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76

  吳廣沒有使出真本事,唐寅也不怠慢,罩起黑色靈鎧的同時將手中的雙刀也完成了靈化,并將雙刀并于一處,合二為一,化成長長的鐮刀,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真正的高手根本不用伸手,只看對方的架勢便可以判斷出對方的實力。【】
    唐寅身上散出的不同于尋常修靈者的氣息,吳廣離開意識到他修煉的不是光明系的靈武,而是暗系靈武,由于碰到暗系修靈者的機會不多,交手的次數更少,吳廣也不敢大意,提起十二分的小心,謹慎應對。
    吳廣對戰時和他的為人一樣,冷漠又淡定,不會輕易主動進攻,唐寅正好相反,在他的觀念中從來就沒有什么以靜制動,以慢制快的說法。見吳廣已經拉開架勢,他斷喝一聲,掄刀向對方沖去,人還未奧,犀利的凌波已經橫掃過來。
    暗道一聲好快!吳廣揮刀大喝道:“開!”隨著喊聲,他手中的狼牙刀力劈華山砍下來,正中靈波,只砰的一聲悶響,靈波被刀鋒劈碎,但碎而不散,破碎的靈波四處飛射,劃過地面便是一道裂痕,掃過樹皮就是一道口子,可見其威力之猛。
    組織手打
    周圍觀戰的眾人怕受到靈波的波及,不由自主的連連后退,不少人甚至也罩起靈鎧。
    吳廣雖然一刀劈碎靈波,但受反彈之力向到小退半步,舉目再向前看,前方的已消失不見,還沒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忽覺后方靈壓波動,惡風不善,他反應也快,心中暗道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暗系靈武絕技,暗影漂移了!他想都未想,身形前縱的同時,反手一刀,回掃背后。
    當啷啷!
    他這一刀正磕在唐寅偷襲過來的鐮刀刀身上,雙刀碰撞在一處,火星竄起一團,尖銳的鐵器聲震的人耳膜生痛。
    好厲害!
    這是唐寅和吳廣心中同時生出的想法。“大人也接我一刀!”吳廣被唐寅激起斗志,隨著聲喊,狼牙刀霞光閃爍,刀身周圍受靈壓擠迫而產生陣陣的波動,緊接著吳廣大吼一聲,靈武技能十字交叉斬呼嘯而出。
    十字交叉斬是僅此與靈亂?風的大范圍攻擊技能,無數的靈波以十字交叉的形狀飛射而出,幾乎是連成一片,讓人無從閃躲,要么將其破掉,要么就得被其擊中。唐寅深知十字交叉斬的厲害,再次使用暗影漂移,這回他是在吳廣的面前現身,兩人面對面,身子都幾乎貼在一起,如此近的距離下,鐮刀已揮舞不開,唐寅靈只手握緊拳頭,由下而上的一記上勾拳,直擊吳廣的下芭。吳廣的反應之快已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唐寅在他面前突然現身,他連眼睛都未眨一下,身形微微后仰,輕松避開唐寅的拳頭,同時借著后仰之勢,雙腳齊出,猛登唐寅的小腹。
    他快,唐寅的暗影漂移度更快,身形再度消失,在吳廣幾乎橫在空中的身下出現,單肘上擊,狠撞吳廣的腰眼。吳廣沒有躲避,只是將手中刀向身下橫掃,即便唐寅這一肘能拐中他的后腰,他這下掃的一刀也能傷到唐寅,這是兩敗俱傷的打法。
    由于只是比試,并非是實戰,唐寅哪會和他拼命,暗贊一聲吳廣聰明,他施展暗影飄溢,閃出好遠。
    沒等唐寅再動進攻,吳廣已將手中的狼牙刀背于身后,沖著唐寅擺手說道:“大人,不用再打了!”
    唐寅楞住,他正在興頭上呢,而且自己和吳廣誰都沒露出敗跡,怎么突然不打了呢?他疑問道:“吳兄有何話要說?”,
    吳廣散掉身上的靈凱,并將手中刀向地上一插,說道:“大人是暗系修靈者,而在下修煉的則下光明系靈武,不同宗也不同派,若不是在戰場上拼命,只單純的比試,根本分不出勝負,打到最后,也只是比耐性,比力氣毫無意義,。
    聽他這么說,唐寅也覺得有道理,身為暗系修靈者,他根本就無法與對方比拼靈武技能,而且他也不會,只能靠暗影漂移閃躲,對方釋放技能耗費靈氣,自己施展暗影漂移也同樣耗費靈氣,達到最后就是看水的靈氣先耗盡。
    唐寅也散去了靈鎧,沉默片刻,環視在場的眾人,最后目光落在戰虎身上,他用莫非斯語說道;“戰虎你去戰他,”說完,他又補充一句,:“這只是簡單的筆試,并不是拼命。”
    “是大人,”戰虎答應一聲,轉身噔噔鄧的跑開了,時間不長,他扛著他那大鐵錘跑了回來,越過唐寅,直接到了吳廣近前站定。
    不管什么人,在戰虎拿碩大的身軀面前沒有不顯得渺小的,吳廣相對戰虎的目光都得需要仰著頭,他上下打量戰虎一番,暗中也不由得咧了咧嘴,這是什么人?金毛鼻眼,簡直就是哥未開化的野人。
    唐寅含笑說道;“吳兄,既然你不愿意和我打,那么就和我這位兄弟比一比吧。
    吳廣苦笑,重新罩起靈鎧,對陣戰虎。
    他二人都是出類拔萃的光明系修靈者,站到一起,真稱得上針尖對麥芒,旗鼓相當。”
    其實就修為而言,戰虎雖然還不差,但也僅僅是達到靈元境,而吳廣德修為則比他高深的多,甚至比起唐寅來都絲毫不差,只是戰虎力氣大的驚人,這一天彌補了他修為的不足,掄起巨錘來虎虎生風,即便吳廣都難已近他的身。
    當他倆你來我往打斗起來時,周圍的人退得更遠了,兩個光明系修靈者互相釋放的靈武技能,撞碰后向外擴散的威力大得驚人,即使二人不知不覺間釋放的靈壓都讓周圍人受不了。
    眨眼功夫,吳廣和戰虎打了三十個會和未分上下,吳廣德防守反擊依然犀利,而戰虎的猛攻依舊咄咄逼人,氣勢如虹,若按照這樣的狀況打下去,估計到天黑都未必能的分出輸贏。
    等他二人達到五十個會和時,唐寅向戰場內走了數步,高聲喝道:”兩位都住手,不要再打了。“
    聽聞喊聲,吳廣和戰虎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雙雙虛晃一招,跳出圈外,然后不約而同的向唐寅看去。
    唐寅滿面微笑的環視二人,目光時而落到戰虎身上,時而又落到吳廣身上,同時心中也在暗暗感嘆,順州城內竟然還藏有無光這么厲害的人物,自己以前毫無察覺,實在是錯過了人才。他對吳廣說道;”吳兄,你輸了。“
    “我輸了?”吳廣滿臉的莫名其妙,自己明明與那個野人打的不分上下,怎么輸了。
    見他臉上流露出不解之色,唐寅笑問道:“你與他打了多少個會和?”
    吳廣心中盤算了一下,說道;“五十個會和左右。”
    “結果如何?”
    “當然是未分勝負。”
    “所以說你輸了。”
    “什么意思?”
    唐寅笑道:“當初我和戰虎對戰的時候,五十個會和內已將他制服,而吳兄與戰虎打了五十個會和未分勝負,你我比起來,不是”
    你輸了嗎"
    原來唐寅是這個意思!吳廣這才明白唐寅為什么說自己輸了.
    唐寅笑問到:"吳兄可是不相信我當初在五十回合內制服他"
    這一點,吳廣還真不敢確定,不過唐寅是郡,現在眾目睽睽之下,想必他也不會妄語.若由此來論,自己還真是輸給唐寅一籌。他沉默片刻,拱手說道:“大人,在下認輸!”
    唐寅眼睛一亮,片刻都未停頓,追問道:“那你可愿賭服輸?”
    吳廣楞了楞,隨即默默地點了點頭。
    唐寅不確定的又問道:“吳兄家大業大,難道真能忍下心了?(來?)不顧家業而來投軍?”
    吳廣這時反倒是笑了,正色說道:“其實在下早有投軍之意,家中的產業,也一直沒有放在心上,承蒙大人看得起在下,在下愿隨大人鞍前馬后,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他這話倒并非場面話。吳廣出身與富家大戶,但卻胸懷遠志,現在風國大亂,他確實早有投軍之意,欲以自己綿薄之力報效國家,只是家大業大,一直都放不下來,他大手大腳的散盡家財,也正是為了讓自己能無牽無掛的前去投軍,現在唐寅對他有(又?)主動招攬之意,他也就順水推舟的接受了。
    而且通過剛才的一番較量,他的唐寅以及部下的實力也有了初步的了解,覺得唐寅麾下不乏人才,確實有成大事的本錢。
    聽聞吳廣的話,唐寅大喜,跨步上前,捉住吳廣的胳膊,正是道:"有吳兄助我,我天淵軍又如虎添翼,剿滅鐘天叛逆,指日可待!”
    “大人過獎,屬下愧不敢當!”吳廣急忙躬身施禮。
    唐寅伸手相扶,臉上布滿笑容。
    這位吳廣,也就是日后四大先鋒之一的龍嘯將軍,與上官元讓等人齊名的猛將。
    唐寅在順州沒有呆上太久,很塊,后方傳回消息,以梁啟和上官元讓為的十萬三水軍已順利進入杜基大漠,正在向潼門全進軍。得知此消息后,唐寅立刻起程,帶領麾下一干文武將領,前往天關,準備揮師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