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60

  唐寅沒耐心聽玄望啰嗦,他向旁揚揚頭,說道:“先試試你的破軍弩威力如何!”
    “是!大人!”玄望答應一聲,找到破軍弩的弩機前,然后揮手叫過來五名士卒,讓他們合力把弩弦拉開。五名士卒相互看看,一個個向手掌上吐口吐沫,搓了搓手,合力拉動箭弦,只聽一陣嘎吱吱弩弦繃緊的聲音,長長的弩弦被緩緩拉開。
    隨后,玄望又令人從馬車的下方取出三根弩箭。破軍弩的體積大,弩箭也又粗又長,每根都有成*人手腕粗細,前面的箭頭由鋼皮包裹,鋒利異常,他讓士卒們把三根弩箭放于弩機之上,對準遠處的密林,瞄了好一會,接著猛然扣動弩機。
    只聽嘭的一聲,弩弦彈回原位,與此同時,三根弩箭一同飛出去,耳輪中就聽遠處的樹林咔嚓、咔嚓傳出兩聲劇烈的脆響聲,人們急忙舉目望去,只見有兩根弩箭分別射中數目,其強大的力道直接把三人才能勉強抱的的老樹樹身擊穿。
    “呀?”看罷,人群中響起一片驚嘆和吸氣聲,這么遠的距離,連這么粗的樹木都能射穿,這其中得有多大的力道,別水平常的盔甲抵擋不住,即使是身罩靈鎧的靈戰士也承受不住啊!
    破軍弩當真不辱其名,卻有破軍的威力。不難想象,當敵我雙方展開正面兵團會戰的時候,己方突然使用破軍弩攻擊敵人方陣,立刻就能將其陣營射的大亂,使己方還沒與敵人近身交戰就已先確立起優勢。
    唐寅看著遠處的弩箭,兩眼放光,眼珠子轉個不停,很明顯,他對破軍弩的威力又驚又喜,該弩雖然體型大了點,隨軍運送起來不算方便,但確有其強大的攻擊力。沉默許久,他表情平靜的對玄望說道:“玄大人,再試試你的破城弩!”
    玄望沖著唐寅一笑,說道:“大人,破城弩就不能用樹林來試了!”
    “為什么?”
    “因為威力太大,只用樹木做目標,看不出它的功效。”
    “哦?”唐寅挑起眉毛,疑問道:“那么玄大人認為應該用什么做目標?”
    玄望轉回身形,指指遠處的一面山壁,說道:“應用山石作為目標!”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都覺得玄望的口氣太大了,弩機的威力再大,也射不穿石頭吧?!唐寅亦是難以置信,他問道:“玄大人的意思是他能擊穿石頭,射進山壁里?”
    “大人一試便知!”玄望面帶微笑,信心十足地說道。
    我倒要看看你是夸大其詞還是確有其事!這回不用玄望找人,唐寅已向手下士卒們揮手說道:“把破城弩的弩弦拉開!”
    “等一下!”玄望攔住唐寅,后者不解地看著他,玄望笑道:“大人,破城弩可不是靠人力能拉得開的,得用馬匹來拉!”
    “啊?”唐寅先是一怔,隨即明白了,難怪來的時候玄望要自己準備馬匹,原來是做拉弩弦之用,可是什么樣的弩得用馬匹拉拉,這太不可思議了。周圍的眾人也都是和唐寅同樣的想法,大眼瞪小眼,目不轉睛地看著玄望。
    玄望指揮士卒們,將唐寅事先準備好的五匹戰馬統統歸攏到一處,然后取出馬繩,一頭系于弩弦之上,一頭系住五匹戰馬,最后他又令士卒們齊齊抽打馬臀。
    啪、啪、啪!隨著馬鞭抽打的聲音,五匹戰馬吃痛,齊齊向前,它們的前移也拉緊麻繩將破城弩的弩弦慢慢張開。這是,玄望又
    令人把破城弩的弩抬出來。
    這支弩箭,比三根破軍怒的弩箭合起來還粗,看上去就是一根大樹樁子,需要兩人合力扛起來才能搬得動。
    士卒們費力的將弩箭放在攻城弩上,玄望走上前來,查看一番,確認沒有問題,這才向唐寅一拱手,說道:“現在大人只要斬斷麻繩,便可將弩箭射出去了。”
    唐寅聞言,慢悠悠走過來,在麻繩前站定,低頭看看繃得緊緊的繩索,再瞧瞧玄望,猛然間晃動肩膀,彎刀出現在手掌只中,隨著他手臂揮動,喀的一聲,麻繩被一斬兩截。
    麻繩一斷,拉開的弩弦立刻彈回,那架于弩機之上的木樁嗡的一聲飛射出去,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直直向山壁飛去。
    咔嚓!
    當木樁撞擊到山壁的時候,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聲,前面鋼制的箭頭輕而易舉的撞碎石壁,深深插入進去,其力道之猛,連地面都因它的撞擊力而產了三顫,長長的木樁,至少有五分之一都灌入到山壁當中,像是從半山腰長出一棵枯樹似的。
    看到這番情景,在場的眾人都傻眼了,一個個瞠目結舌,半響說不出話來,包括唐寅在內。此弩的威力要遠遠勝過破軍怒,甚至比其要大十倍百倍,如此強橫的力道,不敢說能把城墻擊穿,但身穿箭垛是沒問題的。
    攻城之時,守城的一方就是躲在箭垛后面,有了這種武器,箭垛后面的人員也同樣會收到致命的殺傷,這對攻城的一方太有利了。唐率先回過神來,環視在場的眾人,問道:“各位大人、將軍,你們認識玄大人的攻城弩和破軍怒的威力如何?”
    眾人紛紛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不由自主的紛紛打個冷戰,相互看看,異口同聲的說道:“厲害!”
    梁啟眼珠轉動,急忙走上前來,沖著唐寅深施一禮,說道:“大人,我與元讓將軍前去進攻潼門,若能帶上玄大人的破軍弩和破城弩這兩樣利器,無論攻守,都可事半功倍!”
    他也不開口向唐寅直接去要這兩樣東西,只是說明唐寅若配備給他的話會有怎樣的好處。
    唐寅當然也明白將這兩種弩機裝備給梁啟的話無疑會使其戰斗力大增,他沉吟片刻,轉頭問玄望道:“玄大人,破軍怒與破城弩你總共制造出多少臺?”
    玄望小心翼翼的伸出三根手指。
    唐寅疑道:“每樣三臺?”
    “不!大人,是總共三臺!”
    唐寅心中暗氣,狠狠瞪了他一眼。
    總共才三臺,即便裝備給梁啟統帥的三水軍,也難以揮出功效。他垂手想了想,又問道:“一個月的時間,我給你足夠的人手和材料,你能制造出多少?”
    “若是這樣的話,每種弩機差不多能制造出三十臺。”
    “若是連陣弩也一并制造呢?”
    “回大人,陣弩制造相對容易一些,只要人手足夠,一個月再制造兩、三千只應該不成問題!”
    “好!”唐寅點點頭,笑吟吟的說道:“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陣弩三千,破城弩和破軍怒各三十,若是能按時完工,我重重有賞,若是不能完工,你這研制弩機的功勞可就沒有了。”
    玄望急忙躬身施禮,說道:“屬下一定盡力而為!”其實他對功勞和獎賞并不怎么看重,只要唐寅能提供錢財、場所、條件讓他繼續研制出更多的弩機就行。他的興趣和喜好也只是研制弩機。
    唐寅給它一個月的時間也是有道理的,他在心里推算過,這次去往杜基,若是一切順利,這一去一回差不過剛好得一個月。
    玄望實驗弩機的時候,肖娜也在一直在場觀望,對其威力亦是在心里忌憚三分,此等弩機,其實正是破貝薩重裝甲騎兵的利器,若是雙方交戰,天淵軍大規模使用破軍弩甚至攻城弩,移動度緩慢的重裝甲騎兵就得成為人家的活靶子。
    好在現在貝薩已與唐寅修好,沒有生戰亂,不然的話,后果不堪設想。肖娜在心里暗暗慶幸父王當初做出和談的明智決定。
    測過玄望研制的弩機,唐寅回到淮陽之后,立刻下令,撥給玄望充足的人手,所需要的一切,只要是己方有的,統統滿足。唐寅的作風一向是雷厲風行,說到就做到,答應的事情絕不會拖延。
    經過這次,唐寅算是對玄望真正重視起來,甚至日后還專門為了他成立了一個部門——軍械司,當然,這是后話。
    翌日,唐寅和肖娜起程上路,去往杜基,與二人同行的又上官元讓、元武、元彪三兄弟,程錦為的暗箭一隊,以及貝薩這邊的布萊恩、格雷等五名青年貴族,再加上唐寅和肖娜的隨行侍衛,一行人有一百多號。
    杜基雖然與風國接壤,但之間并無道路,而且接壤之處盡是深山惡水,根本無法通行,只能先穿過關南郡、天淵郡,北上進入貝薩境內,再由貝薩繞路去往杜基。路途遙遠,何止千里,好在眾人都騎術精湛,又有莫國的快馬,大大縮短了路途上耽擱的時間。
    唐寅一行人等風餐露宿,日夜兼程,只用了四天的時間就進入了貝薩境內。
    有肖娜同行,確實能為唐寅等人省去諸多不必要的麻煩,至少佩戴武器進入貝薩也無人敢來攔阻盤問。
    由貝薩的帕布大草原向西行,便可進入杜基境內,可是說起來簡單,真走起來就不那么容易了,越往西走,天氣越炎熱,地面的草叢也越稀疏,等快到貝薩與杜基邊境的時候,地面上已找不到一根青草,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處盡是一片茫茫然的無邊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