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49

  戰無敵掃出靈波,將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的靈波撞碎,正要再繼續上去戰斗,戰無雙已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急聲說道:“無敵,不要再打了,快撤吧!”說著話,他拉著戰無敵就向停在不遠處的幾匹戰馬跑去。
    敵軍的主將要跑,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哪能放他二人離開,隨后緊追不放,暗影分身直接施展暗影漂移,沖到兩人的背后,雙刀并出,分刺兩人的后心。沒等戰無雙出手招架,戰無敵已搶先揮刀,分別挑開唐寅的手刀,還抓住機會反刺唐寅的眉心。
    暗影分身不慌不忙,腦袋微微一偏,便將刀鋒讓開,接著雙刀由下向上撩,去挑戰無敵的雙肋,后者的惱火立刻被對方的糾纏不休勾了起來,正要回身戰斗,戰無雙抓住他胳膊的手掌用力扯了扯,氣道:“休要戀戰,快隨我走!”
    戰無敵還有心和對方一較高下,但卻拗不過戰無雙,被他硬拉著,跑到戰馬的近前,跟隨戰無雙翻身上馬,率先向戰場的后方跑去。上官元讓沒有耽擱,直接騎兵追殺下去,暗影分身也不落后,閃身坐上一匹空馬,策馬急奔。
    戰無雙和戰無敵雙雙撤退,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就是戰無雙的親兵衛隊們,他們放棄與暗箭人員的戰斗,紛紛調轉馬頭,跟隨而去,他們一走,附近的寧軍也都看到了,紛紛大呼小叫地喊道:“撤了!將軍已經撤走了,兄弟們快撤啊——”
    他們的叫喊聲很快傳到正在前方苦苦支撐的寧軍主力那里,一聽連戰無雙和戰無敵這兩名主將都撤走了,本就堅持不住的士卒們更是無心戰斗,此時已不用各兵團的兵團長下令,寧軍自動自覺的后隊變前隊,向后敗逃。
    可是數十萬人的大會戰,劣勢的一方又哪是想退就能全身而退的。寧軍向后一退,就等于把自己的后背交給了天淵軍,惡戰這么久的天淵軍怎么可能還會客氣,對著前方潰敗下去的寧軍猛追猛打,不依不繞。
    后面追的緊,士卒們為了保命,自然逃的飛快,而前方密壓壓的寧軍就如同一面大墻,擋住他們的去路,寧軍之間相互推擠、碰撞,不時有人驚叫著摔倒在地,可此時只要摔倒,就再沒有爬起來的可能。
    別說敗逃的士卒無法注意到腳下,即使注意到了也沒時間去避讓,只能硬踩過去,但凡是倒地的士卒,只是頃刻工夫就被踩成肉餅,寧軍相互踐踏,死傷者不計其數。數十萬大軍的潰敗,仿佛決堤的洪水一般,一瀉千里。
    現在戰場上的局勢變的異常混亂,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跑在前面,后面窮追不舍的是暗影分身和上官元讓,他倆后面則是戰無雙的數千名親兵衛隊,其后是程錦為的暗箭人員,再往后,則就是寧軍與天淵軍混雜在一起的大部隊。
    唐寅的分身和上官元讓,這一追就直接追出十多里地,這時,分身拉住戰馬的韁繩,不再追趕,同時叫住上官元讓,道:“元讓,不要再追了!”暗影分身也是有距離限制的,以唐寅目前的修為,追出這么遠已是極限。他擔心只上官元讓一人去對付戰家兩兄弟會有危險,所以把他也一并叫住。
    “大人,怎么了?”上官元讓不明白怎么回事,急忙勒住戰馬,退回到分身身邊,急聲說道:“再追一會,我們肯定能趕上戰無雙和戰無敵這二賊,大人可不能就這樣放他倆跑了啊!”
    唐寅也不想放跑他二人,可是分身所限,也由不得他再繼續追殺。他輕嘆口氣,擺手說道:“算了,戰無雙和戰無敵跑了,但他二人手下的兵將跑不了,你我反沖回去,殺敵軍個片甲不留!”
    “這……”那些普通的寧兵寧將哪有戰家兩兄弟重要,不過聽唐寅語氣堅定,不容人拒絕,上官元讓也沒辦法,只好跟著暗影分身,調轉馬頭,向后沖殺。
    他二人突然殺回,令后方正奔逃過來的戰無雙親兵衛隊們大驚,不過此時已經無路可避,這些寧兵寧將只能硬著頭皮,沖向暗影分丨身和上官元讓。雙方剛一接觸,上官元讓便釋放出靈亂•極這種頂級的靈武技能。
    他追不上戰無敵和戰無雙,把滿腔的怒氣都泄在這些寧軍身上。隨著靈亂•極的釋放,只見寧軍陣營的前列立刻炸開了鍋,在一陣陣靈波的飛掃過后,戰場上到處都是殘肢斷臂以及戰馬被絞碎的尸塊,噴射而出的鮮血匯集到一起,好似一張巨大的紅地毯,將方圓十數米的地面都染成紅色,其場面慘不忍睹,空氣中飄蕩著令人作嘔的腥臭味。
    只一招施出,便有二百多名寧軍死于非命,后面的寧軍雖然心中駭然,脊梁骨冒涼風,但仍是咬著牙繼續沖上前來。他們現在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拼死一搏,不然被后面的追兵趕上來,依舊是死路一條。
    暗影分丨身和上官元讓擋在寧軍潰逃的路上,真好象兩尊殺神一般,見人就砍,逢人便殺,一聲聲的慘叫不時從他二人身邊傳出。不知過了多久,他倆腳下的尸體幾乎快堆成小山,二人身上也不知道粘了多少鮮血,干枯一層,又噴射一層,層層的鮮血凝結后化成血塊,隨著兩人的動作又不斷破裂,脫落到地。
    此戰由清晨一直打到天色大黑,直到晚間,戰斗才算是徹底結束。
    等打掃戰場的時候,一路上只見地面橫七豎八都是尸體,零散丟棄的盔甲和武器到處都有,由于寧軍敗逃得倉促,連營地都沒回,若大的軍營里,囤積的糧草、物資、輜重都成了天淵軍的戰利品。
    單單是武器這一項,天淵軍就足足收攏了數十車,至于盔甲、糧草、輜重更是多不勝數。經過整整一夜的打掃清理,雙方的傷亡情況也都大致查點清楚。此戰天淵軍的傷亡在八萬左右,至于寧軍,受傷的人數不得而知,但僅僅是在戰場上收集到的尸體就有接近十萬之眾,可見此戰寧軍潰敗之慘,已到了大傷元氣的程度。
    其實,寧軍實際上的損失情況比天淵軍這邊統計的要大得多,當戰無雙和戰無敵止住敗逃之勢的時候,還能跟在他二人身邊的將士只剩下區區幾千人。
    后來隨著寧軍的散兵游勇不斷歸隊,人力這才逐漸集中到一起,但到最后,也僅僅是回來二十萬人,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是受傷的將士,至于另外的二十萬人,要么陣亡,要么就是逃的無影無蹤,已無處查尋。
    只此一戰,戰無雙和戰無敵的四十萬大軍傷亡過半,元氣大損,四十個兵團,大多都已名存實亡。這時候,戰無雙和戰無敵都傻眼了,寧國自建國以來,還從沒出現過陣亡二十萬的戰例,金華城前的這一場會戰,也算了開了寧國的先河。
    作為統帥,戰無雙和戰無敵自然難逃其咎,直到現在,戰無雙都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大軍竟然會敗的如此之慘烈。
    戰無雙的失敗,并非他能力不夠,而是敗在掉以輕心。
    他太低估天淵軍的戰力,也太高估寧軍的戰力。寧軍的箭陣固然厲害,但其士卒并不善常貼近身戰,加上寧軍掌握情報不利,對貝薩重裝甲騎兵加入天淵軍一事毫無察覺,導致重裝甲騎兵突然上陣后,寧軍毫無應對之策,被殺的陣營大亂、軍心動蕩。
    另外,戰無雙沒察覺到戰場的兩翼各埋伏一支天淵軍的輕騎兵也是導致他失敗的主要原因。可以說這一場會戰,唐寅把他能用上的家底都用上了,而寧軍還延續著數日來天淵軍避而不戰的優勝心理,結果吃了大虧。
    這一場會戰過后,寧軍已再無與天淵軍抗衡的實力,不得已,大軍只能回撤,全部退回風都鹽城,另外,戰無雙又派人給寧都良州送去戰報,說明己方這邊戰敗的詳情,并請寧王嚴初定奪己方大軍是歸國還是留守鹽城,以協助鐘天這個傀儡君王抵御天淵軍。
    天淵軍先是全殲鐘文一系,隨后又對寧軍取得一場大勝,這等于是給風國打了一針強心劑,讓人們都看到了復國的希望,風國各地反對鐘天、支持天淵軍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前來投奔天淵軍的百姓也越來越多。
    寧軍在風地作戰,人是死一個少一個,越打人力越不足,天淵軍則剛好相反,越打越收攏人心,兵力越來越多。金華城之戰過后沒有多久,天淵軍的兵力已急劇擴張到五十萬,隨著兵力的激增,唐寅也不得不把麾下各軍的兵團進行重新調整。
    以蕭慕青為的平原軍繼續原來的編制,十個兵團兵力不變。以梁啟、白勇為的三水軍和以李威為的赤峰軍則各擴充到十五個兵團,另外,唐寅又把彭浩初從直屬軍調派到赤峰軍擔任副統帥,協助李威,掌管大軍。
    唐寅身邊的近軍,直屬軍則縮水到十個兵團,繼續以古越為統帥,至于副統帥一職則暫時為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