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63

  壯漢的目光在肖娜身上轉來轉去,看了好一會,伸手說道:“我要你!”說著,他大步流星向肖娜走過去。
    布萊恩豈能容沙匪對公主放肆,他臉上的笑容一凝,伸手把壯漢攔住,幽幽說道:“閣下是劫貨,不是劫人吧?!”
    壯漢冷笑一聲,揮手把布萊恩的胳膊打開,說道:“老子是人貨都要!我管你們是貝薩人還是杜基人,要壞老子的好事,我連你們一塊殺!”
    “找死!”布萊恩表情陰冷,剛才的客套一掃而光,他斷喝一聲,回手抽出佩劍,兵之靈化與靈鎧化同時完成,與此同時,格雷•崔德懷斯等四名青年也都亮出佩劍,齊齊將其靈化,罩上靈鎧,站到布萊恩的左右,呈一字形把壯漢擋住。
    呦!他們五人都能釋放靈鎧和兵之靈化,壯漢也暗吃一驚,可見這五人的修為都在化境以上。若是往常,碰到這種扎手的人物,他一般就會主動退去,而現在不同,他被肖娜的美色迷的心癢難耐,已顧不上眼前的布萊恩五人是不是厲害的人物。
    壯漢掃視面前的五人,哼哼一聲,倒退兩步,隨后側頭大喊道:“戰虎!過來!給我干掉他們!”
    隨著壯漢的喊聲,樹林中傳出沉重的腳步聲,時間不長,走出一名如同狗熊成精似的的彪形大漢。
    這人身罩黑色的靈鎧,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不過他比周圍的沙匪們高出一大頭,身形也粗壯,走起路來如同一座移動的小山,向他手中看,提有一把大號的鐵錘,這把錘子大的驚人,單單的錘頭就有大半尺粗細,錘把又粗又長,經過靈化后鐵錘已變成烏黑色,在陽光的映射下閃閃放出幽光。這么大的錘子,上秤稱一稱估計得有二、三百斤重,普通人別說使用,就算拿都拿不動,而這彪形大漢只單手提著,行動自如,鐵錘在他掌中簡直輕如無物。
    大漢從樹林中出來之后,直奔壯漢而來,后者向擋在他面前的布萊恩五人一指,喝道:“戰虎,把他們統統殺掉!”
    “吼!”那彪形大漢出一聲沉悶的吼叫聲,算是做出回應,接著,他將大錘扛起,大步流星就向布萊恩五人跑過來。
    不知道是鐵錘太沉,還是他的身體太重,奔跑時,地面都出咚咚的悶響,仿佛地皮都為之顫動似的。不用交手,只他一出場,氣勢就壓人一頭。
    后面觀望的唐寅也暗暗吃驚,沙匪從哪找來這么一個渾身蠻力又具備不俗靈武修為的大漢?真是讓人意外。他微微側頭,對身邊的上官元讓問道:“元讓,此人修為如何?”
    上官元讓目現異樣的精光,打量彪形大漢一眼,然后聳肩嗤笑道:“還不壞,修為達到了靈元境。”
    “哦?”對方的修為也令唐寅感到意外,他默默沉思片刻,搖頭說道:“只怕布萊恩他們未必是此人的對手!”說著話,他慢慢站起身形,依靠著樹身,靜觀戰場上的局勢。
    布萊恩五人也被這突然出來的彪形大漢嚇了一跳,不過五人很快冷靜下來,一各個將手中靈劍提起,作出準備迎戰的架勢。
    眨眼工夫,名叫戰虎的彪形大漢已到五人近前,原本扛于肩膀上的鐵錘也隨之猛揮下去,由于鐵錘太長,這一揮出,直接掃向三個人。當其沖的是菲力普•巴斯,不過他倒也強悍,對方雖然來勢驚人,但沒有絲毫退避的意思,反而一手緊握劍柄,一手頂住劍身,以靈劍硬接對方的錘子。
    耳輪中只聽當的一聲巨響,鐵錘結結實實砸在菲力普•巴斯的靈劍上,后者感覺自己不象是擋住人的攻擊,倒象是擋住一頭正在奔跑沖撞的犀牛,那強大的力道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得起的。
    菲力普怪叫一聲,連人帶劍,倒飛出去,人還在半空中,雙臂上的靈鎧已被震的片片破碎,虎口裂開,血絲流淌而出。
    撲通!
    他在空中足足飛出六、七米遠,然后一頭摔進水洼里,人躺在水中,渾身上下的骨頭都象散了架子似的,半晌爬不起來。肖娜見狀大驚失色,本能的驚呼一聲,飛快跑進水洼里,將菲力普強拖出來。
    此時后者臉色漲紅,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可轉瞬間他臉上的漲紅退去,變成毫無血色的蒼白,很顯然那彪形大漢的一記重錘已把他震成內傷。
    戰場上,戰虎重錘直接撞飛一人,可去勢未減,仍向另外兩人掃去。有了菲力普的前車之鑒,另外兩名青年未敢抵其鋒芒,急忙收劍后退。同一時間,布萊恩和格雷雙雙前竄,跳到戰虎的近前,雙劍齊出,分刺他的左右軟肋。
    別看戰虎的體形魁梧雄壯,好似小山一般,但卻異常靈活,雙劍的鋒芒還未近身,他身形側讓,先將布萊恩的一劍躲開,緊接著,抬起手臂,對準格雷的腦袋就重拍一掌。格雷出劍在先,他出掌在后,但他的大手卻先一步拍到格雷的頭頂上方,可見其臂膀之長,出手之快。
    格雷嚇了一跳,不敢再繼續前刺,急忙抽身閃躲,只可惜他還是稍微慢了半步,戰虎的大掌沒有拍到他的腦袋,手掌的邊緣卻蹭到他肩膀上的靈鎧。隨著咔的破裂聲響,格雷肩膀處的靈鎧應聲而碎,雖然沒有傷到他的肉身,可也把格雷驚出一身的冷汗。
    此人厲害!這時,布萊恩四人都在心里暗暗吸氣,這名沙匪,不僅修為精湛,而且還有一身的蠻力,更可怕的是,他格斗的技巧也異常了得,身法靈活,出手又急又猛,令人防不勝防。戰場上,沒有時間多做考慮,格雷肩膀上的靈鎧破碎,布萊恩三人立刻拼盡全力,對戰虎展開圍攻,創造時間讓格雷修復靈鎧。
    他們四人合力打戰虎一人,場面上卻絲毫不見優勢,往往他們聯手的攻擊已經形成,聲勢也異常駭人,可戰虎的一記重錘掃出,他們的攻擊立刻就被瓦解于無形,四人不敢抵其鋒芒,紛紛向四面八方退避。
    五個大一個,剛交手就傷了一人,剩下的四人還被對方*的手忙腳亂,場面被動,形勢堪憂,這是令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沙匪頭領見狀,滿臉的得意之色,對方都是修靈者又能如何?還是招架不住自己手上的王牌!見布萊恩四人被戰虎拖住,他旁若無人的直向肖娜走去,至于一旁的唐寅等人,他看都未看一眼,只把他們當成貝薩人的奴隸。
    見匪頭奔公主來了,肖娜所帶來的那些侍衛們紛紛上前,各亮佩劍,將肖娜擋在身后。她這些貼身侍衛都是貝薩女兵,沙匪頭領看罷之后,仰面大笑,用手中靈刀環指眾人,笑道:“你們,我都要了!”
    說著話,他繼續向前走去,兩名侍衛嬌叱一聲,提劍向他刺去,沙匪頭領嘿嘿怪笑,只是將手中靈刀向外一揮,隨意間便把兩劍擋開,沒等侍衛收劍再攻,他猛的一個箭步上前,人幾乎要貼到二女的身上。
    倆侍衛大驚失色,急忙想向后退,可是身子還未來得及動,沙匪頭領已急出兩拳,重重打在二女的肚子上。撲通、撲通!兩名女侍衛臉色煞白,手捂小腹,相繼倒地,頓時失去了戰斗力。
    其余的侍衛們正想一擁而上,圍攻匪頭,這時,后者身后的那些沙匪們大呼小叫的沖上前來,與眾侍衛們戰在一處。這時,整個綠洲已經亂成一團,商隊的人員在與沙匪交戰,肖娜的侍衛們也被上百號沙匪拖住,布萊恩四人合力圍攻戰虎一個,偌大的綠洲,到處都在進行拼殺械斗。
    手下人把女侍衛們擋住,沙匪頭領繼續向肖娜走去,很快,他就到了肖娜近前。
    被戰虎一錘震傷的菲力普•巴斯掙扎著站起身形,擋到肖娜的身前,怒視沙匪頭領,喝問道:“你要干什么?”
    他已受內傷,此時根本沒緩過來,連站立都費勁,身子搖搖晃晃的,沙匪頭領哪將他放在眼里,他冷笑說道:“擋我的路?你是找死!”說著,他手中的靈刀直向菲力普胸口刺去。
    又快又狠的一刀。沒等菲力普•巴斯做出反應,在旁的肖娜已搶先出劍,把沙匪頭領的刀磕開,一對大眼狠狠怒視著對方。
    “呵呵!”沙匪頭領咧嘴笑了,說道:“身手還不錯嘛,哈哈,我喜歡……”
    他話還未說完,忽聽肖娜后面有人說道:“閣下死到臨頭,還在貪圖女色,實在是可笑至極!”
    聞言,沙匪頭領臉色頓變,下意識地向肖娜身后望去,和他表情相反的是肖娜,不用回頭,只聽聲音她就知道是誰來了,心中暗暗噓口氣,你可算要出手了!
    在她身后說話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唐寅。
    沙匪頭領只打量唐寅兩眼,臉上頓露鄙夷之色,說道:“區區的奴隸,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慚?!”
    貝薩人四處掠奪,抓捕其他國家的百姓做奴隸,并非什么希奇事,當然,其中也包括風人。而現在唐寅只著單衣,盔甲、錦衣早就脫掉了,又在沙漠中走了好幾天,衣服又臟又破,冷眼看去,和奴隸真差不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