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66

  “大人,這個人怎么處理?”侍衛們用力推了推已被捆綁住的戰虎,問唐寅道。【】
    戰虎此時已恢復神志,但被服了散靈丹,又被死死捆綁住,坐在地上,難以動彈分毫。唐寅走到他近前,低頭看著戰虎,用莫非斯語問道:“你的修為不錯,又有一身的力氣,格斗技巧更是出類拔萃,為什么要做沙匪?”
    抬頭瞥了唐寅一眼,戰虎冷哼一聲,什么話都沒說,把頭轉向別處。兩旁的侍衛們聽不懂唐寅的話,可是都能看懂戰虎的反應,眾人皆是面露怒色,現在他已經成了己方的階下囚還敢如此囂張,簡直是自尋死路。
    侍衛長快步上前,提起拳頭,作勢就要打下去,唐寅向他擺下手,示意他不要動粗,他看著戰虎并不生氣,笑呵呵地說道:“現在你有兩條路可選,一條是死路,一條活路,你選哪一條?”
    戰虎皺了皺眉頭,終于正視起唐寅,粗聲粗氣地質問道:“你什么意思?”
    唐寅說道:“你若是堅持做你的沙匪,你剛才也應該看見了,你周圍這些人都心狠手辣的很,立刻就會撲上來把你碎尸萬斷,你若是不想再做沙匪,那就跟我走,以后聽我的話,我保你榮華富貴,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戰虎下意識地瞧瞧站在不遠處的暗箭人員。用心狠手辣來形容他們并不為過,其作風之冷酷、狠毒,恐怕連沙匪都比不上他們。戰虎咽口吐沫,回過頭來又看眼唐寅,嘴角動了動,最后還是把頭低了下去,什么話都沒說。
    若換成旁人這樣,唐寅早就沒耐性和對方耗了,立刻就會下令將其處死,但戰虎的身手、修為、蠻力都令他印象深刻,也起了愛才之心,非常希望能將他納入麾下收為己用。見戰虎不說話,唐寅幽幽一笑,說道:“若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啊?”戰虎一愣,仰起頭來,疑惑地問唐寅道:“我默認什么了?”
    “投靠我的麾下!”唐寅笑道。
    戰虎聞言,頗有些哭笑不得,他搖頭說道:“你不會真心收留我的。”
    “哦?為什么?”
    “你看!”說話之間,戰虎伸出舌頭。唐寅定睛一瞧,只見在戰虎的舌頭上有一個環行烙印,環圈內有六芒星的標志。那是用烙鐵硬生生烙在舌頭上的痕跡,有此痕跡的人,不用問也知道,他曾經是個奴隸。
    原來如此!難怪戰虎的修為這么高,身手這么強,卻只甘心做個沙匪,原來他是個外逃的奴隸!
    唐寅先是一愣,隨即仰面而笑,說道:“我不管你是哪個國家的奴隸,在我眼中,你和正常人無異,只要你肯真心投靠于我,不僅沒人會把你當成奴隸,你還會成為受萬眾矚目的將軍,難道,你不想要這樣的人生嗎?還是你想繼續做殺人劫貨的沙匪?”
    若不是*不得已,沒人會選擇做匪寇,戰虎自然也不例外。他以前確實是杜基城邦的奴隸,逃出來后,被沙匪的頭領收留,后者雖然不見得對他如何善待,但至少還能把他當人看,只這一點就令戰虎十分感動,心甘情愿地留下來,成為沙匪中的一員,現在聽完唐寅的話,他甚是動容,難以置信地問道:“我……我是奴隸,還能成為將軍?”
    “當然!只要你夠忠心,又夠努力的話!”唐寅看出自己的話已打動戰虎,他笑吟吟地補充道。
    戰虎這時才開始認真打量起唐寅,同時在心里暗暗猜測他的身份。看模樣,他肯定是昊天帝國的人,看年歲,似乎只有二十出頭,看衣著,是平平常常又有些破舊的布衣,無論怎么看都看不出來他的身份有何不同尋常。
    若說唐寅是普通人但又不象,畢竟他周圍這些以他馬是瞻的人都異常厲害。沉默好一會,他方不解地問道:“讓我投靠你,你至少得先讓我知道你是誰?”
    唐寅正色說道:“我是風國天淵郡郡,唐寅!”
    戰虎并不知道天淵郡是個什么地方,也不知道郡這個職位到底有多大,不過聽起來象是個不小的官員。他問道:“那么說,你要帶我去風國?”
    “是的!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這回戰虎沒再猶豫,只要能離開杜基,這個給了他一生都洗刷不掉恥辱的地方,去哪里他都愿意。他重重地點下頭,應道:“我愿意!”
    唐寅瞇縫著眼睛,目光如炬,直勾勾地盯著他,仿佛能一直看到他內心深處似的。過了好一會,他的目光才漸漸柔和下來,問道:“你的本名叫什么?”
    戰虎神色一黯,說道:“我沒有名字,自我懂事的時候起我就知道我叫戰虎!”
    唐寅笑了,點點頭,說道:“好吧,就叫你戰虎!”說著,他向前探了探身子,靠近戰虎,英俊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他拍拍戰虎的肩膀,一字一頓地說道:“戰虎,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說完話,他挺直腰身,轉身向自己的戰馬走去,同時頭也沒回地揮手道:“給戰虎松綁,喂他吃聚靈丹!”
    “大人……”程錦暗暗咧嘴,感覺唐寅太輕信戰虎的話了,萬一他是詐降怎么辦?萬一他混在己方的隊伍中突然難或者半路逃跑怎么辦?
    明白他的意思,唐寅沖著他揮揮手,笑道:“不用擔心,我相信這個人!”
    “哦!”程錦聞言,將到嘴邊的勸見又咽回到肚子里,同時瞥了戰虎一眼,未在多話。
    雖然聽不懂他二人在講什么,但通過二人的表情,戰虎也能明白個大概。
    別看戰虎長的人高馬大,一副四肢達頭腦簡單的模樣,實際上他心思周密的很。看著周圍的侍衛們又給他松開綁繩又遞給他聚靈丹,他心里很感激唐寅對他的信任,同時也更加堅定決心,跟隨在唐寅的左右。
    戰虎,這個原本杜基城邦的奴隸,沙漠中的匪寇,出身卑微低賤,名不見經傳,但誰都不會想到,他就是日后在唐寅麾下鼎鼎有名的虎威將軍,與無敵將軍、長勝將軍、龍嘯將軍并稱為四大猛將、四大先鋒。
    收下戰虎,唐寅志得意滿,這趟杜基之行可算是來著了,不管借路的目的能不能達到,至少能收下這么一員猛將也是十分值得的。
    戰虎與上官元讓、程錦等人語言不通,但和布萊恩等人卻能聊到一起去,尤其是菲力普•巴斯,剛才受了戰虎那一記重錘,到現在胸口都有些隱隱作痛,不過他也不記恨,走在戰虎的身邊,一個勁的向他請教是怎么把力氣練的這么大,又是怎么練成這么好身手。
    他們并沒有因為戰虎是奴隸出身而看不起他,正相反,還十分佩服他。
    戰虎心思敏捷,但卻不善言詞,而且以前也沒有人會主動找他攀談,現在被布萊恩五人圍在左右問東問西,他支支吾吾半晌也回答不上來幾句,急的頭頂也見了汗,看上去對他而言回答別人的問題比打仗還累,不過戰虎卻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這讓他體會到什么叫平等,什么叫受人尊敬。
    杜基城,杜基城邦的都城,它坐落于大漠的西邊緣。
    杜基城邦是比貝薩城邦資源更匱乏的國家,但又不象貝薩有那么強悍的軍力,無力對外掠奪或擴張,所以國家貧瘠、國力羸弱,在莫非斯聯邦中只能算是無足輕重又可有可無的小城邦。
    唐寅一行人在走到距離杜基城還有二十里的地方時,前方快行來一支打有杜基城邦旗號的軍隊。
    見狀,唐寅抬起手來,令隊伍停止近前,先靜關其變,看看對方是什么來頭。
    戰虎雖然已經投靠到唐寅的麾下,但對杜基的軍隊還是有本能的怯怕感,他下意識地將脖子上的圍巾提起,擋住自己的口鼻。
    沒有忽視他這個小動作,唐寅在馬上側身拍下他粗壯的胳膊,輕松又淡然地說道:“戰虎,不用怕,你現在是我的人,若是誰想動你,也得問問我同不同意!”
    “是!大人!”這兩天來,戰虎也學會上官元讓、程錦等人的口氣,叫唐寅大人。
    很快,這支杜基騎兵來到唐寅等人的近前,舉目細看,這隊騎兵有二千人左右,馬上的騎士差不多都是一個身高,齊刷刷的一片,看上去異常整齊,他們跨下的戰馬也精良,通體棗紅,渾身上下,連根雜毛都找不到。
    騎兵為的幾名將領都是身著鋼制盔甲,尤其是正中間的那位,盔甲上鑲有金黃色的條紋,腰間跨有鑲嵌寶石的佩劍,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金碧眼,臉上棱角分明,五官俊朗,相貌出眾。
    這青年的氣質也不同尋常,舉手抬足之間都流露出一股貴族的氣息。
    在唐寅等人近前勒住戰馬,他只向眾人略微巡視了一圈,隨后眼睛突的一亮,快地翻身下馬,直奔人群中的肖娜走去。等到了肖娜近前,他仰起頭,對馬上的肖娜笑吟吟道:“肖娜公主,我們又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