身跳開,讓過對方的鋒芒,但有一人動作稍慢半步,紫電幽光刀的刀背正砸在它的額頭上。
    耳輪中只聽啪的一聲,那黑衣人的半個腦袋被這一刀背活生生砸碎。
    沒有腦漿噴射,更沒有鮮血流出,那黑衣人只剩下半顆腦袋仍站在原地沒有倒下,只是絲絲的黑色靈氣從他的斷頭上方不斷涌出。
    “我看你還死不死?!”戰無敵狠透了暗系修靈者,使出渾身的力氣,揮動臂膀連劈三刀,這三刀下去,直接把黑衣人斬成數塊,破碎的分身再已無法維持,呼的一聲,實體的身軀化為霧氣,飄散于空中,最后消失不見。
    暗系修靈者有內宗和外宗之分,內宗靠吸食靈氣增長修為,化出的暗影分身即便被打散,真身也能吸回大部分的靈氣,但是外宗的暗系修靈者不然,分身一旦被打散,當初凝化分身的靈氣也會隨之消失,這對其修為將造成巨損。
    此時這名黑衣人的暗影分身被打散,自身的靈氣和元氣也是大傷,沒有一個月的時間很難徹底恢復過來。看到同伴的分身被對方擊碎,另外三名黑衣人無不握緊拳頭,牙關咬的咯咯作響,相互之間沒有使用任何的暗號,業已齊齊撲向戰無敵。
    感覺出這些暗影分身與唐寅的暗影分身比起來差距甚大,戰無敵冷哼一聲,將體內的靈氣*入紫電幽光刀內,頃刻間刀身上生出霞光異彩,沒等三名黑衣人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靈亂•風已向他們呼嘯而來。
    三名黑衣人同是一驚,沒敢大意,分別使出暗影漂移,或閃出好遠,或直接在戰無敵的背后現身,還想故技重施,繼續在他身后出刀偷襲。但這一次戰無敵已早有防備,當一名黑衣人剛閃到他身后時,他猛然一回手,嘭的一下將那名黑衣人的脖子掐住,沒見他怎么用力,已單手扣著黑衣人的脖子,將他高舉過頭頂,然后使盡渾身的力氣,惡狠狠砸向地面。
    轟!
    隨著一聲巨響,黑衣人的身軀重重砸在地面上,力道之猛,連地面都被砸出一個大深坑。正當黑衣人被震的七昏八暈的時候,戰無敵的大刀業已當頭劈下,刀鋒由黑衣人的頭頂砍入,在其*探出,從中間將黑衣人的身軀剖成兩半。
    黑衣人聲都未哼一下,兩半的身體立刻化為黑色靈霧,隨風飄散的無影無蹤。連續殺掉兩個暗影分身,戰無敵的實力已然顯露無疑,剩下的兩名黑衣人卻毫無退縮的意思,依然咬牙頂住戰無敵,阻擋他去救援戰無雙。
    這時的戰無雙已然狼狽到了極點,正面有上官元讓連續不斷的攻擊,想要退走,卻又快不過暗影分身的暗影漂移,往往還沒跑出幾步,就被暗影分身追上,又給*退回來。他勉強又堅持十來個回合,一個沒留心,后腰被唐寅的一肘拐到,戰無雙驚叫出聲,身形站立不住,向前搶出數步,可同一時間,上官元讓的刀也迎面平掃過來,戰無雙眼睛瞪圓,拼盡全力,向下低身閃躲,只可惜他還是稍微慢了半步,三尖兩刃刀正掃中他頭頂的靈盔上,隨著啪的一聲脆響,刀刃將其靈盔削掉巴掌大小的一塊,連帶著,頭上的靈鎧也隨之破碎。
    “啊——”
    戰無雙駭出一身的冷汗,趴在地上,手腳并用,爬到一旁。
    眼睜睜看著大哥要慘死在敵人的刀下,戰無敵狠不得肋生雙翅,直接飛過去,看著眼前的兩名黑衣人,他眼睛都紅了,仰面咆哮一聲,拼得耗費靈氣,施放出頂極靈武技能,狼牙•極!
    狼牙•極是狼牙•突的升級技能,此技能的威力不是殺傷大,而在于出其不意。
    兩名黑衣人根本沒弄清楚怎么回事,突然現自己的周圍由靈氣凝化出無數根尖錐,當他二人意識到不好,想用暗影漂移閃出去的時候,已經晚了,凝聚左右的尖錐突然飛射,由于距離太近,剎那之間就到了近前,兩名黑衣人的周身上下立刻刺滿了尖錐,遠遠看去,簡直如同刺猬一般。尖錐即便刺中二人,可仍沒有停止下來的意思,依然繼續深刺,最后,直接將其身體貫穿,一根尖錐鉆下去是兩個窟窿,而無數根尖錐一同鉆下去,兩名黑衣人已被刺的體無完膚,支離破碎,馬上化為靈霧,消失無形。
    釋放狼牙•極這種技能,戰無敵也耗費不少的靈氣,見對方二人被自己殺掉,他長噓一口氣,振作精神,全前沖,營救兄長戰無雙。
    戰無敵的及時趕到,確實暫時緩解了戰無雙的壓力,只是他兄弟倆此時都消耗靈氣甚巨,二人加在一起也斗不過唐寅分身和上官元讓的聯手。
    而其他的寧軍又被二人所帶來的輕騎兵們死死拖住,戰無雙的親兵衛隊則被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攪的大亂,增援不上來,更要命的是,寧軍前方作戰的大軍已讓天淵軍打的節節潰敗,難以支撐,此時此刻,寧軍的敗局已無法逆轉。
    趁著戰無敵頂住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戰無雙邊喘著粗氣邊觀望戰場上的形式,看清楚戰局之后,他雙眉皺的快擰成個疙瘩,現在己方正面不敵天淵軍,后方又被唐寅攪亂,這可如何是好?難道,自己真要敗在此地不成?
    他正琢磨著,前方戰場的局面又生了變化。趁著寧軍不斷的后退,整體陣營混亂之機,原本撤后歇息的貝薩重裝甲騎兵重新登上戰場,騎兵方隊由天淵軍的陣營中殺出,一上來就沖得寧軍大亂,殺死殺傷寧兵無數。
    打到現在,己方確實已陷入極為不利的境地,再打下去,非但不能扭轉局面,還會徒增己方將士的傷亡。想到這里,戰無雙仰天長嘆一聲,倒退幾步,大聲喊喝道:“撤退!全軍撤退!”
    聽聞大哥的喊聲,正在與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苦苦交戰的戰無敵身軀一震,急忙虛晃一招,跳出圈外,幾個箭步沖到戰無雙的近前,疑問道:“大哥,現在正是交戰最關鍵的時刻,你怎能下令撤退?”
    “此戰我軍已無取勝的可能,沒有必要再打下去!”戰無雙幽幽說道。
    “大哥——”戰無敵還要說話,可沖殺上來的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根本沒給他再說話的機會,數道靈波掛著勁風呼嘯而至。
    感覺出這些暗影分身與唐寅的暗影分身比起來差距甚大,戰無敵冷哼一聲,將體丨內的靈氣*入紫電幽光刀內,頃刻間刀身上生出霞光異彩,沒等三名黑衣人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靈亂•風已向他們呼嘯而來。
    三名黑衣人同是一驚,沒敢大意,分別使出暗影漂移,或閃出好遠,或直接在戰無敵的背后現身,還想故技重施,繼續在他身后出刀偷襲。但這一次戰無敵已早有防備,當一名黑衣人剛閃到他身后時,他猛然一回手,嘭的一下將那名黑衣人的脖子掐住,沒見他怎么用力,已單手扣著黑衣人的脖子,將他高舉過頭頂,然后使盡渾身的力氣,惡狠狠砸向地面。
    轟!
    隨著一聲巨響,黑衣人的身軀重重砸在地面上,力道之猛,連地面都被砸出一個大深坑。正當黑衣人被震的七昏八暈的時候,戰無敵的大刀業已當頭劈下,刀鋒由黑衣人的頭頂砍入,在其*探出,從中間將黑衣人的身軀剖成兩半。
    黑衣人聲都未哼一下,兩半的身體立刻化為黑色靈霧,隨風飄散的無影無蹤。連續殺掉兩個暗影分身,戰無敵的實力已然顯露無疑,剩下的兩名黑衣人卻毫無退縮的意思,依然咬牙頂住戰無敵,阻擋他去救援戰無雙。
    這時的戰無雙已然狼狽到了極點,正面有上官元讓連續不斷的攻擊,想要退走,卻又快不過暗影分身的暗影漂移,往往還沒跑出幾步,就被暗影分身追上,又給*退回來。他勉強又堅持十來個回合,一個沒留心,后腰被唐寅的一肘拐到,戰無雙驚叫出聲,身形站立不住,向前搶出數步,可同一時間,上官元讓的刀也迎面平掃過來,戰無雙眼睛瞪圓,拼盡全力,向下低身閃躲,只可惜他還是稍微慢了半步,三尖兩刃刀正掃中他頭頂的靈盔上,隨著啪的一聲脆響,刀刃將其靈盔削掉巴掌大小的一塊,連帶著,頭上的靈鎧也隨之破碎。
    “啊——”
    戰無雙駭出一身的冷汗,趴在地上,手腳并用,爬到一旁。
    眼睜睜看著大哥要慘死在敵人的刀下,戰無敵狠不得肋生雙翅,直接飛過去,看著眼前的兩名黑衣人,他眼睛都紅了,仰面咆哮一聲,拼得耗費靈氣,施放出頂極靈武技能,狼牙•極!
    狼牙•極是狼牙•突的升級技能,此技能的威力不是殺傷大,而在于出其不意。
    兩名黑衣人根本沒弄清楚怎么回事,突然現自己的周圍由靈氣凝化出無數根尖錐,當他二人意識到不好,想用暗影漂移閃出去的時候,已經晚了,凝聚左右的尖錐突然飛射,由于距離太近,剎那之間就到了近前,兩名黑衣人的周身上下立刻刺滿了尖錐,遠遠看去,簡直如同刺猬一般。尖錐即便刺中二人,可仍沒有停止下來的意思,依然繼續深刺,最后,直接將其身體貫穿,一根尖錐鉆下去是兩個窟窿,而無數根尖錐一同鉆下去,兩名黑衣人已被刺的體無完膚,支離破碎,馬上化為靈霧,消失無形。
    釋放狼牙•極這種技能,戰無敵也耗費不少的靈氣,見對方二人被自己殺掉,他長噓一口氣,振作精神,全前沖,營救兄長戰無雙。
    戰無敵的及時趕到,確實暫時緩解了戰無雙的壓力,只是他兄弟倆此時都消耗靈氣甚巨,二人加在一起也斗不過唐寅分身和上官元讓的聯手。
    而其他的寧軍又被二人所帶來的輕騎兵們死死拖住,戰無雙的親兵衛隊則被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攪的大亂,增援不上來,更要命的是,寧軍前方作戰的大軍已讓天淵軍打的節節潰敗,難以支撐,此時此刻,寧軍的敗局已無法逆轉。
    趁著戰無敵頂住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戰無雙邊喘著粗氣邊觀望戰場上的形式,看清楚戰局之后,他雙眉皺的快擰成個疙瘩,現在己方正面不敵天淵軍,后方又被唐寅攪亂,這可如何是好?難道,自己真要敗在此地不成?
    他正琢磨著,前方戰場的局面又生了變化。趁著寧軍不斷的后退,整體陣營混亂之機,原本撤后歇息的貝薩重裝甲騎兵重新登上戰場,騎兵方隊由天淵軍的陣營中殺出,一上來就沖得寧軍大亂,殺死殺傷寧兵無數。
    打到現在,己方確實已陷入極為不利的境地,再打下去,非但不能扭轉局面,還會徒增己方將士的傷亡。想到這里,戰無雙仰天長嘆一聲,倒退幾步,大聲喊喝道:“撤退!全軍撤退!”
    聽聞大哥的喊聲,正在與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苦苦交戰的戰無敵身軀一震,急忙虛晃一招,跳出圈外,幾個箭步沖到戰無雙的近前,疑問道:“大哥,現在正是交戰最關鍵的時刻,你怎能下令撤退?”
    “此戰我軍已無取勝的可能,沒有必要再打下去!”戰無雙幽幽說道。
    “大哥——”戰無敵還要說話,可沖殺上來的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根本沒給他再說話的機會,數道靈波掛著勁風呼嘯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