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51

  “大人明見!”宗元聞言,心中大喜,他有能力,當然也得找到一個能認識到他能力的人,唐寅若是真能按照自己之計行事,取下潼門是十拿九穩的事,潼門一被己方攻占,整個戰局就會完成傾向于己方,等日后消滅鐘天,以及戰無雙和戰無敵一眾,他的功勞自然也是最大的。【】
    唐寅看看宗元,又瞧瞧邱真和張哲等人,問道:“諸位大人的意思呢?”
    眾人皆未敢馬上答言,此事事關重大,也關系到雙方的成敗,他們哪敢草率接言。
    會廳之內靜悄悄的,安靜得可怕。眾謀士和幕僚們都在心思急轉,考慮宗元計謀的可行度有多高。過了許久,還是張哲最先打破沉默,說道:“宗大人的計謀確實高明,不過,我想問一下宗大人,我軍當派多少人前往合適?派去的人多,會使我軍兵力分散,若派出的人少,只怕又守不住潼門,還有,我軍若是偷襲成功,順利攻占潼門,接下來勢必要受到寧人的圍攻,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又能堅守多久?”
    張哲問的這些問題都很實際,并非是把潼門打下來就完事了那么簡單,寧人怎么可能會把這么重要關系到命脈的城池仍給別人,一旦被攻占,寧軍瘋狂反撲是必然的,能不能守得住還在兩說呢!
    唐寅點點頭,覺得張哲所問有理,他舉目看向宗元,等他回答。
    “兵貴精不貴多,大人派五萬精兵前往即可!”宗元信心十足地說道:“大人還應派一位經驗豐富又善于奇謀的主帥,依屬下之見,梁啟粱將軍可擔當此任,另外軍中還應有一位勇冠三軍、萬人不敵之勇的大將,在危急時刻可挺身而出振奮軍心,元讓將軍最為合適!”
    唐寅聽完,咧了咧嘴,半晌無語。宗元倒是獅子大開口,一下子要把自己身邊的兩員大將都調走。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梁啟和上官元讓,一位是統兵治軍的鬼才,一位是縱橫天下無人能敵的猛將,萬一這兩人被困潼門的時候有個三長兩短,唐寅都得心疼死,對天淵軍也是個折斷臂翼的巨大損失。
    涉及到這二人,唐寅開始猶豫不決,難以做出決斷。他沉默良久,方慢悠悠地說道:“我知道了,此事……再重長計議吧!”
    “大人!”宗元正色說道:“兵貴神,此事萬萬拖不得,萬一等寧國援軍通過潼門,進入風地,與戰無雙和戰無敵一眾匯合,我軍即使成功占領潼門,效果也會大大減弱,還望大人早做決定!”
    “這……”唐寅面露難色,沉吟未語。
    “大人!”宗元還想繼續進言,邱真向他擺擺手,打斷他下面的話,然后對唐寅說道:“大人,我倒是覺得宗大人所言有理。好鋼就要用在刀刃上!由梁將軍和上官將軍統帥五萬精兵前往,不僅能輕易攻占潼門,在防守時亦可讓潼門變成鐵板一塊。我軍若是能在潼門站穩腳跟,戰無雙和戰無敵的殘部便會軍心動蕩,不戰自亂,鐘天也將失去一個強有力的幫兇,這對我方而言大大有利,還望大人不要在此事上優柔寡斷,耽誤戰機!”
    邱真說起話來可比宗元要直接得多,也只有邱真敢在唐寅面前直數他的不是。果然。唐寅被邱真說的老臉漲紅,一直以來,還從沒有人用優柔寡斷這樣的詞匯來形容過他。他雙眉緊鎖,眼中閃爍出綠幽幽詭異的精光,將心一橫,牙關一咬,揚頭說道:“來人!”
    隨著他的話聲,從外面走進來兩名侍衛官,站到唐寅面前,插手施禮,道:“大人有何吩咐?”
    “你二人立刻去找粱將軍和元讓將軍,我有要事和他二人商議!”
    “是!大人!”
    兩名侍衛官插手施禮,接令而去。見狀,宗元暗暗松口氣,同時感激地瞥了邱真一眼,現在看來,在唐寅身邊真正說話有分量的人還是邱真。
    時間不長,梁啟和上官元讓相繼趕到,見到唐寅,二人紛紛拱手施禮,問道:“不知大人有何事要與屬下相商?”
    唐寅沉默片刻,然后把宗元所出偷襲潼門的計謀原原本本向他二人講述一遍,最后,他說道:“宗大人提議,要由你二人率五萬精兵前往,不知梁將軍和元讓是否愿意擔此重任?”
    粱啟暗皺眉頭,沒有馬上答話。此事說來簡單,但做起來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繞路前去偷襲潼門倒是可以,但想長久的守住潼門,那太難了,到時背腹受敵,戰斗必然異常艱苦,只帶五萬人前往,實在兇多吉少。
    沒等粱啟說話,上官元讓已咧開大嘴笑了,還特意深深看了一眼宗元,暗示他很有眼光。他沖著唐寅說道:“這是小事情,盡管交給我了,有我在,取下潼門,易如反掌,有我在,寧軍也休想再踏入潼門半步!”
    他旁邊的梁啟聞言,有些哭笑不得,感覺在上官元讓的心里,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兇險為何物。他可沒有上官元讓那樣的信心十足,正色說道:“大人,由元讓將軍和屬下統軍前往當然可以,不過,五萬士卒實在太少了,屬下想帶三水軍十萬將士前去,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哦……”唐寅略微沉吟了一下,便點頭應道:“可以!”
    “另外,屬下還有一個事,元讓將軍隨我同行,必須得聽從我的安排!”梁啟說到重點,軍中不可能有兩名主將,必須得一主一副,不然的話,在戰場上一個說東一個說西,全軍就亂套了。
    沒等唐寅說話,上官元讓已不滿地挑起眉毛,加重語氣,說道:“梁將軍,我想你忘了,我可是天淵軍的總先鋒,而你只是三水軍的統將,憑什么要我聽你的,你應該聽我的才對!”
    梁啟翻了翻白眼,側過頭去,低聲嘟囔道:“若是讓我聽你的,只怕攻下潼門后想堅守三天都難。”
    “你說啥?”上官元讓虎目圓睜,瞪著后腦勺沖著他的梁啟,拳頭握緊,看上去象是要掄拳揍人似的。
    梁啟聳聳肩,不再說話。
    看著他倆,唐寅搖頭苦笑,轉目深深看眼宗元,言下之意,你現在還認為由這兩人統兵前往合適嗎?
    宗元明白唐寅的意思,他含笑點點頭,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唐寅輕嘆口氣,對梁啟和上官元讓說道:“元讓,梁將軍在統兵作戰方面的經驗確實比你豐富的多,等到交戰時,你就聽從梁將軍的安排吧!”
    “大人,我……”上官元讓還要說話,唐寅擺擺手,并用眼神制止住他,隨后又問梁啟道:“梁將軍還有什么條件?”
    梁啟搖搖頭,說道:“有三水軍十萬,元讓將軍又能聽從我的指派,就這足夠了。”
    唐寅問道:“那么,梁將軍若是攻下潼門后,能守多久?”
    梁啟想了想,說道:“這得看城中的糧食囤積多少,若是糧食充足,以潼門的防御,守上一、兩個月應該沒問題!”
    “哦!”唐寅眼珠連轉,心里也在盤算時間。若是按照梁啟所說,只能堅持一兩個月,這么短的時間里己方恐怕都未必能打到鹽城,現在便派梁啟和上官元讓二人還為時尚早。他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向莫非斯聯邦借路行軍一事我還得先找肖娜公主商談,等具體事項都敲定下來,我再找你二人細談。”
    “是!”梁啟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禮。
    其實,這次唐寅能派他前往偷襲潼門,梁啟心中并無埋怨之意,反而覺得這是自己建功立業的好機會,當然,其中的兇險也是極大的,即便有上官元讓相陪,即便可以統帥十萬三水軍,但能在潼門堅持多久,他心里也沒底。
    此時算是草草地定了下來,事后,唐寅立刻找來樂天和艾嘉二人,讓他倆散布眼線,查探潼門一帶的具體情況,尤其是寧軍在潼門的駐軍數量,必須得查探清楚。只聽唐寅讓他二人去查之事,便可判斷出來唐寅有意圖謀潼門,事關重大,樂天和艾嘉二人不敢大意,急忙領令而去。
    向他二人交代完后,唐寅這才動身,去找貝薩公主,肖娜。
    對寧軍一戰得勝后,天淵軍繼續駐扎在金華城外,并未撤走,只是軍中的主要將領、統帥們都已住進城內,肖娜自然也搬入城里。
    金華城雖然不是重鎮,但地處交通要路,過往的游人、商隊很多,城內也十分熱鬧,商業興盛。
    入城之后,肖娜基本就沒在自己的行館里停留多久,整天與布萊恩等幾名貝薩青年貴族在城中四處閑逛,看什么都覺得新鮮,而城中的百姓也沒見過貝薩人,對他們興趣更濃,常常駐足圍觀,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當唐寅來找肖娜的時候,她又不在行館里,問留守的女侍衛,說公主殿下已與布萊恩等人去城北的集市游玩。唐寅本想坐等肖娜回來,可等了一會,依然不見肖娜等人的身影,便主動前去城北的集市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