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70

  唐寅被肖娜硬拖著下了舞池,雖然他不會跳舞,但因為自幼習武的關系,身法很靈活,并不像初次跳舞的人那么笨拙。【】在肖娜帶引下,他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技巧。
    肖娜看他的動作越來越嫻熟,忍不住贊道:“你學的真快!”
    唐寅淡然一笑,突然問道:“你覺得帕維爾王子如何?”
    沒想到唐寅會突然問起帕維爾,肖娜一怔,莫名其妙的看看唐寅說道:“他的人還不錯,挺隨和的,怎么了?”
    唐寅隨意的聳聳肩,笑道:“沒什么,我只是隨便問問。”通過肖娜茫然的申請便不難推斷出他對帕維爾的感覺,這令唐寅多少松了口氣。
    肖娜才不相信唐寅會沒話找話的隨便問問題,而且他也不是那樣的人。他追問到:“為什么突然問起帕維爾?”
    唐寅無奈地笑道:“阿爾登陛下剛才和我談起,說要向你父親提親,將你許配給帕維爾王子?”
    肖娜聞言瞪大眼睛,吃驚地說道:“那怎么可能?我從沒聽父王提起這件事,而且我也不會嫁給帕維爾的,我對他根本沒有感覺!”
    看出來了。唐寅含笑看著肖娜,沒有再接話。
    肖娜悄悄瞥了唐寅遺言,眼珠轉了轉,又故作為難地說道:“如果我父王真接受了杜基的提親,我嫁給帕維爾,那我也沒辦法啊……”
    唐寅原本舒展的眉頭又皺起來了。
    肖娜正視他的雙眼,問道:“那時候,你會不會來幫我?”
    唐寅一愣,沉默片刻,對上肖娜的目光,幽幽說道:“如果你希望我幫你的話,我會的、”
    肖娜心中一暖,下意識的把唐寅的手也握的更緊。
    宴會結束之后,唐寅和肖娜等人被安頓在杜基城的行館。
    原本阿爾登還想留唐寅在杜基城多住幾日不過后者沒時間在這里單個,而且杜基城人多眼雜,萬一讓寧人認出自己的身份那就麻煩。他婉言拒絕了阿爾登的好意,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帶上肖娜等人去往王宮,想阿爾登辭行。阿爾登是個聰明決定的人,也明白硬留唐寅在杜基城住下來不太現實,并有諸多的不便他也不再勉強,親自把唐寅和肖娜送出王宮,
    阿爾登想派杜基的輕騎兵一路護送唐寅和肖娜回國,可又被唐寅拒絕了,在他看來,己方的目標是越小越好,若是興師動眾,反倒更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
    臨與阿爾登告別之時,唐寅拉過身邊的上官元讓,說道:“國王陛下,等我回國之后,立刻就會派兵進入杜基,去往潼門,另外,我這名侍衛也會在軍中,若國王陛下有什么要交代,可直接找他,他叫上官元讓!”
    “好!”阿爾登深深看了上官元讓一眼,點點頭,說道:“唐將軍請放心,我也會盡力封丨鎖消息,讓你們在杜基的行軍更加保密!”
    “多謝國王陛下!”
    “呵呵!這次合作僅僅是開始,日后,我們要相互幫忙的地方還很多,唐將軍就不用客氣了!”阿爾登笑呵呵地說道。
    唐寅仰面而笑,拱手說道:“國王陛下所言及是,在下告辭!”“唐將軍一路順風!”
    這次面對面的會晤,唐寅和阿爾登都給對方留下深刻又極佳的印象。
    在唐寅看來,阿爾登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個十分有作為又有抱負的君主,甚至比貝薩的克尼斯國王都要強上許多,當然,阿爾登的年事已高,身體又不好,不然的話,唐寅絕對會把他當成自己的一個隱在威脅。
    而在阿爾登的眼中,唐寅也不簡單,年少老成,頗有心計和城府,能力更是有過人之處,單單是他白手起家,短短一兩年的光景便能坐擁數十萬大軍這一點,就不是平常人能比上得的,另外阿爾登能看出唐寅的野心也很大,這一點正是他最為擔憂的,不過就目前來看,吞并提亞是杜基的要目標,至于對唐寅的政策,也只能等日后再見機行事。
    其實,唐寅和阿爾登對對方都是又佩服,又暗藏忌憚之心。
    此次會面過后,唐寅和阿爾登都得到了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唐寅成功向杜基借路,而杜基也成功拉攏到唐寅,得到他的承諾,幫杜基牽制寧國,雙方各取所需,可謂是皆大歡喜。
    離開杜基城,唐寅一行人等踏上返回風國的漫長歸路。這回路上沒有再生意外,順順利利的穿過大漠,進入貝薩領地,然后又轉經貝薩,進入風國境內。
    得知杜基同意借路給己方,在淮陽翹以待的謀士、將領們無不異常興奮,眾人都明白,現在是己方要繼續南下進攻的時候了。
    唐寅回到淮陽之后,便準備立刻派出梁啟和上官元讓,統帥十萬三水軍,前往杜基,偷襲潼門,但卻被邱真、張哲、宗元這些謀臣攔住了。
    不明白他們是什么意思,尤其是宗元,主意明明是他出的,現在倒好,自己要派兵了他又站出來橫加阻攔,令人困惑。唐寅挑起眉毛,睨著宗元問道:“宗大人,你讓我向杜基借路,我去了,現在把路也借到了,你又攔我派兵做甚?”
    宗元可算是唐寅麾下謀士當中最善于洞徹人心的一個。雖然受到唐寅的點名質問,但他并不慌張,微微一笑,說道:“大人要派兵,當然沒問題,不過,不知大人有沒有想過,我方能在鹽城、潼門安插眼線,那鐘天和寧軍就不會在我們這邊安插眼線嗎?十萬大軍的調動,動靜何其之大,藏是藏不住的,一旦被敵方的眼線察覺,使其生出警惕之意,我軍偷襲潼門的策略恐怕也難以成功!”
    本節章由:惜夢手打№絕蝂為你提供
    哦!這倒是唐寅沒想到的,仔細琢磨宗元的話,不是沒有道理啊!他轉頭再瞧瞧邱真和張哲,這二人都在大點其頭,表示宗元的顧慮沒錯。
    唐寅的臉色緩和下來,疑問道:“那以宗大人的意思是……”
    “我軍全部北上,并對外放出消息,我軍要回天淵郡進行整頓和休養,為明年的南下作戰做準備,如此一來,有三個好處。第一,能起到迷惑對手的作用,讓寧國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我軍會突然偷襲潼門;第二,全軍北上還可以順便掩護梁將軍和元讓將軍的偷襲行動;第三,使鐘天控制的樂湖郡掉以輕心,等我們突然來個回馬槍殺回來時,可打樂湖郡個措手不及。”宗元正色說道。
    “恩!”聽著他的策略和分析,唐寅不由得暗暗贊嘆,連連點頭,笑道:“好、好、好!此計甚妙!”說著話,他又問邱真和張哲二人道:“邱大人、張大人,你二人的意思呢?”
    “宗大人深謀遠慮,令人佩服!邱真和張哲不約而同地供手說道。
    聽邱真和張哲也證明說,唐寅便不再猶豫,決定號令全軍,北上回天淵郡,這時候,他又想到自己與阿爾登的口頭盟約,隨即把此事向三人將了一遍。
    邱真、張哲和宗遠聽完同是一認,與杜基聯手,先滅寧,在沒提亞,這倒是出人意料,尤其是張哲和宗遠二人,他林所想的只是如何消滅鐘天,還沒想到那么遠,倒是邱真很快反應過來,笑呵呵地點點頭,幽幽說道:”等大人消滅鐘天逆黨,對寧一戰,本就是不可避免,對我軍大為有利。至于提亞,距離我大風甚遠,相助杜基將其攻占,對我們而言也并無損失!
    邱真的意思很明白,支持唐寅與杜基形成聯盟之勢。
    唐寅幽幽說道:“是啊,我也是證明想的,滅不滅寧倒并不重要,關鍵是要打掉寧國強威的國力,使其對我大風再無威脅!”通過鐘天是叛亂,唐寅體會到一個道理,想滅掉一個國家,那太難了,想更改一個國家的底,那勢如登天。
    經過邱真等人的進諫,唐寅采納了宗元的策略,收兵北上,返回天淵郡,并對外放出消息,因為連番作戰,上下將士異常疲憊,需回天淵郡進行休整,至于討伐鐘天一事,等明年開春后再說。
    軍令如山,唐寅是三軍統帥,他一聲令下,集結于金光郡的五十萬天淵軍放棄乘勝追擊的機會,非但沒有駐守在金光郡,反而還北上回天淵郡了,這個消息一經傳開。令風國上下幾乎是響起一片失望聲。人們對天淵軍都是充滿期待,光復風國的希望也寄托在天淵軍身上,可是現在天淵軍的做法無疑是鼠目寸光,錯失大好的戰局,可以想象,若是等到明年再戰,那等于是給了鐘天一整年的修養生息的時間,等他緩過這口氣來,再想消滅鐘天又談何容易?
    這時候已有許多風人在心里暗罵唐寅胸無大志,爛泥扶不上墻,當初真不該把希望寄托在這個小小的郡守上。
    而鐘天得知此事之后,其反應自然與風國百姓們截然相反,老頭子興奮的一蹦多高,心中連連感嘆,真是天助我也!唐寅終究只是個郡守,靠舞家才爬上高位的庸才,難成大氣,對自己也構不成太大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