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284

  看那名鵬軍士卒沒有被唐寅驚醒,程錦等人這才長松口氣,原本已經抬起來的刀又緩緩放了下去。【】唐寅蹲在原地,又默默觀察了一會,確認無人現己方的形跡后,他向程錦等人甩下頭,再次施展暗影漂移,閃入城內。
    剛到城下,唐寅腳下一軟,好象是踩到了人身上。他心底頓是一震,連想都未想,立刻伏下身來,同時手掌平伸,裹罩著靈鎧的手掌以及前方尖尖的甲片,使他的手掌如同刀子一般,也順勢插了下去。
    撲!這一插,正中下方軟物之上,他整個手掌都沒入進去。直到這時,唐寅才低頭細看,可看清楚之后,他臉色微變,他踩的是人沒錯,或者說是一具尸體,尸體沒有頭顱,身上還穿著風軍的黑甲,那顯然是己方士卒的尸體。
    唐寅經驗豐富,反應也快,只看尸體周圍的血跡他就能判斷出來這是死去沒多久的人,不用問,肯定是己方第一批入城偷襲的死士們,他慢慢將插入尸體的手掌拔出,舉目向周圍再看,地上橫七豎八都是無頭的尸體,略微算算,也有百具之多,看來己方的第一批死士們已無一幸免,都被鵬軍所殺。
    他慢慢握緊了粘滿血跡的拳頭。
    這時,程錦等人也都閃到唐寅的左右,他們亦被滿地的尸體嚇了一跳,環視過后,弄清楚尸體的身份,程錦等人無不暗咬鋼牙,眼中閃現出火光。他們齊齊走到唐寅近前,一雙雙的眼睛都在看著唐寅,只等他下一步的命令。
    此時還不是打開殺戒的時候!唐寅瞇縫著雙目,慢慢抬起頭來,向程錦等人甩下頭,示意他們向城門那邊走。
    他們一行人毛著腰,貼著墻根走,在陰影的掩護下,眾人沒有引起任何人的覺,順利到了城門樓下。
    這一次,城門洞的外面可是站有守衛,而且人數眾多,不過他們和城墻上的鵬軍一樣,基本都處于夢鄉中,有些人是靠墻而睡,有些人則直接坐到地上。
    唐寅停住身形,瞇縫著眼睛觀望了一會,心里快做了一番分析,然后回頭指指程錦,又點點城門洞的左側,再指指他自己,點下城門洞的右側。
    程錦明白唐寅的意思,連連點頭,從暗箭眾人中分出十人,悄悄向前行去,唐寅帶領余下的十幾人,以暗影漂移閃到城門的另一側,與程錦相互使個眼色,接著,眾人一起出手。
    只見唐寅和程錦一馬當先,夜色中,他二人如同兩頭黑豹,撲向門洞兩旁的守衛。唐寅出手如電,先是捂住一名守衛的嘴巴,接著另只手在那守衛的喉嚨處一劃,隨著沙的一聲輕響,守衛的喉嚨瞬間被割斷,不過他卻連半點的叫聲都不出來,唐寅的大掌將他的嘴巴徹底封住。
    唐寅快,程錦等人的度也不慢,各找目標,幾乎是同一時間,將城門洞外的守衛們齊齊解決掉。
    說來慢,實則極快,他們的行動只是頃刻之間的事情。
    清理外城門洞外的侍衛后,唐寅片刻都未耽擱,提著尸體,飛快地竄進城門洞里。其他的暗箭人員見狀,紛紛效仿,或拖或拉,將尸體全部搬到城門洞里的黑暗之處。
    走到城門近前,唐寅舉目看了看橫在上面的門閂,不由得暗暗咧嘴,這只大門閂,上秤稱一稱估計得有四、五百斤重,不僅寬厚,而且還極長,由純銅打造而成。唐寅深吸口氣,伸出手來,向上抬了抬。
    以他的力氣,也僅僅是稍微抬動門閂的一角,不過門閂移動時出的聲音可不小,咯吱吱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格外刺耳。暗叫一聲糟糕,唐寅急忙收手,對程錦低聲說道:“你們把門閂搬開!快!”
    “是!”程錦答應一聲,向周圍的暗箭人員一揮手,二十余人齊齊上前,或從上面提或從下面推,開始合力搬動門閂。不管門閂的分量有多沉,但也架不住這許多修靈者的搬抬,隨著一陣陣刺耳的聲響,巨大的門閂被硬生生提了下來,轟隆一聲扔在地上,緊接著,程錦等人又開始合力拉開城門。
    吱嘎嘎——城門被拉開時出的聲響更大,這時候,城頭上的士卒們睡的再死也都被驚醒了,人們不明白怎么回事,這大半夜的,怎么會有開城門的聲音?
    先現敵情的是城內巡邏隊,他們也是聽到城門打開的聲音才趕過來查看是怎么回事的,過來之后,他們沒看到己方的守衛,倒是看到了一群正在拉城門的陌生黑衣人,為的隊長本能地喝問道:“什么人……啊……”
    他話音還未落,原本身處于城門洞里的唐寅瞬間就出現在他的面前,那名隊長臉上帶著驚訝和駭然的表情,下意識地叫出聲來,人也本能的倒退一步,可沒等他來得及做出下一步的反應,唐寅的手掌已一把扣住他的脖子。
    呼!
    黑暗之火生出,順著巡邏隊隊長的脖子竄遍他的周身,后者慘叫一聲,身子便軟了下去,雙目也呈現出毫無光澤的死灰色,唐寅提起尸體,猛的一甩臂膀,直接將其扔進前方的人群中,喝道:“我是要你們命的人!”
    嘩——這一下,巡邏隊中的鵬軍們一陣大亂,接著,人們紛紛扯脖子叫喊道:“敵襲!有敵人來夜襲啦——”
    他們的喊聲也徹底激出唐寅的殺機,只見他雙手向后劃,如變魔術一般掌中多出兩把彎刀,在黑霧的環繞下,兩把彎刀合二為一,化成一把長長的鐮刀。唐寅單手持鐮,一個箭步沖入敵方的人群中,鐮刀橫揮,隨著烏光閃過,有四名鵬軍被攔腰斬斷。
    另一邊的鵬軍無不臉色頓變,有一人大喝著將長矛刺向唐寅的胸口。
    唐寅連躲都未躲,抬起手掌,以掌心擋住長矛的鋒芒,隨后,他手腕一番,一把抓住長矛的矛尖,再順勢向前一捅,只聽撲的一聲,那名鵬軍頂不住如此強猛的力道,長矛脫手,矛根直頂到他的胸口,將他反刺個透心涼。
    剩下的兩名鵬軍見對方太過厲害,嚇的雙雙尖叫一聲,調頭就往后跑,唐寅冷哼,將鐮刀向地上一挫,張開雙掌,身形前縱,瞬間到了兩人的中間,兩只手也正扣住二人的后脖根。
    體內靈氣隨意念而動,由他掌心向外擴散,那濃濃的黑霧將兩名鵬軍團團包裹住,并順著二人周身的毛細孔鉆入其體內,隨著暗之靈氣的進入,兩名士卒如同正被充氣的氣球,身體越膨越大,到最后幾乎變成兩只‘人球’。
    在唐寅釋放暗影魔咒的時候,大批的鵬軍已從城墻上、城內營房中蜂擁而出,等對方快到近前時,唐寅嘴角高挑,手臂揮動之間,只名膨脹到極點的士卒被他分別扔入前后的人群之中。
    嘭!
    那兩名士卒同時爆炸開來,附著著暗之靈氣的血肉四處飛濺,瞬間在前后的人群中波及到一片人,而這些人立刻又成為暗影魔咒的媒介,反過來又去波及更多的人。暗影魔咒就如同瘟疫一般,在鵬軍的士卒中迅的蔓延開來。
    當鵬軍士卒們嚇的連連避讓,退出暗影魔咒的攻擊范圍時,被其波及致死的士卒已有二、三百號之多,只見遍地的盔甲、武器以及血肉模糊的尸塊,腥臭味撲鼻,其狀之慘,令人作嘔。
    對方畏懼的眼神讓唐寅不由得仰面而笑,拼得耗費靈氣,再次釋放暗影魔咒。
    不過,正當他的暗影魔咒在鵬軍中肆虐之時,忽聽人群中有人高呼一聲:“還給你!”
    隨著喊聲,一名被暗影魔咒波及到的士卒從人群的頭頂上飛出,直奔唐寅而來。
    剛飛到唐寅近前,就聽嘭的一聲,士卒爆炸開來,血肉碎塊濺了唐寅滿臉滿身。
    嘶嘶——粘到血肉的靈鎧如同被硫酸腐蝕似的,冒出濃濃的青煙,唐寅站起原地,不為所動,兩只綠幽幽的眼睛死死盯著前方的人群。
    在一聲震耳欲聾的大吼聲中,一名鵬將沖出人群,直奔唐寅而來,這人手持靈槍,借著前沖的慣性,直取唐寅的胸口。
    暗道一聲不錯!唐寅一揮手,將挫在身邊的鐮刀抓起,向上猛然揮動,喝道:“開!”
    當啷啷!
    鐮刀的鋒芒不偏不正,剛好磕在靈槍的槍尖處,那名鵬將受其力道,不由自主的橫著踉蹌出兩步,而唐寅則象釘子似的,站在那里文絲未動。
    這名鵬將,不是旁人,正是負責鎮守后城的盧青峰。
    自己主動進攻,而對方隨意之間便把自己的一槍彈開,其修為恐怕要達到了靈天境了!盧青峰對唐寅的實力暗暗咋舌,不過眼角的余光瞥到城門已被一群黑衣人快拉開,他心頭頓是一顫,顧不上唐寅,大吼著向城門那邊沖去。
    勝負就在此一舉,唐寅哪肯放他過去,他施展暗影漂移,直接閃到盧青峰的正前方,擋住他去路的同時,鐮刀橫掃而出,斷喝道:“滾回去!”