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52

  唐寅前往城北集市去找肖娜,他穿著便裝,身邊也只有上官元武、元彪二人。【】原本唐寅怕后方生亂,把上官兩兄弟安插在趙輝的身邊,現在寧軍已敗走回鹽城,局勢穩定,唐寅自然也就把上官二人召了回來。
    金華城的城集市很大,也很熱鬧,商販眾多,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絡繹不絕。這么大的集市,又這么多的人,想從中找人可不容易,好在肖娜他們都是貝薩人,在風人當中十分扎眼,向商販們一打聽,便得知他們所去的方向。
    在集市的尾端,唐寅終于看到了手中提著大包小卷的肖娜一行人。他們的東西都沒少買,吃的用的穿的都有,即便是肖娜,懷中也抱著一大卷包好的綢緞。唐寅看罷,暗暗搖了搖頭,快步走上前去,開玩笑地說道:“你們要是把整個集市都搬回去嗎?”
    突然見到唐寅來了,肖娜等人先是一驚,然后皆是面露喜色,紛紛笑問道:“你怎么來了?”
    “我找肖娜公主!”唐寅沖著布萊恩幾人點點頭,然后看向肖娜。
    今天她沒有穿戴盔甲,也沒有穿貝薩的衣服,而是選了一套風國的長裙,外面簡單地披了一件白色的大氅,看上去少了幾分英氣,而多出幾分小女人的嫵媚,只是風人的衣服穿在金碧眼的肖娜身上,唐寅怎么看怎么覺得別扭。
    這時,肖娜也在打量唐寅。自入城以來,唐寅事務繁雜,她就再沒見過他,今天見到穿著便裝的唐寅,眼前亦是一亮,現在他少了在軍中時的霸氣,給人的感覺更平和,也更容易親近。她笑問道:“找我有事嗎?”
    “恩……”唐寅點點頭,說道:“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沒等他說下去,肖娜笑道:“已經到中午了,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
    唐寅沒有意見,點頭應道:“好!肖娜公主想吃什么,由我請客。”
    肖娜笑的開心,咯咯說道:“當然要你請了。”說著,她舉目向四周張望,見不遠處有家規模不小的二層酒樓,她揚頭說道:“我們就去那里吃吧!”
    “好。”
    唐寅和肖娜走在前面,上官兩兄弟和布萊恩等人則跟在后面,一路上眾人說說笑笑,進入酒樓。
    酒樓的生意很好,此時又正是飯口時間,里面的食客很多,一樓全被占滿,只有二樓還有兩桌空位。唐寅和肖娜等人被店小二領到樓上,隨后點了一些酒菜。他們剛一上來,周圍的食客們就安靜下來,紛紛向他們張望。
    畢竟在大多數風人的眼里,人高馬大又五官深刻的貝薩人還是很稀奇的。
    這種無論走到哪里都會倍受人們矚目的情況唐寅沒有經歷過,不過想來其中的滋味也不會太好受,畢竟沒有誰會愿意被周圍人象看怪物似的目不轉睛地盯著看。
    他忍不住看向坐在他對面的肖娜,后者倒是全然沒有別扭或者不自在的表現,一副怡然自得又泰然處之的模樣,似乎對這種事情早已司空見慣了。
    其實這也難怪,肖娜是貝薩城邦的公主,身份顯赫,即便是在貝薩境內,無論走到哪里也都是人們的焦點,從小到大,她對此早就已經習慣了,而且身為公主,自小便接受宮廷禮儀的嚴格訓練,這也養成她處變不驚的個性和貴族特有的氣質。
    “城內的條件沒有讓肖娜公主失望吧?”唐寅拿起茶杯,吹了吹飄在上面的茶葉,淺飲一口,隨意地笑問道。
    “行館的條件還不錯!”至少比住在軍帳里要強上百倍。肖娜在心里又補充一句。她學著唐寅的樣子,也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她動作緩慢,但又沒有柔弱之感,讓人看上去會覺得很舒服,甚至是一種享受,這就是身為公主舉手抬足之間自然流露出來的禮儀。
    她放下茶杯,想起唐寅說找她有事相商,問道:“寅,你找我有什么事?”
    唐寅一笑,說道:“不急,等回行館之后再說!”事關機密,他當然不會在人多眼雜的公共場所談論軍機大事。
    肖娜怪異地看了他一眼,不過也沒再追問。
    這時候,酒樓里的嘈雜之聲又漸漸恢復,只不過人們談論的焦點都集中在肖娜一行人的身上。
    現在雖說天淵郡已與貝薩城邦展開商貿,邊境局勢穩定和平,而且貝薩還特意派出三萬的重裝甲騎兵協助天淵軍討伐逆賊,不過貝薩人兇殘又野蠻的習性早已深入人心,風國大多數百姓對其也沒有好印象。
    人們討論的聲音越來越大,靠窗而坐的唐寅甚至已能聽清楚具體的話聲,象‘貝薩人跑到風國干什么?’‘貝薩人滾回貝薩國去!’這樣的話音此起彼伏。
    肖娜和布萊恩等人不懂風語,自然聽不懂,不過唐寅卻大皺眉頭,不管風國以前與貝薩有多深的糾葛和恩怨,現在畢竟已經化解了,而且貝薩又出兵增援,即使不感激,也用不著如此態度抵制貝薩人。
    見唐寅的眉頭挑動,目光旁視,肖娜疑問道:“怎么了?”
    “沒什么。”唐寅回過神來,沖著淡然她一笑。正好這時候店小二把酒菜一一端上來,唐寅擺手說道:“吃飯吧!”
    店家的廚藝不錯,飯菜也很可口。這段時間以來,肖娜已學會使用筷子,夾起飯菜來度倒也不慢。正當眾人邊吃邊聊的時候,靠墻角那桌的四名食客紛紛站起身形,目光盯著肖娜,直直走了過來。
    只看對方的舉動和眼神,唐寅就知道麻煩找上來了,不過他也沒聲張,繼續吃飯,坐看這四人到底要干什么。
    四人走到唐寅和肖娜這桌的近前,站定,目光下垂,在眾人的身上掃來掃去。
    肖娜又不是瞎子,身邊突然多出四個陌生人,她十分意外,放下筷子,揚起頭來,問道:“你們有事嗎?”
    她一仰頭,對方也正好看清楚她的長相,四人同是一怔。肖娜皮膚雪白,眼睛大而明亮,眼窩深陷,鼻梁高挺,唇紅齒白,五官深刻,無論在貝薩人還是風人的眼里,她都算得上是容貌艷麗又氣質高雅的女郎。
    四人只是稍怔片刻就回過神來,中間一位三十多歲的漢子嘴角挑起,皮笑肉不笑地問道:“貝薩人?”
    他們聽不懂肖娜的話,肖娜也同樣聽不懂他們的話,她只能轉目看向唐寅,詢問他對方在說什么。
    唉!暗嘆一聲麻煩,此時唐寅想吃飯也吃不消停了,他問四人道:“她是貝薩人,有什么問題嗎?”
    肖娜身為貝薩公主親自前來風國,消息還未傳出去,所以普通人對她的身份毫不知情。
    四人根本沒有理會唐寅,甚至都沒多看他一眼,目光齊齊落在肖娜白皙又細致的臉上,繼續說道:“你們不在貝薩國好好呆著,跑到風國干什么?”說著話,那名漢子伸出手來,按住肖娜的肩膀。
    貝薩人固然豪放,但身為公主,被陌生人搭肩,這也屬大不敬。肖娜玉面頓時沉了下來,肩膀猛的一震,將那大漢的手掌彈開,與此同時,布萊恩等人紛紛站起身形,臉色陰沉,目露火光,直視對方。
    “哎呀,蠻人就是蠻人,脾氣還挺大的!”那大漢全然沒把他們的惱怒放在眼里,嬉皮笑臉地又伸手摸向肖娜的面頰。
    這一下,不用肖娜話,布萊恩等人已忍不住了,隨著沙的一聲,布萊恩率先把肋下的佩劍抽了出來,劍直指大漢的喉嚨,冷冷說道:“放肆!再對公主不敬,小心你的腦袋!”
    大漢雖然不知道他說什么,可也能聽說是在呵斥自己,他倒退一步,隨后仰面而笑,轉頭對酒館里的其他食客說道:“你們看看,貝薩人在我們大風的土地上都敢如此囂張,毫無禮數,簡直就是一群沒開化的野人!”
    “哈哈——”隨著他的話聲,周圍的食客們皆大笑起來。
    人們的笑聲異常刺耳,也令聽不懂風語的肖娜等人面紅耳赤。
    “你……”布萊恩氣的七竅生煙,可是語言不通,而且又是在風國領地,他還真拿這個主動來挑事的大漢沒辦法。
    這時,唐寅突然說道:“夠了!閣下也不要太過分。”
    直到這時,四人才正眼看向唐寅,他們明顯不認識唐寅,也不知道他的身份,為的那名大漢把大嘴一撇,反問道:“你是風人還是蠻人?”
    “當然是風人!”
    “既然是風人,卻和蠻人坐在一起,你不覺得自己丟風人的臉面嗎?”那大漢義正嚴辭的質問。
    唐寅差點氣笑了,這可真是惡人先告狀啊!他幽幽說道:“難道閣下當眾輕薄一個貝薩的女孩就是給風人臉上增光了嗎?”
    聞言,那大漢臉色頓變,眼中流露出兇光,狠聲說道:“這么說來,你是站在蠻人那一邊了嗎?”
    唐寅聳聳間,目光一轉,看了看在坐的其他食客,這時,眾人也都紛紛向他望來,眼神中盡是厭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