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74

  唐寅一笑,問道:“不知兄弟尊姓大名,府在何處?”
    大漢的眉頭皺的更深了,疑惑地看著唐寅,語氣冰冷地問道:“你究竟有什么事?”
    唐寅也不在意他冷漠的態度,反而呵呵笑了,說道:“我只是覺得兄弟的氣魄很令人佩服!”
    “呵呵!”大漢輕笑一聲,淡然說道:“錢財身外物,可有亦可無!”
    哦!此人倒是灑脫!這名大漢的態度倒是令唐寅想起從前的自己,以前他對金錢也看得很輕,但是現在,因為有了五十多萬的大軍需要供養,他也漸漸轉變了觀念。【】他含笑說道:“兄弟還未報上名姓!”
    “我叫吳廣,就是順州人事,如果閣下沒有其他的事,在下就先告辭了!”大漢只報上自己的名號,并未追問唐寅的姓名,看起來似乎對唐寅這個人也沒什么興趣,說完話,他轉身大步而去。
    看他步伐矯健的背影,舉手抬足間自然流露出的氣勢,唐寅感覺此人應該是個修靈者,只是他不會洞察之術,無法看出他的修為到底有多高。
    吳廣……唐寅暗暗點頭,記住了此人的名字。
    這時,宗元也追了出來,走到唐寅身邊,低聲問道:“大人,怎么回事?”
    “沒什么!”唐寅聳聳肩,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銀袋,塞給宗元,說道:“我們也回去吧!”
    “是!大人!”宗元點頭應了一聲,跟隨唐寅,回往郡府。
    翌日,唐寅找來樂天和艾嘉二人,問他倆可曾聽說過吳廣這個人。
    艾嘉對這個名字陌生的很,聽唐寅說完,臉上流露出茫然之色,樂天則應道:“大人,我知道此人!”
    “哦?詳細說說!”唐寅眼睛一亮,揚頭說道。
    “吳家以前在順州可是有名的大財主,家資雄厚,產業也多,不過,到吳廣這一輩,吳家開始沒落,吳廣根本不懂經營之道,又大手大腳,萬貫的家財幾乎都快被他敗禍光了,現在,吳廣在順州已然成了敗家子的代名詞!”
    聽著樂天的講述,唐寅忍不住仰面而笑,果不其然,吳廣是大戶人家出身,不過他去賭場的時候,那不是在賭錢,而就是在扔錢,就算家有有金山銀山也得被他扔光啊!
    艾嘉在旁聽的大皺眉頭,說道:“此人還真是敗家子!”
    “也不能這么說,吳廣并非一無所常,據說吳家的很多錢財都被他用于雇請靈武老師了,他的修為和靈武都很厲害,當然,我也只是道聽途說,并未見過他本人,也不清楚他的修為到底有多高!”樂天正色說道。
    昨天唐寅見到吳廣的時候就感覺此人應該是修靈者,現在加上樂天這么一說,他更加確信自己的感覺沒錯。現在正是要與鐘天大戰之際,急需人才,對修靈者的需求更大,若吳廣真是修靈者,倒是可以考慮收為己用。
    想到這里,唐寅對樂天說道:“樂將軍,你派手下人去趟吳府,請吳廣到郡府來,我想問問他有沒有投軍的打算!”
    “是!大人!”樂天急忙拱手領令。
    唐寅話鋒一轉,隨即又問道:“最近鹽城和潼門那邊都有什么消息?”
    隨著唐寅勢力的作大,樂天和艾嘉這兩大情報組織也在快的擴大,原本天眼和地網都只有千人,現在其人數已經擴充了一倍有余,尤其是以艾嘉為的地網,一直都想把天眼比下去,其人員已擴充到三千人,散布各地。
    這回艾嘉回答的倒快,說道:“潼門沒有變化,但鹽城的兵力在迅增加。鹽城周遍的郡縣都已被鐘天的親信控制住,這些忠于鐘天的逆賊們不停的招兵買馬,為鹽城輸送兵力,另外,樂湖郡的郡耿強也擴兵迅猛,樂湖郡以前只有一萬多的兵力,但現在兵力擴充到了三萬,以這樣的度推算,恐怕用不了多久兵力就會達到五萬人!”
    顯然艾嘉對鐘天那邊的情況十分關注,現在唐寅問起,她連想都不用想,連珠炮似的做著解答。
    唐寅邊聽邊點頭,心中也在暗暗合計著,這樣看來,己方已不能再拖延下去,至少得先向樂湖郡下手,樂湖郡是鹽城的北方屏障,若是讓其積攢起足夠多的兵力,對己方日后的作戰將十分不利。他輕嘆口氣,說道:“我知道了,你二人對鹽城和潼門一定要盯緊,稍有狀況,立刻通知于我!”
    “是!大人!”艾嘉和樂天雙雙應是。
    等樂天和艾嘉走后,唐寅便按照自己早已定好的行程起身去了梁府,拜會梁興。
    梁興可不比舞虞,如果說后者對唐寅的怨恨有五分的話,那梁興對唐寅的怨恨便有十分。唐寅不僅奪了梁家的兵權,而且還把他最有才華的一個兒子梁啟給搶跑了,直到現在梁興和梁啟這兩父子之間都有隔膜,而這一切皆因唐寅而生,梁興對唐寅的厭惡也就可想而知了。不過梁興畢竟是善于權謀的老臣,表面上對唐寅還是客客氣氣的,他也明白,現在得罪唐寅對自己沒好處,畢竟梁家老小數百人要想在順州生活下去,還得依靠唐寅的供養。
    梁興對唐寅是表面熱情,骨子里冷漠,唐寅別的方面或許不行,但直覺最為敏銳,通過與梁興的簡單寒暄便清楚地感覺到對方對自己的排斥與憎惡,所以他也沒有和梁興太多聊,稍坐一會便起身告辭了。
    隨后唐寅又去拜訪子陽浩淳,這位子陽大將軍的脾氣向來梗直,學不會梁興和舞虞的圓滑,更不會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他對唐寅壓根就沒給好臉色,得知唐寅前來,子陽浩淳連見都未見。
    子陽浩淳的門客有人勸他,現在應和唐寅處好關系,可子陽浩淳把眼睛一瞪,怒聲質問道:“我為什么要去討好這個陰險狡猾的小人?他要想把房子收回去那就收回去好了,老子還不想接受他的施舍呢!”
    聽他這么說,下面的門客們也沒人再敢多言。
    唐寅到了子陽府上,連子陽浩淳的面都未見到,直接回郡府了。在回府的路上,唐寅狠的牙根都直癢癢,如果現在不是有鐘天這個大敵在,顧忌風國上下的輿論,自己又豈能容子陽浩淳如此囂張,早就把他全家老小殺光了。
    正如宗元所說,舞虞好拉攏,但想收買梁興和子陽浩淳這二人則沒那么簡單。子陽浩淳這人頭腦簡單,倒是容易對付,真正麻煩的是梁興,此人心計重、城府深,留他在,沒準什么時候就會在自己的背后搞些小動作,但因為有梁啟這層關系,自己還真不能把梁興怎么樣。
    即動不得他,又得防著他,真是麻煩!唐寅忍不住揉了揉隱隱做痛的額頭。
    唐寅去拜訪舞虞,在舞府足足呆了一整天外加半個晚上,而今天拜訪梁興和子陽浩淳,連半天的時間都沒用上就打道回府了。
    當唐寅回到郡府的時候,里面正在開飯。
    由于郡府內住有大批唐寅的部眾,管家唐忠特意收拾出一間大房子做為飯廳用,每到飯口的時間,天淵軍的謀士和將軍們只要不出去吃飯都會聚集到這里,偌大的房間內也顯得異常熱鬧。
    唐寅沒有搞特殊化,吃飯的時候他也會自動自覺地來飯廳,與麾下眾人一同用餐,順便還能聊聊天,說說閑話。
    現在,飯廳里聚集的人不少,天淵軍的謀士和將領們大多都在。
    見到唐寅從外面近來,眾人紛紛起身拱手,向唐寅施禮。
    唐寅擺擺手,示意眾人都坐,不用客氣。他自己走到邱真旁邊的空位坐下,看了看桌上的酒菜,然后向一旁的侍從招招手,要了一碗米飯。
    他去拜訪梁、子陽兩家,回來的這么早,不用問也知道結果不理想。邱真邊慢條斯理的吃著飯,邊笑呵呵地問道:“大人,拜會梁家和子陽家的結果很一般吧?!”
    “哼!”唐寅嗤笑一聲,囫圇不清地嘟囔道:“兩個老頑固而已!”
    這時,宗元湊了過來,聽完唐寅的話,他接道:“此二家確實不足為慮,大人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恩!”話是這么說,但唐寅的心里還是不痛快。
    上官元彪是跟隨唐寅一起去的,對子陽浩淳尤為不滿,他粗聲粗氣地說道:“大人對待這些老家伙們就是太客氣了,若換成是我,早就把他們一個一個地揪出來砍頭了。”
    唐寅聞言笑了,不過還是側頭白了上官元彪一眼,輕聲斥責道:“元彪,不要亂說。”
    “哦!大人。”上官元彪應了一聲,低下頭,大口大口的扒飯。
    唐寅環視左右,很快,他目光落在門口的那一桌。門口那里并排有五桌,卻只有一人在吃飯,不過這位一個人的碩大體型要比正常兩、三個人還占地方,他不是旁人,正是被唐寅新招入麾下的戰虎。
    戰虎旁邊沒有其他人也可以理解,畢竟他是杜基人,與風人語言不通,而唯一能與他說上話的肖娜、布萊恩等人現又在天關,所以現在戰虎顯得非常孤單,好象很不合群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