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61

  沙漠燥熱,下面的沙地又軟又燙,白天的時間,空氣因為炎熱而產生的陣陣的波動,走在沙漠當中,即使吸口氣都覺得肺子里有種火辣辣的灼痛感。【】
    好在布萊恩熟悉道路,帶眾人走的路線上常有商隊來往,地面相對較硬,這使眾人趕路的度也加快許多,而且沿途還不時經過綠洲,等天至正午或者晚間的時候可以到綠洲乘涼或休息。
    唐寅和其他人一樣,也受不了沙漠的炎熱,往往只走了一上午,身上的衣服便被汗水濕透,這時候,眾人都只著單衣,外面的盔甲已統統卸掉。
    這日,進如沙漠的第三天,唐寅等人都有些疲憊不堪,向前官網,盡是無邊無沿的沙漠,連杜基城的影子都看不到。唐寅策馬急行幾步,追上走在前面的布萊恩,問道:“布萊恩,還得走幾天才能出沙漠?”
    布萊恩呵呵一笑,抹了抹臉上的汗水,說道:“就快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明天下午就能出沙漠,傍晚的時候能抵達杜基城!”
    “哦!”唐寅輕談了口氣,劇目望望頭頂上火熱的太陽,說道:“看起來要到中午了,我們得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對!”布萊恩點點頭,攏目向前觀瞧,幽幽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前面應該有座綠洲,里面還有小湖。”
    “呵?”唐寅聞言頓時來了興趣,,這幾天在沙漠中,路過的綠洲是不少,但里面有湖水的還從未見過,他笑道:“我們所帶的水也不多了,如果湖中是淡水,正好能補充一下!”
    布萊恩笑道:“如果小湖還在,那里面一定是淡水。”
    沙漠中的湖水可是會走路的,因為太多地下水形成,今天可能出現在這里的,明天就可能出現在別的地方,當然,其移動也是有規律的,熟悉沙漠的人,可以通過集結的變換找到隱藏在沙漠中各處的淡水湖。
    這時,肖娜也騎馬跑了過來,和其他人一樣,她的盔甲也全都卸掉,身著白色的簡單長裙,此時白凈的面龐上滿步汗珠,她拿著汗巾不時擦拭流道脖子上的汗水,不滿的嘟囔到:“如果在找不到地方可以洗澡,我的身子都快爛掉了!”
    布萊恩,搖頭苦笑,說道:“公主殿下,沙漠中水可比黃金還要貴,即使前面的綠洲有湖水,恐怕……也不夠公主殿下洗澡用的。”
    “什么?連洗澡的水都不夠?那是什么湖?”肖娜睜大眼睛問道。
    布萊恩低聲道:“等到了之后公主殿下就知道了。”
    肖娜聞言,臉上頓時流露出失望之色。
    唐寅嘆口氣,回手將自己的水囊拿出來,遞給肖娜。后者倒也沒客氣,結果水囊,拔掉蓋子,咕咚咕咚連喝兩大口。
    布萊恩說的沒錯,前面確實有座綠洲,只不過當唐寅一行人到達這里的時候,里面還有其他人,一支規模不小的商隊正在其中休息。
    這支商隊有二三百號人之多,單單是用于托貨物的羅拍拖就是一百六七十只多,看到唐寅一行人的到來,原本座在地上歇息的商隊人員紛紛站起身性,其中還有不少人已把手摸像藥檢的佩刀上。
    沙漠之眾沙匪縱橫,而唐寅依著些人又都是騎著馬飛快奔來,不了解內情的人還真看不出來他們是什么身份。
    等唐寅等人行到綠洲近前的時候,雙方都能清楚滴看到對方的摸樣,商隊那邊的人同是一愣。唐寅等人大多都是風人面孔,和莫非斯聯邦的自然差別很大。這時,商隊種走出兩名四十出頭的中年人,看上去像是商隊的頭領,二人邊打量唐寅一眾人邊客氣地問道:“請問,你們是…。”
    布萊恩催馬上前,笑呵呵地說道:“我們是貝薩來的,要去杜基城!”
    “哦!”聽聞這話,商隊眾人都長松口氣,原本握住刀把的手也紛紛松開。聽布萊恩的口音確實是貝薩口音沒錯,在沙匪當中,可沒有貝薩人,向來高傲的貝薩人也不屑去做沙匪。、
    兩名中年人的目光又落到唐寅等人身上,好奇地上下打量,疑問道:“他們是。。。。”
    “他。。。。”布萊恩正要說話,唐寅微微側身,從背后輕拍下他的肩膀,把他打斷,然后用流利的莫非斯語含笑說道:“我們是轉經貝薩而來的商人。”
    “轉經貝薩?”兩名中年人愣了一下,然后齊聲問道:“那你們是風人?”他們的面孔都是昊天帝國的人,而昊天帝國要途徑貝薩前去杜基的也只有風國。
    想不到對方能一口說出己方是哪里的人,唐寅先是愣了愣,但反應也快,隨即點頭笑道:“沒錯,我們是風人!”
    “啊!”兩名中年人忍不住又多看唐寅兩眼,畢竟風人來到杜基的課太少了,尤其是風國商人,以前還從未見過。
    “別和他們羅嗦了,我們快進去!”肖娜翻身下馬,邊催促唐寅和布萊恩,邊向綠洲里面走去。
    這座綠洲占地不小,到處都是綠綠蔥蔥、枝繁葉茂的胡楊樹。胡楊樹是沙漠中嘴常見的樹木,盛傳是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腐。
    在綠洲的中央,還真有一座小胡,不過看到這座小湖,肖娜的眼淚差點調出來,說是小湖,還不如說是水洼,長寬都只有五、六米的樣子,而且水淺的能一眼到底,估計中心最深的地方也只能勉強沒過腳面,別說洗澡,估計風要是大點都能把這小水洼吹干、
    在湖前靜靜站立十秒鐘,肖娜猛的轉過頭,怒視布萊恩,質問道:“這就是你說的湖?”
    布萊恩無辜地聳聳肩,走上前來,低聲說道:“剛才我就說過,這湖肯定不夠公主殿下洗澡用的。。。。”
    “你去死啦!”肖娜此時已全無公主的氣質和涵養,氣呼呼地把布萊恩推開,大步流星走到一棵胡楊樹下,席地而坐,粉紅的腮幫子鼓起好高。
    沙漠之中,若能有大片的湖水那才叫怪了。唐寅本就沒抱太大的希望,這時也不失望,他含笑看了看坐在樹下生悶氣的肖娜,然后招呼左右眾人,去把水囊都灌滿,留作備用。
    水洼雖小,但下面卻有泉眼,眾人把全部的水囊都灌滿,也沒有見水洼里的水有減少一點。
    拿著裝滿清水的水囊,唐寅喝了幾口,感覺湖水甘甜,異常的清涼,他滿意地點點頭,然后提著水囊走到肖娜近前,在她旁邊坐下,說道:“讓肖娜公主陪我前來受苦,實在是委屈你了!”
    肖娜聞言,扭頭看了唐寅一眼,嘟嘴說道:“我可沒有說我受委屈。”
    “你的表情都寫在臉上了。”
    肖娜撇了撇嘴,低聲說道:“沒那么明顯吧?!”說完話,她忙又解釋道:“我并不是后悔跟你一同去杜基,只是…。只是覺得路太難走了…。”她以前沒有去過杜基,只是聽說要穿過一片很廣闊的沙漠,但對沙漠中的艱苦她可毫無體會,現在親身經歷,才覺得這里根肖娜撇了撇嘴,低聲說道:“沒那么明顯吧?!”說完話,她忙又解釋道:“我并不是后悔跟你一同去杜基,只是…。只是覺得路太難走了…。”她以前沒有去過杜基,只是聽說要穿過一片很廣闊的沙漠,但對沙漠中的艱苦她可毫無體會,現在親身經歷,才覺得這里根本不是人能生活的地方。
    看著認真解釋的肖娜,唐寅心中也十分感動,如果不是為了幫自己的忙,貴為公主的肖娜也不用到這里吃這份苦。他深吸口氣,慢悠悠地說道:“這次,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我一定會還你,無論你提出什么樣的要求。”
    “真的?”肖娜兩眼頓時放出光彩。
    唐寅對上她精亮的目光,忍不住笑了,點頭肯定地說道:“真的。”
    肖娜笑的嘴巴何不攏,眼珠骨碌碌轉個不停,笑道:“那我可要好好想想了!”
    “隨便你什么時候提出來都可以。”
    她的喜悅也感染到唐寅,后者笑吟吟地補充道,看著肖娜的眼神也變的異常柔軟。可能連唐寅自己都未覺,肖娜的喜怒哀樂不知何時已能漸漸影響到他的心情。他這時候許下的承諾,日后對他的影響也甚大。
    他們正歇著,商隊中的那兩名中年人又走過來,與他們攀談,詢問他們到杜基做什么生意,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一起合作。
    布萊恩倒是很善于交際,神情自如地應付著兩名中年人。
    吃過隨身攜帶的干糧和干肉,又歇了一會,唐寅看看太陽,已向西偏去,推算這時差不多有下午三點多鐘,該繼續上路了,他正要催促眾人上馬,這時候,遠處傳來陣陣的馬蹄聲,聽其聲響,似乎有一批數量不少的騎隊正在向綠洲這里快奔來。
    唐寅輕嘆口氣,這里似乎已經成為沙漠中的必經之路,來來往往的商隊和行人都會把這里當成歇腳點。暗叫一聲麻煩!他原本要命令眾人統統上馬,可聽到又有人來了之后,他站起的身形反而坐回到地上,天生笑面的臉上也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很快,一名留在綠洲外圍放哨的暗箭人員飛快地跑到唐寅近前,單膝跪地,壓低聲音,正色說道:“大人,外面有支馬隊正在快趕來,不過有點不對勁,看樣子不像是商隊或者普通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