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77

  天淵軍的主力軍都駐扎在天關,隨著唐寅的到來,修養多日的天淵軍也開始重整旗鼓,要向南進軍
    這時候,彭浩初向唐寅提出建議,已方四十萬大軍不益集在一起,而且也沒有那個必要,目前樂湖郡,在分散敵軍的同時,也可在最短的時間里全面攻占樂湖郡。【】
    唐寅覺得彭浩初的提議有道理。當即采納,令蕭募青為的十萬平原軍加上留下來的五萬三水軍為一路,從西面進攻樂湖郡,令李威和彭浩初為的十五萬赤峰軍為一路從東側進攻樂湖郡,而唐寅自己則統帥十萬直屬軍加上三萬的貝薩重裝甲騎兵進攻樂湖郡的中路。
    天淵軍的謀士和將領們對唐寅的安排沒有意見。軍令即可生效,四十萬的天淵軍開始逐批逐隊的開出天關,一路難下,直達樂湖郡。
    天淵軍這邊剛一行動,鐘天那邊就得到了風聲。
    這段時間,天淵軍撤回到天淵郡,鐘天本以為自己能安心的一陣子,也能睡陣子安穩覺,哪知要休整一年的天淵軍又這么快的打回來了。鐘天得知此事后,第一時間把戰無雙和戰無敵這兩兄弟找來,商議應敵對策。
    按照戰無雙的意思,樂湖郡的兵力不足五萬,根本抵擋不住來勢洶洶的天淵軍,與其留在樂湖郡死守,還不如放棄抵擋,撤回鹽城,集中已方的人力,在鹽城與天淵軍展開決戰。戰無敵則和兄長意見相左,他認為樂湖軍應該留在樂湖郡內,依仗地利的優勢,盡可能的多消磨天淵軍的銳氣,如此一來,就算天淵軍能打到鹽城城下,也成了疲憊之師,屆時已方集中人力,出城迎擊天淵軍,或許還有取勝的可能。
    鐘天對軍事上的謀略一點不懂,此時覺得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的話都有道理,也不知道該聽信誰的。不過鐘天麾下的謀臣們大多支持戰無雙的意思,希望鐘天能把樂湖軍調遣回鹽城,加強都城的防御。
    鐘天并未聽從戰無雙的意見。可也沒接受戰無敵的提議,而是派人去往樂湖郡,詢問郡守耿強的意思。在鐘天看來,已方再怎么討論,畢竟是坐鎮于后方,無法完全掌握情況,前方的將士究竟是戰是退,還得問問前方的統帥。
    他的做法并沒有錯,但前提是前方的統帥得有最起碼的帥才。
    而耿強是兵團長出身,只因為忠誠鐘天才破格提拔到郡的職位,他為人有剛腹自用,自以為是,擔任兵團長,聽人號令還可以,但擔任統帥。指揮作戰,他就差的遠了。
    接到鐘天的旨意后。耿強也在琢磨,自己能不能頂得住天淵軍,是撤還是堅守,或者是先打幾仗之后再撤。想來想去,他都覺得在敵人未到之前就選擇撤退實在是有失顏面,也對不住鐘天給予自己的重任和期望,再者說,已方是樂湖郡的地主,就算兵力與敵人相差懸殊,借著地利的優勢也能抵擋一陣另外樂湖郡的郡城西百城城防堅固。自天淵軍舉兵以來,他也一直在加固城,天淵軍想攻入郡城,遠沒有那么容易。
    經過仔細的斟酌后,耿強給鐘天寫封回疏,這份奏疏寫的可謂是義正言辭,最后表明自己的決心,誓在樂湖郡與天淵軍決一死戰,絕不后撤半步。
    看過耿強的回奏的奏疏后,鐘天不由得連連點頭,心中甚喜,甚至還將其傳閱給其他的文武百官,讓他們瞧瞧什么叫忠貞,什么叫棟梁之才,耿強就是典范。
    耿強的奏疏也讓鐘天徹底打消回撤樂湖軍的念頭,反而還把中央軍集中起來,畜勢待,準備一有機會便將其調派到樂湖郡,協助耿強,與天淵軍血戰到底。
    樂湖郡的軍隊未撤,耿強反而開始在西百城內抓壯丁,不管人們是否愿意投軍,先將其編入軍隊,放盔甲,武器,誰若是敢逃走則按照逃兵論處,殺無赦。
    耿強抓壯丁的本事與鐘天比起來有之過而不及,僅僅數日的時間,西百城內的鵬軍便有三萬擴充到了八萬,同時他又下令封鎖全城,沒有他的手諭,誰都不準出入,這時候,耿強已作出死守西百城架勢。
    且說唐寅所統帥的直屬軍。天淵軍高級的文官,武將們幾乎都在直屬軍內,即便下面的士卒投軍時間不長,但有這些將領門在其戰力在無形中也能提高一個檔次。何況還有戰斗力驚人的貝薩騎兵從中協助。
    天淵軍的主力軍都駐扎在天關,隨著唐寅的到來,修養多日的天淵軍也開始重整旗鼓,要向南進軍
    這時候,彭浩初向唐寅提出建議,已方四十萬大軍不益集在一起,而且也沒有那個必要,目前樂湖郡,在分散敵軍的同時,也可在最短的時間里全面攻占樂湖郡。
    唐寅覺得彭浩初的提議有道理。當即采納,令蕭募青為的十萬平原軍加上留下來的五萬三水軍為一路,從西面進攻樂湖郡,令李威和彭浩初為的十五萬赤峰軍為一路從東側進攻樂湖郡,而唐寅自己則統帥十萬直屬軍加上三萬的貝薩重裝甲騎兵進攻樂湖郡的中路。
    天淵軍的謀士和將領們對唐寅的安排沒有意見。軍令即可生效,四十萬的天淵軍開始逐批逐隊的開出天關,一路難下,直達樂湖郡。
    天淵軍這邊剛一行動,鐘天那邊就得到了風聲。
    這段時間,天淵軍撤回到天淵郡,鐘天本以為自己能安心的一陣子,也能睡陣子安穩覺,哪知要休整一年的天淵軍又這么快的打回來了。鐘天得知此事后,第一時間把戰無雙和戰無敵這兩兄弟找來,商議應敵對策。
    按照戰無雙的意思,樂湖郡的兵力不足五萬,根本抵擋不住來勢洶洶的天淵軍,與其留在樂湖郡死守,還不如放棄抵擋,撤回鹽城,集中已方的人力,在鹽城與天淵軍展開決戰。戰無敵則和兄長意見相左,他認為樂湖軍應該留在樂湖郡內,依仗地利的優勢,盡可能的多消磨天淵軍的銳氣,如此一來,就算天淵軍能打到鹽城城下,也成了疲憊之師,屆時已方集中人力,出城迎擊天淵軍,或許還有取勝的可能。
    鐘天對軍事上的謀略一點不懂,此時覺得戰無雙和戰無敵兩兄弟的話都有道理,也不知道該聽信誰的。不過鐘天麾下的謀臣們大多支持戰無雙的意思,希望鐘天能把樂湖軍調遣回鹽城,加強都城的防御。
    鐘天并未聽從戰無雙的意見。可也沒接受戰無敵的提議,而是派人去往樂湖郡,詢問郡守耿強的意思。在鐘天看來,已方再怎么討論,畢竟是坐鎮于后方,無法完全掌握情況,前方的將士究竟是戰是退,還得問問前方的統帥。
    他的做法并沒有錯,但前提是前方的統帥得有最起碼的帥才。
    而耿強是兵團長出身,只因為忠誠鐘天才破格提拔到郡的職位,他為人有剛腹自用,自以為是,擔任兵團長,聽人號令還可以,但擔任統帥。指揮作戰,他就差的遠了。
    接到鐘天的旨意后。耿強也在琢磨,自己能不能頂得住天淵軍,是撤還是堅守,或者是先打幾仗之后再撤。想來想去,他都覺得在敵人未到之前就選擇撤退實在是有失顏面,也對不住鐘天給予自己的重任和期望,再者說,已方是樂湖郡的地主,就算兵力與敵人相差懸殊,借著地利的優勢也能抵擋一陣另外樂湖郡的郡城西百城城防堅固。自天淵軍舉兵以來,他也一直在加固城,天淵軍想攻入郡城,遠沒有那么容易。
    經過仔細的斟酌后,耿強給鐘天寫封回疏,這份奏疏寫的可謂是義正言辭,最后表明自己的決心,誓在樂湖郡與天淵軍決一死戰,絕不后撤半步。
    看過耿強的回奏的奏疏后,鐘天不由得連連點頭,心中甚喜,甚至還將其傳閱給其他的文武百官,讓他們瞧瞧什么叫忠貞,什么叫棟梁之才,耿強就是典范。
    耿強的奏疏也讓鐘天徹底打消回撤樂湖軍的念頭,反而還把中央軍集中起來,畜勢待,準備一有機會便將其調派到樂湖郡,協助耿強,與天淵軍血戰到底。
    樂湖郡的軍隊未撤,耿強反而開始在西百城內抓壯丁,不管人們是否愿意投軍,先將其編入軍隊,放盔甲,武器,誰若是敢逃走則按照逃兵論處,殺無赦。
    耿強抓壯丁的本事與鐘天比起來有之過而不及,僅僅數日的時間,西百城內的鵬軍便有三萬擴充到了八萬,同時他又下令封鎖全城,沒有他的手諭,誰都不準出入,這時候,耿強已作出死守西百城架勢。
    且說唐寅所統帥的直屬軍。天淵軍高級的文官,武將們幾乎都在直屬軍內,即便下面的士卒投軍時間不長,但有這些將領門在其戰力在無形中也能提高一個檔次。何況還有戰斗力驚人的貝薩騎兵從中協助。
    走中路的直屬軍就先要面對的就是樂湖郡的上北縣。樂湖郡也屬大郡,下設三個縣,分別是上北,慶山,寶青三縣。
    唐寅統帥的直屬軍抵達金光郡與上北縣的交界處先暫時駐扎下來。樂天和艾嘉雙雙把掌握的上北縣的情報報告給唐寅。
    因為耿強吧樂湖郡大部分兵力都布置在郡城西百,上北縣的兵力相對比較空虛,只是在縣城內駐扎有八千人左右的鵬軍。
    聽完樂天和艾嘉的情報之后,唐寅嗤笑一聲,傲然說道:“區區八千敵人,也敢擋我方十萬大軍?”說這話,他又問道:“上北縣的縣守是何人?”
    艾嘉答道:“回大人,縣守名叫毛安,是鐘天篡位后調派到上北縣的,想來必是鐘天的信心。”
    “不管他是不是中天的親信,膽敢當我大軍者,必殺之。”唐寅側頭對邱真說道:“邱大人,你安排一名使節,前去上北縣的縣城,勸這個毛安開城投降,不然的話,我大軍就讓他死五臟森之地。”
    “是,大人。”邱真點頭應道。
    按照邱真的意思,邱真派出一名職位不高的文官,前去上北縣的縣城林橋,勸毛安舉城投降。
    這名使節派出去后就如同石沉大海,毫無消息傳回,直至兩天后,天眼探子才把消息帶回來,原來使節到了林橋城后雖然見到了毛安,但后者非但未接受機房的勸降,還把使節給殺了,現在人頭就懸掛在林橋的城頭上。
    唐寅聽完這話,虎目圓睜,怒從心口窩一直燒到腦門,提腿一腳,把面前的桌案踢出好遠,咬牙說道:“此賊竟敢殺我使節,我頂吧他碎尸萬段,”說這話,他傳令下去,全軍起營拔寨,向林橋成禁軍。
    見狀,邱真急忙阻止,說道:“大人不要沖動。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這個道理毛安不會不懂,他這么做,明顯是在激怒我軍,其目的很可能就是要引我軍進攻,也許他在半路上一設下埋伏,大人不可貿然前進。”
    “伏兵?”唐寅笑了,反問道:“敵人只有數千人,而我軍有十數萬,即使對放埋伏在半路,又能奈我何?”
    聽完他的質問,邱真也打不上來了,是啊,敵人只有數千人,即便是埋伏好了,想偷襲十多萬的大軍也是以卵擊石。
    見求真皺著眉頭不再說話,唐寅又聞樂天和艾嘉道:“你二人可偵查到敵軍在半路設伏么?”
    樂天和艾嘉相互看看,皆搖了搖頭,說道:“并未覺敵人有伏兵。”
    “哼,”唐寅冷笑一聲,連天眼和地網,都未現法伏兵,那就更沒有錯了,敵人肯定龜縮在林橋城內,他將手一揮,斬釘截鐵的說道:“進軍。”
    唐寅一聲令下,直屬軍和貝薩騎兵開始啟程,直奔上北縣的縣城林橋而去。
    這一路上,直屬軍在唐寅的率領下駛入破竹,連續供站上北縣的數座城鎮,而且這些城鎮抵抗甚微,大多都是兵不血刃攻下的。
    唐寅一心想攻入林橋成內,擒住毛安,已銷心頭只恨,連番下令,催促全軍急行,而他自己則帶著上官兩兄弟,以及吳廣和戰虎而將,帥一萬輕騎兵跑在最前面。
    步兵和貝薩的重裝甲騎兵拿能跑得過騎兵,隨著唐寅的向前機沖鋒,整個直屬陣營已被大大拉長,往往唐寅統帥的輕騎兵已經攻入一座城鎮,而還有直屬軍在前一坐城鎮中才剛剛出,兩成之間,隨處可以見前急行軍的是淑君士卒。
    唐寅的橫沖直撞下,直屬軍的進軍度確實快的驚人,由兩軍交接處達到林橋成,只用了短短一天的時間,這頗有日行三百,兩日六百的陣勢。
    林橋成已經隱約可見,統率輕騎額唐寅坐在馬上,冷笑一聲,側頭問道,誰愿意打頭陣,第一個攻入林橋成內。
    唐寅話音剛過,上官元彪催馬上前,倒替長槍,插手施禮,說道:“大人,屬下愿望。”
    “好,元彪,打頭陣就交給你了,不要讓我失望。”
    “放心吧大人,敵人不出來也就罷了,若是敢出戰,來一個我就殺一個,來一堆我殺一雙,”上官元彪抖動長槍,玩出三多銀光閃閃的槍花。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沖著上官元彪點了點頭。
    后者正要策馬沖向林橋城前討敵罵陣之時,忽聽后方有人拉著長音厚道:“報——大人,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