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50

  平原軍、三水軍、赤峰軍三個軍團可以說是天淵軍的主力軍,三水軍和赤峰軍的人力都擴增到十五萬,其戰力與十萬的平原軍大致相當,至于直屬軍,人力構成基本以新兵為主,與其說是唐寅身邊的近軍,倒不如說是天淵軍的儲備軍。【】
    經過一系列的調整之后,天淵軍的整體骨架基本定型。
    平原軍統帥為蕭慕青,副統帥為陳放和劉忠勝;三水軍統帥為梁啟,副統帥為白勇和朱諾;赤峰軍統帥為李威,副統帥為彭浩初。其實仔細來看,唐寅的安排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三個軍團的負責人中都有能力過人但卻后加入他麾下的將領,唐寅信任他們的能力,但卻未必信任他們對自己的忠誠,所以又在其身邊安插自己的心腹部眾,如此一來,不僅各軍團都能得到優秀將帥的領導和指揮,而且忠誠度也能足夠,消除了他的后顧之憂。
    擊退寧軍之后,天淵軍人力擴充迅猛,整體實力非但未被削弱,反而得到大幅增強,唐寅這時雄心萬丈,有乘勝追擊的念頭,打算指揮大軍繼續南下,攻打鹽城的最后一道屏障——樂湖郡,只要再拿下樂湖郡,天淵軍便可直搗黃龍,進取鹽城。
    不過這時候,以邱真為的謀士、幕僚們紛紛前見唐寅,勸阻他暫緩動兵。
    唐寅感到不解,己方現在正處于勝勢,這時候不用兵還等到何時?聽完他的心思,邱真笑了,搖頭說道:“大人有些高估我方目前的形式了。我方對鐘天確實具備優勢,但還不是勝勢,能不能把目前的優勢轉變為勝勢還在模棱兩可之間。”
    略微皺了皺眉頭,唐寅問道:“邱大人何出此言?”
    邱真正色說道:“大人,我方現在有五十萬的大軍,這么多人,每天要吃要喝、要物資要軍餉,這都是錢啊,只靠天淵郡一地之力哪能承受得起,萬一大人揮兵南下作戰的時候糧草軍餉不濟怎么辦?到那時我方的優勢可就會轉變成敗勢了!”
    聽完他這番話,唐寅就感覺被人淋了一頭冷水,原本激揚澎湃的心情被熄滅大半,他的臉色也沉下來,冷冷看著邱真。邱真的話難聽,但不代表沒道理,可即便有道理,也不代表唐寅就愛聽。他手指輕輕敲打桌案,問道:“那以邱大人的意思呢?”
    沒等邱真說話,宗元跨步上前,拱手施禮,搶先說道:“依屬下之見,大人仍先穩固后方,盡快取得關南郡和金光郡這兩地的實際控制權,有了這兩個郡再加上天淵郡,支撐五十萬的大軍已不是難事,另外,大人還應該盡快著手給其它各郡的郡出書信,爭取得到大風各地郡的支持,如此一來,大人不僅沒有后顧無憂,還能大大削弱鐘天逆賊的實力,一舉兩得!”
    “恩!”唐寅聞言,大點其頭,他就喜歡聽這種能給他實際方案的意見。他沉吟片刻,看著宗元笑問道:“依宗大人之見,我當如何能掌控關南郡和金光郡這兩地的實權?”
    宗元一笑,說道:“很簡單,廢掉原郡,另立新郡!”
    唐寅眼珠轉了轉,隨后瞇縫著眼睛,疑問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殺掉趙輝和于濤二人?”
    “不、不!”宗元連連擺手,說道:“大人現在要想取得其它郡守的支持,就必須得善待趙輝和于濤,不僅不能殺,還得提升二人的官職,當然,大人可給兩人有名無實的空職,亦可順水推舟的剝奪二人手中的實權。”
    唐寅腦筋飛轉,邊聽邊點頭,等宗元說完,他自然而然地看向邱真,詢問他的意思。在唐寅的內心深處,他最信任最為依仗的還是邱真。
    見唐寅詢問地向自己看來,邱真笑了,點頭說道:“宗大人的意見也正是我的意思,不過,我倒是覺得趙大人為人忠厚誠信,老實可靠,可委以重任,不動為妙,而于濤兩面三刀,實屬小人,不易讓其身居要職,可以讓他做天淵、關南、金光這三郡的總巡查使,即給他升了官,又無實權,日后等大人消滅叛逆,便可將其輕松除掉。”
    “哈哈——”唐寅聽后,仰面而笑,說道:“邱大人和宗大人所言極是,就按照你二人的意思辦!”
    邱真說道:“大人可在金光郡郡府淮陽召見三郡的郡、縣,聽其言,觀其行,對這些人究竟是留是棄,大人亦可當面判斷!”
    “恩!”唐寅再次點頭,說道:“邱大人,此事你來安排!”
    “是!大人!”
    唐寅對邱真的倚重,張哲等謀士沒覺得怎樣,但宗元是看在眼里,記在心上。等唐寅和邱真的話告一段落,他拱手說道:“大人,屬下有對寧兵之計,不知當講不當講?”
    對權謀上的勾心斗角,唐寅其實興趣不大,他真正感興趣的還是在軍事方面。聽了宗元的話,他眼睛頓是一亮,笑呵呵道:“宗大人既然投奔到我這里,就是自家兄弟,不用客氣,有什么話盡管講來!”
    宗元聞言,心中一暖,他連忙施禮,然后正色說道:“這次我軍對寧軍取得大勝,傷了寧軍的元氣,但是卻沒有傷及到寧國的元氣,若是寧國有心大力扶植鐘天這個傀儡,也許還會增派大軍進入我風地,如此一來,我軍想消滅鐘天,驅逐寧軍,還是困難重重。在屬下看來,只要我軍能攻占一地,便可隔絕寧國的援軍,還可將余下的寧軍困在我風地之內,對我軍將極為有利!”
    “哦?你說的是什么地方?”
    “潼門!”
    “潼門?”別說唐寅聽后大吃一驚,邱真等人亦是面露驚色,紛紛轉頭向宗元看去。
    宗元說道:“潼門是我大風的西門戶,也是寧國的東門戶,無論誰能占領潼門,都可取得對對方的絕對優勢。我軍若是能占領潼門,不僅寧國無法再增派援軍近來,而且戰無雙和戰無敵都得被活活困死在我大風境內!”
    等他說完,唐寅等人久久無語。
    潼門的重要,世人皆知,可是正處于金光郡的天淵軍,怎么可能去占領遠在千里之外的潼門?而且潼門已被鐘天割給寧國,現屬寧國領地,其中駐守大量的寧軍,怎么可能打得下來,而且己方若是向潼門進軍,肯定會打草驚蛇,只怕還沒趕到潼門,就得陷入寧軍的包圍。
    眾人仔細斟酌了一會,紛紛搖頭,覺得此計太不切實際,也根本沒有辦法做到。
    宗元把眾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他微微一笑,說道:“兵行險著,方能取得奇效!正因為潼門現在已割讓給寧國,那里駐守的寧軍反而不會太多,而且潼門的防守是西強東弱,只要我軍能突然殺出,出其不意,定能一擊成功!”
    “如何能出其不意?”張哲搖頭說道:“從金光郡前往潼門,要途經樂湖郡、都城以及都城以西的三個郡,另外,潼門西側二百里的風地都已割讓給寧國,遍地是寧人,我軍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覺,不走漏一點風聲的接近潼門?”
    他的疑問,也正是眾人心中所想,偷襲潼門固然是個奇謀,但實施起來困難重重,不太切合實際。
    宗元似乎早料到有人會有此一問,他沒有作答,反而看向唐寅,笑問道:“大人與莫非斯聯邦的貝薩城邦十分交好,對嗎?”
    他的問話等于是廢話,如果唐寅與貝薩人關系不好,貝薩的重裝甲騎兵怎么可能趕過來增援唐寅,甚至連貝薩公主都親自前往。
    唐寅略微皺了皺眉頭,揚道:“繼續說下去!”
    宗元目露精光的幽幽說道:“我軍若是走風國境內,自然會被寧人得到消息,甚至還沒到潼門,便會遭到寧軍的阻擊,但是,我軍若是不走風地,由莫非斯聯邦的領地繞路而行,去往潼門,寧人可就察覺不到了!”
    “呀——”聽聞這話,眾人忍不住紛紛吸氣。
    正所謂一句話點醒夢中人,在場的這么多謀士和幕僚,誰都沒想過向莫非斯聯邦的借路,繞行前往潼門。莫非斯聯邦可并非貝薩城邦這一國,而是由二十多個大大小小的城邦聯盟組成,只不過其中以貝薩城邦的實力最強,而且也最兇悍好戰,經常對風地用兵,掠奪殺人,數十年來令風人苦不堪言,現在唐寅與其關系交好,自然可以通過貝薩城邦,與其他城邦取得聯系,借路這樣的小事想必也不會太難。
    潼門以西是風地,潼門以東是寧地,而潼門以北,不足二十里的地方就是莫非斯聯邦杜基城邦的領地,二十里之遙,即使是步兵展開急行軍,在半個時辰內也能趕到,即便途中被其現,這么短的時間內寧國也難以集結大軍。
    細細分析,此計當真是條妙計啊!唐寅深吸口氣,兩眼精光閃爍,不由得對宗元刮目相看。他揉著下巴,幽幽說道:“如此來看,我軍倒是完全可以嘗試偷襲潼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