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81

  戰虎這一錘下去,把城內城外的士卒都震的渾身一哆嗦,城門前的直屬軍將士們嚇的連連向左右避讓,退的遠遠的,戰虎沒管別人,繼續輪起他的大錘,對著城門又是連砸三下,巨錘的錘頭猛擊在銅門上,火星子都竄起多高,出劇烈的轟響直沖云霄,似乎整座城池都在為之顫動似的。
    城頭上的毛安身子一顫,差點坐到地上,急聲問道:“下面怎么回事?誰在砸城門?”他明明沒有看到天淵軍有大型的攻城武器,怎么可能會有霹靂車撞擊城門的聲響呢?
    一名士卒急匆匆從城門那邊跑過來,到了毛安近前,急聲說道:“大人,城門外有名大漢在砸城門,力氣大的驚人,城門閂都快被震彎了!”
    “什么?”毛安聽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一名大漢在砸城門,就能出這么大的聲響,有這么大的威力?若是連數百斤重的城門閂都能被震彎,那這人得有多大的力氣?是人還是怪物?
    他臉色頓變,沉吟片刻,急聲說道:“用木樁頂住城門,用石土堵住城門,不管用什么方法,就算把城門徹底封死,也絕不能讓對方突破城門沖近來!”
    “是!大人!”那名士卒答應一聲,又飛快地跑下城墻。
    毛安心里很清楚,己方只有借助冀城堅固的城防才能頂住對方,一旦讓對方沖入城內,以己方這兩萬人如何能敵得過天淵軍十萬之眾?
    遵照毛安的命令,冀城內的守軍們找來二十多根*的樹樁,將兩扇城門死死頂住,然后又組織全城的百姓運送石頭、泥土過來,從城門內部開始磊起,將城門洞嚴嚴實實的堵住,哪怕是敵人把城門打掉了,也照樣沖不近來。
    在毛安的指揮下,鵬軍們反應迅,立刻做出應變,堵死城門。戰虎在城門外足足掄了上百錘,銅制的城門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凹痕,可城門就是未被震開,到最后,戰虎那么大力氣人的都砸累了,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
    九萬天淵軍的猛攻,又從中午打到下午,期間有數次要攻上城頭,可都被守軍拼死頂了下來。這時候,邱真開始暗暗搖頭,他沖著唐寅低聲說道:“大人,不能再攻了,現在我軍沒有大型的攻城器械,完全是在用人往上頂,損失太大,不如暫時收兵,等后方輜重運到之后再攻也不遲!”
    “這……”唐寅沉吟未語。
    本來在他想來,這小小的冀城根本不足為慮,己方十多萬大軍一走一過之間就能踏平,可沒想到冀城的城防如此堅固,守軍又能如此頑強,導致己方的進攻大為受挫。他沉默了片刻,點點頭,幽幽說道:“鳴金,收兵!”
    “大人英明!”邱真答應一聲,好象生怕唐寅反悔似的,急忙傳令下去,敲響金鑼,讓前方攻城的將士全部撤退下來。
    這一戰,直屬軍從上午打到下午,沒有取得任何的進展,反到傷亡了數千人,當然,冀城的損失也不小,同樣有兩、三千人的傷亡,雙方半斤八兩,誰都沒有占到便宜,只是唐寅統帥直屬軍南下的步伐被冀城擋住,全軍原本如宏的士氣也因為進攻不利而跌落不少。
    直屬軍是放棄了攻城,但并沒有撤退,十多萬的軍隊將冀城團團圍住,安營扎寨,使其變為孤城。這早就在毛安的預料之中,現在他只等耿強統帥郡軍前來增援,里應外合,便可破唐寅的大軍。
    晚間,唐寅坐在大帳之內,眉頭擰成個疙瘩。他剛剛接到后方傳來的消息,己方攜帶攻城器械的后勤部隊還得等兩天的時間才能到達冀城這邊,也就是說,己方得在冀城的城外要足足等上兩日,這會使己方進攻的度大大減緩,同樣的,也會留給出敵人充足的備戰時間。
    邱真、張哲、古越、吳廣、戰虎等人也都在大帳內,唐寅臉色陰沉,眾人也都默默無語,不敢輕率言。這時,程錦眼珠轉了轉,上前兩步,輕聲說道:“大人,我看……不如由我率領暗箭兄弟趁夜潛入城內,殺敵軍個措手不及,乘亂打開城門,迎我大軍入城!”
    “哦?”唐寅聽后,眼睛一亮,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他敲敲額頭,又看向邱真,問道:“邱大人,你的意思呢?”
    邱真仔細想了想,點點頭,說道:“此計倒也可一試,不過,毛安其人精明、謹慎,只怕,他已料到我軍會使用夜襲之計,早在城內做了安排!”
    “哈哈!”程錦傲然而笑,說道:“毛安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會算到我軍會趁夜偷襲?再說就算他能料到又如何?我暗箭將士即便不能成功,也能全身而退,沒什么損失!”
    這倒也是!邱真想想,覺得程錦說的也有道理,不妨一試,或者還真能一戰成功!
    見邱真沒有阻攔,唐寅也不再猶豫,他沖著程錦點點頭,說道:“程錦,就按你計行事,一旦得手,點火為號!”
    “是!”程錦拱手領令。
    以程錦為的暗箭人員悄悄向冀城潛去,出人意料的是對方夜間的防備十分松懈,不僅了望塔上無人,即便是城頭的守衛也寥寥無幾,若是經驗豐富的老將,見到這般情景定會生出警惕之心,可程錦經驗不足,只當對方是真的毫無防備,放心大膽的率領暗箭人員潛行到城下,隨后施展暗影漂移,三十余名暗箭人員齊齊上到城頭,接著又風馳電掣一般閃到城內。可剛剛進入到城內,就聽前方戰鼓擂動,喊殺聲四起,還沒等程錦等人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一桶桶的火油以當空飛來。
    火油是先裝入桶中由投石機射過來的,當飛到半空中時,火油已全部傾灑出來,鋪天蓋地,連躲都沒地方躲,程錦等人準備不足,暗影漂移都未來得及施展,便被當空灑下來的火油澆了滿臉滿身,這時候,程錦才恍然意識到事情不妙,急忙下令撤退。
    可此時再撤已經晚了,只見周圍的街道上、房頂上都是鵬軍士卒,手中拿有清一色的火箭,對準程錦一行人展開齊射。暗箭人員可以躲開飛射而來的箭支,可是火箭落地后立刻點著地面的火油,火蛇迅猛,四處亂竄,順著暗箭人員的腳下一直燒到全身,只是頃刻之間,以程錦為的三十余人就變成了火人。
    程錦嚎叫一聲:“撤!快撤!”說話之間,他來不及撲掉身上的火焰,以暗影漂移閃到城頭,隨后跳到城外,其他的暗箭人員哪還敢耽擱,顧不上身上熊熊燃燒的烈火,跟隨程錦,逃也一般閃出城池。
    剛到外面,便有數名暗箭人員受不了火燒,急忙將身上的靈鎧散掉,隨著靈鎧化去,依附在上面的火焰是消失了,但哪里想到,城頭之上又突然箭如雨下,閃掉靈鎧的幾名暗箭人員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便被箭雨射了個正著,幾人渾身上下插滿雕翎,剎那間死于非命。
    眼睜睜看著數名兄弟慘死在對方的箭下,程錦肝膽欲裂,抓起兩具尸體,連聲叫道:“不要散掉靈鎧!撤、撤、撤,快撤!”
    暗箭人員拎著同伴們的尸體,渾身還燒著烈火,在鵬軍的箭雨中狼狽不堪的敗下陣來。
    這一場夜襲,暗箭人員連敵人的樣子都沒看清楚,便被活活燒出冀城,而且還被亂箭射殺了五人,可謂是慘敗。暗箭一隊總共才三十人,各個都是暗系修靈者的精銳,唐寅平時寶貝得很,只一場戰斗就折損五人,這令唐寅又心痛又氣惱到了極點。
    此時,敗退回來的程錦也蔫了,低著頭,默默無語。因為有靈鎧護體,他是沒有被燒傷,不過兩只眼睛被熏的又紅又腫,活象在臉上掛了兩只大紅桃,見他這副模樣,唐寅也不忍再責備他,隨即便傳達將領,連夜攻城,要為戰死的己方兄弟報仇血恨。
    聽聞這話,邱真和張哲等謀士齊齊出來阻止,夜間不僅不利于攻城,而且敵人已做好萬全的準備,甚至聽程錦說城內還有投石機之類的利器,己方現在若是攻城,實在難以占得便宜。
    在邱真等人的勸說下,唐寅漸漸冷靜下來,暗箭人員的偷襲也不能說毫無所獲,至少知道了冀城內還藏有投石機這類的大型利器,只是白天己方大舉攻城的時候,對方一直沒有使用,看來那是毛安的撒手锏了。
    若是在己方大舉攻城時,對方把對付暗箭這招用在己方的攻城將士身上,那不知道得被燒死多少士卒。仔細想想,唐寅也不由得一陣心寒。
    “毛安可惡至極,等我擒下此人,我就活活剮了他!”唐寅氣的在帳中來回踱步,可是現在還真拿對方沒辦法。
    他嘴里念念有詞,嘟嘟囔囔了好一會心情才算慢慢平靜,他對程錦說道:“程錦,你先回去休息,記得到軍醫那里領藥,把眼傷先治好!”
    程錦又羞又愧,面紅耳赤,低聲說道:“大人,屬下夜襲不利,請大人治罪!”
    唐寅擺擺手,輕嘆一聲,幽幽說道:“不是你的錯,要論過錯,我比你大的多,治罪也得先治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