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57

  上官元吉雖然喜歡清閑,但唐寅能把三郡的政務都交給他管理,可見對他的重視和信任程度。上官元吉對唐寅的知遇甚為感動,說道:“大人盡管放心,屬下自會拼盡全力,為大人打造出一座堅實的后盾!”
    聽他這么說,唐寅暗暗松口氣,拍拍上官元吉的肩膀,又道:“元吉,你一個人畢竟精力有限,不可能在三郡來回跑,各郡的具體事務你可交由信賴得過的人去管理,你坐鎮淮陽指揮大局就好。”
    上官元吉點點頭,笑道:“屬下明白。”
    唐寅沉思片刻,說道:“現在軍中的糧草依然緊張,從三郡尤其是金光郡籌備糧草一事必須得抓緊。”
    “是!大人。”
    “還有,金光郡剩下的三個縣,你能用則用,不能用,則全部踢掉,不用留有情面,更不用懷有顧慮,你盡管放手去做。”
    “明白。”
    “金光郡的稅收和支出可能是筆爛賬,我這邊會把宗元宗大人調派過來協助你,畢竟他對金光郡的情況比較熟悉。”
    “是!多謝大人。”
    唐寅把能想到的問題都交代完,這才令人把趙輝也找來,交代他最近大軍準備南下進攻樂湖郡,令他多多籌備軍餉和糧草,以做軍需開支。趙輝沒有被唐寅排擠,還繼續做他郡的位置,心中自然感激,對唐寅馬是瞻,邊聽唐寅的吩咐邊連連點頭應允。
    唐寅罷丨免于濤的第五天,肖娜公主連同麾下的幾名將領也到了淮陽,并且帶給唐寅一個消息,肖娜寫給尼克斯的書信已經送到貝薩城,而且克尼斯也滿口答應下來,并派人給杜基的國王阿爾登?艾倫瑞奇捎去口信,知會此事,至于杜基城邦那邊的反應,也會很快傳回。
    聽完肖娜的話,唐寅十分高興,貝薩國王肯出面幫忙,此時也就成功了十之**。
    本來在他和肖娜等人看來都是十拿九穩的事,卻偏偏出了問題。收到貝薩國王尼克斯的口信后,身為杜基城邦國王的阿爾登?艾倫瑞奇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而是提出一個條件,讓唐寅親自前往杜基城一會。
    克尼斯對他這樣的答復當然不滿意,再次派人前往杜基城詢問他究竟是什么意思。這一次,阿爾登?艾倫瑞奇給克尼斯寫了一封長信,說明自己的苦衷。
    杜基城邦與風寧兩國都有接壤,與風國接壤的地方是窮山惡水,人煙絕跡的荒蕪之地,之間也沒有什么往來,但與寧國接壤的區域甚廣,雙方雖然不至于交好,但也沒生過大的沖突,嚴格來說,杜基城邦對實力正盛的寧國還是充滿畏懼的。他們給唐寅借路,這可不是借完就沒事了,如此做法就等于得罪了寧國,萬一日后寧國出兵報復怎么辦?這一點身為國王的阿爾登?艾倫瑞奇必須得顧慮到。所以他提出一見唐寅的條件,先他要先看看唐寅這個人,看看他是不是真有過人之處,其次,也要和唐寅談清楚,借路可以,但日后寧國若出兵報復,他會不會派兵前來協助。
    看過他的書信之后,克尼斯基本明白了阿爾登?艾倫瑞奇的顧忌,他當即回信,拍著胸口保證,若是寧國攻杜基,貝薩一定出兵援助。可是阿爾登?艾倫瑞奇是鐵了心要會會唐寅,提出只有唐寅親自前來,他才會考慮借路一事。
    想不到在這件“小事”上阿爾登?艾倫瑞奇如此堅持,最后克尼斯也沒辦法,給唐寅去封書信,說明此事。不過克尼斯與阿爾登?艾倫瑞奇的回來書信耽擱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當克尼斯給唐寅的書信到淮陽時,已是一個半月之后。
    這段時間里,唐寅當然不會閑呆著,他一邊著手整頓三郡,一邊抓緊時間訓練麾下的大軍,剔除掉軍中老弱病殘的士卒,再從三郡征收強壯的青年入伍,使天淵軍的戰力得到大幅提高。
    同時天眼和地網的探馬不時返回金光郡,將鹽城和潼門那邊的最新情況回報給唐寅。
    潼門駐守的守軍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大約在五萬左右,這段時間,潼門一直在加固東側的城防,看得出來,寧軍也擔心敵人從風地這邊攻打過來。另外,戰無雙和戰無敵所統帥的二十萬寧軍已全部退縮到鹽城,寧王嚴初并未給他二人增派援軍,但也沒有下令讓他二人退回寧國,只是將其安插在鹽城,讓其就近督導鐘天,由他招收風國的青壯年,重組中央軍,作為抗衡天淵軍的主力。
    嚴初在眾君王當中稱得上是一個年少有為的君王,自他即位以來,寧國展迅猛,國力急增強,而且嚴初自身也是文武雙全,不僅飽讀經書,而且天生神力,練有一身出類拔萃的靈武。
    在嚴初看來,唐寅為的天淵軍與鐘天為的新君王之間的戰爭,是風國的內戰,風國的內耗,寧國不宜插手太深,對抗天淵軍的主力,必須得是風人自己,寧軍沒有必要參與進去,消耗自身的國力。
    這次在金華城外的會戰,就是戰無雙和戰無敵在整體策略上的失誤,本不應該與天淵軍交戰,卻偏偏急于消滅對外,接過導致寧軍損兵折將多大二十萬之眾。嚴初雖然沒有責怪他二人,但內心中也對他倆生出不滿之意。
    嚴初是個有才華又沖勁十足的君王,但是他也有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剛愎自用,聽不見身邊人的意見,只要他認為是對的事情,無論是誰都更改不了。他希望由鐘天去與唐寅對戰,讓風人打風人,無論誰輸誰贏,對風國都是極大的內耗,使其國力傷損嚴重,以后也難以與寧國大軍抗衡,可是他忽略了一點,鐘天這個新君王不得人心,如果沒有寧國大軍的援助,只靠他自己,根本無法抵擋天淵軍的進攻,而戰無雙和戰無敵想以二十萬的兵力擋住五十萬的天淵軍,也難如登天。
    戰無雙和戰無敵戰敗之后,未得到寧國一兵一卒的補充,二十萬疲憊不堪又歸鄉心切的寧軍全部聚集到鹽城,士氣低落,毫無斗志而言。鐘天的狀況更慘,不僅兒子鐘文陣亡,中央軍也毀于一旦,以眼前的形勢想重新集結人力,重整中央軍,談何容易,招收新兵的文書張貼出去,可風國各地百姓根本無人來投軍,最后,鐘天只能下達強制命令,每家每戶,必須得出一人參軍,交不出人來得交錢,若是又沒人又沒錢,將以抗旨不遵論處,全族處死。
    這個強制的征兵令傳達到地方,引得風國各地的百姓怨聲載道、群情激憤,反對鐘天的聲音更大,地方上也沒人去執行鐘天的指令,法不責眾,若是一家不服從指令,地方官員還可以依旨論處,可是家家戶戶都不聽從指令,還能把當地的百姓都殺光嗎?
    地方上并沒有因為鐘天的強制征兵令而向鹽城輸送多少兵力,倒是鹽城內的百姓未能幸免,他們就在鐘天的眼皮子底下,想躲都躲不了,不管是威*還是恐嚇,最后還真給鐘天集結起十萬多人,另外又將鹽城內的奴隸湊到一起,算是勉強湊夠十五萬人,把中央軍的編制填補上。
    只是眼下這支中央軍與以前那支中央軍也不能同日而語,士卒們不僅毫無戰斗經驗,也未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更可笑的是全軍連個像樣的將領都沒有,兵團長、千夫長基本都是由鐘天的門客充當。
    將無良將,兵無精兵,這么一支中央軍的戰斗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聽著天眼和地網探馬回報的消息,唐寅不由得仰面而笑,鐘天這是在做垂死掙扎,強制征兵令無疑如飲鴆止渴,不僅見不到成效,還只會引民眾更大的不滿,現在鐘天雖然重組了中央軍,實際上卻是徒有編制,不堪一擊,而寧國未給戰無雙和戰無敵二人增派援軍,那更是愚蠢至極,等于是讓戰家兩兄弟以及麾下的二十萬寧軍坐以待斃,這時候不趁機南下進攻,還更待何時?
    正好此時尼克斯的書信也送到了唐寅的手里,看罷之后,他沒有多做考慮,當即決定,決定親自前往杜基走一趟。
    聽聞消息,邱真、上官元吉等人紛紛找上門來,樂天和艾嘉二人也跟來了。
    見到唐寅后,邱真開門見山地說道:“聽說大人要去杜基城邦?”
    “是啊!”沒想到一下子來了這么多人,唐寅十分意外,他莫名其妙地點點頭,環視眾人,咧嘴笑了,問道:“有什么問題嗎?各位不會認為杜基會對我有歹意吧?”
    “很有可能!”邱真直言不諱地說道:“這段時間,樂將軍和艾將軍也收集到不少關于寧國的情報。寧國和杜基的關系一直沒有生過交惡,而且之間還常有往來,雙方在邊境上的商貿也十分興盛,這次杜基的國王執意要求大人親自前往商談,只怕居心叵測,用意不良啊!”
    這一點唐寅還真沒考慮到,聽完邱真的話,他皺起眉頭,沉默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