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71

  可是鐘天又哪里想得到,唐寅的撤兵只是收拳,那是為了隨即而來重拳做準備。【】天淵軍回到老家天淵郡,并開始了大規模的屯田,做出長期休戰的架勢,而在暗中,以良啟,上官元讓為的十萬三水軍則悄悄繼續北上,出了平原縣,進入貝薩境內,再轉由貝薩去往杜基。
    這十萬的三水軍都是晚上行軍,白天休息,而且專找荒無人煙的僻靜處安營扎寨。三水軍所攜帶的物資很多,畢竟此次偷襲潼門還不知道要堅持多久,必須得做出長期作戰的準備,糧草也必須得充足,另外,玄望所提供的破軍弩與破城弩也帶給三水軍巨大的負擔,尤其是破城弩,雖然只有四十架左右,但體型太大,笨拙沉重,極難運送,這給三水軍造成不小的麻煩,好在行軍的時間還算充裕,三水軍不至于被林林總總繁重的物資所拖垮。
    天淵軍一面大張旗鼓的屯田,一面分出十萬大軍去偷襲潼門,這和“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有異曲同工之妙。
    唐寅這邊做出休戰的樣子,鐘天那邊倒是有人提出要主動進攻了,樂胡郡的郡耿強。
    耿強是鐘天的死忠派,被提拔成郡之后,對鐘天更是忠心耿耿,立場堅定。他見本已與自己近在咫尺的天淵軍都撤走了,金光郡空虛,便主動奏請鐘天,要舉兵進攻金光郡。
    耿強并非說說而已,他手中確實有兵,擔任樂湖郡郡守的這段時間,耿強實行鐵腕政策,而且也招收了三萬左右的軍隊,人數是不多,但進攻空虛的金光郡還是綽綽有余的。見到耿強的奏疏之后,鐘天非常高興,不過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并非以軍事見長,現在要不要進攻金光郡,還是先問問戰無雙為好。
    他請來戰無雙,將此事向他一提,后者腦袋搖得像波浪鼓似的。
    上次主動進攻,鐘天麾下的中央軍、地方軍加上四十萬的寧軍,都接近八十萬眾,結果被天淵軍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只回來寧軍這二十萬人,前車之鑒歷歷在目,這才過去多久,鐘天竟然又要主動出擊,這不是自討苦吃自尋死路嗎?
    戰無雙正色說道:“君上,貴國目前軍力空虛,不該主動開戰,而應借著這個機會,休養生息、養精蓄銳,并鞏固對各地方的控制權,只要君上的實力積攢起來,以全國之力消滅唐寅一眾便是水道渠成的事了!”
    “嗯!戰將軍所言有理!”鐘天連連點頭應是。有了戰無雙的勸諫,他對進攻金光郡一事的態度立刻冷淡下來,并給耿強出旨意,令他繼續在樂湖招兵買馬,積攢兵力,嚴陣以待,做好堅守之勢,不可主動出擊。
    戰無雙的勸諫是非常明智的,現在唐寅最希望的就是鐘天能主動來攻金光郡,如此一來,便又有了消磨鐘天兵力的機會。只不過鐘天最終并沒有上當,但唐寅也并不感覺失望,畢竟偷襲潼門才是天淵軍整體戰術中的重中之重。
    自與鐘天開戰以來,唐寅一直在南征北戰,游走各地,現在回到天淵郡,總算是能得到一段可以安心休息的空閑時間。
    回到天淵郡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拜訪舞虞。
    舞家現在雖然是無權又無兵,但威望還在,消滅鐘天之后,唐寅若想成就大業,免不了還得多多依仗舞家的支持。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和舞虞恢復良好關系都是有必要的,這也是邱真等謀士的建議。
    得知唐寅前來拜訪,舞虞感覺十分意外,畢竟唐寅才剛剛統帥大軍回到天淵郡,他自己也才剛剛回到順州,估計在家屁股都沒坐熱,就到自己這來了。在他看來,自己現在既無實權,手中也無重兵
    兵,對唐寅而言再無利用價值,他應該把自己一腳踢開才是。
    從內心深處來講,舞虞
    對唐寅主動來訪也有些受寵若驚。
    舞家因風王的死而沒落,但舞虞的架子還在,并沒有主動相迎,端坐在大堂之內,令人把唐寅請進來。
    唐寅對舞家照顧有加,在順州給舞家的宅子很大,足夠舞家老小所有,而且日常開支也沒少給舞家提供,保證無家上下衣食無憂,生活富足。當然,對另外的梁、子陽他也是同樣的厚待。
    在大廳之內唐寅見到當中而做的舞虞,他含笑上前,拱手施禮、收到:”舞相!”
    “不敢當!”舞虞撇了唐寅一眼,幽幽的說到;“我現在已經不再是右相了,唐大人也不用在以舞相相稱了!”
    聽得出來,舞虞現在還是愁了一肚子的火氣和委屈無處泄。唐寅一笑,說道;“在我心中舞相還是舞相,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學習我什么?學我如何被人奪兵權嗎?”舞虞沉聲說道。
    唐寅輕嘆口氣,說到;“一國不能有二軍,一軍也不能有二帥,集中兵力,統一軍隊的指揮權,那也是不得以而為之,還望舞相多多諒解!”
    雪域手打
    聽他這么說,舞虞的火氣總算是消下去一些,他也是聰明人,自然明白唐寅的話并非沒有道理,只不過心里還是不痛快。
    唐寅繼續道:“舞相不用擔心,等消滅鐘天之后,恢復我大風的國號,那時舞相還是右相,舞家的直屬軍團,還是會恢復編制,繼續歸舞家調遣。”
    “哦?”聽聞這話,舞虞挑起眉毛,雙眼放光地看向唐寅,疑問道:“此話當真?”
    “當然!我怎敢欺騙舞相呢?!”唐寅笑呵呵的答道。
    舞虞這下子可來了精神,現在他已不想再去爭奪君王的寶座,只要能恢復舞家原來的地位就已經是再好不過了,直到這時,他才看唐寅順眼了一些。舞虞身為風國丞相多年,也是只老奸巨滑的老狐貍,見唐寅突然對自己如此禮遇,轉念一想,已將唐寅的目的猜出個大概。老頭子微微一笑,慢條斯理的端起茶杯,幽幽說道:“唐大人可是有圖謀君王寶座的意思?”
    唐寅聞言,不由得心頭一動。
    現在,天淵軍已經展到這個程度,唐寅的勢力已然做到如此規模,若說他心里對君王一位毫無感覺,那絕對是騙人的。
    此時舞虞直截了當的詢問也令唐寅開始正視起這個問題。他沉默許久,即未承認,但也沒否認,只是慢悠悠地反問道:“不知,舞相是否愿意站在我這一邊,又是否愿意在我的背后全力支持我?”
    舞虞直勾勾地看著唐寅,暗暗嘆口氣,原來唐寅真有要做君王的意圖!自己當初真是太小看這個人了,不僅小看了他的能力,也小看了他的野心。
    他忽視了一個問題,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換成任何一個人身處于唐寅現在的環境當中都會有所圖謀,不然的話,那個人就太無欲無求了。唐寅日后也曾說過,他的野心其實原本并不大,而是隨著身邊人的推波助瀾以及他自身職位的一步步提升而逐漸膨脹起來的。
    舞虞深吸口氣,放下茶杯,正色說道:“只要舞家的聲望和地
    位能恢復如初,什么樣的事情我都可以去做,什么樣的代價我也都可以去付出。”言下之意,只要唐寅能嚴守他的承諾,他便會盡全力支持唐寅,把他扶上王位。
    這無疑是得到了舞虞的肯,唐寅心中甚喜,但臉上可沒有絲毫的表現,他笑咪咪地說道:“那我先多謝舞相了!”
    “老夫可不敢當啊……”舞虞擺擺手,看著唐寅的目光變的深邃,笑的別有深意。
    唐寅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也心照不宣了。
    這時候,唐寅也舞虞的身份也開始徹底的轉變,原本唐寅是舞家的部眾,唐寅是從,舞虞是主,但現在二人的關系則正在向相反方向的轉變著。
    唐寅為拉攏舞家,此時許下種種的承諾,使舞家在日后又重新興旺起來,但是新的問題又因此而生,那就是新老貴族之間與爭權奪勢,這是后話。
    與舞虞又聊了好一會,唐寅舉目向四周望望,沒有見到舞虞出來,他隨口問道:“大小姐不在家嗎?”
    舞虞心中一笑,說道:“在家。”
    “哦?可她……”
    “我想,小媚正在生唐大人的氣吧!”舞虞這時候反倒輕松下來,老神在在地端坐在椅子上,拿著茶杯慢飲。
    唐寅理解地點點頭,自己奪了舞家的兵權,又把舞媚趕到順州,以她的性格,心里要是不氣才怪了。他聳肩一笑,站起身形,說道:“舞相,不知我能不能去見見大小姐?”
    “當然可以!”舞虞向門口的仆人招招手,說道:“帶唐大人去后宅!”
    “是!”仆人急忙答應一聲,躬身伸手,對唐寅必恭必敬地說道“唐大人,這邊請!”
    唐寅點點頭,對舞虞拱手說道:“舞相,我先告辭了!”
    “小媚的脾氣你應該了解,你要說遷就她一點。”
    “我明白!多謝舞相提醒。”
    看著唐寅離去的背影,舞虞忍不住搖頭苦笑,以前她是一百二十個不愿意舞媚和唐寅走的太近,可是現在,他是打心眼里希望兩人能共結連理,那樣一來,舞家的地位也就更鞏固了。位能恢復如初,什么樣的事情我都可以去做,什么樣的代價我也都可以去付出。”言下之意,只要唐寅能嚴守他的承諾,他便會盡全力支持唐寅,把他扶上王位。
    這無疑是得到了舞虞的肯,唐寅心中甚喜,但臉上可沒有絲毫的表現,他笑咪咪地說道:“那我先多謝舞相了!”
    “老夫可不敢當啊……”舞虞擺擺手,看著唐寅的目光變的深邃,笑的別有深意。
    唐寅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也心照不宣了。
    這時候,唐寅也舞虞的身份也開始徹底的轉變,原本唐寅是舞家的部眾,唐寅是從,舞虞是主,但現在二人的關系則正在向相反方向的轉變著。
    唐寅為拉攏舞家,此時許下種種的承諾,使舞家在日后又重新興旺起來,但是新的問題又因此而生,那就是新老貴族之間與爭權奪勢,這是后話。
    與舞虞又聊了好一會,唐寅舉目向四周望望,沒有見到舞虞出來,他隨口問道:“大小姐不在家嗎?”
    舞虞心中一笑,說道:“在家。”
    “哦?可她……”
    “我想,小媚正在生唐大人的氣吧!”舞虞這時候反倒輕松下來,老神在在地端坐在椅子上,拿著茶杯慢飲。
    唐寅理解地點點頭,自己奪了舞家的兵權,又把舞媚趕到順州,以她的性格,心里要是不氣才怪了。他聳肩一笑,站起身形,說道:“舞相,不知我能不能去見見大小姐?”
    “當然可以!”舞虞向門口的仆人招招手,說道:“帶唐大人去后宅!”
    “是!”仆人急忙答應一聲,躬身伸手,對唐寅必恭必敬地說道“唐大人,這邊請!”
    唐寅點點頭,對舞虞拱手說道:“舞相,我先告辭了!”
    “小媚的脾氣你應該了解,你要說遷就她一點。”
    “我明白!多謝舞相提醒。”
    看著唐寅離去的背影,舞虞忍不住搖頭苦笑,以前她是一百二十個不愿意舞媚和唐寅走的太近,可是現在,他是打心眼里希望兩人能共結連理,那樣一來,舞家的地位也就更鞏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