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264

  唐寅臉上的笑容加深,走到肖娜的身邊,將她向自己的身后拉了拉,說道:“你去照顧菲力普,他就交給我了!”他說的隨意,似乎在他眼中,沙匪頭領簡直和待宰的羔羊沒什么分別。【】
    肖娜是公主,可是在唐寅面前,公主的氣勢全無,本能反應地聽從他的安排,退到后面,并把菲力普攙扶到一旁。
    見狀,沙匪頭領勃然大怒,喝道:“好大膽的奴隸,你是自己找死!”說著,他舉起手中的靈刀,對準唐寅的腦袋惡狠狠劈砍下去。
    對他,唐寅連刀都未拔,赤手空拳的一轉身,好似泥鰍一般,讓開鋒芒的同時也閃到對方的身側,單拳揮出,猛擊對方的太陽穴。沙匪頭領身上沒有靈鎧,若真是被唐寅這一拳頭打中,太陽穴的軟骨都得被擊碎。
    沙匪頭領嚇了一跳,心中暗道一聲好快的身法!好快的拳頭!這時他才意識到唐寅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奴隸,而是十分厲害的高手。他收起輕視之意,向下低身,讓開唐寅拳頭的同時,還想趁機捅出一刀。
    可他的刀還未捅出去,唐寅已縱身躍起,翻到沙匪頭領的上方,頭下腳上,雙手抓住他背后胸甲的帶子,借著身子在空中翻滾之勢,狠狠將沙匪頭領甩了出去。
    “啊——”沙匪頭領驚叫出聲,這是什么怪招?可是他身子還飛在半空中,沒等落地,唐寅卻突然神奇般地出現在他的身側,沒等他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唐寅的拳頭已重重擊打在他的肚子上。
    嘭!
    沙匪頭領本來是在空中橫飛,結果被唐寅這一記重拳垂直地砸落到地面,隨著一聲悶響,他的后背重重撞在地上,人也摔得七昏八暈,靈刀被拋出好遠。他雙手捂著肚子,掙扎著想站起身,可唐寅哪會給他機會,半空中的身形輕飄飄地落到他的面前,手掌伸出,一把扣住他的脖子,沒見他如何用力,只手臂一抬,便將沙匪頭領的身軀凌空提起。
    “你……你……究竟是誰……”沙匪頭領被唐寅卡住脖子,喘不上氣來,手腳亂揮,從嗓子眼里斷斷續續地擠出一句問話。
    “唐寅!”唐寅說話之間,掌心黑火生出,黑暗之火順著沙匪頭領的脖子迅覆蓋到他的周身,此時的場面詭異得可怕,只見沙匪頭領渾身上下都燃燒著濃濃的黑色火焰,那隨之而來的疼痛令他出凄厲的慘叫聲,可眨眼工夫,他的叫聲便戛然而止,腦袋無力地垂下去,雙眼圓睜,但其中已沒有任何的光彩,有的只是死灰。
    哼!唐寅冷笑,將提著尸體的手放下來,但手掌并未松開,仍然緊緊扣著尸體的脖子,心意轉動之間,黑暗之火的靈魂燃燒也立刻變成死亡燃燒,沙匪頭領偌大的身軀立刻化為無形,只有衣服和盔甲在唐寅手中脫落在地。
    周圍眾人看得清楚,無論是沙匪還是肖娜的侍衛們,無不心頭大駭,尤其是前者,己方的領就這么被對方殺了,人們一時間都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時,上官元讓、元武、元彪三兄弟帶領眾多的侍衛們來到唐寅的身邊,拱手說道:“大人,我們可以出手了嗎?”
    “恩!”唐寅點點頭,聲音緩慢地說道:“殺光所有的沙匪!”
    “是!”上官三兄弟齊齊答應一聲,帶領數十名侍衛,向沙匪們沖去。
    上官元讓沒找別人,直奔戰虎而去,他早就想試試這個修為不錯又一身蠻力的蠻人究竟有多厲害。可他還沒跑出兩步,唐寅叫住他,淡然說道:“元讓,把他讓給我!”說話之間,唐寅已從上官元讓的身旁竄了過去。
    上官元讓雖然生性好戰,但唐寅開口,他也不便硬搶,看著與布萊恩四人激戰正酣的戰虎,他無奈地聳聳肩,暗道一聲可惜,只好又將目標轉到別處,去找其他的沙匪們。
    且說唐寅,幾個箭步就沖到戰虎與布萊恩四人拼殺的戰場前,他振聲喝道:“布萊恩,你們退下,我來戰他!”說著,他身上散出濃濃的黑霧,凝聚在他的周身,瞬間化為實體,形成泛有金屬光彩的烏黑靈鎧。
    唐寅的到來,令苦苦應戰的布萊恩四人長出一口氣,幾人虛晃一招,不約而同的跳出圈外,等到了唐寅近前后,四人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布萊恩咽口吐沫,喘息著斷斷續續地說道:“此人異常厲害,你可要小心啊……”
    拍下他的肩膀,唐寅輕笑一聲,沒有多說什么,只道:“你們先去休息!”說完,他將手中的兩把彎刀合并到一處,靈化成長長的鐮刀。對那名沙匪頭目,唐寅連刀都未拔,但對陣這個修為達到靈元境的戰虎,唐寅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靈鎧化和兵之靈化都用上了。
    唐寅的身材已不算矮,在一米八往上,可站在戰虎的身前,他只到對方的胸口,對方比他高出一大截,也壯上好幾圈。唐寅揚著頭,打量戰虎幾眼,笑問道:“你的名字就叫戰虎?”
    “恩?”戰虎低頭看著面前這個‘小人’,出一聲低沉的疑問。
    唐寅笑呵呵說道:“你的領已經被我殺了,你要想活命的話……”
    他的話還沒說完,戰虎身軀已猛然一震,接著出嗷的一聲怪叫,雙手抓緊錘把,掄臂膀對準唐寅的天靈蓋就狠砸下去。
    嗡!偌大的鐵錘,呼呼掛風,摩擦空氣都出令人心悶的嗡響聲。
    這人什么毛病?怎么說打就打?唐寅此時還暗怪對方不尋常理,其實他自己就是最不尋常理的一個。
    對方來勢洶洶,唐寅也全無畏懼,更沒有避讓,運足力氣,雙手持刀,硬接對方這一錘。不過他使個小技巧,鐮刀是斜著向上搪,當錘子砸到時會將其中的一部分力道滑出去,減輕自己所受到的震擊。
    當啷啷!
    鐵錘巨大的錘頭結結實實砸在鐮刀的刀桿上,即使唐寅暗中使了技巧,可仍被這一錘之力震的倒退兩步。他心中暗驚,難怪菲力普•巴斯會被對方一錘砸飛,并非菲力普實力不濟,而是這戰虎的蠻力太大,若是自己實打實的硬接,也未必能承受得住。
    他吃驚,而出錘的戰虎也同樣吃驚不已,眼前這‘小人’的身材比自己差了許多,看起來也不象有多大的力氣,可是卻能把自己的全力一錘接住,這太不可思議了,而且在他的印象中,也沒有誰在硬接自己的重擊后還能安然無事的,唐寅是第一個。
    “戰虎,你也接我一刀試試!”唐寅被他激起好勝心,雙手持刀,沒見他蓄力,身形已高高跳起,借助下落的慣性,全力劈砍出一刀。這一刀唐寅也使出全力,聲勢駭人,刀鋒劃破空氣,產生嘶嘶的尖叫。
    論起比蠻力,戰虎誰都不怕,他嘿笑一聲,舉錘招架。當啷啷!隨著鐮刀重重劈在錘身上,又是一陣震耳欲聾的金鳴聲響起,唐寅感覺自己這一刀不象是劈在武器上,更象是劈在一座堅硬無比的鐵山上。
    受反彈之力,他身子在空中翻了個才落到地上。經過兩輪硬碰硬的較量,唐寅已能百分百的確認,對方的力氣比自己要大得太多,甚至自己的體力和靈氣融為一處也未必能有對方的力氣大。這人要是上到兩軍混戰的戰場上,得有多大的殺傷力?!
    唐寅看著戰虎,兩眼放光,那不是對敵人的眼神,而象是狼見到獵物時的興奮。
    戰虎可沒象他想那么多,他單手提著巨錘,大跨步沖到唐寅的近前,手中的錘子向前一捅,直擊唐寅的面門,后者的反應和身法都太快了,身子提溜一轉,便從巨錘的下方滑了出去,轉到戰虎的身側,順勢以肩膀頂撞他的腋下。
    呀!戰虎沒見過這樣的怪招,本能的倒退一步,可是他只注意到上面,卻忽視了腳下,唐寅在他后退的瞬間伸出右腿,向回一勾,正中戰虎的左腳根,后者站立不住,身子失去平衡,連連向后踉蹌。
    還沒等他站穩重心,唐寅以暗影漂移到了他的背后,對準他的后心就是一記重拳。
    這一拳太快了,加上又來的突然,任誰都難以躲避。戰虎也躲不開,不過他的身子卻迎著唐寅的拳頭猛的向后靠去。
    嘭!
    唐寅的拳頭是打中了戰虎的后心,可他的回靠之力也反震的唐寅倒退數步。
    啊!唐寅暗吃一驚,目光怪異地打量戰虎,只通過剛才的交手,他立刻判斷出來對方是個格斗技巧十分精湛又嫻熟的人。當一拳打過來時,即使明知道躲不開,正常人的反應還是會盡量閃避,而很少有人敢主動迎上去,可殊不知這主動相迎卻是最有效的方法,這也叫做迎擊拳。
    拳頭打擊的力度不僅和力道有關系,也和距離有絕對關系,只有距離夠,拳頭上的力道才能百分百的揮出來,而對方若是不閃反而迎上來,拳頭擊出的距離不足,其力道也會銳減。戰虎剛才的后靠正是借用這個原理,不僅化去唐寅一拳的傷害,還把他撞的連連后退。
    好厲害的家伙,此人可不能等閑視之!唐寅這時對戰虎的身手又有了新的認識。而戰虎雖然化解了唐寅的背后偷襲,可還是被他的暗影漂移嚇了一跳,他想不明白,對方是怎么由自己身前突然到自己身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