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62

  聽了暗箭人員的回報,唐寅略微皺了皺眉頭,疑問道:“那是什么人?杜基的騎兵嗎?”
    “對方的服裝很雜,應該不是軍隊,具體是什么身份,屬下不清楚!”
    “好,我知道了。【】”唐寅點點頭,令這名暗箭人員繼續查探。這時,上官元讓、程錦、肖娜、布萊恩等人也都聽聞到馬蹄聲,紛紛來到唐寅周圍,說道:“又有人來了!”
    “恩!”唐寅淡然一笑,沖他們擺擺手,說道:“大家都坐,繼續休息,不管來人是誰,都不關我們的事!”
    眾人點點頭,也都紛紛坐下。他們這邊安靜下來,可商隊那邊卻亂了套,只聽人們之間互相叫喊,許多商隊人員已經紛紛把佩刀抽出。聽不懂莫非斯語的上官元讓好奇地問唐寅道:“大人,他們在叫喊什么?”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似乎外面來的那批馬隊是沙匪!”
    “沙匪?”上官元讓茫然地挑起眉毛。
    “沙漠中的匪寇!”唐寅解釋一句。
    這時,格雷•崔德懷斯從外面跑了進來,到了唐寅等人近前,急聲說道:“外面來的是沙匪,數量不少,有四、五百號人之多,我們得趕快準備一下!”
    唐寅沖著他擺擺手,微微一笑,說道:“不用急,有人會幫我們擋住沙匪的!”說著話,他又向商隊那邊弩弩嘴。
    眾人紛紛望去,只見剛才還混亂不堪的商隊這時候已做出仰戰的架勢,二百余人全部進入樹林當中,有人提刀,有人持劍,還有人爬到樹上拈弓搭箭,對準外面的來人。
    時間不長,飛快奔來的馬隊到達綠洲近前,仔細觀瞧,馬上的騎士衣著雜亂無章,有些穿著殘缺不全的盔甲,還有些只著布衣,身上大多佩帶輕便的彎刀,手中皆拿有弓箭。馬隊來的突然,進攻起來也是一聲未吭。
    他們根本不管綠洲里都有些什么人,到了近前之后馬隊開始圍著綠洲打轉,沒有人下馬說話,隨著馬隊中一聲喊喝,四百多騎開始繞著綠洲齊齊放箭。
    嗖、嗖、嗖——一支支的箭矢從綠洲外圍飛射近來,有的釘在楊樹上,有的穿過樹林,直接射到綠洲內部,這批沙匪的箭射又急又快,連續不斷,期間幾乎沒有片刻的間隔,坐在綠洲內的唐寅等人也未能幸免,不時受到箭支的波及。
    為了防止被流箭傷到,上官三兄弟、程錦、肖娜、布萊恩等人都已罩起靈鎧,下面的侍衛們也都聚到一起,提起隨身攜帶的行囊,格擋箭支。在場眾人中,只有唐寅最冷靜,依樹而坐,連靈鎧都未釋放,滿臉的平靜,視周圍來回飛竄的的箭支如無物。
    他們畢竟是在綠洲里面,受到箭射的程度要小很多,而那支商隊的人員都已經頂到綠洲的邊緣,當其沖受到箭支的攻擊,不少有人中箭倒地,雖然他們也有回射還擊,但人力有限,箭術也都一般,對機動性極強的馬隊威脅不大。
    馬隊圍著綠洲足足轉了五圈,每個人射出的箭支都不下于二十根,直到這時,馬隊才停下來,四百多號人紛紛下馬,放下弓箭,拔出彎刀,出野獸一般的嚎叫,直向樹林之中的商隊眾人沖殺過去。
    商隊畢竟是商隊,里面即使有些護送人員,但也不是高手,此時看到這么多的沙匪撲來,人們無不是驚慌失措,許多人拿著武器的手都直哆嗦。商隊根本不可能是這批沙匪的對手,肖娜對唐寅說道:“我們得過去幫忙,不然的話,他們都得被沙匪殺光!”
    唐寅漠然說道:“不關我們的事,不要插手!”
    “可是……”肖娜想不明白,什么叫不關我們的事,如果商隊的人都被殺光了,沙匪們沖近來,還能放過己方眾人嗎?此時,她真不明白唐寅是怎么想的。
    商隊的人與沖殺上前的沙匪戰到一起,商隊的兩名頭領,那兩名中年杜基人站在己方人群的后方,不時指揮手下的護衛人員,讓其上前頂住蜂擁而來的沙匪。可是四百多人的沙匪又怎么是商隊護衛能頂得住的。
    雙方交戰時間不長,已有二十多名商隊護衛被砍翻在地,另有十多人身負重傷,在沙匪們犀利的攻擊下,商隊人員被*得連連后退,最后,全部人員又都退回到綠洲的中央地帶。
    眼看著己方的護衛抵擋不住對方,兩名中年杜基商人中的一位高聲叫喊道:“停!都停手!先不要打了!你們的頭領是誰?讓他出來說話!”
    “你有什么話要說?”隨著反問聲,沙匪的人群中走出一名壯年大漢,這人身高在一米九零開外,紅棕色的頭,兩只綠幽幽的眼睛閃閃放光,五官猙獰,相貌兇惡,向身上看,上身赤膊,只戴了一件胸甲,下身是布褲皮靴,渾身上下,布滿刀疤,顯示出他的‘輝煌’戰績。
    這大漢斜眼打量著中年商人,冷笑著說道:“我們盯上你們已經很久了,如果想活命,就把你們的商貨、駱駝、馬匹統統都留下,不然的話,你們誰都別想活命!”說著話,他抬起手來,故意在中年商人面前晃了晃手中靈化后的長刀。
    中年商人激靈靈打個冷戰,把商貨都留下倒沒什么,但若把馬匹和駱駝都留下,他們還怎么走出沙漠?那就得在沙漠中活活累死、渴死、餓死。中年商人強壓怒火,咽口吐沫,上前兩步,走到壯漢的近前,說道:“你們只是要錢,我們把貨物給你們就是,但駱駝和馬匹要給我們留下,不然的話……”
    “不然怎樣?”壯漢斜視著中年商人,嘿嘿冷笑著反問道。
    “不然我們就跟你們死拼到底!我想這樣你們也討不到便宜吧!”中年商人語氣強硬地說道。
    “哈哈——”那壯漢仰面大笑,毫無預兆,猛然間把手中的靈刀全力劈砍出去,同時喝道:“老子先要你的命!”這一刀太突然,也太快了,別說中年商人不會什么格斗技巧,即使有學過,也未必能閃得開。
    耳輪中只聽咔嚓一聲脆響,中年商人的腦袋被壯漢的靈刀硬生生劈砍下來,鮮血立刻從斷頸處噴射而出,無頭的尸體在地上還晃了兩晃,才摔倒在地。
    啊!在旁觀望的上官元讓、程錦等人看得清楚,不約而同地吸口氣,沙匪的靈武修為不見得有多高,但手段可夠狠的,殺人不眨眼,與己方眾人比起來也有之過而無不及。
    “把他們統統殺光,一個不留!”壯漢側頭對周圍的沙匪大聲喊喝道。
    “殺——”
    嘩——沙匪們生性兇殘,在沙漠當中,殺人劫貨如家常便飯,此時聽了壯漢的命令,紛紛大吼大叫,再次向商隊的人撲去。由于這時商隊已退到綠洲的中心,不少沙匪也看到了唐寅一行人,對這些風人面孔的人他們還是很陌生的,有兩名沙匪急忙退到壯漢近前,邊向唐寅那邊指點邊說道:“領,那邊還有一批人,不過看樣子不象是杜基人!”
    “哦?”壯漢順著沙匪所指方向轉頭看去,可不是嘛,在綠洲的另一邊還聚集有一大群人,其中過半的人都是黑頭黑眼睛,衣著怪異,而另一部分的人和他們差不多,金碧眼,身材高壯。
    “哼!”看罷之后,壯漢冷冷哼了一聲,向周圍的人一揮手,帶上百于名沙匪,直向唐寅那邊走去。
    見對方向自己這邊來了,唐寅嘴角慢慢上挑,掛起似有似無的微笑,他向程錦招招手,后者急忙來到他近前,伏下身形,聽他指示。唐寅在程錦耳邊輕輕低語了幾句,后者邊聽邊點頭,等唐寅說完,他挺直身軀,沖著暗箭人員一甩頭,然后帶領眾人悄悄向綠洲樹林中退去。
    與此同時,布萊恩和格雷那五名貴族青年迎上沙匪,等雙方之間還有五米左右的距離時,布萊恩等人站定,沖著沙匪為的那名壯漢點下頭,說道:“我們并非是商隊里的人,也不想惹麻煩,你們做你們的事,我們可以當成什么都沒有生。”
    因為唐寅已事先示意過,布萊恩的口氣還算平和,而且受到攻擊的這支商隊也確實和他們沒關系,又不是貝薩人,他們沒有必要為了這支商隊和數量那么多的沙匪動手。
    “貝薩人?”聽布萊恩的口音,壯漢立刻判斷出他的身份。
    “是的!”布萊恩也不隱瞞,含笑點點頭。
    “你們來杜基做什么?”壯漢邊問話,邊打量布萊恩等人,同時目光還不時地飄向他們的身后,尋找是不是有帶貨物。
    布萊恩隨口答道:“辦事情。”
    “辦什么事?”壯漢倒是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意思,這時,沒等布萊恩說話,肖娜已忍不住了,騰的站起身形,沖著壯漢呵斥道:“我們要辦什么事,又和你有什么關系?你問那么多做什么?”
    壯漢先是被她呵斥的一怔,可看清楚肖娜的模樣后,眼睛頓是一亮,臉上的怒色也隨之一掃而光,同時在心里暗贊一聲:好漂亮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