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59

  玄望瘋瘋癲癲的,唐寅還真拿他沒辦法,只好跟著他向外走去。【】玄望一直把唐寅領到郡府的正院,只見院中停有數輛馬車,車上的東西都用布匹包裹住,遮的嚴嚴實實,好象生怕被人看到似的,不過即使包的再密實,唐寅也能看得出來,那是一架架的龐然大物。
    他嘴角抽*動一下,正視玄望,疑問道:“玄大人,這……就是你研制出來的弩機?”
    “是的,大人!”玄望看著馬車,兩眼放光,興奮地連連點頭。等了一會,聽唐寅沒有下文了,他回頭一瞧,唐寅已一聲不吭的往回走去。“啊?大人?大人……”玄望急忙追了上去,連聲問道:“大人,你……你怎么走了?”
    唐寅收住腳步,回頭指指玄望所謂的弩機,說道:“這就是你研究出來的東西?這么大的‘弩機’,你讓我方將士如何攜帶?還攻城拔寨、兩軍對壘,單單是搬運都成問題,帶上這種東西,行軍的度都會被拖垮!”
    被他一頓搶白,玄望臉上的興奮消失,臉色顯得有些難看,額頭的汗珠子也冒了出來,他急聲說道:“大……大人,屬下還有輕便的弩機,請大人務必過目!”說著話,他伸出手來,緊緊抓住唐寅的袖子,好象生怕他跑掉。
    唉!碰上這樣的人,唐寅的脾氣想也不出來,他輕嘆口氣,揚頭應付道:“帶我去看!”
    “好好好,大人這邊請!”玄望臉是頓時又堆滿笑容,把唐寅領到最后一輛馬車前。數輛馬車,只有這輛最正常,至少它還有車蓬。玄望挑開車簾,半個身子留在外面,半個身子探到車內,雙手劃來劃去,也不知道他在翻找什么東西。
    唐寅繞到他身后,探頭向車內瞧了一眼,隨即便扭過頭去,再不多看,馬車內亂的可以,各種的工具、材料、成品、半成品散落其中,亂糟糟的也分不清是些什么東西。耐著性子等了好一會,玄望的頭終于從車里縮回來,連帶著手中還多出一只輕巧的弩機。
    這只弩機體積很小,拿在手中也十分輕便。玄望恭恭敬敬地把弩機遞到唐寅近前,說道:“大人,這是屬下新研制出來的弩機,還給它起了名字,叫飛弩!”
    “哦?”唐寅接過,在手中掂了掂,感覺弩機比看上去要稍微重一點,他邊左右翻看,玄望邊在旁解釋道:“大人,別看這只弩機體形小,但可是由鐵力木制造而成,異常結實。大人可將飛弩配給騎兵,這也是屬下為騎兵量身打制的。大人請看,弩機的機身上有凹槽,可以固定弩箭,即使將士們在馬上再顛簸,也不用擔心弩箭會脫落,另外,由于材質堅韌,飛弩的威力也極強,近距離的情況下,可以擊穿鋼制盔甲,完全能對寧軍造成致命的殺傷!”
    唐寅邊看,玄望邊在一旁講解,也直到這個時候,他看起來才算正常一點,沒有再瘋言瘋語。
    聽完玄望的講述,唐寅拿起一根弩箭,放于弩機的凹槽內,然后特意把弩機翻個,正面朝下,背面朝上,再看弩箭,果然象是鑲在上面似的,紋絲未動,更沒有要脫落下來的跡象。唐寅嘖嘖稱奇,把弩弦拉開,掛住箭尾,隨后抬起頭來,環視左右,見不遠處有棵大樹,他抬起手臂,對準樹身,扣動弩機。只聽啪的一聲,弩弦彈動,弩箭急射而出,由于距離很近,弩箭在空中都沒怎么飛行,剎那間便釘到樹身上。
    呀!這弩還真能用!唐寅先是吃驚地看眼玄望,然后又低頭仔細查看手中的這只飛弩,這只弩機真稱得上構思巧妙,不拘一格,他是越看越喜歡,過了半晌,他方對身邊的侍衛說道:“把弩箭取回來!”
    “是,大人!”一名侍衛答應一聲,大步流星走到樹前,抓住弩箭的箭尾,想把它硬拔出來,可用了幾次力,弩箭依然死死釘在樹身上,沒有任何松動的跡象,那侍衛暗吃一驚,低下頭來,仔細查看,只見弩箭的四分之一都沒入到樹身之內。
    “啊!”侍衛驚訝不已,急忙回頭對唐寅說道:“大人,這……弩箭射的太深,拔不出來了!”
    “哦?”唐寅聞言,立刻走上前來,細細查看,可不是嘛,弩箭深深插進樹中,根本不是常人能拉得出來的。這時,唐寅不由得對玄望刮目相看,此等利弩,若是全面應用到騎兵當中,那無疑會使騎兵的戰斗力提高一個檔次。
    他來回把玩手中的飛弩,贊道:“好弩!”
    聽他贊賞,玄望大喜,象獻寶似的跑回到車前,從里面又取出一只弩機,然后跌跌撞撞回到唐寅近前,向前一遞,笑道:“大人,這是屬下改進的連弩,取名叫陣弩,弩機內含五支弩箭,可連續射,若是使用的將士夠多,便可形成持續不斷的箭陣,無論是攻城還是近戰,都具有壓制敵軍的功效!”
    現在唐寅可是對玄望信心大增,他接過弩機后,感覺手中沉甸甸的,這只弩機可比剛才那只飛弩重得多,弩身上的材料也多為鋼制。這回他沒有自己使用,而是交給身邊的侍衛官,讓他來試用看看。
    侍衛官雙手擎著弩機,走到距離老樹十米開外的地方,然后扣動弩機上的扳機。只聽啪的一聲,一支弩箭快似閃電,飛射出去,隨后,弩機內傳出吱吱的彈動聲,一支新的弩箭從弩匣中頂出來,侍衛先是一愣,隨后試探性地將弩弦再次拉回,扣動扳機的同時,啪的一聲第二支弩箭又飛射而出,射了兩箭,侍衛官有了經驗,立刻又拉動弩弦,把剩余的三支弩箭也一并射出去。
    唐寅在旁邊看邊暗暗點頭,弩機使用簡單,上手容易,即使沒用過甚至沒見過這東西的人也能很快的應用自如,這一點比弓箭要強上百倍,不過由于弩弦較弓弦短許多,威力不如弓箭也是事實,但只要應用得當,在戰場上還是會產生巨大的威力。
    這回他沒有再把贊賞表現在自己的臉上,若無其事地問道:“玄大人還有其他類型的弩機嗎?”
    “還有、還有!”玄望向前小跑兩步,來到被布匹包裹嚴實的大架子前,說道:“大人,這在屬下研制出來的‘破軍弩’!”
    “把布都解開,試試它的威力如何!”這么龐大的弩機,唐寅也想見見它有何不同尋常的地方。
    玄望聞言連連搖頭,說道:“大人,試不得!”
    “怎么?你這臺弩機還沒完工?”
    “那倒不是!而且破軍弩威力太大,只怕……會破壞大人的宅院!”
    “……”唐寅先是一怔,隨后不由得仰面大笑,這玄望的口氣可夠大的,這臺弩機的威力能有多大,竟然可以破壞自己的宅院,簡直是笑話!不過玄望一再堅持,唐寅也就不再難為他,決定去郊外空曠的地方試弩。
    本來他打算今日起程去往杜基,可是玄望帶來的這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弩機勾起唐寅的興趣,而且這些弩機若應用到實戰當中也確實能起到作用,這時,唐寅已有心大規模制造弩機,配給全軍使用。
    唐寅已經定下來的行程能被打亂,這可不是常見的事,由此也不難看出他對玄望所制弩機的重視程度,聽聞這個消息,邱真、梁啟、上官元讓等等的謀士和將領們也紛紛前來,人們心中都很好奇,象看看玄望制造的弩機究竟是什么樣子的,又有何不同尋常的威力。就連肖娜也前來觀望。
    在郡府的正院,人們拿著飛弩、陣弩等弩機相互傳閱,不時有還將領拿起弩機去試射兩下,感覺玄望所制弩機確實有獨到之處。
    唐寅吃過早飯后,便隨眾人帶上玄望那兩臺龐大又神秘的弩機去往郊外,試試這兩臺弩機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臨走之時,玄望還特意交代唐寅多準備幾匹健馬,等會要用到,唐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過也沒多問,令手下侍衛們去安排。
    去往郊外的路上,眾人都充滿好奇,也都很興奮,說說笑笑,很快就出了北城,走到淮陽北面的一座山林當中。
    不想把弩機的消息泄露出去,唐寅先讓人將山林的四周圍起來,又安排士卒在山林中仔細檢查一番,確認里面沒人之后,這才叫玄望解開包裹兩臺弩機的布匹,也直到此時,人們才算是見到它的廬山真面目。
    這兩臺弩機的體型都很龐大,半人多高,卻足有兩、三米長,尤其是其中的一臺,弩弦都有人的手指粗細,梁啟好奇地走到近前,用力拉了拉弩弦,別說將弩弦拉開,即便是拉動分毫都很費勁。
    這種弩怎么用啊?連弩弦都拉不開,更何談射出弩箭了?!梁啟不解地看眼玄望,又瞧瞧唐寅,苦笑著搖了搖頭。
    玄望也不管別人的反應,自顧自的介紹著,他先指向稍小的弩機,說道:“這臺弩機名叫破軍弩,可單射,亦可同時射出三箭,那臺名叫破城弩,暫時只能一次一箭,無法多射,我以后還會再改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