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75

  唐寅向坐在門口的戰虎招招手,大聲叫道:“戰虎,過來座!(莫)”
    聽聞他的喊聲,戰虎急忙回頭,見唐寅正向自己連連招手,他急忙走了過去,問道:“大人有什么事嗎?(莫)”
    唐寅示意他先左下,然后又令人把戰虎的飯菜統統端過來,這才對他說道:“你現在的風語月的如何了?(莫以下略)”
    戰虎滿面尷尬的搖搖頭,說道:“大人,屬下還沒有開始學。【】”即使他有心學風語,也得有人教啊,唐寅事務繁忙,幾乎整天都見不到人影,而對于其他人,戰虎又根本說不上話,所以直到現在,語言不通扔是戰虎最大的困難。
    唐寅理解的點點頭,這到是自己疏忽了,沒有找專人教戰虎學習風語。語言不通,平時都說不上話,等到了戰場上,更談不上配合了。他說道:“等會我找個專人來教你學習風語”
    “多謝大人!”戰虎聞言甚喜,在風國領域不會風國的語言,他感覺自己就和聾子、啞巴差不多。
    唐寅并沒有向其他人特別介紹過戰虎,不過現在把戰虎拉到自己的身邊一起吃飯,也可見他對戰虎的重視,也知道這時眾人才真正關注起戰虎這個人。
    等飯局到了尾聲,唐忠從外面走了進來,到了唐寅進前,躬身失禮。說道:“大人,府門外有名叫吳廣的人前來求見大人!”
    “哦?”唐寅精神一震,放下碗筷,說道:“請他到大廳等我!”
    “是!大人”唐忠答應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眾人不知道吳廣是誰,紛紛好奇的問道:“大人。你認識此人?”
    唐寅一笑。挺身站起,說道:“聽說此人靈武不錯,我便把他找來,問問他有沒有投軍的意向!”
    “哦!原來是這樣!”天淵軍們的武將都來了精神,皆想見識一下這位在唐寅口中靈武不錯的吳廣究竟有何厲害之處。
    當唐寅向大廳走去時,眾武將也紛紛跟了過去,包括戰虎在內,他雖然不明白生了什么事,不過見大家都跟隨唐寅而去,他也好奇地前去湊熱鬧。
    等唐寅到時,吳廣已經站在大廳內,正在四處巡視張望。
    唐寅一笑,邊向廳內走,邊說道:“吳兄我們又見面了!”
    吳廣聞言,立刻轉會身形,舉目一瞧,與唐寅剛好打個照面,。由于昨天晚上吳廣和唐寅有過一面之緣。當然不會這么快就把他忘了,而且唐寅也不是那種能讓人過目既忘的人。“是你?”吳廣皺起眉頭,上下打量這唐寅,疑聲問道:“你是……”
    “天淵郡郡守,唐寅”唐寅直截了當的回答道。
    “你就是唐寅?”吳廣吃了一驚,脫口說道、
    在他想來,能做到郡守一職的,肯定是四十開外的中年人了。而且唐寅有能把勢力做到如此之大,現在已經控制三個郡,與鐘天勢力形成頂牛之勢,其人應該是個善于謀略的老狐貍,他做夢也沒想到唐寅竟然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
    聽他直呼唐寅的名字,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等人齊聲河道:“大膽!你竟然敢直呼大人名諱……”
    沒等他兩兄弟把話說完,唐寅已含笑擺手,將他二人打斷,他正視吳廣,說道:“吳兄為人灑脫豪爽,我已見識過了但又聽說吳兄靈武過人,不知是真是假?”
    這時候吳廣已從震驚中冷靜下來,同時在心里也暗暗猜測唐寅把自己找來的目的為何。他面無表情地說道:“在下對靈武只是略學一二,稱不上有過人之處,大人見笑了。”
    “光說沒用,閣下可敢與我鄙視一番?”上官元彪跨步上前,兩只大環眼直勾勾地盯著吳廣。
    這回唐寅到是沒有阻攔,他也想見識一下這吳廣的靈武究竟練到什么程度。
    吳廣輕描淡寫的瞥了一眼上官元彪一眼,臉上表情一九沒有太多的變化,他淡然說道:“刀槍無眼,還是不要比試的好。”
    喲!此人的口氣到是不小!除了唐寅和自己的哥哥們,上官元彪還真沒服過誰,他嘿嘿冷笑一聲,嘲諷道:“你若是怕我傷了你,你也可以直說嘛!”
    吳廣根本就不吃他的激將法,看向唐寅,不緊不慢的說道:“承蒙大人看的起在下,若無其他的事,在下就告辭了!”說著話,他轉身還真要走,沒等唐寅挽留,上官元彪已大喝一聲,揮臂膀就是一記直拳,猛擊吳廣的面門。
    兩人距離很近,而且這拳來的突然,若換成一般人,根本反映不過來,但吳廣的身法極快,只是身形微側,腦袋一片,便把上官元彪的拳頭讓了出去,隨后腳下一個滑步,橫移出一米多遠,避開上官元彪,繼續向大廳外走去。
    “嘿!”吳廣的反映讓上官原本的鼻子都差點氣歪了,在他印象當中,還沒誰敢這么輕視自己。他再次大吼一聲,靈霧散出,彈指間在周身上下罩起一層靈凱,解咒,他身形高高樂器,跳到半空中直向吳廣落去,同時雙拳向下,很擊他的后腦。
    別看他沒使用武器,只是用拳頭,這可是罩著靈凱的拳頭,有是居高臨下的重擊,真被他的全都集中,人都能被砸成肉餅。
    見狀,唐寅略微皺了皺眉頭,感覺上官元彪手太重了。
    不過正向外走的吳廣好象背后長了眼睛似的,他始終沒有回頭,只是等上官元彪的全都已砸到他頭頂上方不到半尺的時候,他身形猛地向旁一片,避開鋒芒,緊接著他踢腿一腳,反瞪上官元彪的軟肋。
    說是遲,那是快,他躲閃和還擊的動作一氣呵成,此時上官元彪還在半空中,無處著力,想閃躲都閃躲不了,被吳廣這一腳結結實實踢在左側的肋巴扇。上官元彪驚叫一聲,還未落地的龐大身軀橫著飛了出去,只聽咚的一聲,一頭撞在墻壁上,其力道之大,連大廳都象是顫了幾顫。
    因為有靈凱護體,上官元彪根本沒有受傷,反彈落地后,他嗷的一聲又蹦了起來,這回他是懂了真怒,兩眼圓睜,眼白都因為充血而變的猩紅,狠狠直視著吳廣,拳頭因為握的太用很都出嘎嘎的聲響。
    “拿我搶來!”上官元彪沖著門外的是從大聲喝到。
    “等一下!”唐寅這時候揮下手,制止住上官元彪。他雖然有疏忽大意的成分存在,但吳廣連靈凱都未釋放便把他一腳踢飛,可見其身手的厲害,即使動起家伙,上官元彪也未必能是吳廣的對手。
    唐寅沖著吳廣一笑,贊道:“吳兄好敏捷的身手!”
    此時吳廣的臉上一九十分平淡,既無怒氣,也沒有任何的慌色,他對唐寅拱了拱手,說道:“大人過獎了!”
    “我手下的兄弟都是粗人,脾氣也暴躁,粘火就著,說動手就動手,還望吳兄不要見怪!”唐寅笑吟吟的說道。
    他這么說,吳廣即便心里真有不痛快,但也不好在說什么了。他淡然一笑說道:“在下剛才出手也略重了一些。”
    唐寅走到大廳一側的武器架前,側頭問道:“不知吳兄稱手的兵器是什么?”
    聽他這么問,吳廣暗嘆口氣,看來今天若是不打上一場,恐怕是出不來郡守府的大門了。他嘴角抽搐,苦笑了一下,仰頭說道:“刀!”
    “什么刀?”
    “只要是長刀即可!”
    唐寅聞言,回頭看了他一眼,隨后在武器架上抽出一把偃月刀,扔給吳廣,喝道:“接著!”
    吳廣接住偃月刀,在手中略微揮了揮,感覺還算合手,這時,唐寅已經把自己的雙刀拔出來,邊向廳外的大院走去邊說道:“吳兄可愿與我比試一番?”
    “大人要與我動手?”這還真出乎吳廣的預料,唐寅可是堂堂的郡守,竟然要親自和自己過招,不知道他是太看得起自己了還是他太自信了。
    “吳兄不用客氣,有什么絕招也盡管使出來,即使傷了我,我也不會怪你。”唐寅提著雙刀,笑呵呵的站在院中。
    “可是……”唐寅說的好聽,萬一自己真的把他傷到了,周圍這些如狼似虎的戰將們能放過自己嗎?吳廣心中暗暗苦笑。
    唐寅打斷道:“吳兄是個喜歡豪賭的人,你我今天的比試就做一場賭局如何?”
    吳廣一愣,拖著偃月刀也走出大廳,在唐寅的面前站定,疑問到:“不知大人要怎么個賭法?”
    “你若能贏我,我便滿足你一個要求,無論什么樣要求都可以,我若能贏你,那你日后就留在我天淵軍內,為組織做事,怎么樣?吳兄敢不敢和我賭一回?”唐寅問道。
    吳廣瞇縫起眼睛,默默盯著唐寅,聽他說話,根本不想個郡守,到更像個瘋子!吳廣現在對唐寅還真有點刮目相看,他目現景觀,疑問道:“我若贏了,,提出什么條件你都能接受?包括讓你把郡守的位置讓給我。”
    唐寅怔了一下,接著仰面而笑,說道:“當然!只要你能勝的過我手中的刀的話!”
    “好!一言為定!”吳廣不再廢話,單手提刀,隨著手臂揮動之間,靈氣散而出,靈凱化與兵只靈化同時完成,只見那把普普通通的偃月刀在靈化之后瞬間變成了狼牙刀,一邊有鋒刃,一邊有倒齒,形狀怪異,看起來也格外嚇人。
    吳廣使出真本事,唐寅也不怠慢,罩起黑色靈凱的同時將手中的雙刀也完成靈化,并將雙刀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