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79

  唐寅傳令下去,貼出告示,全城征收糧草,可是林橋城的百姓都嚇得不敢出門,告示張貼出去,也沒人看得到,更沒人來交糧,見狀,唐寅便打算采用強制手段挨家挨戶的征糧。【】
    而正在這時,艾嘉帶領十多名地網的探子騎馬趕到林橋城,見到唐寅后,她先是躬身施禮,隨后問道:“大人現在可是要在城內征糧?”
    唐寅聞言,挑起眉毛,身為己方情報機構的負責人,艾嘉對敵人的動向毫無察覺,對自己的一舉一動倒是了如指掌,讓人又好氣又好笑。他點點頭,沉聲說道:“沒錯!我軍后勤補給受敵人偷襲,糧草燒毀大半,若不征糧,我軍這么多的將士吃什么?”
    “那••••••現在可有人交糧?”
    “無人交糧。”
    “大人打算怎么辦?”
    唐寅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軍不可一日無糧,即使要用強制的手段也得把足夠的糧食征收上來!”
    艾嘉聞言,忍不住暗打冷戰,倒不是因為唐寅的決定,而是因為邱真的預測之準。
    她之所以急匆匆地趕到林橋城也是受邱真的指派,后者最最擔心的就是唐寅攻占林橋之后要使用武力征糧。
    她吞口吐沫,低聲說道:“大人,我來之前,邱大人一再叮囑我,務必要阻止組織采用強制的手段征糧。”
    “哦?”唐寅一愣,邱真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征收糧草的?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會采用強制的手段?
    見他面露不解之色,艾嘉解釋道:“邱大人說,既然敵軍敢出城偷襲我軍后勤,肯定是傾巢出動,而縣毛安又如此狡猾,定不會把城中的囤糧留給我軍,所以,城中無糧,大人便會征糧,而樂湖郡一直被鐘天的親信們所控制,百姓生活困苦,各家糧食都不會太多,而且長期受火警親信輿論的左右,對我軍成見頗深,大人若征糧,想必也沒有幾個人會交糧,而以大人的性格,隨后便可能會使用武力征糧,這樣一來,就正中敵軍的圈套了!”
    聽完艾嘉的話,唐寅嚇了一跳,也不由得倒吸口涼氣。邱真不僅把敵人的意圖摸透了,連自己的性格、行事的風格都被他算的絲毫不差,這太可怕了••••••
    唐寅沉默片刻,方慢悠悠地說道:“會中敵人什么圈套?”
    艾嘉說道:“敵軍會拿此大做文章,嚇唬樂湖郡的百姓,使其對我軍敵意更深,另外,敵軍還會借此事誘惑跟多的樂湖郡百姓投軍,給我軍的南下造成諸多的阻力!”
    原來如此!唐寅是聰明人,一點就透,聽完艾嘉的轉述,他也大致明白了毛安的意圖。此人倒是不能小窺,雖然只是個縣,但卻攻于心計,無論用兵還是整體的謀略,都稱得上有獨到之處。
    他握了握拳頭,喃喃說道:“若是不征糧,我軍可就要斷糧了!”
    艾嘉急忙說道:“邱大人已經派人去往金光郡,讓其急調一批糧草過來,另外還派人分去找蕭將軍和李將軍,讓另外兩軍增援糧草,預計最多兩天,增援的糧草就能運到。”
    “哦!”唐寅應了一聲,同時也松口氣,有邱真在,還真是省去自己許多的麻煩。
    有了邱真的告誡,唐寅立刻收回強制征糧的命令那個,隨即有令麾下的士卒在林巧成內暫時駐扎下來,等平原軍。赤峰軍,以及金光郡的糧草送到了之后在做打算。
    由于糧草被毀大半,唐寅也不在敢繼續深入下去。
    上北縣的縣守毛安沒有與唐寅正面交鋒,而且他也大不起,手下兵將滿打滿算才八千人,但他卻把唐寅統帥的十萬直屬軍和三萬被薩騎兵姥姥托在林橋城內,整整單個了兩天由于,這也是為郡守更強那邊爭取到了兩天多的時間。
    這兩天來,唐寅麾下的直屬軍非但沒有騷擾林橋城的百姓,其主力人員甚至連成都未盡,只是在城外安營扎寨住下來,這令林橋城的百姓對天淵軍的認識加深了許多,對其畏懼、惶恐的心里也大大減輕。
    毛安跑了,城主也跑了,林橋城內大大笑笑的官員幾乎都逃到郡城西北,唐寅與邱真、張喆。宗元等謀士商量了一番,決定還得再立一個縣守或者城主,來穩定林橋城,畢竟林橋城是縣城,撐起大,位置重要,日后己方要進攻西百,糧草,物資等等的不給免不了要路過林橋,保證林橋的穩定對己方大軍的作戰也很重要。
    可是己方剛剛攻占林橋城,人生地不熟,若安排己方的親信擔任重職,只怕未必能治理好,城內百姓也會不信服,但若從當地人中挑選,有不知道選誰合適。唐寅為此時感到為難,宗元給唐寅出個注意,讓他貼長告示,有林橋城內的百姓們來毛遂自薦,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高管之下必然不乏談吐功名的能人。
    唐寅覺得元宗的提議有道理,隨即牌人寫好告示,張貼出去。
    從百姓中直接選縣守,可謂是開了先河,剛開始還沒人相信,只是覺得唐寅為了拉攏忍心在故意做作樣子,等到了第二天,才6續有人試探著前來,唐寅對這寫人以禮相待,只要是肯來的就沒有空手而歸的,即使不給其縣守的職位,也會安排他擔任其他的管制,最次也是給些銀兩。打法走人。
    如此依賴,消息立刻就傳開了。
    第到第三天的時候,前來先縣守府應征的人就已人山人海了。這時候,從平原和赤峰軍增援過來的糧草已相繼暈倒,唐寅開始準備繼續南下進攻,便將選拔城主一事教給宗元處理,他自己則統帥大軍,向南進。
    由林橋城向南不足百里便是翼城。這也是上北縣與寶青縣交接處的城池,只要攻占翼城,唐寅一中就可進入寶清縣,只取郡城西百。
    翼城不大,但城內的守軍確實接近兩萬人,其中有八千人正式毛安的部下,另外大部分則是臨時征收入伍的白哦行和奴隸,而縣守毛安現在就在翼城內,并做好了完全的準備,要在這里死檔唐寅的大軍。同時,毛安還派人給耿強送去書信,說明自己死守翼城的決心,并要耿強做好出擊的準備,看寫書和手打多辛苦。等自己與唐寅大軍交戰的第二天,趁敵軍疲憊只是,耿強率領郡軍主力錢來增援,到時己方里應外合,定能破唐寅為的天淵軍。
    他的書信是順利送到了耿強的手里,可耿強卻對他的要求暗暗咧嘴,他之所以沒敢留在樂湖郡抵擋天淵軍,主要就是因為西百城的城防兼顧,易守難攻,現在毛安要他出城迎擊天淵軍,他心里實在沒底。
    事關重大,耿強不敢不謹慎,他與手下的親信們連夜商議此事,結果討論來討論去,也沒商量出個結論。
    他們這邊在拖沓,可唐寅統帥的直屬軍是一點也沒單個,一路南下,逼近翼城。
    在距離翼城一箭地開外的地方,唐寅抬起手臂,令大軍停止前進,他劇目大量眼前這做城池,長寬都不足五百里,但城墻卻高達三丈三,這是按照大成的規格來建造出來的城墻,向城上看,旗幟招展
    繡帶飄揚,城門上方一桿大旗,上有斗大個‘鵬’字,向左右看,兵甲林立,紅壓壓的一片,分不清楚有多少鵬軍。
    自從唐寅率領大軍進入樂湖郡,還是次看到這么多的敵軍,她微微瞇起眼睛,催促戰馬,向前行去。
    在他后面的上官兄弟、吳廣、戰虎、古越、樂天、艾嘉等人見狀,怕他有失,紛紛策馬跟了上去。
    唐寅正騎馬向前走了,突然之間城頭上響起一刺耳的呼嘯,一只利箭在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弧線,拋落下來,正中唐寅戰馬蹄前的地面,嘭的一聲,箭支定在地上,箭尾的雕翎嗡嗡亂顫。
    見敵軍已射住陣腳,唐寅勒馬停了下來,他沖著城頭上方大聲喊道:“我乃唐寅!讓你們的主將出來與我說話!”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城上有人大聲叫喊道:“唐寅,我已經在此地等候你多時了!”
    唐寅攏目細看,只見城上的兵甲中站有一名三十多歲的白面將領,者人身穿盔甲,腰佩長劍,唇上留著八字胡,即使一身甲胄仍顯得文質彬彬,唐寅喝問道:“你是何人?”
    “上北縣縣,毛安!”
    聽到毛安二字,唐寅的眼睛立刻瞪圓了,眼中金光四射,殺機頓現,他仰面大笑,伸手一指城頭上的毛安,笑道:“毛安,我找的就是你,原來你在這里,今日我取你的狗頭!”
    “哈哈一一”
    毛安毫無畏懼之色,反而大笑起來,罵道:“唐寅小兒,逆臣賊子,公然舉兵造反,現在還敢口出狂言,有本事你就來吧!”
    唐寅握緊拳頭,側頭說道;“樂天,把此人給我設下城來!”
    “是!大人!”
    樂天答應一聲,取出弓箭,接著回手取出一根銀箭,手腕揮動之間,銀箭靈化,箭身之上生出根根的倒齒。他拈弓搭箭,對準城頭之上的毛安,猛然就是一箭。
    嘶一一靈箭飛出,在空中出尖尖的呼嘯聲,去勢快如閃電,直奔城頭之上的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