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68

  唐寅說道:“國王陛下的條件我可以接受,不過,我希望國王陛下也能坦誠相告,究竟為何要我出兵攻打寧國!”
    阿爾登一愣,說道:“剛才我已經說過了,你攻打寧國,寧國便無暇回頭來報復杜基。【】”
    唐寅搖頭一笑,道:“國王陛下還是沒說出實情!”
    聞言,阿爾登吸口氣,驚訝地看著唐寅,心中不由得暗暗猜測,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沒說實話的?難道他還會讀心術不成?他沉默片刻,轉念一想,自己的目的唐寅早晚都會知道,現在說出也無妨。
    他輕輕點下頭,說道:“唐將軍很聰明,我確實還有別的目的。”
    “哦?”唐寅挑起眉毛。
    “為了提亞!”阿爾登一字一頓地說道。
    “提亞?”唐寅對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聽過,但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了。見他滿臉的莫名,肖娜湊到他耳邊,低聲解釋道:“提亞在寧國以西,據說和寧國的關系很好!”
    “啊!”經他這么一提醒,唐寅才算記起提亞是哪個國家。他看向阿爾登,疑問道:“我攻打寧國,和提亞又有什么關系?”
    “關系太大了。”
    阿爾登含笑說道。其實他若借路給唐寅,并不太害怕寧國會來報復,寧軍雖然厲害,但只能在平原上縱橫,真要來了沙漠,寧軍也未必能施展得開,別的不說,單單是寧軍那一身鋼鐵行頭就是巨大的拖累。
    正如阿爾登所說,他確實是為了提亞。提亞是杜基和寧的共同臨國,領土不大,人口也不多,但國內資源豐富,礦產極多,另外,提亞的文明高度達,那是被盛傳為夢幻一般的國度,在人們的心目中,提亞遍地都是黃金。
    杜基對提亞可謂是垂涎已久,只是提亞與寧國關系非常交好,來往甚密。
    提亞為寧國輸入高度達的技術與文明,而寧國則為提亞提供武力保護,確保它不受外族的入侵。在前文已經交代過,寧國的學院之風就是從提亞傳播近來的,另外,寧國的諸多技術也都來自于提亞,包括農業、工業、制造業等等領域。寧國的中央軍加上地方軍已過一百萬,如此龐大的軍隊,士卒們各個都穿著鋼制盔甲,對鋼產的需求量可想而知,而提亞對寧國提供的煉鋼技術使寧國的鋼產大副提升,領先于其他諸侯國,這也成為寧軍能普遍穿著鋼制盔甲作戰的主要原因。
    提亞的文明與技術使寧國變的國力強盛,而寧國又用強盛的國力反過來保護提亞,兩國成為完美的互補,也正因為寧國對提亞的保護,杜基才對提亞只敢窺視,卻遲遲不敢動用武力入侵。
    所以,杜基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幫手,來拖住寧國,使寧國自身難保,無暇再去顧及提亞,這將給杜基的入侵創造出機會,而阿爾登執意要親見唐寅,也正是想看看他究竟具不具備成為杜基幫手的實力。
    這就是阿爾登的真實目的。
    既然唐寅執意追問,阿爾登也就不在隱瞞,將心中所想,原原本本地對他講述一遍。最后,他說道:“你們風國的情況,我也了解了一些,我希望在你消滅鐘天之后,能由你掌管風國的大權,對寧用兵,如果你們風國的實力夠強,我甚至會調集杜基的軍隊南下協助你方作戰,當然,在幫你滅掉寧國之后,你也要幫我滅掉提亞,這樣一來,你我各取所得,誰也不欠誰的,不知唐將軍意下如何?”
    一旦消滅鐘天,手握大軍的唐寅當然會是風國最具實權的人,這點無需質疑,與杜基先聯手滅寧,再轉頭滅提亞,對唐寅而言也是只有益處,沒什么損失。他只略微想了想,便點頭說道:“我接受國王陛下的條件,先滅寧,再滅提亞!”
    “好!”阿爾登挺身從王位上站起,笑容滿面地看著唐寅,兩眼放光的問道:“只是不知道,在唐將軍攻占潼門之后,要多久才能消滅國內的寧軍以及叛軍?”
    他這話也是在有意試探唐寅的實力。
    唐寅淡然一笑,信心滿滿地說道:“多則三月,少則一月。”
    “這么快?!”聽完他的答復,阿爾登有些意外,要知道寧軍在風國境內也有二十萬之眾,再加上鐘天的軍隊,合計數十萬大軍,唐寅若能在一到三個月內擊垮對手,那就太不可思議。他笑吟吟問道:“不知唐將軍為何如此有信心?”
    唐寅仰面而笑,心中明鏡似的,對方是在探察自己的實力。他傲然說道:“我麾下的風國大軍已接近百萬,戰將如云,謀士眾多,只要隔絕寧國的援軍,消滅對手,輕而易舉!”
    “哦?”空口白話,誰人不會?阿爾登對唐寅的話也是將信將疑。他眼珠轉了轉,笑問道:“不知唐將軍麾下有哪些猛將?”
    唐寅連想都未想,微微側身,狀似隨意的指下身后的上官元讓,說道:“我身邊的護衛若是上到兩軍陣前就是萬人不敵的猛將!”
    這話可太狂了,一名區區的‘侍衛’本領再大又能厲害到哪去?阿爾登和殿內的文武大臣們都露出不以為然之色。正在這時,隨著甲胄摩擦的嘩啦聲,一名杜基將領從人群中走出來,單膝跪地,說道:“陛下,屬下愿與唐將軍麾下的侍衛比試一二,還望陛下恩準!”
    阿爾登暗暗點頭,不過臉上露出為難之色,沒有馬上接話,而是看向唐寅,以詢問的語氣說道:“唐將軍,你看……”
    唐寅一笑,說道:“這樣不太好吧?!”
    “怎么?唐將軍不敢嗎?還是你剛才在信口狂言,吹噓自己的部下……”
    沒等那名杜基將領說完,唐寅已含笑打斷道:“我的意思是說,若是在比試當中傷到這位將軍就不太好了!”
    “什么?”那杜基將領聽完,鼻子都差點氣歪了,這唐寅的口氣也大了。他狠狠瞪了唐寅一眼,不再和他多話,而是手握佩劍的劍柄,正視國王阿爾登。
    既然唐寅已經這么說了,阿爾登也不再客氣,他還真想看看唐寅的‘侍衛’是不是真如他所說的那么厲害,從中也可順便看出唐寅是不是個虛張聲勢的人。
    他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布萊德利,你就去與唐將軍的侍衛比試一下吧!”
    “是!陛下!”這個名叫布萊德利的杜基將領站起身形,直向唐寅身后的上官元讓走去。
    聽不懂莫非斯語的上官元讓此時還不明白生了什么事,只是見周圍的杜基大臣們都在看向自己,他心中充滿不解。這時,唐寅走到他的身邊,將剛才自己說的話向他簡單說了一遍,然后,他低聲叮囑道:“元讓,與對方交手的時候不要客氣,但也絕不要下殺手,打贏即可!”
    原來是要和對方打架!上官元讓咧嘴笑了,他最喜歡的就是這個。他點頭應道:“大人盡管放心!”說著,他還伸手隨意地指指站在自己不遠處的布萊德利,問道:“是不是這家伙?”
    唐寅含笑點頭。
    見狀,上官元讓向前跨出兩步,站在布萊德利只三步外的地方,連武器都沒拿,沖著他招招手,說道:“來吧!”
    不懂他在說什么,可能看懂他的輕視之色,布萊德利勃然大怒,沉哼一聲,拔出肋下的佩劍,揮臂將其靈化,然后招呼都未打一聲,持劍向上官元讓刺去。
    對方一劍來勢洶洶,上官元讓倒是不慌不忙,雙手伸出,將手掌罩起靈鎧,這時對方的一劍業已刺到,只見他站在原地連閃都未閃,罩著靈鎧的手掌握緊拳頭,對準靈劍的劍身就是一記重拳。
    當啷啷!
    他的拳頭正打在布萊德利的劍身之上,出鐵器碰撞般的脆響,布萊德利覺得自己的靈劍不象是被人的拳頭打到,更象是被一座傾倒的大山壓中,其強大的撞擊力令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橫挪三大步,掌中的靈劍都差點脫手而飛。
    哎呀!厲害!行家一伸手便知道有沒有。上官元讓只出一拳,已把布萊德利嚇的渾身汗毛豎立,也令在場的眾人無不張大嘴巴,出陣陣的驚嘆聲。
    這時候許多武將都忍不住施展洞察之術,想看看上官元讓的修為到底有過高,可是他們的洞察用在上官元讓身上根本就不起作用,什么都看不出來,這只有一個解釋,他的修為要比他們高出太多,已出他們洞察之術的范圍。
    這一下,使用洞察之術的武將們都傻眼了,面面相覷,眼中流露出震驚之色。
    且說上官元讓,他一拳把對方的靈劍打偏,隨后一個箭步竄到布萊德利的近前,另只大手張開,對著他的面頰就是一巴掌。
    他的手掌連靈劍都能撞開,若是打到人的頭上,腦袋都得被拍碎。布萊德利嚇的臉色頓變,驚叫出聲,急忙向后倒退,與此同時,身上散靈霧,給自己罩起靈鎧。
    現在,他是靈鎧化和兵之靈化都用上了,如臨大敵,而與他對戰的上官元讓只是雙掌罩起靈鎧,連武器都未拿,二人的高低已立見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