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55

  等三郡的郡、縣趕到淮陽還有一段時日,期間唐寅也沒有閑下來,單單是平原、三水、赤峰、直屬四個軍團提報的兵團長、副兵團長、千夫長的名單就夠唐寅審批一陣子的。基本每個軍團提交的名單都是厚厚一沓,里面包括人選的詳細資料以及軍功等等。唐寅只將各兵團長人選定下來,至于副兵團長以及千夫長的人選,全部交給邱真去處理。
    他住在淮陽的這段時間里,當地前來拜會的官員自然也不少,天天都有人來擺放,行館門前車水馬龍,絡繹不絕。唐寅生性隨意,不喜歡這種官場上的客套,對前來擺放的人,他都推給宗遠代替自己接見。畢竟宗元本來就是在淮陽任職,和當地的官員都很熟悉,由他出面,也更能應付自如。
    這些官員都心中有數,現在郡雖然還是于濤,但真正掌控大權的則是唐寅,為了自己日后的前程,他們自然百倍討好,前來時都從家中帶著不少的金銀珠寶。
    由于唐寅避而不見,只能見到宗元,眾官員們也只能從后者的嘴里探聽消息,當然,對宗元的打點也是少不了的。宗元是來者不拒,有人想通過他送唐寅錢財,他照單全收,有人想買通他替自己向唐寅美言,他也滿口答應,財物也都統統收下。
    不過宗元是收人錢財,卻不替人辦事,官員們送給唐寅的金銀,他一點不少的都交給唐寅,官員們給他的錢財,他也是一文不往外交,全部裝進自己的口袋。他這樣的做法瞞不過暗箭人員的眼睛,這種私受錢財的事是唐寅最討厭的,按理說暗箭人員應把他先扣住,審查清楚之后再交由唐寅處理,不過宗元給唐寅出了偷襲潼門的妙計,現在在唐寅面前可是大紅人,深得后者的賞識,暗箭人員也不敢輕易動他。
    程錦身為暗箭的頭領,為此事也找過唐寅,把他所了解到的宗元所作所為全部密保給唐寅,詢問他的意思。此時的暗箭組織正由探察情報的部門逐步走向特務部門轉變,類似于明朝士時期的兩廠一衛。
    聽完程錦的報告之后,唐寅頗感莫名其妙,如果宗元死后賄賂的話,那他一定得為人辦事啊,可是他在自己面前從未對淮陽的某個官員說過好話,剛好相反,他還時常向自己進諫,哪個官員能力不夠,不足以重用,哪個官員人品太差,不值得信任等等。
    他有些不確定地問程錦道:“你查的這些沒問題?”
    程錦面色一正,急忙說道:“大人,屬下怎敢誣告宗大人?”
    唐寅點點頭,程錦是心狠手辣一點,但為人非常正直,如果沒有十足的證據,他不會在自己面前說宗元的不是。他垂下頭來,眼珠轉動,沉思良久,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說道:“宗大人即便收了大家的好處,但并沒有做出不盡職的事情,就隨他去吧!”
    “哦••••••是!大人!屬下明白了。”程錦拱手施禮,轉身離去。
    得知宗元私收賄賂的事,唐寅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倒更加信任起宗元。
    人都是有喜好的,只要知道他的喜好,就更容易控制他,怕就怕他沒有喜好,找不到他的弱點。宗元好財,而且也貪財,這是好事,由此也能看出他的野心并不大,怕就怕象鐘天那樣的人,在身邊不顯山不露水無欲無求卻不知道什么時候抓住機會就在你背后突然捅你一刀。
    這就是宗元的高明之處。
    他早就看出唐寅疑心甚重,要取得他的信任太難,現在是唐寅的起步階段,他能夠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可一旦等日后他功成名就了,以唐寅的邪氣和殘暴,他身邊的人可就未必會受到善待。宗元此時刻意表現出貪財的習性,就是為了打消唐寅的疑慮,也是表明自己并無野心,更不會威脅到唐寅。
    唐寅麾下的謀士幕僚有那么多,其中還不乏邱真、張哲等這種聰明絕頂又深謀遠慮的天才,可是就目光長遠這一點上,他們都不如宗元。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十日后,距離淮陽最遠的上官元吉等人也趕到淮陽。
    這時,天淵郡、關南郡、金光郡三郡的高官都齊聚淮陽。
    在郡府的官邸,于濤準備盛宴,款待唐寅以及其他各郡的郡、縣守。
    天淵郡三個縣、關南郡三個縣、金光郡四個縣,單單是縣就有十人之多,偌大的正廳兩側坐滿大大小小的官員,郡守府的侍從們進進出出,不時將一盤盤的酒菜、水果送到各桌。
    按照唐寅的意思,正廳的中央還架起一只烤全羊,羊肉已經六七分熟,肉香味飄散滿屋。難得三郡的官員都聚在一起,許多人之間都不認識,此時相互寒暄,互相敬酒,大廳內熱鬧異常,歡聲鼎沸,笑語不斷。
    人們當然不會不知道這場宴會的主角是誰,前去向唐寅敬酒的人更多,在他身邊為了一大圈,飯菜還沒吃幾口,唐寅的酒已喝下十余杯。
    唐寅的酒量再好,也招架不住這么多人的輪流敬酒,見眾人沒完沒了,他站起身形,擺了擺手,說道:“各位大人都回自己的座位吧,我有話要說!”
    聞言,眾人不敢怠慢,急忙各回各座,靜等唐寅話。
    唐寅站在原地,先是環視在場的眾人一眼,隨后悠悠而笑,他拿起桌子上的匕丨,繞過桌案,走到大廳的正中眼,在烤全羊上面割下一條肉,塞進嘴巴里,嚼了兩口,他笑道:“味道不錯!”說著話,他目光一轉,看向于濤,說道:“這次能成功打退寧軍,于大人可是功不可沒啊!”
    “啊!大人客氣、大人客氣!”于濤受寵若驚地連連躬身施禮,亦是滿臉的得意之色。
    唐寅說道:“如果不是于大人投誠倒戈,我軍的后方不會這么快的穩定下來,對寧軍作戰也有后顧之憂,無法使出全力。”頓了一下,他笑問道:“于大人,不知你想要什么獎賞?”
    于濤忙道:“協助大人抵御寧軍,是下官當做的事,也是應盡之義務,不敢要獎賞!”
    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唐寅心中冷笑,搖搖頭,說道:“有功要賞,有過要罰,這是大風的律法,于大人就不用謙讓了。”說著,他又瞧瞧其他人,眾人的表情沒什么變化,但眼神都在向于濤那邊飄,其中還隱隱有羨慕之意。
    “鐘天大逆不道,弒君奪位,人人得而誅之,現在我們三郡更應該團結一致,齊力對抗鐘天,各位大人認為呢?”
    “唐大人所言極是!”
    “嗯!”唐寅點點頭,對于濤笑道:“我看這樣吧,于大人只做一郡之守,實在是大材小用了,你就做三郡的總巡察使吧,巡查三郡的大事小情,不知于大人意下如何?”
    “這••••••”于濤聞言,臉色頓變。巡察使只是個虛位,本身并無實權,而且還不遭人待見,走哪都遭人白眼,這可是個費力又不討好的苦差事,這哪有做一郡之守來的安穩和舒適?
    于濤倒吸口涼氣,急忙起身說道:“唐••••••唐大人,我••••••我還是做我的郡好了,三郡總巡察使這個職務,下官實在••••••實在承受不起!”
    唐寅笑了,疑問道:“于大人可是對我的安排不滿意?”
    “不、不、不,下官絕對沒有那個意思,只是我覺得我能力有限,無法••••••無法擔此重任,壞了大事••••••”
    沒等他說完,唐寅已連連擺手,笑道:“于大人就不用再謙虛了,我主意已定,總巡察使一職非于大人莫屬!”
    “可••••••”
    “軍中無戲言,在官場上也不會有戲言,既然我話已出口,于大人就不用再多說了。”唐寅笑吟吟地說道。他臉上在笑,但眼中卻是精光四射,犀利的目光落在于濤的臉上,令后者不由自主地激靈靈打個冷戰,到了嘴邊的話也沒敢說出口。
    他能忍住,可是他手下的四個縣可忍不住了。這四人都是于濤的親信,也是靠著于濤才坐上縣的寶座,一旦于濤走了,他們的職位可就不保了。
    其中一個四十出頭尖嘴猴腮的縣開口說道:“唐大人這么安排,實在不妥吧?!”
    “哦?”唐寅轉目看向他,疑問道:“有何不妥?”
    “唐大人雖然是提升了于大人的官階,不過這總巡察使只是個虛職,這不等于是明升實降嗎?唐大人口口聲聲說要給功勞甚大的于大人重賞,但卻是用這種排擠人的方式,難道唐大人就不怕被人取笑嗎?”
    他的話很重,也直切重點,沒給唐寅留任何的顏面。
    于濤嘴上沒有說話,但心里卻很高興,心腹就是心腹,真到關鍵時刻,還得靠他們給自己講話。
    隨著這名縣的直言不諱,大廳的氣氛立刻講話,人們紛紛吸氣,打氣都不敢喘,一道道目光紛紛投向唐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