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65

  唐寅和戰虎的對打十分激烈。【】戰虎剛猛,直來直去,一把巨錘,揮舞的陣陣生風,砸在地面就是個大深坑,掛到樹上樹身就應聲而折,聲勢驚人.而唐寅則以詭異見長,時而在前,時而在后,其身法飄忽不定,令人琢磨不透,時不時的攻出一刀,足以將戰虎*的手忙腳亂。
    戰虎是主動搶攻的一方,唐寅是游斗的一方,但后者在戰場上卻顯得游刃有余,絲毫不見慌亂。
    難得遇到這樣有實力的對手,唐寅也來了興致,與戰虎你來我往戰了三十余個回合未分高下。可這時候,戰虎已開始呼呼的劇喘,作為主攻的一方,他的體力消耗甚大,尤其又是與唐寅這樣的高手對戰,精神高度緊張中,使體力的流失更快。
    見對方的攻勢漸漸弱下去,唐寅心中暗笑,抽冷子一刀,橫切戰虎的腰身,后者心頭一震,急忙豎立鐵錘,招架唐寅的鐮刀,哪知唐寅這只是虛招,真正的殺手在下面,趁著對方的注意力其中在自己刀上的時候,他下面提腿連踢三腳,分襲戰虎的雙膝和*。
    唐寅的修為可是在靈天境,無論被他哪一腳踢中,對戰虎的傷害都是致命的。戰虎倒吸口涼氣,急忙運起渾身的力氣,向后縱躍,他快,可唐寅的度更快,就在他后撤的同時,唐寅一個箭步竄出,直直向戰虎的懷中撞去。
    又是怪招!戰虎已快被唐寅層出不窮的怪招怪式打暈了,他單手提錘,另只手臂提起,對準迎面沖來的唐寅就是一記重拳。似乎早料到他會有此一手,唐寅前沖的身形猛的一縮,如同一個大肉球,從戰虎的拳頭下方掠過,還是撞到他的胸口上。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這是靈鎧與靈鎧的碰撞聲,戰虎那么龐大的身軀竟被唐寅的一撞之力硬生生向后彈飛出去。可唐寅撞到他身上后,鐮刀立刻撒手不要了,雙手死死扣住戰虎的雙肩,整個人如同貼到戰虎身上似的,與他翻滾到一處。
    好不容易把身形穩住,見唐寅還掛在自己的身上,戰虎咆哮一聲,抬手向他腦袋抓去,想把唐寅從自己身上拉開,但唐寅的度更快,腰眼用力一擰,使他和戰虎翻了個各,他在上,戰虎在下,隨后腦袋猛的向下一壓。
    啪!
    他的額頭正頂在戰虎的面門上,后者面部的靈鎧應聲而碎,露出一張滿臉胡茬子的面孔。戰虎大駭,出于本能的驚叫出聲,沒等他重新布好靈鎧,唐寅的腦袋再次撞來。這一次,他撞的是戰虎的下巴。
    他頭上可是有靈鎧化成的頭盔,異常堅硬,若是實打實的撞在戰虎的下巴上,連下顎骨都能撞碎,好在唐寅手下留情,只有了三分力道,即便如此,撞擊過后戰虎業已陷入半昏迷狀態,兩眼還睜著,但目光已失去焦距,眼神渙散。
    見他老實了,唐寅這才從戰虎身上站起,對站在不遠處觀戰的布萊恩等人甩頭道:“布萊恩,給他服下散靈丹!”
    “是!”布萊恩本能的答應一聲,快步上前,并從隨身攜帶的口袋里掏出散靈丹,給戰虎吞下。制服住戰虎,唐寅再舉目四望,只見那四百多號的沙匪已被殺的七零八落。不用侍衛們出手,單單是上官元讓、上官元武、上官元彪這三兄弟就不是沙匪們所能抵擋得住的。
    已經習慣了兩軍陣前千軍萬馬的混戰,對付眼前這幾百沙匪對上官元讓而言就如同兒戲一般,不用施展靈武技能,只是揮出一道靈波,沙匪們便倒下一片。此時沙匪頭目已死,最厲害的戰虎也被人家擒住,剩下的沙匪們再無斗志,做鳥獸散,全部向綠洲外逃去。
    他們還打算到綠洲外騎馬逃走,可是他們哪里想到,進入綠洲的密林就等于是鉆進了地獄。
    在這里,埋伏有唐寅早已經安排好的暗箭人員。暗箭一隊人數是不多,只三十號左右,但各個都是靈化境以上的暗系修靈者,暗影漂移都能運用自如,在密林之中,這三十多人的暗影漂移幾乎不受限制,時而現身,時而消失,就如同三十多只惡魔,對逃過來的沙匪們展開無情的殺戮。
    沒有生戰斗,這就是單方面的屠殺,只聽樹林之中不時傳出一陣陣的慘叫聲,時間不長,樹林中變的一片死寂,聲息皆無。
    又過了一會,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身罩黑色的靈鎧,從樹林中緩緩走出來,眾人手中皆提有明晃晃的靈刀,鮮血順著刀身不時滴淌下來。
    程錦率先走到唐寅近前,倒提靈刀,插手施禮,低聲說道:“大人,按照你的意思,沒有活口離開!”
    “恩!”唐寅含笑點了點頭,沒有接話。
    見狀,程錦也聰明的沒有散去靈鎧,等唐寅下一步的命令。
    這時,商隊中僥幸活下來的那名頭領快步跑到唐寅近前,單手扶胸,對他深深施了一禮,說道:“多謝貴方出手相助,不然……我們就要全死在沙匪的手里了!”
    唐寅目露精光,含笑說道:“不用客氣,舉手之牢而已!”他話音還未落,右手抽出彎刀,對準商隊頭領的脖子就刺了出去。
    撲!
    這一刀,可以說出乎在場所有人的預料,別說商隊頭領毫無反應,就連一旁的肖娜等人也沒想到他會對商隊下毒手。
    沒有尖叫聲,唐寅這又快又狠的一刀直接刺穿商隊頭領的喉嚨,后者張大嘴巴,難以置信地看著他,身子已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看都未看地上的尸體一眼,唐寅側過頭來,看向程錦等人,幽幽說道:“我剛才的命令是殺光所有的人,你們不懂嗎?”
    程錦身子一震,他以為唐寅只要他殺光沙匪,沒想到要連商隊的人也一并殺掉,他略微愣了一下,然后忙說道:“明白了,大人!”說著話。他快地向暗箭人員一揮手,喝道:“殺!一個不留!”
    程錦的一聲令下,對商隊殘存下來的眾人而言就是一場毀滅性地災難。沙匪固然可怕,但打起來他們還有還手的余地,而暗箭人員殺上來,他們連對上一招半式的機會都沒有,耳輪中只聽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連成一片。
    暗箭剛在樹林中完成一場殺戮,現在又在綠洲內展開更殘忍更血腥的屠殺。暗箭人員沒有任何的心慈手軟,一各個就如同殺人的機器,只知道按命令行事,上級不下令停止,他們就絕不會住手。
    當然,他們的冷血也和自身是暗系修靈者的身份有關系。并非修煉暗系靈武會影響到心性,而是受外界環境的影響使然,在沒投靠唐寅之前,他們處處受人排擠,受人壓制和歧視,慢慢的也就養成憤世嫉俗的個性,在與人對戰之時,無論對手是男是女、是強是弱,他們都能下得去殺手。
    暗箭的初始就是由這么一批人組成,其陰冷殘酷的作風也一直延續下去。
    看著暗箭人員屠殺商隊的人,肖娜想攔都攔不住,她疾步走到唐寅近前,顫聲問道:“寅,你……你為什么要殺他們?”
    唐寅深深看了肖娜一眼,本不想回答,他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向別人解釋什么,不過在肖娜充滿質疑和不解的目光下,他暗暗嘆口氣,說道:“這些人已經知道我是風人的身份,而且他們又都是商人,游走各地,此事若是傳開,我們這次來杜基也就失去了意義!”
    “啊!”這一點肖娜和布萊恩等人還真沒想到,等唐寅說完,眾人這才理解他為什么要令手下人下殺手,原來是為了滅口。
    布萊恩理解地點點頭,看向已所剩無幾、被追殺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的商隊人員,慢悠悠地說道:“為了保密行事,也只能滅口了!”
    肖娜皺著眉頭說道:“可是你們到了杜基城還是會被人認出來,難道還能把所有見過你的人都殺了嗎?”
    唐寅笑了,說道:“到了杜基城,誰知道我們是風人還是寧人?”
    肖娜轉念一想,覺得唐寅說的也對,去往杜基城行商的寧人確實不少。
    他們說話之間,另一邊的暗箭人員已把商隊里的人統統殺光,此時再看綠洲內外,橫七豎八到處都是尸體,受到沙匪攻擊的商隊無人幸免,而攻擊商隊的沙匪們也被統統殺光,最后存活下來的只有唐寅這一行人。
    “大人,已沒有活口!”程錦回來向唐寅交令。
    這時,唐寅方笑呵呵地說道:“做的很好!”
    “多謝大人夸獎!”聽到唐寅的稱贊,程錦這才放下心來,將靈刀恢復原形,同時也散掉身上的靈鎧。他轉頭看了看滿地的尸體,問道:“大人,這些尸體……”
    唐寅看看天色,幽幽說道:“我們沒有時間再去處理這些,過不了多久天色就要黑了!”
    “是!大人!”程錦會意的點點頭。
    唐寅又對手下的侍衛們說道:“把尸體先拉離水源,全部拖到樹林里。”
    “是!”眾侍衛們齊齊領令。
    沙漠炎熱,尸體若泡在水里,很快就會腐爛,滋生瘟疫,使沙漠中難得的淡水變成毒水,唐寅就算不考慮別人,也得為自己考慮,畢竟從杜基回國的時候還得路過這里,還得用這里的水源做補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